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七章 死神殿的追捕 (上)

隔天一早,季薰跟尚漓出現在西門町的某家店前,淡粉紅色的招牌寫著「11-11小舖」,不管店家外頭的佈置或是招牌的設計,完完全全呈現出少女風格,就像是女孩子會喜歡逛的飾品店舖。
「季薰,妳……確定這裡是佐˙司魂院?」尚漓不信的問,他怎麼看都不覺得這裡是那樣的地方。
「沒錯,名片上的地址一樣。」見到這家店之後,季薰已經謹慎對過三次地址了。
昨晚跟異種打了一場後,他們在異種殘餘的屍體中撿到一樣東西,為了確認物品的來歷,季薰跟東伶請了一天假,一早就衝到佐˙司魂院的店門口。
只不過,現在才早上八點多,西門町的店家大多要到中午才會開門營業,望著面前緊閉的鐵門,季薰決定撥打電話跟玹澄楓連絡。
「你好,我是季薰。」電話一接通,她隨即報出名字,「我在異種的殘骸中撿到一樣東西,我想拿給你們……」
沒有等候太久,鐵門刷的一聲被打開了。
「真是的,一早就來吵人。」頭上長著獨角的少年,嘴裡不耐煩的嚷。「不知道這裡的營業時間是十一點嗎?招牌上不是寫的很清楚?『11-11』中午十一點開門,晚上十一點關門!」
「景泱,你怎麼可以跟客人這麼說話,太不禮貌了。」一旁穿著古長袍的小女生,尷尬的紅了臉。
「我沒禮貌?他們才不懂禮貌吧!」景泱氣呼呼的吼:「算了、算了!懶得理妳,我肚子餓,去吃東西了!」他頭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不好意思,景泱有起床氣。」小女孩替景泱向兩人陪罪,「你們好,我叫做小彌,請兩位跟我來。」
跟著小彌走進店裡,跟季薰他們所想的一樣,店鋪裡頭全販售可愛、女孩子味的物品,像是女生最在意的,召來戀情的戀愛紅線,祈求幸福、功課進步或其他事情的祈願包,另外還有玩偶、護身符、手環等等……
小彌領著他們來到店的後門,將門開啟後,眼前出現另一種景象。
寬敞的庭院、方亭、種植諸多花卉的花圃,小橋流水、人工造景等等。
「好奇怪的房子。」看著聳立眼前的建築,尚漓愣愣的說道。
中間的建築物是老式洋房,三層樓高,圓拱型前廊,磚色牆面上有許多半圓形開孔,供行走在二、三樓迴廊的人眺望,外牆的拱柱頂端還有石獅雕飾,洋房兩旁是矮它一層的中式建築,屋脊如同燕子尾巴般往上翹起,整體架構是四合院排列,建築風格說中不中、說西不西,十分奇特。
跟著小彌的腳步,他們走入中間棟的洋房,剛踏入大廳,裡頭成群的亡魂讓他們感到訝異。
各形各狀、各個朝代的古代亡魂都有,部分亡魂拿著號碼牌,坐在等待區等候叫喚,另外還有一些擠在辦公櫃檯前,嘴裡含糊不清的嚷著。
「真壯觀。」季薰訝異的說道。
雖然她見過不少群聚的鬼魂,但,像這樣擠滿整間大廳,熱鬧如市集的情況,還真是少見。
「啊,嚇到妳了嗎?」小彌歉然的道:「不好意思,我應該事先提醒妳……」
「不,沒有。」季薰朝她搖頭,「只是第一次看到,覺得很特別而已。」
「這邊算是普通情況,閻王殿那裡的鬼才恐怖,像山一樣堆成一堆。」尚漓對此已經習以為常。
在季薰現身大廳之際,感受到陌生人氣,鬼群們停止騷動,好奇的打量觀望。
「走吧。」似乎是擔心季薰會害怕,小彌特意拉起季薰的手,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他們來到三樓的某間房間前,小彌輕手敲了幾下門。
「請進。」
獲得回應後,小彌開門領他們進入。
寬敞的房間裡除了玹澄楓之外,一旁的沙發還坐了幾名死神。
「抱歉,我剛好有客人,所以不能出去接你們。」玹澄楓朝他們笑笑。「妳說妳有找到東西?可以給我看看嗎?」
「嗯。」季薰拿出一個啤酒空罐。
「這……」玹澄楓遲疑的看著,「你們用罐子裝異種?」
「那個不是異種。」季薰搖頭回道:「至少它沒有那麼大,差不多比開心果大一點,白色的,會動。」
「而且還很臭。」尚漓補充道。
「那是『核』,沒想到你們能夠活捉啊。」身穿實驗衣的鬼差將東西接過手。
「拿這種東西裝核……沒問題嗎?」玹澄楓擔心的問。
「這罐子上加了結界。」鬼差晃了晃手上的罐子,「手法不錯,做的很牢固。」
「那個結界是我做的喔!」尚漓開心的邀功。「為了不讓那個東西逃跑,我加了好多層結界上去。」
「辛苦你們了。」玹澄楓讚賞的笑笑,「立刻將核拿去實驗室研究,一有結果,就立刻向我回報。」
「是。」對方拿著東西快步離開。
「報告,資料查到了。」另一名鬼差拿著一張紙跑入。
「輪迴証是一名叫做尚漓的亡魂所有,這是他的照片跟相關資料,幾日前他已經將靈籍遷移到死神殿。」
「呃?你們找到我的輪迴証?」尚漓脫口喊著。
「你就是……尚漓?」玹澄楓愕然的看著他。
「是啊,怎麼了?」他不解的反問。
「你認識約翰˙金柏恩嗎?」幾名死神上前包圍住他。
「約翰?認識啊,他怎麼了?」他點頭。
「他失蹤了,有不少目擊者證實,在他失蹤之前,他一直跟你在一起,我們懷疑你跟此案有重大關聯,請你跟我們回去進行偵訊。」
「等、等等,你們搞錯了吧!」季薰打算上前攔阻,卻被另一人制住。
「約翰失蹤真的跟我無關!」尚漓慌張的叫:「這幾天我也在找他,我不是……」
「這些話等你受審時再說吧。」
其中一人拿出手銬,另外幾名死神則是出手制住他,並且搜他的身。
「等、等等,你們怎麼可以亂抓人,我真的──」
「找到一把配槍還有約翰˙金柏恩的死神證。」對方從尚漓身上搜出物品。
其中一名死神拿出PDA進行檢測。「這把配槍確定是約翰˙金柏恩持有。」
「現在你被列為重要嫌疑犯。」對方開始宣讀法規。「請不要做無謂的抵抗,不然我們將依法行使公權力,必要時會對你開槍射擊。」
「放開我!」季薰用力掙脫了對方的箝制,「我可以作證,約翰失蹤跟他無關,昨天晚上我見到他了!」
「約翰˙金柏恩在哪裡?」對方追問。
「他被異種吃了。」季薰說出昨晚的遭遇,「我們本來想抓牠,可是牠逃跑了。」
「原來如此。」對方狀似理解的點頭,「因為現在有異種出沒,所以你們想要將全部的事情推給異種嗎?」
「什麼?」沒料到對方會這麼回應,兩人大感意外。
「你在胡說什麼?沒做的事情就是沒有!」尚漓氣急敗壞的大吼:「如果我有做,我也絕對會承認!」
「那麼,請問一下,為什麼約翰˙金柏恩的證件跟佩槍在你身上?」對方追問道。
「那、那是因為……」尚漓語塞了。
要說嗎?要跟他們說那是因為我跟約翰交換身分?他猶豫著。
「我們查出,你跟約翰˙金柏恩在同一天遷移靈籍,之後約翰就下落不明,你是最後一個跟他接觸的人。」
「雖然不清楚你們交換靈籍的動機,但就目前的證物來說,我們合理的懷疑,你可能在搶奪約翰的配槍跟證件時,不小心將他殺死。」
「才不是這樣!」尚漓大喊:「我們兩個是打算私下交換身分,約翰用我的輪迴證去投胎,我代替他繼續當死神!」
「你覺得這種說詞,我們會相信嗎?」對方明顯表現出質疑。
「為什麼不信!這明明就是真的啊!」季薰生氣的反問。
「你們不要激動。」玹澄楓上前打圓場,「我相信死神殿一定會查明這件事,如果他真是冤枉的,他們也一定會還他清白。」
「不要!我不要這樣莫名奇妙被抓!」尚漓抵死不從,「我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要被你們當成犯人?給我幾天時間,我一定會抓到那隻異種,證明我沒有說謊!」
「這麼爛的藉口也說得出來?」對方輕笑著。
「我們不會讓你逃走。」其中一名死神為他銬上了手銬。
「我才不是要逃!」尚漓又急又氣,激動的快要哭出來,「薰,救我!我不要被他們帶走!」
「放開阿漓。」季薰嚴肅的警告,「沒聽到他說的話嗎?給我們幾天時間,我們會抓到異種證明清白。」
「等妳抓到的時候,再來跟我們換人吧。」對方毫不妥協。
「但是……」
「少礙事!」死神臉色難看的警告,「要是妳再囉嗦,我們就對妳不客氣了。」
「那就試試看啊!」
季薰迅速結手印,連連發動幾波攻擊,幾名死神在毫無防備下被她打飛。
「放開我!」尚漓用力掙脫死神的手,打算跟季薰一起進行反擊,卻突然被人給打暈了。
「這裡還真熱鬧啊。」對方單手抓著尚漓,臉上是宛如看戲的輕鬆神情。
「你……」季薰愕然的看著對方。
「妳好,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魈痞痞的笑著。
「把阿漓放下!」季薰手上出現長刀。
「欸欸,才見面就拔刀相向?女孩子家這麼粗暴不好喔。」魈打趣的揶揄。
「住手!」玹澄楓制止的沉喝一聲:「這裡是佐˙司魂院,由不得妳亂來。」
他手一揮,十數名鬼差迅速現身,將季薰制服。
「放開我!你們抓我做什麼!放手!」她憤怒的掙扎。
「嫌疑犯還你們。」魈將尚漓交給了對方。
「為什麼你要幫他們!」季薰無法置信的大吼。
「因為他是嫌疑犯。」魈答的乾脆。「我只是順便幫忙捕抓。」
「放屁!那天吃飯的時候,你明明有聽到我們的對話,還跟阿漓說他們私下交換證件是違法的行為,要他們快點將證件換回來!」
「她說的是真的嗎?」為首的死神追問:「你可以證明他們的說詞?」
「隊長,他們互相認識,證詞可能有串供嫌疑。」另一名死神警戒的道。
「放心吧,我沒打算當證人。」魈聳肩回道:「憑我跟他們的交情,還不到可以替他們擔保的地步。」
「你這個傢伙!世界上怎麼會有像你這種沒良心的人啊!」季薰真是恨不得衝上去痛揍他一頓,「那天你遇到麻煩,我幫你躲異種、治療傷口,阿漓還邀你參加他的歡送會!可是你、你竟然……」
「欠你們的,我不是都還了嗎?」魈狀似不解的反問:「妳幫我躲異種,所以我幫妳提菜;妳幫我療傷,我幫忙妳準備宴會;他邀請我吃飯,所以我也就提供相關諮詢,請問,我還有欠你們什麼?」
「你……」季薰為之氣結。「原來那天你的一切行為,全都是計算好的?」
「當然。」魈點頭微笑,「我不喜歡欠人人情。」
怎麼會有這種人啊?竟然連這種事情也計較的一清二楚!季薰真是無法置信。
「所以說,你確實聽過他們為了交換證件的事情討論?」死神隊長追問。
「是。」他承認的點頭,但又補了一句:「不過他們說的是真是假我無從判斷。」
「靠!我們幹嘛對你說謊?有什麼好處嗎?」季薰簡直快要氣炸了。
「誰知道呢?」魈一臉無辜的攤手,「雖然你們看起來像是涉世未深的孩子,應該不至於有什麼心機,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嘛!再說,既然已經被列為嫌疑犯,你們的說詞當然要先懷疑而後求證,我說的對吧?各位死神先生。」
「沒錯。」他們一致點頭。「這件事情我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那就預祝各位查案順利了。」魈朝他們揮手,「對了,要是想要委託我進行調查,我可以給各位不錯的折扣。」
「不用了。」幾個人抓著尚漓快步離開。 
分類:親子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