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二章 DA特別小組(上)

接下來的日子,對尚漓來說可真是苦不堪言,體能訓練與實戰訓練讓他體力完全透支,別說是抽空看書了,他連吃飯、洗澡的時候都能瞬間睡著,還好亡魂並不會在水中溺死,要不然他不知道要死幾次。
一直到兩個星期過後,他才總算適應這樣的生活。
「這名罪犯犯了哪些法規?」夏契爾指著剛被逮捕的妖怪問道。
「公共安全法第十一條、第二十一條,還有竊盜法第九條。」
「還有呢?」
「咦?還、還有?」尚漓愕然的一愣。
「回去翻書,明天一早我要知道答案。」
「……是。」
「剛才進入犯人的住所時,他的桌上有哪些物品?」夏契爾又問。
「吸毒器具、手槍兩把、子彈十盒、錢包一個……」
「錢包的顏色?」
「呃……深咖啡。」
「嗯,還有呢?」
「針筒一隻,旁邊還有三、四個小玻璃瓶。」
「還有嗎?」
「應該……沒有了吧。」尚漓不太確定的回道。
「玻璃瓶一共五個。」夏契爾說出正確答案,「另一個掉在沙發上,瓶子裡裝的是二級毒品,被報紙蓋住的地方有一把軍用短刀,空玻璃瓶裡面有幾顆鋼珠,那是微型炸彈。」
「……」尚漓啞口無言了。
剛才的行動是由尚漓先進行環境觀察,而後夏契爾再帶頭衝進去,中途並沒有多餘的停頓時間,他沒料到不過就幾眼的時間裡,夏契爾竟然將裡頭的情況摸得這麼清楚。
「當時的狀況那麼亂,你怎麼有時間記住這些?」他好奇的問。
「訓練跟練習。」夏契爾簡短回出要訣,同時又提出另一項問題,「面對聚眾的罪犯,應該執行的行動流程是什麼?」
「知會總部地點,察明對方是否持有槍械或其他武力,出示死神証並對空鳴槍警告,告知對方犯下的法規。」尚漓反應迅速且信心滿滿的回答,這條題目可說是他最有把握的一題。
「還有呢?」夏契爾再度追問。
「還、還有嗎?」
本以為自己的答題已經非常完整,沒料到夏契爾似乎對這個回答不滿意,這讓尚漓原有的自信削弱了幾分。
「你覺得你的答題完整嗎?」夏契爾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應該……完整吧。」他開始心虛了,回話也越來越小聲。
「嗯。」沒有多說什麼,夏契爾轉身往下個地方走去。
他的「嗯」是什麼意思啊?是說我答對還是答錯?我剛剛應該沒有漏掉什麼東西吧?尾隨在夏契爾身後,尚漓拼命苦思。
回到宿舍房間後,他開始翻書找答案,不過在他將書本全數翻遍後,他發覺書裡的內容與他的回答相同,這個現象讓他困惑了。
次日早上,他終於鼓起勇氣開口詢問。
「請問……關於上次的問題,我有答錯或者遺漏什麼嗎?」
「什麼問題?」夏契爾反問。
「就是『面對聚眾的罪犯,應該執行的行動流程是什麼?』」尚漓重複著題目,「我的回答是『知會總部地點,察明對方是否持有槍械或其他武力,出示死神証並對空鳴槍警告,告知對方犯下的法規。』」
「嗯,你說的沒錯。」夏契爾點頭。
「咦?我、我答對嗎?」意外發覺自己回答正確,尚漓頓時鬆了口氣,卻也不滿的埋怨,「老大啊,既然我答對,為什麼你要用那種表情啊,害我以為我說錯了。」
「叫我代理組長。」夏契爾糾正著他,「我不記得自己有做出誤導你判斷的行為。」
「怎麼沒有!你那時候的表情非──常的嚴肅,好像是在說,『你以為你的回答正確嗎?』、『你覺得這種答案能過關嗎?』」尚漓刻意板起臉,模仿夏契爾說話的聲調。
「看來你的心理分析不及格。」面對他的指責,夏契爾語氣淡然的回道:「從對方的表情跟細微動作分析對方心理,這也是死神需要學習的課程,有時間我拿幾本書給你看。」
「還要看書?」尚漓叫苦連天的喊:「那些書我都還沒有背熟耶!」
「是嗎?你之前不是說都看完了?」
「我、我是『看完』了啊!」尚漓尷尬的辯解,「可是『看完』跟『背熟』又不一樣!」
「這些試卷是我昨天出的考題,兩小時之內寫完它。」夏契爾再度丟給他一份測驗卷。
「又要考?前幾天不是才寫完一份嗎?」尚漓垮下雙肩,每次的考試都是打擊他信心的時候。
「這樣才能知道你有沒有進步。」
「……」鼓著腮幫子,尚漓回到座位上埋頭寫著考卷。
等到尚漓停下筆時,測試時間也剛好結束。
「你覺得這次能考幾分?」批改考卷時,夏契爾隨口問道。
「不知道。」尚漓負氣的回道。
沒有因為他這種態度動怒,夏契爾專心閱卷評分,幾分鐘之後分數就出來了。
「四十七,算是有進步。」夏契爾將考卷交還給他。
「進步又怎麼樣,還是不及格啊。」看著考卷上的分數,尚漓的心情越來越鬱悶了。
「再過兩個星期就要測驗了,我還是考不及格。」他沮喪而苦悶的喊著:「怎麼辦?為什麼這些東西這麼難?都已經看過十幾次了,為什麼我還是記不住!」
「有學到東西就好,考試成績不是重點。」夏契爾語氣平靜的回道。
「不是重點?!」尚漓對這種回答可不認同,「你忘記那天法庭的約定了嗎?要是我沒有過關,那我就要被關回監牢,你也會被處分!你忘記了嗎?」
「我沒忘。」
「所以啊!考試的成績很重要、非常重要!」尚漓激動的強調。
「那你就努力吧。」夏契爾繼續埋首文案。
「努力努力努力,每次都要我努力,有些事情又不是努力就可以達成!」尚漓連番發著牢騷。「如果只要努力就有用,也不會有一堆人考試不及格、工作找不到,考試的運氣、記憶力也很重要啊!」
「與其浪費唇舌抱怨一堆,還不如抓緊時間看書。」夏契爾冷淡的回應。
「我知道,只是覺得不發洩出來我會受不了啊!」尚漓煩躁的翻了幾頁書,而後向是想起什麼般的抬頭,「組長,你有沒有必考的重點題目?像是考前猜題、題庫之類?」
「我是『代理』組長,不是組長,注意你的稱呼。」夏契爾面色嚴肅的說道:「我不希望你只是為了應付考試而讀書,既然你想要成為一名死神,這些基本的東西我希望你能夠懂、而且要能運用自如。」
「可是我現在的確是為了應付考試在唸書啊!」尚漓沒好氣的回應:「要是考試沒考過,我就不能當死神了,那就算懂一堆又有什麼屁用?」
「那種操心是多餘的,如果你懂了,考試就一定會通過。」夏契爾以他的話回應。
「你!」尚漓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跟他溝通。
「看書吧。」夏契爾催促道:「將錯誤的的地方重複背誦幾次。」
「我不要!我不看了!」尚漓拍桌子起身,長久以來的煩躁、壓力引爆他的怒氣,「我是笨蛋!就算再看一百次、一千次我還是記不起來!我放棄、我不要努力了!」
「你打算放棄嗎?」夏契爾直視著他。
「對!我不考了!」尚漓口無遮攔的大吼:「反正早晚都要被關,還不如早早進去、早點出來!」
「你說這句話是認真的?」夏契爾沉聲詢問。
「對!沒錯!」
夏契爾站起身,雙手插在口袋中,目光如炬。「我再問一次,你,是認真的嗎?」
「……」扁嘴,尚漓別過頭去。
「下次我問問題的時候,不要意氣用事,仔細考慮過再回答我。」夏契爾嚴肅的叮囑道:「不是每個人都能有第二個機會,有些選擇一旦做了就不能重來。」
「……」怨恨的看了夏契爾一眼,尚漓頭也不回的轉身往外走去。
沒有攔阻、沒有詢問去向,夏契爾繼續處理他的工作。
法務處魂事部。
「……他真的很難相處耶!每天都板著臉,好像我欠了他很多錢一樣,每天看到我都只會考試考試考試、唸書唸書唸書,我都快被他搞瘋了!」尚漓將悶著的怨氣一股腦宣洩出來。
「哈哈哈,表情的事情你不能怪他,他從以前就是這樣。」聆聽著他的抱怨,尼可拉斯笑道:「我剛認識他的時候也覺得這個人很討厭,臉上都沒有笑容,老愛板著臉耍酷,跟他說話他也愛理不理的,有一次我還因為這樣跟他打架呢!」
「真的啊?那誰打贏?」尚漓感興趣的問。
「我,你相信嗎?」尼可拉斯頑皮的眨眨眼。
「真的嗎?」尚漓無法置信的打量對方,「看不出來你會打架。」
「現在當然不行囉!從事文職這麼多年,我的體力早就變糟了。」尼可拉斯聳肩笑道:「我以前也是死神學院的優等生,那時候我跟夏契爾可以說是校園風雲人物,受到非常多女生仰慕!那時候我的志向是成為警備部死神NO.1,要讓我的名聲在犯罪者之間傳開,讓他們一聽到我的名字就嚇得腿軟!」
「咦?既然你想要成為警備部的死神,那又怎麼會……」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尼可拉斯臉上笑容略微淡去。「我在一次執勤時受傷,醫生說我不能從事過於劇烈的行動,為了不被強制退休,我主動申請改調文職,這樣至少我還可以繼續待在這裡。」
「這樣……你看到別的死神時,不會覺得很難過嗎?」儘管沒有經歷過那樣的遭遇,但尚漓多少能體會那樣的心情。
在他死亡後,眼看著季薰以及其他同年齡小孩一天天成長,一起上學、認識新朋友、一起遊玩、一起討論功課,他就覺得好羨慕,非常渴望自己也能擁有這樣的生活,然而,他心底也明白那是遙不可及的夢想,除非他願意投胎、重新轉世為人,但他不願意、也不捨得離開,所以他的失落與矛盾也就越發沉重。
「一開始當然會難過,不過時間久了心情就會慢慢淡掉。」尼可拉斯攤手笑笑,「至少我還在這裡,至少我還是繼續從事這份工作,儘管它跟我原本的計劃有些出入。」
尼可拉斯刻意讓語調輕鬆,然而聽在尚漓耳裡,他還是能感受到對方的鬱悶。
「加油吧!」尼可拉斯拍拍他的肩膀鼓勵道:「既然你有這個機會,你就應該要好好把握,不是每個人都能有第二次的機會。」
「夏……代理組長也跟你說過同樣的話。」尚漓苦惱的抓抓頭髮。
「是嗎?某方面來說,我跟他有點像。」尼可拉斯輕笑著,「我們都很好勝、不服輸,我們承認失敗但是不接受二度犯錯……夏契爾可是我們這裡的超級英雄,能夠讓他親自教導,很多人可是十分羨慕你。雖然被要求進行C級特考有點不合理,不過有夏契爾擔任指導,我想你應該是沒問題」
「你們說的C級到底是什麼意思啊?」尚漓困惑的發問:「難道考試還有其他等級嗎?」
「夏契爾沒跟你說嗎?」尼可拉斯有些意外。
「沒有。」尚漓搖頭,「我問過他,可是他都說我只要專心考試,其他東西用不著管。」
「他大概是不想讓你感到壓力太重吧。」尼可拉斯拿起熱茶喝了口、潤潤喉,「死神的考試一共有五個等級,從E到A。E級是最基礎的考試,算是針對一般靈魂的初級篩選,通過的人就可以進入死神學校接受訓練,D級則是公職人員的入門考試,考過了,就有機會踏入死神殿的門檻,成為死神後,三年內需要參加C級考試,否則會遭到解聘,從通過C級的那一天算起,五年之內要考B級,這個階段一通過,恭喜你,你已經拿到了終身職證明,不用擔心會突然被解聘,可以一直待在死神殿,直到退休或是想離職為止。」
「那A級呢?」尚漓好奇的追問。
「以前是一種自我考驗的成就證明,現在則是升官專用工具。」尼可拉斯有些諷刺的笑笑,「A級特考不強迫大家一定要考,但是想成為幹部、組長、隊長或是想要繼續往上升官的人,都必須通過A級測試。」
尼可拉斯再度拍拍他的肩膀,「都已經努力這麼久了,不要在最後的關頭放棄。」
「我也不想放棄,可是、可是我真的覺得我辦不到。」尚漓已經完全喪失信心。
「要不要我陪你到人間走走?」尼可拉斯毛遂自薦的提議,「或許我們可以去找你的朋友,讓他們為你加油打氣,這樣你應該會更有動力吧?」
「……」尚漓遲疑了。
在得知自己有成為死神的機會時,他也曾經想過要立刻衝到人間,跟季薰與命子說這件好消息,可是現在事情都還沒成定局,要是他沒有考上、再度被關回監牢,豈不是讓兩人更加失望?
「不了,我想等通過考試再說。」尚漓搖頭笑笑。
想起人間的兩位家人,他終於重拾信念與決心。
我一定會通過考試,一定要!
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尚漓儘可能抓緊時間苦讀,努力加強自己的不足之處,直到考試當天……
「我、我要去考試了。」尚漓緊張的手心出汗。
「嗯。」夏契爾仍然埋首文案。
「……可、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在踏出門口之前,尚漓緊張的開口。
「說吧。」
「你、你覺得我現在的程度,可、可以通過考試嗎?」害怕聽到不好的答案,尚漓問的膽顫心驚,說話更是結結巴巴。
「只有一半的機率。」夏契爾毫不猶豫的回道:「如果你在答題時粗心大意的話,肯定過不了。」
「……都要考試了,說一些讓我有信心的話又沒有關係。」尚漓不滿的嘟嚷。「就算是說一句『加油、祝你好運』也可以啊。」
「祝你好運。」夏契爾順著他的話說了,「你今天的確很需要運氣。」
「……」後頭補上的這句話,讓尚漓乍現的驚喜瞬間消失。
「感謝你這陣子的幫忙,我去考試了。」他負氣的往外走。
「等一下。」夏契爾叫住了他,並將一條項鍊丟給他。
「這個是……子彈?」尚漓納悶的看著。
銀鏈上頭鑲著一枚長橢圓型的子彈,子彈的形狀有些變形,像是曾經撞擊過某種堅硬物體而導致彎曲。
「帶來好運的物品。」他道。
「謝謝。」儘管有些疑惑,尚漓還是將它戴在頸子上。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