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三章 助手(下)

進入辦公室後,玹澄楓從文件堆裡抽出幾個公文夾。
「來,看看吧。」他將資料推到她面前,「要是看到有把握的案子,就接去試試。」
「真的可以嗎?」季薰確認的問。
儘管她也是躍躍欲試,不過佐˙司魂院這裡畢竟是「公家機關」,他們應該有他們的體制、規矩,怎麼會這麼輕易就讓一個外人…… 
「我們不會隨便讓陌生人接觸案子。」看出她的困惑,玹澄楓笑著解釋,「我會說出這個提議也是經過考量,一來妳是命子信任的人,我相信命子的眼光;二來是因為妳的能力,儘管師出無門,但妳的表現很不錯;第三點則是因為妳需要錢,而我需要人手,我們各取所需,這是再好不過的合作。」
「嗯。」
聽完玹澄楓的理由,季薰這才開始翻閱那些檔案,大多是一些妖怪或惡鬼在某些區域肆虐的案子,看起來並不麻煩。
「咦?這個是……」季薰的目光停在最後一個檔案夾上。
裡頭放著幾張新聞剪報,其中一張名片大小的小剪報上寫著:男子身體不適,在捷運站嘔吐後倒地昏迷,送院後醫生查不出病因,直到現在男子都還在昏迷中。
是我看到的那個嗎?季薰直盯著那則新聞。
日期跟地點全都吻合,除非那天有兩人同時在同一個捷運站嘔吐,不然肯定就是我看到的那個人。
「對這個案子有興趣嗎?」見季薰反覆翻閱那個檔案,玹澄楓往檔案名稱看了眼。
「『空殼』這件事我們懷疑跟異種有關。」他道。
「異種?」季薰詫異的抬頭,「魈不是已經將房子給燒了嗎?」
若她的記憶沒錯,魈曾說過那邊是培養異種的地方,既然他已經將那房子給毀了,照理說它就應該消失了才對。
「異種的培養槽不只一個。」玹澄楓遞出異種的檔案給她,整疊資料差不多有半本字典的厚度。
「目前光是台北縣市,我們就發現了三處,中南部區域也有找到十幾處。」
「真誇張……」看著地圖上標示出的地點,季薰無法置信的搖頭。
「在還沒找到幕後主謀之前,目前也只能儘可能消滅這些培養槽。」
「完全沒線索嗎?」季薰隨口問道。
「只知道對方人在北區,詳細行蹤還在掌握當中。」
「真是令人意外。」季薰手上的幾個檔案突然被抽走,原本跟景泱打鬥中的魈,突然現身在她身後。
隨手翻閱幾頁,魈皮笑肉不笑的道:「沒想到我們玹澄楓大人如此看的起她,竟然還讓她挑選丙級檔案?」
「丙級?」這句話讓季薰一頭霧水。
「那不過是丙級中的下等案子,我覺得她有那份能力處理。」玹澄楓語氣篤定的回道。
「嘖嘖!看來我要開始擔心了。」魈合起文件,搖頭笑笑,「有這麼厲害的高手加入,說不定哪天我的工作飯碗就不保了。」
「你太誇張了。」玹澄楓回了一抹淺笑,「我這邊可是有成堆『上好』的案子等著你承接,就怕你不願意而已。」
「沒辦法啊,你給的案子太『刺激』了,我怕我無福消受。」魈無奈的聳肩,一臉無辜。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呢?」玹澄楓的視線回到季薰身上,「妳好像對異種的案子很感興趣,要接看看嗎?」
「……」季薰低頭猶豫著。
儘管她真的很想接下那個案子,可是她最初的目的是來當魈的助手,好藉此制止他去傷害別人、取人器官或性命的啊!如果她接受玹澄楓的建議,那她原本的計畫不就……
「好吧!我就勉強退一步。」魈突兀的說道。
「退?」季薰不解的皺眉。
只見魈從玹澄楓桌上抽了一張白紙,在上面洋洋灑灑的寫了起來,季薰好奇的探頭觀看,發現那是一張聘僱合約。
內容大意是:季薰因為欠了魈一百八十萬,自願當助手以薪水抵債,往後將會聽從魈的指示,協助各種大大小小的工作,要是事後反悔不肯履約,將要支付雙倍金額給魈。
月薪三萬,工作時間從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週休一日,放假的日期視工作情況調動,沒有勞健保,供三餐。
往後的發薪日中,魈可以從給付的薪水裡抽走兩萬元,用來清償季薰欠下的債務。
「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看完條件,季薰叫了起來,「這工時會不會太長了啊?而且你竟然扣我那麼多薪水?一個月一萬元要我怎麼過活啊?」
「為什麼不行?妳沒有在外面租房子住,不用付房租,三餐由我這邊供應,妳還需要花什麼錢?」
「當然有!像是跟朋友出去吃飯、看電影、唱歌啊!」季薰氣呼呼的反駁。
「所以說妳想要降低還款?」魈抓了一台計算機擺她面前,「妳要不要自己算一下,妳要是一個月還兩萬,妳要七年半才還的清,如果妳要降低還款金額,妳要花多少時間還完?」
聽到年數,季薰沉默了幾秒,「那,我要在合約上加一條,『要是我能籌到錢,聘雇關係隨即終止』。」
「沒問題。」魈一口允諾,隨即提筆加上。
「真有趣。」玹澄楓雙手交疊在桌上,笑著打量她,「如果妳自己接案肯定可以更快還清款項,為什麼要屈就在魈的手下做事?」
「我想要先學一點經驗。」季薰隨口說道。
「原來如此。」玹澄楓理解的點頭,「魈,看來你是在培養自己未來的對手啊。」
「合約要再加一條,『就算要辭職,也要幫忙將手邊正在進行中的案子完成,不可以半途而廢』。」魈多列了一個提防條規。
「那我也要加一條!『只要是工作上的事情,一定要讓我參與,不可以單獨行動。』」季薰追加著要求。
「好。」
再次確認合約內容後,季薰在上頭簽下名字。
「明天開始上班,名片上有公司的地址。」魈拿出一把備用鑰匙給她:「要是我還沒到,妳就自己開門進去。」
「喔。」季薰將鑰匙接過手。
「明天上班時順便幫我買早餐,我要吃牛奶跟三明治。」魈拿出一百元交給她。
「為什麼我還要幫你買早餐?」這根本不合理嘛!
「合約上不是寫了嗎?」魈指著紙張上的文字,「往後將會聽從魈的指示,協助各種大大小小的工作。」
「買早餐又不是工作!」
「誰說不是?幫上司準備早餐,這個是管家的職責之一,難道妳覺得管家不是一種職業?」魈列舉出歪理反駁。
「這是兩碼子事吧!我是助手又不是管家!」
「管家也是一種副手職業,跟助理的身分有異曲同工之妙。」
妙個頭!季薰才不接受這種說詞。
「要是不肯履約,妳就要賠償我雙倍金額。」魈再度提出契約上的條款,「才剛簽約妳就想違約?也可以啊,反正我最近很缺錢。」
「你根本是在玩文字遊戲!」季薰簡直快要氣炸了,她沒有料到他會用這種方式整她。
「我可是沒有逼妳簽約,而且契約內容妳不也看過了嗎?」魈露出痞子般的笑容。
「……買就買。」她惱火的收下錢,轉身準備離去。
「記得準時九點上班啊。」魈提醒著。
「聽到了。」季薰沒好氣的回著。
「真可惜,我還蠻期待她能接下幾個工作。」望著季薰的背影,玹澄楓惋惜的嘆氣。
「我還以為你的原則是『不將一般人捲入』,原來你已經變更作風了?」魈輕笑著,笑裡沒有歡意。
「那女孩是一般人嗎?」玹澄楓帶點狡黠的笑了。「我手上的資料顯示,她從小就開始跟鬼神、妖異有所接觸,就算我沒有提出邀約,這個世界的大門也會為她而開。」
「你變了。」魈的眼神轉冷。
「不,是你變了。」玹澄楓反過來指責,「你不覺得你最近有點過於『在意』嗎?我所認識的你,可是一個冷淡到近乎無心的傢伙。」
這番指責沒有讓魈動怒,反倒是斂起了外露的冰冷,恢復往常的神態。
「這種評價還真是讓人傷心吶,我還以為你會覺得我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
「也許我只是看到部分的你。」玹澄楓話中有話的回。
「彼此彼此。」
「檔案還我吧,這些案子你應該沒興趣。」玹澄楓向他伸手討著。
魈將大部分的案子遞還,手上只留下「異種」與「空殼」兩個案子。
「這兩個我要了。」
「你要接?」玹澄楓感到意外,「我記得這兩個案子你之前才拒絕過。」
「那是因為那陣子我忙不過來,你也不看看你塞了多少案子在我手上。」魈的口氣帶著埋怨,「既然現在多了一個人手,不多接幾個案子賺錢,我可能會變成窮光蛋。」
「那就麻煩你了。」玹澄楓面帶微笑的道:「實驗室那邊也有查到一些線索,你可以過去看看。」
「了解。」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