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一章 沙妖

經過短暫的飛行時間,我們在熱浪城降落,直奔沙漠冒險協會裡的岩石販賣店家,那裡是沙妖「埃拉特」最常出沒的地方。
「……老闆,這批貨真的很棒,你這樣的價錢不行啦,至少也要這個數字。」
踏入屋內,我們正巧看到埃拉特跟老闆在進行買賣。
「埃拉特,我們有事情要找你幫忙。」我直接了當的開口道。
「……是你們啊。」淡淡的掃了我們一眼,埃拉特沒有多加理會。
「你知道丹代恩嗎?」我追問道。「紅色滿月時,沙漠中會出現一座宮殿,它會誘拐小孩,每個進去宮殿的孩子全都不會再回來。」 
「然後呢?」他語氣不甚熱絡的反問:「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救出那些孩子嗎?」拉布拉說出我們找他的用意。
「就算知道,我也沒那個必要告訴你們吧?」埃拉特斥之以鼻的哼了聲。「上次被妳擺了一道的事情,我可是還牢牢記著。」他不滿的瞪著我。
「上次?」我狐疑的楞了一下。
「少在那邊裝糊塗!」他斥責道:「上次我冒著性命危險帶你們去禁忌的金字塔,甚至陪你們跟那些怪物奮戰,結果呢?我得到什麼?妳竟然取走我的珠寶!卑劣的小偷!」
「我們有給你很不錯的酬勞。」遙日反駁道。
「你以為那些錢抵的上寶石嗎?那些寶石的價值可是比酬勞要多上幾倍!」埃拉特氣急敗壞的道:「我埃拉特出來闖蕩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麼對我!妳真是我見過最卑劣、最無恥、最可恨的人!」
「那就由我來當你的委託者吧。」老哥緩頰的道:「我保證我不會像她一樣,而且給你的酬勞絕對很合理。」
「你們是同一夥人,幫你就等於幫她,你以為我有這麼好騙嗎?」他滿面怒容的否決,「無論如何,不管你們怎麼說,我絕對不會幫忙,你們休想從我這邊問出什麼事情,不管給我多少錢,不、就算你們給我比那些珠寶還要再多的錢,我也絕對不幫!」
丟下這句話,他隨即背過身去,任憑其他人好說歹說,他全都不理會。
「……現在該怎麼辦?」紫玥苦笑著。
「真不愧是人稱強盜頭子、最厲害的狠角色,竟然能讓NPC氣成這樣。」痞子殺手說出不知是褒是扁的話。
「嘎啦啦,主人是厲害人物啊!」暴雷雙眼發亮的道:「暴雷好崇拜主人,主人是暴雷的偶像!嘎啦啦~~」
這種事情有什麼好崇拜的啊?突然覺得我對暴雷的教育很失敗。
「要不,換別人來進行這場任務?」黑戰士提出常用的作法。
「不要。」我拒絕了,「我答應過布麗姬特,一定會救她出來。」
「可是埃拉特他不肯幫忙,我們也不能強迫他。」拉布拉無奈的聳肩。
「沒有其他說服他的方式嗎?」我反問。
「很難。」絕對殺戮不抱希望的搖頭,「之前來這裡找他出過幾次任務,雖然也曾經跟他鬧的不愉快,不過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麼生氣的樣子。」
「我看啊,大概也只有貓老大最愛的那個方法了。」痞子殺手摸著下巴說道。
我最愛用的方法?這讓我困惑了,「什麼方法?」
「動用武力啊!這不是貓老大的最愛嗎?」痞子殺手笑嘻嘻的道。
「嘎啦啦,武力?痞子殺手的意思是要殺了他?」暴雷訝異的反問,語氣中還透著點高興,「還是要用鞭子鞭打他之後,在傷口上灑上鹽跟蜂蜜?聽說辣椒水比較刺激喔!」
「……暴雷,這種事情是誰教你的?」我愕然了。
「嘎啦啦,暴雷看書學的!」
「那本書會教人這種東西?」拉布拉好奇的追問。
「嘎啦啦,一本叫做『古代刑罰介紹』的書。」
「不,暴雷,雖然你說的方式很不錯,但是我只是要威脅他而已。」痞子殺手拍牠的頭,「我只是想要跟他說,『要是不肯合作就殺了他』,要他乖乖就範、跟我們合作。」
「嘎?原來主人喜歡的手段是威脅人?暴雷還以為是殺人呢!」暴雷用天真的語氣說出殘酷的評論。
「……」我被重擊了。
「我哪有喜歡用這個方法啊!」我沒好氣的解釋,「就算之前曾經使用過,但那也是『不得已』的情況啊!」
該死的痞子,竟然將我當成這種不良份子?暴怒!
「咦?不是這樣嗎?」痞子殺手納悶的抓抓頭,「可是我常常見到妳用這一招耶!剛開始我還以為妳有某種虐待狂的傾……啊啊,我沒說!我什麼都沒說!不要打我!」
抱著頭,他快速溜到絕對殺戮身後躲藏。
「……」無言。我連動都沒動,這傢伙躲啥躲啊?
「如果貓有虐待的傾向的話,那麼痞子應該有被虐待的妄想。」紫玥促狹的笑著。
「嘎啦啦,痞子殺手有不好的、怪怪的傾向,這樣的年輕人還真是糟糕啊。」暴雷搖頭晃腦的指責道。
「我哪有!不要胡──」
「這招沒用。」老哥中斷話題,並將談話的主題拉回,「埃拉特他是一個將錢財看的比性命重要的傢伙,這一次會這麼生氣,也是因為跟錢有關。」
「如果只是單純跟錢有關,那就好解決了。」
我走到埃拉特靠著的櫃檯邊,從倉庫拿出一個袋子放到桌面上。
「如果你願意告訴我們有關丹代恩的事情,以及該怎麼從那座宮殿中救出孩子,這袋就給你。」
埃拉特狐疑的往我瞄了一眼,問道:「那裡面……是什麼東西?」
「自己打開看不就知道了?」我示意道。
依著我的話,他緩緩解開袋口的繩子,讓裡面的東西顯露出來。
「一袋珠寶?貓老大,妳還真是大手筆。」見到袋中的物品,拉布拉訝異的吹了聲口哨。
「她這種行為叫做凱子。」痞子殺手不認同的回道。
「嘎啦啦,主人是慷慨的凱子!」
「去!妳以為拿這些廉價的東西就能引誘我?」埃拉特不以為然的道。
表面上他裝成一副不在乎的模樣,但是在他看到寶石時,雙眼瞬間閃過異常光芒,即使他立即進行偽裝,但,我已經將那短短的幾秒全數掌握。
想要跟我耍心機、釣高價錢嗎?我不動聲色的笑笑。
「老闆,你對寶石了解嗎?」我轉而詢問店家老闆。
「我領有高級寶石鑑定師資格。」老闆自豪的道。
「那太好了。」我將寶石往他面前一推,「可以請你幫我看看這批珠寶的價值嗎?」
「當然可以。」他立刻配戴上專門檢視珠寶的眼鏡,拿起袋中的幾顆仔細端詳。
「嗯、嗯嗯,不錯不錯,這個切工、光澤、成色……全都是最上等的高級貨。」他嘖嘖的讚嘆:「漂亮、真是漂亮,我好久沒見過這麼美麗的藝術品了。」
「謝謝。」我隨手拿起袋中的一顆珠寶。「這個就當成我請你進行鑑定的謝禮。」
「妳!」看到我將原本要給他的東西送人,埃拉特瞪大了眼。
「這、這怎麼好意思呢?這麼昂貴的東西……」老闆滿心喜悅的將珠寶接過手。「謝謝、真是謝謝妳,以後要是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
「我這裡還有一袋更棒的珠寶。」我從倉庫中拿出另一個袋子,它的體積只有第一個珠寶袋的一半。
「如果你願意答應幫忙,這兩袋寶石就是你的酬勞。」我將兩袋東西推到埃拉特面前。
「哼!休想!」
「這是最後的機會。」我警告著,「我不會再往上加價,只會往下減少。」
「嘎啦啦,是最後的機會喔!不會再加錢了!」暴雷從旁附和道:「你要考慮清楚。」
「……」沒有回應,埃拉特只是別過臉去。
抓起一把袋中的珠寶,我問:「你願意幫這個忙嗎?」
「……哼。」
埃拉特的反應完全在我的預料中,手臂一彎,我將抓著的珠寶收回倉庫,然後又再從袋子中拿出了一把。
「真的不要?」我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這些珠寶可比上次我拿走的那些還有價值。」
「……」嘴巴動了動,埃拉特的表情出現掙扎。
「不要嗎?那好吧。」我再度將珠寶收回倉庫,然後又再抓了一把。
「我數到三,要是你點頭,這些就是你的。」
吸了口氣,我慢慢的喊:「一……二……還是不要?」
我再度準備收手。
「等等!」他突然抓住我的手臂,額上佈滿斗大的汗水。
「要答應了嗎?」沒有因此鬆手,我等著他的答案。
「我可以答應妳,但是除了這些之外,剛才妳收回去的寶石也要給我!」他貪心的要求。
「那就要看你能提供我們多少線索了。」我朝他笑笑。
「所有我知道的,我都會全部告訴你們。」他小心翼翼的將寶石收好,臉上笑的開心。
「在我們這個地方,有一個叫做『伊甸園』的綠洲,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只要有紅色滿月出現時,那附近就會出現一座宮殿,據說那座宮殿會傳出誘惑人的音樂,吸引小孩子過去,每個進去的小孩子都會消失、不會再回來,沒有人知道宮殿將小孩帶到哪裡去,也沒有人知道那些孩子是生是死……」
用帶著懸疑、詭異的語氣說完後,埃拉特表情古怪的看著我們。
「……然後呢?」等不到他接下來的話,我催促的問。
「什麼然後?」他反問我。
「接下來你要跟我們說的事情啊。」我對他嚷著,「我們該怎麼找到那座宮殿?該怎麼進去?該怎麼救出那些孩子?」
「不知道。」埃拉特很乾脆的對我聳肩。
「不知道?」我冒火了,「不知道你還敢跟我拿那些酬勞?你以為我們來找你,是想要聽這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嗎?」
雙手揪住他的衣領,我用力的搖晃。
「要是你什麼事情都不知道,為什麼剛才一開始不乾脆的跟我們說?你知不知道你浪費了我們多少時間?」
「嘎啦啦,竟然浪費我們的時間,還主人生氣!暴雷咬你喔!」暴雷張嘴往埃拉特的耳朵咬下。
「啊、痛痛痛!不、不要生氣,請息、息怒……」漲紅了臉,他在我手裡掙扎,「我頭好暈、脖子好難過、我快不能呼吸,我的耳朵要被咬掉了,救命、請救救、救救我……」
埃拉特可憐兮兮的向其他人求援。
「貓,別激動。」黑戰士上前將我拉開,暴雷也在這時候鬆口。
但他也沒有放埃拉特自由,而是將他交到絕對殺戮手上,不讓他輕易逃脫。
「我哪有激動?我只是搖他而已,又沒有出手打他。」我抗議著。
「嘎啦啦,暴雷也只有咬他而已!沒有放雷轟他!」暴雷辯白道。
「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寵物啊。」老哥調侃的笑笑,「要是黑戰士沒有阻止,大約再過兩分鐘,妳大概就會將他打個稀巴爛了吧。」
「誰叫他要浪費我們的時間!」我惡狠狠的瞪著埃拉特,「將你收下去的珠寶給我交出來!」
「不要。」他斷然拒絕。
哎呀?竟然敢這麼說?我朝他走進一步。「你現在是想要當強盜,硬要吞了我的寶石?」
「嘎啦啦,笨傢伙!主人可是強盜頭頭,她可是很厲害、很厲害,一下子就能打趴你喔!」暴雷齜牙咧嘴的恐嚇。
「不、不要讓她靠近我!」他慘叫,快速溜到絕對殺戮身後。
「你以為躲在他背後有用嗎?」沒有更進一步的行動,我只是雙手交疊胸前,站在原地。
「出來。」絕對殺戮將身後的他抓了回來,硬逼他站在我前方。
「我、我沒有要騙妳的珠寶,我沒有。」他的聲音顫抖,說話更是結結巴巴,「丹、丹代恩的事情真的太過古老,我、我真的不清楚,但、但是我知道有誰可以幫上忙!」
「真的嗎?」紫玥懷疑的問:「你該不會是在找藉口吧?」
「貓很討厭人家欺騙她,我勸你不要說謊。」遙日好心的建議。
「真的,是真的,我沒有騙你們,我以我們沙妖族的名義發誓!」埃拉特極度認真的道:「要是我對你們有半句謊言,就讓我全身的毛都掉光光!」
「……這是很毒的誓言嗎?」拉布拉困惑的問。
「應該是吧?」紫玥也不是很確信,「他現在全身毛茸茸的,感覺跟貓、狗差不多,想想看,如果將貓或狗全身的毛剃光……」
「將毛剃光?」我們幾個上下打量著埃拉特。
他有一張貓臉、大大的手掌跟腳掌,沒有被衣服遮蓋的身體全長著短毛,要是除去這些短毛……
「真的是很嚴重的誓言。」一想到沙妖全身無毛的畫面,我突然有一股寒意。
「是啊、真的很嚴重。」其他人紛紛認同。
「嘎啦啦,無毛的沙妖,好傷眼的畫面啊。」暴雷神情痛苦的嚷嚷。
「誰能夠幫這個忙?」老哥再度將遠離的話題拉回。
「我們沙妖族的長老,古特˙沙爾。」他回道:「他是我們族裡的大智者,他知道非常多的事情,不管是綠洲、水源、礦脈甚至任何傳說,這片沙漠任何一件事情都逃不過他的眼,只要去找他,一定就能夠得到你們要的答案。」
於是,在埃拉特的帶領下,我們前往了沙妖族的棲息地──一個大型沙坑。
沙妖的居住地真是十分奇特,他們用沙礫製作了一條條走道,連接一個個的洞穴,那些洞穴的用途很可能是臥房、聯誼廳、甚至是廁所。
沙妖們可以輕易依舊辨識出坑洞的用途,但在我們看來,那些坑全長的一模一樣。
在其中的一個大坑洞中,我們見到了古特˙沙爾,幾名沙妖護衛隨侍在他身側。
我們分不出沙妖的年紀,但從他緩慢的動作、無法挺直的弓背看來,他應該已經十分年邁。
「丹代恩嗎?這真是一個讓人難以忘記的名字。」說話時,古特˙沙爾的喉嚨發出奇怪的雜聲,像是有痰或異物卡在其中。
「我們想要救出那些孩子,請你幫助我們。」遙日一臉真摯的說道。
「救出孩子啊。」他呵呵的笑了,「不可否認,你們是一群仁慈的勇者,我也很想幫助你們,不過……」
又一個不過。我無奈的翻翻白眼。
通常只要這句「不過」接在句末,接下來就是會有另一個任務或是其他狀況在等著我們。
「我恐怕沒辦法幫上你們的忙。」古特˙沙爾為難的道:「除非你們能找到一個人……」
看吧!任務來了。「請問要找誰?」我耐著性子問。
「迷薩亞。」古特˙沙爾回道:「他知道這個世界所有事情,也能夠處理各種困難,我跟我的族人也是受到他不少的恩惠,他是如同神的存在。」
「他在哪裡?」
這個問題讓古特˙沙爾笑了,「妳知道風在哪裡嗎?」
「呃?」這是哪門子的怪問題?
「迷薩亞他喜歡到處旅行,不會固定待在同一個地方,像風一樣,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走,沒有人知道。」
「這樣的話,我們該怎麼找他?」我頭疼了。
「你知道他常去的地方嗎?」黑戰士追問。
「其他地方我不清楚,不過要是說在這片沙漠嘛……」古特˙沙爾提筆在紙上書寫,上頭列了三行我們看不懂的文字。
「埃拉特,你帶這幾位客人過去看看。」他將紙張交給了埃拉特。
「跟我來。」埃拉特朝我們招手。
跟著埃拉特,我們經過了數個洞坑,在陰暗的通道裡轉了很久,遇見很多小沙妖跟大沙妖,也許其中有男有女,不過光從外貌來看,我們實在是分辨不出性別。
「到了,前面就是。」埃拉特指著通道末端。
出口處因為外頭的艷陽而發著閃光,從幽暗的通道裡看去,那彷彿是一個由光芒形成的門。
穿過那道門,刺眼的陽光讓我們暫時睜不開眼,等了幾秒鐘,視覺才恢復正常。
「好美……」
眼前的景色,讓我們只能這樣的讚嘆。
但,與其說是「美」,還不如形容它遼闊。
眼前只有兩種顏色,天空的藍與砂丘的黃,一條無盡頭的地平線連接了這兩個顏色,不管是往左還是往右,極目所見依舊是這兩種顏色與地平線的延伸。
我們被這個壯麗的景象給震懾了。
「看來人不在這邊。」埃拉特搖頭道。
在這個毫無遮蔽物的地方,只要眼睛稍微掃一下,就能立刻掌握四周的狀況。
「接下來的兩個地方要搭乘交通工具才能到達。」埃拉特示意要我們叫出浮動部屋。
在空中飛行的時候,埃拉特也沒有因此閒著,他口若懸河的介紹飛行經過的區域,為我們解說地形、分析該地區的魔物,甚至是說明一些地名的由來。
「……現在我們經過的這邊就做沙漠珍珠,會取這個名字當然不是因為這裡盛產珍珠,是因為這裡生長著一種很特別的植物,它所結的果實就像珍珠一樣,小小圓圓的,非常可愛,但是那些果實絕對不能吃,那是非常非常毒的東西,就像是十條眼鏡蛇毒液濃縮的劇毒。」
「喔喔,大家看到那邊那個風蝕區嗎?聽說啊,那邊本來是一堆石頭,非常非常大塊的巨石,後來被沙漠的風這樣刮著刮著,日以繼夜的侵蝕之後,就變成有一堆凹洞的石頭了。」
「接下來……」
「埃拉特。」我叫住了他,要是讓他再這麼說下去,我可能會因為噪音而亡。
在這之前,為了不遭受「雙重噪音」的攻擊,我已經先將暴雷給收入倉庫中了。
「什麼事?」
「說了這麼多話,你不渴嗎?」我端起桌上的水杯,「要不要喝杯水,休息一下?」
「喔,不不不,謝謝、謝謝,但是真的不需要。」如同見到極恐怖的東西,埃拉特連連往後退。
「我們沙妖不喝水,雖然水是生物的必須要素,但是我們沙妖剛好相反,我們不喜歡水。」他滔滔不絕的解釋:「就像是『沙妖』這兩個字的表面意思,我們喜歡沙子,所以我們居住在沙地裡,我能理解妳的好意,就像是吃飯時間見到人就會問他有沒有吃飯一樣,但是我們沙妖真的很討厭水,也許妳會覺得親近水是理所當然,這種心態了解,大家總是喜歡用自己的價值判斷……」
我的本意是要讓埃拉特住口,讓我耳根子清靜,現在看來,我弄巧成拙了。
「埃拉特,休息一下。」絕對殺戮語氣僵硬的道。
看的出來,他跟我一樣也到了忍耐極限了。
「我有在休息啊。」
「我的意思是,你讓你的嘴巴休息一下。」絕對殺戮皺眉回道。
「這樣不太好吧?畢竟我是沙漠的嚮導,雖然你們沒有付錢請我帶你們瀏覽沙漠啦,不過我總覺得還是應該要為你們稍加介紹一下,這樣你們的酬勞也才不會白花。」
「要是覺得付給你的錢太多,你就退一些回來還我們吧。」痞子殺手趴在桌上說道。
他的耳朵上塞了兩團布,用來隔絕埃拉特的大嗓門以及連珠炮的發言,但,就他還能應答回話的情況看來,這方式沒用。
「不不不,這怎麼可以。」埃拉特死命的搖頭,「已經談定的事情怎麼可以反悔,你們不是有句俗諺叫做『一言九鼎』嗎?生意場上講究的是誠信,說出的話就要做到。」
「埃拉特,停!」紫玥不耐煩的道:「我不想再聽你的長篇大論,從現在開始,一直到目的地之前,我都不想聽到你的聲音。」
「埃拉特,安靜,不然我用水潑你。」我晃了晃手上的水杯,惡狠狠的警告道。
「呃,好、好,我閉嘴,妳不要激動。」埃拉特嚇得全身的毛都豎起,他警戒的縮在椅子上不再開口。
浮動部屋來到的第二個地方,是一處美麗的綠洲。
這裡跟伊甸園有些許不同,這裡樹木成群,湖畔也比伊甸園的還要大上數倍,因為是水源地的關係,這裡聚集了不少動物。
「有時候這裡也會有稀奇的魔物前來喝水。」埃拉特說道:「也有很多捕捉魔獸的獵人會特別跑來這邊守上幾天,不過遇不遇的到就要看運氣了。」
「看來我們的運氣不太好。」黑戰士語氣平淡的道。
「那個人不在這裡,走吧。」絕對殺戮轉身走回浮動部屋。
「欸,你們不想等一等嗎?」埃拉特喊住我們,「就算沒有人,要是能夠抓到罕見的珍獸,那也是很不錯的一件事情。」
「我們對珍獸沒什麼興趣。」紫玥乾脆的回絕。
「可是珍獸可以賣很多錢,很多、很多錢。」他強調著。
「這位老兄。」痞子殺手搭上他的肩膀,「錢的確是很重要,而且每個人都想要,我也很愛,不過,我們公會不缺錢。」
「不缺錢?」埃拉特不信的大叫:「這個世界上最缺錢、最花錢的東西就是公會,你當我三歲小娃,隨便騙我?」
「他可沒有騙你喔。」拉布拉笑著回道:「因為我們有一個生意手腕很好的會長、一個很有經商頭腦的副會長……」
「另外還有一群很會幫公會賺錢的會員。」老哥接口道。
「聽說上個月我們公會登上了『資金最多的公會』排行榜,第一名,一直到現在都還在那個位置。」痞子殺手得意的抬高下巴。
「真、真是這樣啊……」埃拉特錯愕的咕嚷幾聲,「那個……要是不嫌棄,我能不能跟貴公會做個長期性的合作夥伴呢?」
「啊?」沒料到他會這麼問,我們幾個互看一眼。
「你所指的合作是?」痞子殺手感興趣的問道。
「往後要是貴公會需要沙漠這裡的東西,不管是寶石、礦石、植物或是魔獸,儘管吩咐我,我一定會設法幫你們弄到,你們只需要多付給我一些工錢就好。」搓著雙手,埃拉特雙眼發亮的道。
「這種合作對我們有什麼好處?」聽起來完全都是他獲利啊。
「如果你們公會的人需要來這邊解任務,找我當嚮導,我一律給你們八折優惠。」
「雖然對這塊大陸沒有你這麼熟悉,但我們也不到需要找嚮導的地步。」
說出近似回絕的話,痞子殺手跟我們走回浮動部屋。
「欸,不然七折?」
飛行中,埃拉特持續騷擾著痞子殺手。
「不要。」
「六折?」
「不需要。」
「五……五折?」
「夠了,我說過我們不需要。」被他煩個不停,痞子殺手索性換了另一個位置坐下,並拿起桌上的水杯。
「不!不要潑我!」見到他的動作,埃拉特驚恐的慘叫。
「誰跟你說我要潑你?我口渴想喝水不行嗎?」痞子殺手沒好氣的了他一眼。
「嚇、嚇我一跳。」埃拉特驚魂未定的拍著胸口。
「要我們公會跟你合作也可以。」痞子殺手對他說道:「不需要你當嚮導,我只要你賣給公會的東西都給七折的折扣,這樣我們就跟你合作。」
「七折?你、你這種價格未免也太狠了吧!」
「七折太狠?」我輕笑了聲,「那六折吧。」
「什麼?妳、妳怎麼可以這樣──」
「還是你想要降的更低?」我斜睨著他,「跟我們談條件,只會有越來越糟的狀況。」
「妳……」他氣的雙頰鼓起、頭冒怒氣。
「不愧是黑心強盜貓老大,夠狠。」他們笑著對我豎起大拇指。
「好說。」我向他們點頭微笑,「見到人就搶、見到肥羊就宰,這可是我們強盜的生存法則呢。」
「埃拉特,你的答案呢?」遙日追問道。
皺眉沉默了幾秒鐘,埃拉特這才沉重的點頭答應,這島是令我很意外,還以為他會拒絕這項交易呢!
「但是,不管我賣你們多少礦石,你們都必須全數買下。」他開出了另一個條件。
「痞子,你覺得可以嗎?」我轉而詢問他的意思。
畢竟商會跟公會的事情他最清楚,只有他知道這樣的條件合不合理。
「只要你給的價錢合理、礦石的質量也夠好,我們當然會全買下。」他同意的回道。
「好,成交。」
在交易談妥的同時,我們也已經抵達最後一個地點──黃龍國度的邊境。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