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黃泉之狩II 第一集 第三章 案件委託(1)

「妳認識Night King的亞瑟?」
一直到離開巷子,確定那些吸血鬼不會聽到對話,金恩這才開口詢問。
他見到那群人身上別著一個小徽章,那是Night King的組織識別章。
「他是我的老師,我們現在就是跟他住在一起。」季薰點了點頭,隨後又補上一句:「亞瑟已經不是Night King的首領了。」
「我知道。」金恩當然清楚亞瑟的動向,「但是他在Night King裡還是極具影響力,就連現任首領蓋爾也一直等著他重回組織。」
「他不可能回去。」季薰回的篤定。
「……Night King最近有出現異常行動嗎?」金恩語帶遲疑的問。
「異常?沒有啊……」季薰答話的語氣一頓,「你認為那些吸血鬼是Night King找來的?」
「他們的勢力龐大。」金恩沒有予以否認。
「不可能。」季薰想也不想地否決,「蓋爾不是那種惹事生非的人。」
跟他斷斷續續相處了兩年,雖然兩人並沒有特別親近,但季薰也已經清楚了蓋爾的性格,他不愛好殺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他一貫的行事作風。
「他們可是吸血鬼。」畢維斯忍不住開口反駁:「他們以吸食人血維生,不少人遭受過他們的摧殘……」
「是啊,他們吸食人血有罪。」季薰微微地笑著,笑裡沒有歡意,「人類吃雞吃豬吃牛吃魚,舉凡天上飛的、地上爬的全部都是食物,我們不也是殺害一堆動物的性命?」
雖然這種比喻很老套,但季薰就是不喜歡對方拿吸食人血作為論點,光憑這一點就判對方有罪,偏頗地烙上「邪惡」的標誌。
「那不一樣。」畢維斯不滿地回嘴:「妳這是歪理!」
「是啊,我說的是歪理。」她不想針對這一點辯駁:「但動物的命也是命,人類的性命並沒有比較珍貴。」
吸食人血是他們的生存方式,要說到作風殘忍,部份人類的行徑比他們還要兇殘可怕。
要說她護短也好、偏頗也好,在義大利生活的這段時間裡,她見到不少被迫害、被逼上絕路的吸血鬼,而那些殘殺他們、以凌虐他們為樂的不是別人,正是自詡為弱者的人類。
「我這趟下來,主要是接到相關線報,懷疑這裡正在醞釀不好的活動。」金恩突然插嘴,終止了兩人針鋒相對的辯論。
「金恩大人!」聽到他將任務內容告知外人,畢維斯面露緊張神色,不安地四下張望。
「不要緊。」金恩朝他投去一個安撫的眼神,「這件事情若是屬實,光憑你我兩人根本無法妥善處理,我們需要借助她的力量。」
「你是要我站在友情的立場協助,還是要委託案件?」季薰打趣地追問。
「這兩者有什麼差別?」
「若只是朋友之間的協助,我當然不便干涉過多,畢竟這是你們天堂的事情嘛!所以我大概就只能幫你們跑跑腿,調查調查相關情報,若要再更加深入,恐怕就愛莫能助了。」
季薰的眼睛溜溜地轉了幾轉,笑靨如花。
「若是你打算委託工作,那當然就是看案件的難易程度進行估價,在商言商嘛!放心,憑你我的交情,我會給你一個非常好的折扣!」黑眸中閃耀著晶亮光芒,金恩彷彿在她眼底看到金錢符號。
「除此之外,我要全盤瞭解所有事情,你對我不得有任何隱瞞,而且要依照我的方法行事,你必須全面的信任我,相對的,我也會以同樣的態度回應你,不管有什麼發現一定第一個跟你說,就算會遇到危險,我也絕對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她說的信誓旦旦、態度誠懇無比,彷彿現在要她立刻將心臟挖出,她也絕對會照作不誤。
「如何?要委託工作嗎?」季薰滿臉期待地問。
「當然,這件事情就拜託你們了。」金恩點頭笑道:「對了,魈最近好嗎?」
「……好,當然好,他好的不得了。」回話的音調十分輕鬆,可季薰臉上卻是咬牙切齒的表情。
「呃?妳……確定?」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她口不對心。
「他是真的很好啊,這幾天都笑嘻嘻的呢!」她的笑容裡帶著諷意。「對面那間咖啡館是亞瑟的店,我們沒事的時候就會過去那裡幫忙,魈現在也在那裡。」季薰指著街道對面的咖啡館說道。
抬頭望去,那間咖啡館在店外設置了露天咖啡座,座無虛席、人滿為患,還有不少人直接站在牆邊,手上端著咖啡飲用。
咖啡館的外牆刻意作成凹凸不平的細紋狀,看上去就像是將紙張揉皺再攤開的模樣,牆面粗糙卻不刺人,大門以黑鐵作成框架,幾片雕花玻璃鑲嵌其上,整體外觀看來簡潔大方,非常具有時尚感。
當他們越過街道,來到咖啡館前時,正好瞧見穿著制服的景泱與小彌,忙碌地工作著。
送上咖啡後,小彌轉身見到季薰,開心地朝她笑著。
「季薰姊姊,妳……咦?」當她見到站在季薰身後的金恩與畢維斯時,語氣明顯一頓,臉上出現極度詫異地神情。
來到義大利的這段時間裡,除了少數幾個知道他們行蹤的人來探訪過之外,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其他人出現。
「好久不見。」金恩朝她微微一笑。
「你好。」小彌微微彎身鞠躬。
她的容貌沒有多大改變,但身形已經從小女孩蛻變成少女姿態,眼神充滿了光彩。
「是你啊……」景泱出現在小彌身後,淡淡地掃了金恩一眼。
景泱的身高抽長了不少,個性也比以往沉穩一些,儼然像是一個小大人。
「季薰,妳回來的正好,快點去阻止那個白痴吧!」景泱斜眼掃向街角。
順著他的目光瞧去,發現魈正站在街角處,臉上掛著大大地笑容,跟往來的每一位行人打招呼。
「他在做什麼?」季薰秀眉微蹙。
「那個白痴說,他身為咖啡館的形象大使、服務生中的紅牌服務生,咖啡館的代言人兼招牌──」
「等、等等。」光是聽到開頭,季薰便打斷了景泱的話,「他什麼時候變成咖啡館的招牌跟代言人?」
「從他腦子壞掉的那一天開始。」景泱冷冷地哼了一聲。
「瞭解,繼續。」季薰讓他接著把話說下。
「他說他肩負提昇咖啡館生意的重大責任,為了讓客人對咖啡館的印象更好,所以他要去賣笑。」景泱乾咳幾聲、輕輕喉嚨,開始模仿起魈的語氣,「『啊哈哈哈,今天的天氣如此美好、陽光如此璀璨,身為咖啡館形象大使的我,要用比太陽更加燦爛的笑容,全世界最親切、熱情以及友善的形象來吸引顧客,讓他們都會想要來到咖啡館喝咖啡……』然後他就站在那裡了。」他以下巴指向魈的位置。
「什麼跟什麼啊?」季薰頭疼的揉揉額角。
「我想魈大哥是想要增加宣傳。」小彌尷尬地為他解釋,儘管這種藉口連她自己也不信。
「他根本是在找藉口偷懶。」景泱沒好氣的反駁。
「不,他是在騷擾無辜的美女路人。」季薰挑眉瞧著前方,魈正纏著兩名路過的金髮美女攀談。
「給我回來!」季薰指尖一彈,魈的身子像被無形的力量拉扯,踉踉蹌蹌地來到季薰等人的面前。
「Buon giorno,各位朋友。」被抓回來的魈,依舊笑容滿面。
「今天的天氣真好,萬里無雲、晴朗而又燦爛,是一個非常適合唱歌、跳舞、喝咖啡的好日子,你們說,是吧?」
他七手八腳筆劃著,手勢繁多,甚至還原地踮起腳尖轉了一圈,做出近似跳舞的動作。
「啊哈哈哈,人生就是這樣,有陽光、空氣跟水就夠了!喔,不對,那是植物,人類還要加上食物、咖啡還有錢,money、money、money!Time is money,Life is cash,My friend。」
他拍拍金恩的肩膀,神情認真地說道。
「你有聽過一句關於錢的至理名言嗎?」他朝金恩眨眨眼,一臉神秘。
「呃,錢不是萬能?」金恩猜測的回道。
「No、no、no。」魈朝他連連搖了幾下手指,「是『同情我就給我錢』!啊哈哈哈哈,這句話說的真好不是嗎?簡直是真理啊~~」
對於他說話顛三倒四的狀況,季薰等人早已經司空見慣,而金恩跟畢維斯則是聽得一楞一楞地。
「Ciao!金恩兄弟。」魈突然伸手攬住他的肩頭,「最近過的如何?」
「感謝關心,我很好。」金恩點頭回道。
「很好,人生就是要常保喜樂。」魈滿意地點頭,「走吧!進店裡去,我介紹你一些好喝的咖啡。」
他率先推開門,朝店裡走去。
「那個人看起來心情很好,是遇到什麼好事嗎?」看著魈遠去的背影,畢維斯這才狐疑地開口。
「我們結束法國的工作後,他跑去拉斯維加斯玩……」季薰語氣淡然地回道。
「他贏了很多錢?」畢維斯猜測地說道。
「不,那個白痴輸了一百多萬美金。」景泱用著咬牙切齒的語調說道。
當他聽說魈輸掉的錢可以讓他吃好幾十年的肉、買的肉都可以堆成高山時,他真是恨不得咬死魈。
「天啊……」聽到這麼龐大的數目,金恩倒抽了一口冷氣,而畢維斯因為對人間幣值不熟,沒有多大反應。
「輸錢之後,魈大哥就變成這個模樣了。」小彌對他這種反常的言行舉止感到擔心。「魈大哥會不會是精神壓力過大,生病了?我們要不要帶他去看醫生?」
「不用管他,他已經沒救了。」景泱斷然否決。
「不要那麼早放棄。」身為心理諮詢師,金恩關切地提議,「像這種因為遭受重大打擊而造成的精神失常,只要給予適當地開導,以愛心與耐心跟他溝通──」
「金恩,我知道你很善良,」季薰打斷了他的話,一臉正經,「但是愚蠢這種病,是沒有藥可以醫的。」
「……」聽到這樣的評語,金恩只能哭笑不得地沉默了。
「要是魈大哥一直這樣瘋瘋癲癲的,那該怎麼辦?」小彌憂心忡忡地問。
「放心吧!那個傢伙沒那麼容易倒下。」景泱隨口安撫了幾句。
「是啊,所謂禍害遺千年嘛!他是打不死的蟑螂。」季薰刻薄地嘲諷道。
「可是……」
「好了,不用把同情浪費在他身上,有客人上門了。」景泱打斷了她的話,拉著小彌前去招呼客人。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2010國際書展」☆簽名會需要領取號碼牌喔!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