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二章 DA特別小組(下)

經過一整天的筆試、口試、實戰測試,讓尚漓累得一回到宿舍就倒頭大睡,然而,睡到半夜時他卻又被惡夢給驚醒。 
喘著氣、尚漓驚恐的糾著心口,全身發抖。 
他夢到他考試沒有過關,被其他死神壓去監獄,夏契爾也被關了進去,兩人還被用刑、被其他死神嘲笑他們的自不量力。 
「沒事的、沒事的,我一定可以過關。」他拍著胸口安撫自己。  
儘管想要再度入睡,尚漓卻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輾轉難眠,擔心沒考過、又擔心考過了,卻被分到不友善的單位,緊張的情緒一直維持到隔天中午,也就是成績發佈的時間。
「過了!我過了!我考過了!而且我被分到DA特別小組耶!」
一拿到發佈成績的公文,尚漓興奮的又叫又跳,甚至抱著夏契爾嚎啕大哭。
「……用不著這麼激動吧。」看著尚漓滿臉的眼淚、鼻涕,夏契爾的從口袋中拿出一條手帕遞給他。
「可是、可是我好高興啊!」尚漓用手帕抹去眼淚鼻涕,抽抽噎噎的道:「我、我好怕我考不過,我昨天還夢到你跟我一起被關到監獄,有一堆戴面具的人用皮鞭打我們,還說要在我們的傷口上灑鹽。」
輕嘆一口氣,夏契爾將他推開,不讓他繼續蹂躪自己的衣服。
「既然你現在是正式成員,有些規矩我要重新跟你說一次。」夏契爾正色道:「進行回應的時候,不要用『嗯、喔』這類意味不明的音,回答要簡潔明瞭,『是、不是』、『了解、明白』,了解?」
「了解。」尚漓點頭回應。
「另外,我唯一重視的就是追緝罪犯,工作以外的事情我不會多管、多過問,在稱呼上,你可以不用稱呼我代理組長,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但是面對外人時,該有的禮貌還是要有。」
「知道了。」
「好,你去洗把臉,出勤時間到了。」
「啊?出、出勤?」尚漓意外的愣住。
他原以為在他通過考試後,夏契爾應該會為他舉行慶祝會,或是帶他去吃一頓好吃的大餐,當作是給他的獎賞,沒想到他竟然要他現在就開始工作?!
「發什麼愣?還不快去準備。」夏契爾催促著。
「是……」無奈的,尚漓只好乖乖聽從命令。
在人間進行幾件案子之後,時間不知不覺到了晚上。
「任務完成,犯人逮捕到案。」夏契爾將最後一名罪犯交由其他死神帶走。
「呼~~終於結束了。」尚漓大大伸了個懶腰。
「走吧。」
「咦?還、還有嗎?」尚漓意外的問:「這是今天的最後一件案子不是嗎?」
「要去巡邏。」夏契爾頭也不回的走向街道。
「可、可是我……」
「你有什麼事?」停住腳步,夏契爾回頭反問。
「我想去跟我的家人說我成為死神的事情。」
長久以來的壓抑與等待,現在終於能跟季薰與命子說這件好消息了!
「改天再去。」夏契爾沒有答應他的要求。
「但是──」
「這是命令。」
「……」帶著不情願,尚漓悶悶的跟在夏契爾身後。
兩人在漆黑的街道上繞繞走走,突然,幾道黑影閃過他們面前。
「追上。」夏契爾丟下這句話,隨即朝黑影追了過去。
「欸,等、等等。」
尚漓跟著拔腿狂奔,然而,才追了一小段路,他卻再也見不到夏契爾與黑影的蹤影。
「糟糕……他們跑哪邊去了?」站在十字路口,尚漓苦惱的抓抓頭髮。
從剛才掠過眼前的黑影判斷,尚漓預估對方應該有三、四個人,儘管夏契爾的身手比自己傑出,但尚漓還是感到擔心。
不能讓夏契爾一個人對付他們,我要快點追上才行。尚漓從口袋中拿出夏契爾借給他的手帕,將手帕折成小鳥。
「去尋找你的主人。」尚漓對式神下令道。
小鳥張開羽翼、緩緩飛起,但它並沒有立刻飛離原點,而是在尚漓身邊盤旋。
「不、不是找我,是另一個人,找另一個靈氣。」尚漓想起自己曾經用它擦眼淚、擤鼻涕,尷尬又苦惱的澄清。
似乎是有些困惑,小鳥在空中停頓一會後,才緩緩朝著某個定點飛去。
「對,這樣就對了,一定要找到他啊。」尚漓快步尾隨在小鳥後頭。
二十分鐘後,小鳥在一間麵店前停下,變回手帕的形狀。
「是這裡嗎?」提升幾份警戒,尚漓小心翼翼的走入店家。
一踏入店裡,尚漓立刻察覺「氣氛」不同,彷彿是進入某個結界或是特殊磁場,這讓他心頭湧現一種熟悉卻又有些陌生的感覺。
跟命子的居酒屋感覺好像……他打量著店裡的客人。
儘管他們外表與常人無異,如同朋友般開心的吃飯聊天,但,些許妖異氣息還是透過掩飾的表象滲出。
原來這裡還有這種店啊。尚漓好奇的左顧右盼。
他所知道的「特殊商家」,大多會為了生意與融入人類,不會特意去限制來店的客人是人類還是妖物,然而,現下的這間店不同,裡頭的客人全都是非人類,彷彿是一個專門提供給妖異鬼怪的聚集地。
「歡迎光臨!」蓄著滿臉落腮鬍、粗壯肩膀刺著十字架的店老闆,笑嘻嘻的現身。
「請問……」
「來!牛肉麵、微辣。」店老闆打斷他的話,將一碗湯麵端給他,「看在你是新客人的份上,我有多加一顆滷蛋給你!」
「啊?」望著手上的湯麵,尚漓摸不著頭緒的愣住。
「怎麼?已經多給你一顆滷蛋了你還不滿意?」店老闆豎著濃眉質問。
「不、不是,我……」我沒有點這個麵啊!
「算了、算了。」店老闆隨手抓了一把豆芽菜丟到湯麵上,「再給你一把豆芽菜,這樣總可以了吧!」
「……」這不是豆芽菜的問題啊。尚漓在心底嘆息。
「去去去,上二樓去吃。」
「為什麼要去二樓?」
環顧四週,儘管店裡呈現半滿狀態,但也還有幾張空桌。
「少囉唆!」店老闆眉頭一皺,粗聲粗氣的吼:「我是老闆還是你是老闆?我要你坐哪裡你就坐哪裡!還不快去!」
「是、是。」被他這麼一威嚇,尚漓不敢多說,隨即端了牛肉麵往二樓走去。
才步上二樓,尚漓便見到夏契爾坐在窗邊的座位。
「夏、夏契爾?」
「三十三分又十七秒。」夏契爾看著懷錶說道:「追蹤速度有點差強人意,勉強算是及格。」說出評論後,他開始享用面前的牛肉麵。
「及格?你在說什麼?難、難道這是測試?」
就在尚漓試圖搞清楚狀況時,拉炮的聲音突然在他耳邊炸開,亮粉與彩帶灑了他一身,淡淡的煙硝味瀰漫在空氣中。
「恭喜。」
「歡迎你加入!」
「你、你、你們是?」望著突然冒出的幾個陌生人,尚漓呆若木雞的楞著。
「老娘是伊恩。」頭髮染的五顏六色,鼻上、耳上打了幾個金屬環,臉上畫著煙燻妝的女孩率先說道。
老娘?尚漓可是第一次聽到有女孩子這麼自稱,而且面前的女孩看上去不過二十來歲,要自稱「老娘」似乎還嫌太早。
「妳好,我是尚漓。」
「我知道。」伊恩直率的回。
「妳……知道?」
「應該是說……我們大家都知道。」一雙手臂從尚漓身後架到他肩上,「嗨,我叫做葛瑞。」
對方說話的語調慵懶、緩慢,膚色如同白玉般晶瑩剔透、唇色艷如櫻桃,若不是他將襯衫的釦子解到胸口,露出白皙、平坦的胸部,尚漓真會誤認對方是一名女子。
「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的新人』啊?」葛瑞以極近的距離打量著尚漓,兩人的鼻尖都快要撞上了。「看起來很普通,為什麼夏契爾會為了你將我們趕出辦公室?」
「趕出辦公室?」
「他沒跟你說嗎?」葛瑞往夏契爾的方向掃了一眼,「前陣子他突然說有個新人要到辦公室唸書,要我們這段時間不准回去,免得打擾到你,他都沒有跟你說嗎?」
「他是說你們要出差、很忙,所以才沒有回去。」
「靠!夏契爾,你這種說法未免也太XO了吧!」伊恩粗魯的罵道:「明明是你不准我們回去的,害老娘在外面餐風露宿,簡直就像是路邊流浪的野狗!」
「辛苦了。」夏契爾語氣平淡的回道:「但也因為這樣,妳這陣子的工作進度大幅提升,算是良好的收穫。」
「那是因為老娘我一肚子火沒地方發洩,乾脆就拿那些犯人開扁。」伊恩大剌剌往桌面一坐,桌上的佐料罐也跟著倒了一堆。
「適當的發洩怒氣可以減少壓力。」吃完了牛肉麵,夏契爾拿起紙巾擦嘴。
「靠!如果你不是我們的頭頭,我還真想宰了你。」伊恩端起隔壁桌上的乾麵,開始大口大口的吃著。
「或許有一天妳會有這個機會。」夏契爾點頭回道。
「靠……」伊恩豎起中指回應。
「你剛才用的追蹤法是不是式神?」留著俐落短髮、配戴眼鏡,腿上擱著筆記型電腦,模樣看似上班族的女子問道。
「對。」尚漓點頭。
「可以說一下師承何派嗎?」女子低著頭在鍵盤上敲敲打打,似乎是在輸入什麼資料,「對於東方的法術我做過不少研究,但我卻沒見過像你這樣的式神使役法。」
「我……我沒有派系耶。」
「沒有?」女子猛然抬起頭來,雙眼發亮的盯著他,「難道你是自學而成?」
「不、不,不是。」尚漓連忙搖手否認,「教我的人並沒有說她是跟誰學,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妳的問題。」
「這樣啊……這還真是有趣。」女子再度將視線轉回電腦螢幕,「有空的時候可以再為我示範一次嗎?我想要進行紀錄,喔,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做薇菈,在DA裡負責資料收集跟整理。」
「妳好。」尚漓禮貌的點頭。
「既然人都到齊了,我們開始迎新會吧。」夏契爾站起身,手中拿著一瓶啤酒,其他人也同時舉起自己的飲料。
「小朋友不能喝酒,這個給你。」葛瑞遞給他一罐果汁。
「讓我們舉杯歡迎新成員尚漓加入DA,乾杯。」
「乾杯!」所有人拿著啤酒瓶互撞,發出一堆響聲。
「謝謝。」
「終於能夠多一個人分擔工作了,加油吧!」用酒瓶撞了撞尚漓手上的杯子後,葛瑞往旁走開。
「這個是你的證件、配槍以及其他物品。」夏契爾將一個包包遞給他,裡頭放著短槍、子彈、證件以及一隻手機。
看著自己的名字出現在證件上頭,配槍以及其他物品上有自己的專屬編號,尚漓心中充滿難以言喻的喜悅與感動。
「愣在那邊幹嘛?快吃麵啊!」伊恩瞪著眼睛喊道:「再不吃,牛肉麵就要涼了。」
「喔,好。」
儘管覺得這場歡迎會有些莫名奇妙,但尚漓還是乖乖的坐下吃麵。
就在他吃下半碗麵,而伊恩已經連吃了三碗,正準備叫第四碗時,幾個人的手機響了。
「嗶嗶嗶──嗶嗶嗶──」
「靠,連吃飯也要吵?」伊恩不耐煩的拿起手機察看。
跟著他們的舉動,尚漓也拿起手機,按下接收簡訊的按鈕。
「MC-13區」出現異常磁場,請附近的成員立即前往察看。
「請問……上面說的這個區,是哪裡啊?」
「誰知道他們說的是哪裡。」伊恩不以為然的聳肩,「你只要照著附件的地圖標示走就好了。」
「區域劃分是要讓其他死神隊確認管轄,我們DA並沒有專屬的負責區域。」薇菈進一步的解釋。
「也就是說,就算我們現在在北部,要是最南端發生事件,我們也還是要過去支援。」葛瑞無奈的搖頭歎息。
「走吧。」夏契爾起身催促,「那裡人手不足,請求支援。」
隨著他的話,幾個人紛紛動身出發。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