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異族特赦第二集 第二章 故人(1)

「凱特!有緊急傷患送入。」
隨著聲音傳入,幾名護理人員推著擔架,快步自走道衝進來,將一名病患送入醫療站裡,後頭追著一大票女生,不分種族。
「隊長,請振作點!我會為你祈禱。」
「喬治亞隊長,我會陪在你身邊,我不會離開。」
「隊長,你一定不會有事!」
「親愛的喬治亞,我會留在這裡,我會等你!」
「不相關的人請在外面等待,不要干擾治療。」凱特直接命人擋住追入的女生們,將她們隔離在走道處。
「為什麼?我想要跟隊長在一起!」
「太過分了!我想進去陪伴隊長,妳不能擋住我!」
「要進來是吧?可以。」拉開醫護站的大門,凱特面色嚴肅的站在門口,「妳們進來,我走。」
「不、不、不!那怎麼行!」
「妳不救他,還有誰能救他?」
女生們驚慌失措的阻止。
「那妳們就安靜的在外面等。」隨手一拉,凱特直接關上大門。
「嗨,凱特,見到妳真好。」躺在病床上,渾身是血的喬治亞,臉上依舊掛著笑容,身上飄著與鮮血混雜的古龍水味。
「見到你我覺得很不好。」凱特頭疼的揉揉額角,「下次叫你的親衛隊別那麼吵。」
「她們愛我。」喬治亞笑的燦爛。
「眼睛沒瞎的都看得出來。」凱特接過喬治亞的病歷,「遭受犬裂翅蟲的毒液感染,肺部積水、腹部有嚴重穿刺傷,大量失血……」
「還真是精采的狀況。」挑高眉頭,凱特不知是褒是貶的道:「你該慶幸你是吸血鬼,不然恐怕撐不到這裡。」
「我一直都為我的出身感到驕傲。」他回以迷人的微笑。
「天啊,這病況不就跟剛才模擬的差不多?」實習生們面面相覷。
「不是差不多,是更嚴重。」將病歷表擱在旁邊,凱特正色更正,「連病況的輕重緩急都分不清楚,你們是不是該回學校重新進修?」
「……」被這麼責備,眾人紛紛噤聲,不敢再多做發言。
「新手上路,經驗總是不足,就別苛責他們了。」喬治亞好心的打圓場,順帶俏皮地朝實習生們眨眨眼。
幾名實習生因他的眼神而臉紅,有些害羞的低下頭,有些則是偷偷地向他揮手打招呼,不分男女。
「喬治亞,你還想治療嗎?」凱特警告的瞪他一眼,後者則是回以無辜神情。
「來幾個人當我的助手。」凱特將他推入開刀房。
此話一出,實習生們又是一愣,完全不敢走上前,就在他們還在你看我、我看妳的猶豫時,蜜亞已經備妥了開刀器具,推到凱特身旁。
「這位小美女是?」喬治亞好奇的看著她。
「你好,我叫做蜜亞。」蜜亞消毒雙手後,戴上了手術專用手套。
「蜜亞?真是個好聽又可愛的名字,人如其名。」喬治亞燦爛的笑著。
「我現在要為你施打麻醉藥,等你睡醒之後就沒事了。」蜜亞向他告知接下來的行動。
「我不想睡,讓我半身……」話還沒說完,喬治亞就睡著了。
「來不及了。」蜜亞苦笑,將空針筒放置一旁。
「讓他睡著比較好,省得煩人。」凱特拿起醫療器材,準備進行手術。
「我也來幫忙。」忍著身體上不適,古羅‧松風站在手術床。
往他瞧去一眼,凱特繼續手上的動作。「要是撐不下去,就到旁邊休息。」
「是。」
「還需要其他材料嗎?」蜜亞詢問道。
「血漿,還有解毒劑。」凱特開始剪開傷患的衣物,「解毒劑知道該怎麼調嗎?」
「等等,我看一下。」蜜亞為對方抽出一管血,放在毒性測試機上檢測。
「毒性為六十三刻度。魚鱗粉四克、金蜜草葉十克、混合液一百毫升、乾黑木菇兩朵?」評估著毒性,她說出預估的份量。
「古羅,你覺得呢?」凱特臨時進行抽考。
「呃,依照傷患的情況,黑木菇一朵就夠了。」他更正了數值,「另外再加上月光鱗片兩片、綠芽一根。」
「蜜亞,照這樣作。」凱特下令道。
「好。」抓著材料,蜜亞隨即進行調製工作。
待她完成解毒劑時,凱特也已經切開對方的身體,進行內臟的縫補工作,古羅包辦手術助手的其他工作。
從試管瓶中抽取出解毒劑,蜜亞先施打了一半的份量。
「血漿再補上一袋。」凱特吩咐道。
「好。」轉過身,蜜亞才想拿取血漿時,一旁已經有人遞上。
「謝謝。」匆忙的接過手,蜜亞隨即為喬治亞更換新的血漿。
待整個急救工作完成時,時間已經經過了三小時。
「哎呀呀,真是完美的手術呢!給三位拍拍手!」附近傳來鼓掌聲,方才遞血漿給蜜亞的女孩坐在附近,神情悠哉。
女生的面容姣好、黑髮黑眼,身高不高,不到一百五十公分,身材纖細、膚色有些過於蒼白,如同白瓷般,白淨卻毫無血色,整體看來,她無庸置疑是一名美麗的女生。
好漂亮的女生。驚艷於她的美貌,蜜亞心底起了讚嘆。
莫名地,對方給她一種奇異的熟悉感,但蜜亞很肯定她沒見過這個人。
「哈蒂嘉,好久不見。」
結束緊繃的治療工作,凱特打開開刀房的門,讓護理人員將病人推到恢復室休息。
「嘿!凱特,妳什麼時候多了這個小助理,我怎麼不知道?」微瞇著眼,哈蒂嘉滿臉好奇的打量蜜亞。
「如果是就好了。」凱特還真想將她佔為己有,「她是克莉絲汀新收的學生。」
「啊咧咧?克莉絲汀又願意收學生了?真是令人訝異呢!」尾音提高,墨黑色目光深深地瞧著蜜亞,這讓她有一種被深淵凝視的感覺。
「要、要是沒事的話,那我離開了。」低著頭,蜜亞打算離去。
「妳要去哪裡?」凱特追問。
「剛才妳不是說,如果我給那個人注射中和劑,就必須……離開嗎?」越說,她的聲音越小聲,語氣透出沉重。
「喔,對,我都忘記還有這件事,妳及格了。」
「咦?」蜜亞詫異的瞪大眼。「所以說,我可以繼續留下?」
「當然。」凱特取下染血的手套,「妳幫我收拾開刀用具。古羅,幫我召集外面那群人。」
「是。」
走出開刀房,凱特在實習生面前站定。
「現在我要公布剛才的成績。」拿起實習生名冊,她直接在上面寫了幾筆。「除了古羅˙松風,其他人都是E,你們如果想要順利畢業,最好趕快找新的指導醫官,就這樣,你們可以走了。」
將名冊一丟,凱特從口袋拿出香菸點燃,抽起「術後煙」放鬆情緒。
「為、為什麼?」
「剛才我們這一組還沒進行測試!」
「妳剛才不是說古羅˙松風的行為很糟糕?為什麼反而他的成績比較好?」
沒料到會有這種情況,實習生們紛紛發出抗議。
「的確,古羅˙松風他的成績只有C,沒辦法算是及格。」往菸灰缸裡彈彈菸灰,凱特語氣平淡的接口,「他若想從我手上過關,往後要加倍努力,至於你們……」
語氣一頓,她的目光轉為銳利。
「醫術我想不用說了,從剛才的模擬狀況看來,你們肯定不行,沒有技術又加上你們的心態,那就更加糟糕了。」
「再者,同是實習生,見到夥伴遭受不平等的懲罰,畏懼權威不敢發言也就算了,見到有緊急病患送入,不敢主動上前幫手,怎麼?你們是怕將病患弄死了,記錄上會有缺點,以後會對你們的成績不利?」
「不、不是這樣,我們只是怕技術不純熟……」他們試圖辯解。
「技術不純熟、知識不夠,這還真是好聽的理由。」凱特冷笑著,語氣戲謔,「所以呢?以後上了前線戰場或是出任務時,你們要跟你們的夥伴說,『抱歉,我沒見過你這種傷勢,我怕我救不活你,你還是早早入土為安,安息吧!』是這樣嗎?」
「……」
被她的目光一掃,眾人全被她的威嚴所震懾,無力回嘴。
「整場測驗中,唯一讓我想給A的人只有蜜亞,她的態度才是一名醫官該有的行為,只可惜,她不是實習生。」凱特惋惜的聳肩,「我本來想將你們全部都剔除,讓你們全部重回學校受訓,現在只是讓你們不及格,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還是說我直接當了你們會比較好?」
「不、不要,請不要這麼做。」他們臉色蒼白的央求。
「要是沒其他問題,你們可以走了。」凱特下了逐客令。
沮喪地,實習生們一個個垂著肩膀,走出大門,他們如喪考妣的神情,嚇到了門外守著手術的眾位女生。
「為什麼他們的表情這麼難看?難道喬治亞的手術……」
「醫官!喬治亞隊長怎麼了?他還好嗎?」
「喬治亞他傷得很嚴重嗎?」
她們心急如焚的湧入醫療站,七嘴八舌的問著情況。
「他很好,手術很成功。」凱特無奈的嘆氣。
她們的高分貝噪音快將她的耳朵吵聾了。
「那為什麼剛才那群……」女生們有些質疑。
「因為他們考試不及格。」凱特聳肩。
聽到這句回答,眾人這也才恍然大悟。
「請問我們可以去探望隊長了嗎?」女生們怯怯的詢問。
「麻藥還沒退,明天再來吧!」凱特制止了。
「我們只是想確定他沒事。」
「對對,只要讓我們看一眼就好,我們只想確定隊長沒事。」
「隨便妳們。」無所謂的聳肩,凱特不想針對這種小事多說什麼。
送走那群女生,凱特一回頭,瞧見古羅˙松風還站在原地。
「有事?」掃他一眼,凱特逕自坐到辦公桌前處理公務。
「呃,我、我……」
「雖然已經注射了毒液抑制劑,你仍然需要時間讓身體將毒素代謝掉,先休息一個星期吧!」凱特放他病假。
「是。」點頭回應,古羅˙松風依舊站在原地,神情猶豫。
「有話要對我說?」調整了旋轉椅的角度,凱特正面直視著他,「還是說,你想更換指導醫官?」
「不,不是。」他慌張的搖手,「我只想在您的指導下學習。」
「那你最好說話果決一點,要說就說,不要吞吞吐吐的。」凱特實在不喜歡這種態度。
「是。」深吸了口氣,古羅˙松風提出他的疑問:「凱特醫官,我……真的可以嗎?」
「你覺得呢?」沒有回答,凱特直接回問。
「我在學校的成績算是中等,開刀實習課只有拿過D,藥劑課還好一點,拿到B,跟其他人比起來,我真的不突出。」古羅˙松風對自己實在沒什麼信心。
醫學院的學生們,大部分都希望能成為聯盟的醫官,然而,醫官的職缺不多,每年總有一堆學生擠破頭想進入這裡,上千人之中,能順利錄取的不到十個。
能進入聯盟的人,各個都是成績優異的高等生,而他……
「我這種程度……真的可以嗎?」他實在沒什麼自信。
「醫官的知識與技術的確很重要。」凱特不否認這一點,「但是,我個人覺得心態更重要。你的父親不只一次對我說,他的孩子往後將會比他還要傑出優秀,古斯塔˙松風是一名很棒的醫官,我相信他的眼光不會出錯。」
意外從對方口中得知父親對自己的期許,古羅‧松風激動得眼眶泛淚。
「我知道了,我會努力,我一定會認真學習,謝謝、謝──」
「啊──」
蜜亞的尖叫聲從開刀房傳出,打斷他的話。
「凱特!凱特救命!」神色慌張地,蜜亞衝出開刀房,身後尾隨著一隻大型三頭犬。
「哇啊!」見到三頭犬出現,古羅˙松風嚇得跳起,驚恐的躲到凱特身後。
「哈蒂嘉,妳放狗出來做什麼?」凱透不滿的皺眉。
「唔?當然是想介紹小三讓她認識啊!」站在三頭犬身旁,哈蒂嘉笑嘻嘻的說:「小三,這是蜜亞,蜜亞,牠是小三。」
「汪!」配合著她的介紹,三頭犬適時的叫了一聲。
「你、你好。」蜜亞怯怯地點頭苦笑。
「好!既然大家是朋友了,我們來玩遊戲吧!」哈蒂嘉自顧自的決定著,「聽說妳已經學到召喚了,那我們就來玩召喚寵物大對戰!」
「不行!我不會!」蜜亞急忙搖手。「我只成功過一次,我沒辦法……」
「呵呵呵,沒問題的!俗語說『有一就有二』,我相信妳可以!」她興沖沖的握拳,黑瞳閃爍著光芒,「人類的潛能要靠激發才能產生!」
「哈蒂嘉,妳說的那個只是理想狀態。」凱特出面緩頰,「實際上,危急時的潛能激發,有一半以上失敗的機率。」
「沒問題、沒問題!我相信她可以!」哈蒂嘉根本聽不進這些話,自顧自地要進行比賽。
「哈蒂嘉,克莉絲汀很喜歡這孩子,要是聽到她發生危險,克莉絲汀絕對會很生氣。」凱特特意搬出克莉絲汀勸阻。
「喔呵呵呵,妳在胡說什麼啊?凱特。」哈蒂嘉朝她揮揮手,「小三只是小狗,哪會有什麼危險?」
「那不是小狗吧?」蜜亞額冒黑線,哭笑不得。
雖然名字叫做「小三」,可牠卻足足有半個大人高,若牠直立站起,甚至比蜜亞還高上一些呢!
「好了!我們開始玩吧!我好期待喔!」哈蒂嘉又叫又跳的嚷嚷。
「我不要玩!我還沒學成!」蜜亞抗議的嚷,「我說過了,我只成功過一次!」
「只要成功過一次,那就算是學會了。」哈蒂嘉可不打算放過她。「快,快進行召喚吧!」
「凱特。」蜜亞求助的望著她。
「哈蒂嘉,這裡是醫療站。」凱特頭疼的扶額。「妳不要在這裡亂來。」
「也對,那我們出去外面玩吧!」哈蒂嘉一彈指,三頭犬就撲上前,叼起蜜亞往外衝去,速度快得連凱特都來不及制止。
「救、救命啊啊啊啊──」蜜亞的慘叫聲在走廊處迴響。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