分享

穿越到網王的世界03(修)

「教練,她是?」大石秀一郎困惑地問。
「安倍璃音,星期一會入學的新生,我一個老朋友的徒弟。」說話時,龍崎教練的目光刻意掃向越前龍馬。
「……」不明白教練的意思,越前龍馬只是困惑地一愣,而後又將目光調轉回球場。
「河村的球勁很強,她接的住嗎?」大石秀一郎擔心地問。
「這個嘛~誰知道呢?」龍崎教練神秘嘻嘻地笑著。
「很有趣,不是嗎?」不二周助笑容滿面地說道。
相較於圍觀群眾的興致高昂,璃音只是沮喪的垂著雙肩,扁著嘴。
怎麼辦,要用盡全力打,還是要假裝成新手?她為這個問題苦惱著。
她不清楚龍崎教練此刻的用意,但用膝蓋想也知道,要是她太出風頭,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這個漫畫叫做《網球王子》,是王子吧?是少年漫畫吧!又不是網球公主,為什麼要將我牽扯進來?」低著頭,她無辜又無奈的碎碎念。
就算她網球打得好又怎樣?之後的那些比賽也跟她無關啊!她又不可能上場跟那些對手比,就算要叫她加入網球部,也絕對是女子網球部,絕對不是男生這邊,為什麼、為什麼龍崎教練非要叫她跟河村隆打?
「不要發呆!」龍崎教練的聲音傳來,「還不快點發球!」
「……是。」
很無奈地,她將球往上一拋,發出一個很一般的發球。
「嗚喔喔喔!nice發球!熱血沸騰的打吧!come on!」
河村隆用力回擊,那強勁的力道讓璃音微微蹙眉。
要死了,打那麼用力做什麼!
手一揮,她將球回擊到對場角落。
兩人就這麼你來我往的打著,一旁擔任裁判的龍崎教練,目光專注地看著雙方。
「嗯喵~沒想到她打得不錯。」菊丸英二讚許的笑著。
「右邊角球的機率是75%,高吊球機率12%……」乾貞治在筆記本上迅速寫下觀察的資料。
「啪!」
一聲球拍撞擊地面的響聲傳來,璃音手上的球拍落地。
「痛死了……」她甩了甩又麻又痛的手,恨不得衝上前給對方一拳。
女生的腕力本來就不比男生,她才剛開始練網球,基本訓練遠遠不足,再加上連續接對方的重力球,撐了三局後,她終於握不住球拍。
真糟糕,好像扭到手了。她輕輕地轉動著手腕,腦中思索著,乾脆趁這機會藉傷離開。
只要對手不要在那邊囂張挑釁的話……
「嗚喔喔喔!這樣就不行了嗎?come on!fighting baby!」
北鼻你個頭!悶了許久的怒氣,此刻終於爆發。
要打是吧!哼哼!我就把你打成豬頭!
「龍崎教練,可以借我妳的髮帶嗎?」她走向龍崎教練,向她討了髮帶,將長髮束成馬尾。
抓著網球球拍回到場內,只是這次她換成左手握拍。
「咦?她是……左撇子?」眾人眼中泛著驚愕。
事實上,前世的璃音是標準的右撇子。
左手的運用是她跟越前南次郎進行對練時,學著南次郎的雙刀流動作,換手揮拍打擊,這才意外發現到她的左右手一樣靈活。
除了使用手的改變之外,她也察覺到自己的體質不同以往──體力變好、力氣增強、跑步速度變快,完全就是一位專業運動選手的體能狀態。
「河村學長,小心囉!」璃音朝對方燦爛一笑。
手一揚,一記強勁的發球轟去,速度快得令人措手不及。
「快速……發球?」眾人瞪大雙眼,他們萬萬沒想到那麼強勁的速球,竟是由一個嬌小的女生發出。
為了證明他們並沒有看錯,璃音又連連發了幾次快速發球,取下一局的勝利。
次一局,璃音換了另一種發球球路。
「外、外旋發球?」旁觀的眾人再度發出驚呼。
外旋發球,球著地之後,施加在球上的旋轉力,會讓球往接球者的方向彈去,讓人措手不及,是一種難以應變,極高難度的發球方式。
「又得到好資料了,左撇子,外旋發球……」乾貞治一邊碎碎念,一邊飛快地紀錄。
「沒想到除了越前,還有新生能夠發出這種外旋發球!」大石秀一郎語帶驚愕的道。
眾人看了看會場裡的女生,又將目光掉轉向一旁的越前龍馬。
「哼!」調了調帽子,越前龍馬開了一瓶飲料喝著。
「嗯喵~小不點,她該不會是你的姊姊或妹妹吧?」菊丸英二猜測著這種可能性,其他人也紛紛順著這方向臆測。
同樣都是小不點,同樣都是左撇子,同樣都會外旋發球……這種奇特的基因可不多見啊!
「……她還差得遠呢!」回話時,越前龍馬的聲音裡隱含著火氣。
最後,璃音與河村隆的比試,以六比三獲勝。
「打得不錯。」龍崎教練滿意的點頭,順手遞給她一瓶運動飲料。
「全體集合!」龍崎教練命令道。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網球部所有成員都集合在龍崎教練面前。
「她叫做安倍璃音,網球部的新任經理!」
「噗──咳咳咳!」璃音剛喝下去的飲料瞬間噴出,連帶引起一陣嗆咳。
網球部的經理?開什麼玩笑!這裡是青學網球部,一堆女生仰慕的聖地,要我當這些傢伙的經理,那我不就每天被一堆女生追殺?
「龍、龍崎教練,那個……很感謝妳的賞識,可是我對網球完全都不懂,恐怕沒辦法勝任經理這個職位,你們還是另外找人吧!」她很誠懇的建議。
「嗯喵~妳網球打得那麼好,怎麼可能不懂。」菊丸英二可不相信。
「是啊,妳就別謙虛了。」大石秀一郎附和道。
「我真的不是謙虛。」她尷尬的苦笑,「我最近才剛弄懂計分,其他的規則什麼的都還不知道。」
雖然越前南次郎說了要教她,但他也不過是教她基本規則跟分數判定,其他的東西可都沒說。
「不懂沒關係,這些事情慢慢學就會。」龍崎教練可沒打算放過她,「手塚,你負責教她。」
不、不會吧!叫冰山手塚大人教我?一想到手塚國光著名的口頭禪「罰跑球場xx圈」,她就額冒黑線。
「不用麻煩了,我、我自己找書……」
她可不想每天面對手塚國光那張冰冷的臉,也不想在他身邊感受冰庫的氣息……夏天除外。
「是。」手塚國光逕自打斷她的話,接下這份任務。
嗚~逃不掉了。璃音真想趴在地上痛哭。
「妳的手沒事吧?對不起,我剛才太激動了。」河村隆關心且尷尬地詢問。
放下球拍的他,已經沒了先前那股恐怖熱血,取而代之的是有點不安的神情。
「應該沒事吧?」她試著轉了轉手腕,卻發現疼痛加劇。
「應該是扭到手了。」龍崎教練檢查著她的傷勢。
「扭傷不能小覷,我帶妳去醫院檢查吧!」優質褓姆大石秀一郎提議道。
「不用了啦,又沒有很嚴重,休息兩天應該……」眼一抬,手塚國光的視線刺來,逼得她將後面的話吞下。
「去檢查。」手塚國光清冷地開口,不是詢問,而是命令。
「是。」她乖乖點頭。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河村隆一臉歉疚。
是啊,都是你的錯!要不是因為你,我也不用跟著這座冰山移動!她在心底暗罵,念著罵著,腦中突然想起前兩天大叔請她吃的巧克力聖代。
嘖嘖!那聖代真是好吃!
「呃……妳沒事吧?」河村隆小心翼翼的問。
「請我吃冰淇淋聖代我就原諒你。」她嘿嘿地笑著。
「沒問題!」河村隆鬆了口氣的笑著。
「走吧!」
收拾好行李的手塚國光跟大石秀一郎,催促著她動身。
跟著他們行動時,璃音努力的記著路線以及電車搭乘的方式,還順便在車站及店家買了地圖跟電車指南。
「安倍不是這裡的人?」看著她的舉動,大石秀一郎好奇地問。
「嗯,我之前住在台灣,前陣子才搬來這裡。」她點頭。
「晚回去不要緊嗎?要不要先打通電話回家?」大石秀一郎關心地說道。
他們現在正坐在醫院裡等待看診,利用候診的時間閒聊,當然,整個聊天過程都是大石保母跟璃音在對話,一旁的冰山大人維持著寡言的特色,始終沒有加入對話。
「不用了,我家沒人。」頓了頓,她又接著道:「我一個人住。」
「一個人?」大石對她的回答感到意外,雖然好奇背後的原因,卻又覺得不該多問。
見他這模樣,璃音乾脆將她告訴越前南次郎的說詞,又重新說了一遍,反正遲早他們會對她的身世感到好奇,那還不如早早說了,省得以後麻煩。
「那、那妳……一個人生活,還可以嗎?」大石秀一郎問話的語調裡帶著同情與憐惜。
這麼小的孩子,竟然一個人在外生活,沒有雙親的關愛與呵護,這未免也……
「嗯,他們有給我錢。」
當她發現錢包裡有一張提款卡時,她去察看過銀行戶頭,存在裡頭的錢,夠她不愁吃穿的過一輩子。
這一點,她還挺感激那位穿越大神,讓她不至於小小年紀就要為了生計煩惱。
只是給錢嗎?大石秀一郎鎖緊雙眉。難道那對父母不知道,金錢根本無法提供家庭的溫暖?真是一對失職、失敗的雙親!
不行!身為網球部副部長,部員就等於是家人,既然她在家裡得不到溫暖與關懷,我就必須負起這個責任,好好照顧她,對,就像是照顧妹妹一樣……
打定主意,大石秀一郎已經在腦中做好盤算。
「璃音,妳有手機嗎?」
決定將對方當成自己妹妹的大石秀一郎,對璃音的稱呼自然也跟著改變,他不再生分地稱呼姓氏,而是改為直呼名字。
這樣的變化,對日本文化不熟的璃音,並沒有察覺出不同。
「有。」璃音從口袋中拿出一隻橘色手機。
這是越前南次郎為了聯繫上的方便,買來給她的。
不得不說,南次郎對璃音真是很照顧,如果他不要那麼愛整人,好色的習性能稍微收斂一點,他肯定會是一個一百分的長輩!
「我給妳我的電話,有事情可以找我。」大石秀一郎見她單手操作不方便,便將將手機接過手,自行幫她輸入。
「將龍崎教練跟正選球員的電話都輸入吧!」一直沉默的冰山開口了。
「好。」大石秀一郎會意地笑笑。
「星期一來部裡,記得填寫入部資料。」手塚國光淡淡地說道。
「是。」
看了醫生,進行檢查後,璃音的手指是輕微的扭傷,修養幾天就沒事。
擔心她一個人回家不安全,大石秀一郎提議要陪她回家。
「這麼晚了,你們家裡的人應該等著你們吃晚餐,你們還是快點回去吧!」璃音婉拒的笑著。
「不要緊,我已經打電話回家通知過了。」大石秀一郎笑容溫和的回道,璃音的貼心,讓他對她的好感更上一層。
「可、可是我還要去超市買東西,會耽擱很多時間。」她拼命找理由。
「沒關係,妳的手受傷了,我們剛好可以幫妳提東西,對吧,手塚?」
「啊。」手塚國光回了個單音。
開、開、開什麼玩笑!叫冰山大人幫我提東西?這不是找死嗎?璃音刷刷地冒出冷汗。
「這、這樣也好啦,不、不過要陪我的話,其實一個人就可以了,不用麻煩到兩個人,耽誤兩人的時間……」
所以說,偉大的冰山大人,請你先行回家吧!讓這位優良褓姆陪我回家就好。
「說得也是。」手塚國光認同的點頭,這讓璃音心底稍稍鬆了口氣。
「大石,你先回去吧!」手塚冰山說道。
什、什、什麼?出乎意料的發展,讓璃音瞬間呆愣住。
「這樣啊……」大石秀一郎有些猶豫。
不、不行、不可以!千萬不要拋下我啊!褓姆大人~~
「你不是說你家裡今天要聚餐?」手塚國光反問。
「也是,那我就先走了。」大石秀一郎點頭笑道:「璃音,明天學校見囉!」
磅!璃音像是被打了一記重拳,只能楞楞地看著他離去。
「走吧!」冰山大人開口催促。
「……是。」
分類:運動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