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次,我把一輩子的膽識用完了(2)8/19 Emergency call 911 !

檢傷分類 救護車 急診 舌下錠 生死格鬥
像個醉漢一樣躺在地板上還真的滿爽的,躺了一會兒之後除了稍微涼快一些之外,疼痛的狀態似乎沒有什麼好轉,從疼痛開始出現以來,幾乎完全沒有減緩的跡象,肯定不是想像中的橫隔膜抽筋,就在這個相當難受的關頭,我媽傳訊息來說「晚上想吃什麼?」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了「今晚,我想來堆炸雞皮跟肥宅快樂水」 (大誤) ,我回傳了「不舒服,不想吃東西」,想不到這竟是當天晚上奇異旅程的開端。
檢傷分類 救護車 急診 舌下錠 生死格鬥

你不知道什麼是肥宅快樂水喔?

根據柯醫師(我媽自以為)的說法,我當時的樣子看起來是挺不妙的,臉色發白又狂冒冷汗,當下就打了119叫救護車,我都還覺得可以自己開車去看病,打電話叫救護車未免也太誇張了一點,不過救護車來的速度極快,還來不及說點什麼,兩個EMT就已經站在我家門口了。
EMT以非常熟練技術讓我坐上擔架固定好,推進電梯下樓上車感覺幾乎只花了幾十秒的時間,從T6改裝的救護車尾門被推上車之後,一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有「這次好像真的糟了」的感覺;上車之後EMT幫我接上心率計,接著給我三顆阿斯匹靈要我咬碎後吞下,在吞下阿斯匹靈之後,接著又給了一顆舌下錠(應該是NTG;註一),全然就是以急性心肌梗塞的規格來招待,但我其實心裡覺得好笑,如果是急性心肌梗塞,哪有可能讓我從疼痛開始之後還開車回家,搞了快兩個小時才叫救護車呢?
檢傷分類 救護車 急診 舌下錠 生死格鬥

有人注意到,最近有些救護車的警笛聲改成歐規的嗎?

一邊進行緊急處置,另一邊EMT開始詢問要送哪家醫院,我們得到的選項只有耕莘或慈濟兩個,柯醫師(我媽自以為)問「能去台大嗎?」EMT回說依照規範跟我的狀況,現在只能送這兩家最近的醫院,不然很危險,我是很想回說「我還想騎腳踏車去環島,不會在你車上OHCA(註二)啦!」但頭前腳後的躺在救護車上超暈,沒力氣再嘴砲了。
耕莘醫院離我家實在很近,其實平常在家就聽得到救護車出動的鳴笛聲,坐救護車一路紅燈不停過去更是快得不得了,連舌下錠都還沒完全融化,就已經開上ER的坡道,接下來就是進急診室的例行公事了。
進急診室的例行公事是?給健保卡?(錯)、還是給錢?(錯)、量額溫?(錯),正確答案是跟不懂先來後到檢傷分類(註三)的病人跟荒唐無理的家屬吵吵罵罵,才能趕快推進診療室,我是很想跟那些擋在前面喊我先來的人伸手比中指,但可惜的是我的手被綁在擔架上、又蓋在毯子裡,只能說有幹難伸啊!
Tsu Du Ku的下集待續~跟天主Check In!
 
註一:耐絞寧舌下錠(Nitrostat ; NTG)外觀呈白色圓扁型的錠劑,作用為可鬆弛血管壁,進而改善心臟血液與氧氣之供應,可用於緩解心絞痛的急性症狀。 (資料來自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藥劑部用藥諮詢中心)
註二:OHCA原稱DOA生死格鬥之泳裝沙灘排球到院前死亡,不過因為一些原因,台灣使用到院前心肺功能停止(Out of hospital cardiac arrest ; OHCA)作為溝通用術語。
檢傷分類 救護車 急診 舌下錠 生死格鬥

對,這就是DOA的畫面⋯⋯

註三:檢傷分類 使用醫療包的速度加快50%(不是這個) 台灣的急診檢傷分類參照加拿大檢傷分類系統架構,採用五級檢傷分類標準,分別為第一級復甦急救、第二級危急、第三級緊急、第四級次緊急以及第五級非緊急。(資料來自台東縣衛生局)根據我的狀況,檢傷分類會分在二級,依照規定醫護人員需要在10分鐘內進行處置,能插我隊的只有分類在第一級的啦。
檢傷分類 救護車 急診 舌下錠 生死格鬥

小護士可以用更快的速度扶起隊友⋯⋯

#檢傷分類  #救護車  #急診  #舌下錠  #生死格鬥 
分類:生活

無業中年的有笑無淚、有知識沒良心、有想法沒顧忌的亂寫一通。

評論
上一篇
  • 這次,我把一輩子的膽識用完了(1)8/19 劇痛!襲來!
  • 下一篇
  • 這次,我把一輩子的膽識用完了(3)8/19 跟天主Check in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