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六章 競賽


高塔的樓梯採用繞圈式設計,樓梯貼著高塔的牆面往上建造,如果一口氣順著樓梯直往上衝,那可能到頂端時就會整個人頭暈眼花,不知道設計小組是不是考量到這樣的情況,所以塔裡面的怪物是外面的數倍之多,每走幾步就會有一群怪物出來阻擋,讓我們前進的速度變得非常緩慢。
「不要擋路!走開!」本小姐現在可是在趕時間呐!
雖然機率不大,不過如果我能快點將這邊的任務解決,也許等我趕過去那邊時,遙日他們還沒解完任務、還在那邊,這樣我們說不定能一起解任務……
因為這樣的想法,所以我很努力的往高塔頂端衝刺。
但,這塔裡的怪物偏偏是最難纏、血量最多的惡靈戰士,老是要好花上好幾分鐘的時間才能解決一隻。
最後,我乾脆採用最迅速的打怪方法──只要抓到怪物,我就直接將它從旁邊的窗戶丟下,雖然這樣子並不能摔死它們,但至少能夠讓它們不會再來阻礙我。  
「小貓今天真是活力充沛。」
跟在我身後,麗蓮娜他們以我為主題悠閒的聊著天。
「對啊,跟她在地獄裡組隊這麼多次,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這種樣子。」
「貝佳,妳確定妳給她喝的是一般的體力補充劑,不是什麼強效補充劑?」
「當然是一般的藥劑。」貝佳呵呵的笑了幾聲,「如果有強效補充劑,我一定不會只給貓一個人喝,我會讓你們全喝下,讓大家一起朝我可愛的大藍奔跑。」
「……」
聽到這種近乎恐怖的發言,眾人全都不敢再多做吭聲,全部都悶著頭努力打怪,往高塔頂端的方向直衝。
「愚蠢的傢伙,憑你們也想挑戰我?」
當我們衝到頂樓的房間時,貝佳此行的目標──藍髮、藍皮膚、身邊發散著藍色光芒的「大藍」出現了。
大藍是一個肌肉男,赤裸的上身裝備著古銅色防具,下半身是長及地的長袍,袍子邊緣呈現泡沫化,在他行動時,長袍尾端總會拖曳出像是泡沫的漂浮物,可是當藍泡泡沾染到身上時,又會出現如同液體一樣的潮濕感。
「是你們啊。」大藍挑著眉,語帶戲謔的道:「都已經打了那麼多次了,你們還是不死心啊?」
「我不會放棄。」貝佳信誓旦旦的道:「我會努力到你成為我的侍從為止!」
「哈!真是狂妄!」大藍得意的笑了幾聲:「想要收服我?等妳打敗我一千次再說吧!」
在他這句標準台詞出口以後,也就等於宣告開戰。
我使出一個飛踢,一腳就將他踹倒在地。
「認輸嗎?」踩在他身上,我冷冷的問著。
「不!」大藍倔降拒絕了。
不認輸?眉一挑,我起腳往他的身上重重踹了幾下,而後又將他摔到一旁牆上,接著又是幾下重踢。
「認輸?」我再度詢問。
「不……」依舊是拒絕。
「你這是在浪費我的時間。」
我索性發狠起來,對他又踢又打又摔又踹,將我所有能用的招式,能派上用場的道具全都用上了。
而身為大藍「未來」的主人貝佳,則是努力在一旁記下我所有的招式。
「原來還可以這樣打啊,嗯嗯,很好,下次我來用這一招……」
「貝佳,妳不是很喜歡這隻惡魔嗎?」格鬥天丸有點無奈的望著她。
「對啊,貓這麼虐待大藍,妳都不會心疼啊?」刺客狐疑的反問。
「反正他現在又還不是我的侍從,沒關係。」貝佳一臉無所謂的道。
「小貓,妳乾脆給大藍一個痛快吧,不要再折磨他了。」麗蓮娜於心不忍的勸道。
「嗯,他看起來好像也快掛了。」
原本還能中氣十足的跟我說「不」的大藍,現在只能氣若游絲的趴在地上。
「貝佳,最後一擊就給妳吧。」
我退到一旁,讓想要成為大藍主人的貝佳下手結束他。
蹲在大藍面前,貝佳臉上掛著淺笑,「親愛的大藍,我會期待我們的第一千次。」
輕輕的往大藍臉上拍了幾下,貝佳將一瓶毒藥倒入大藍口中。
大藍因為毒藥的藥性掙扎了幾下之後,隨即結束了性命,化成藍色泡沫消失。
「好了,現在陪我去解任務吧。」我催促著他們。
「好啊。」
他們幾個人才想轉身順著樓梯跑回去,但卻被我攔阻了。
「直接從窗口比較快。」
我將紙龍往窗外一丟,一隻巨型飛龍在半空伸展開來,站在窗戶邊緣往外一跳,我順利降落在飛龍上頭。
「……看樣子,妳似乎在趕時間?」伯爵臉上出現無奈的苦笑。
「沒、沒有啦,我哪有。」我尷尬的解釋,「我只是覺得繞這樓梯很浪費時間啊,直接從窗戶跳不是比較方便?」
「說的也是,我實在很不想再繞那會讓人頭暈的樓梯了。」學著我的動作,麗蓮娜先丟出一隻飛龍之後再跳出來。
「可是這附近都會有飛行怪物,搭飛龍有點危險吧?」顧慮到全體的安全問題,格鬥天丸有些遲疑。
「不會啦,怪物出現就將他們打退就好啦!」我試圖說服格鬥天丸。
「就這麼辦吧,我也懶的再跑了。」伯爵贊同的說道。
在伯爵跟進後,其他人也陸續跳出窗口,一行人迅速往下一個地點前進。
在接近目的地時,我們果然遇到飛行怪物──惡魔鷹人的攻擊。
牠們用尖長的利爪撕扯著紙龍,不得以,我們只好一邊防禦、一邊緊急迫降。
「下面的人快閃開!」
望著下方密密麻麻的人潮,我在跳下飛龍之前警告的喊著。
不過這聲警告似乎遲了,在我落地時,竟不偏不倚的撞上一名玩家,從雙方撞擊的力道來判斷,我知道對方應該是被我撞的不輕。
「對、對不起,你沒事吧?」
一邊向對方道歉、我一邊抬頭望向對方,這時候我才驚覺,被我撞上的人竟然是遙日。
「遙、遙日,怎麼會是你!」
我訝異的驚呼了一聲,腳步連忙又往後面退了幾步。
「小貓!不要退後!」
麗蓮娜的尖叫聲傳來,緊接著我背部遭到一個大力道襲擊,使得我又往前撲了上去,整個人跌入遙日懷中,再度跟他撞了個滿懷。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羞窘萬分的再次道歉,「你還好吧?有沒有傷到哪裡?」
「沒,沒事。」遙日語氣平淡的回道。
見到他這種冷漠的回應,我感到有些慌亂與不安,雖然想要立刻離開他的懷抱,可是撞上我的麗蓮娜卻還壓著我,讓我完全動彈不得。
「小娜,妳快點起來,不要壓著我。」我焦急的朝她喊著。
「我也不想啊,我的腳扭到了嘛!」
又折騰了一會,麗蓮娜這才退了開來,我也才能離開那種尷尬的「夾心」情況。
「貓,你們怎麼了?」站在一旁的土耳其藍瞪著美目,滿臉訝異的詢問:「為什麼會突然從空中出現?」
「我們搭乘的飛龍遭受到怪物攻擊。」我朝她回了一個窘笑,順手擦去額上的汗水,整理了一下凌亂不堪的儀容。
「就跟妳說會遇上飛禽怪吧。」格鬥天丸語帶無奈的責備:「還好剛才我們飛的不高,要不然任務還沒開始,我們大家就直接摔死了。」
「我、我只是想要快點解完任務嘛~~」我心虛的低下頭。
「雖然是用飛的,不過我沒想到你們這麼快就過來了,厲害喔!」艾維克稱讚道。
「那是因為貓今天變成神力女超人了。」麗蓮娜朝我笑著,「你知道我們剛才那個高塔,花了多少時間完成嗎?」
「五十分鐘?」艾維克猜測的道。
「錯!是半小時!」麗蓮娜有些得意的笑著。
「嘩!半小時就闖完高塔?這麼強?」這對話引來了旁人的驚呼聲。
「聽說目前闖高塔的最快紀錄是四十三分鐘耶!」
「破紀錄了、破紀錄了!」
「對啊,小貓她真是超強的!怪物一個個被她丟出塔外,看的我們全都傻眼。」麗蓮娜語帶興奮的道:「晚一點我會將紀錄影片上傳到討論區,大家可以去網站看看。」
「哈哈,那我要去學起來,下次來挑戰高塔的新紀錄。」艾維克興致勃勃的回道。
「那個……你們任務解完了嗎?」不想再繼續討論這些事情,我將話題轉開。
「還沒。」土耳其藍朝我聳肩笑笑,「剛剛那場全軍覆沒,現在要重來一次。」
「其實呢,我們是在等貓老大妳啊。」艾維克嘻皮笑臉的道。
「等我?」聽到這個說法,我的心跳快了一拍。
腦中更是直覺想到──該不會是遙日要他們等我一起解任務吧?
「當然啊!妳對這裡這麼熟,由妳來帶領我們解任務,一定是事半功倍!對不對啊?貓老大!」
嘖!原來他是在跟我開玩笑啊。發現不是我所以為的那一回事,我沒好氣的白了艾維克一眼。
「少在那邊灌迷湯,解任務、拿東西大家各憑本事。」
「嘖!貓老大怎麼這麼小氣啊?反正都是要解任務,就順手一下啊……」
這不是小氣不小氣的問題吧。我頭疼的苦笑。
「乾脆這樣吧。」遙日突然開口提議道:「我們來進行一場比賽,看看誰能先拿到任務物品。」
咦?遙日怎麼會突然說要比賽?我錯愕的一愣,這完全不像是他會說的話。
這個提議讓我感到失落與茫然,我還以為他會提議雙方一起合作、一起進行任務呢!
「好啊,這很有趣。」格鬥天丸興沖沖的點頭答應。
「因為我們雙方人數不同,為了公平起見,我們各自推派三個人參加就好了。」艾維克直接點名了他們自己的隊友,「我們這隊就由我、遙日跟土耳其藍參加。」
緊接在對方提出人選後,格鬥天丸也跟著點頭回應道:「那麼我們這邊就由我、貓還有刺客進去。」
「走吧。」刺客立刻想要動身。
「等等。」艾維克叫住了他,「既然這是比賽,當然要有獎懲,不然怎麼會有趣?」
「你想要做什麼?」發覺艾維克似乎在打什麼鬼主意,我警戒的反問。
「貓老大,用不著這麼緊張啦,我又不會吃了妳!」艾維克打哈哈的笑著,「我只是想要提議,比賽輸的隊伍必須要到對方公會當打雜工,懲罰期限是三天,你們覺得如何?」
「不過是三天而已,沒問題!」格鬥天丸豪爽的點頭同意。
「嗯。」聽到懲罰條件其實很輕微,我也就鬆口答應了。
「我來當裁判吧。」麗蓮娜毛遂自薦的說道:「你們拿到東西之後,要跑到我面前將東西給我看,第一個抵達的人就是贏家,如何?」
「好。」
我們兩隊一同站在入口處,等待裁判麗蓮娜一聲令下。
「預備……開始!」
在這聲口令出現後,我們幾個迅速衝進墨色廢墟之中。
拿取通訊圖騰的任務是屬於地下城任務,也就是說,儘管我們兩隊同時進入目標區域,因為隊伍不同,所以我們會被系統分隔在兩個空間之中,各自有各自的怪物跟任務獎品。
一踏入墨色廢墟之中,整個光線與色彩立刻變得不一樣,灰藍色的霧氣籠罩整個區域,地面是柔軟難行的白色細沙,黑色大理石柱歪歪斜斜、殘破不堪的立著,傾倒或半傾倒的圍牆在地面框出一個個區域,從殘存的建築物看來,這個區域以前似乎是一個小城鎮,也許它是一個寧靜的小鎮,又或許它曾經繁榮、熱鬧過……不過,不管它曾經的歷史是如何,現在的它只是一個逐漸風化消失的地區,一個怪物橫行的地方。
因為是高等任務區域,所以廢墟裡的怪物也比其他地方多了許多,大多數的怪物都還能輕鬆應付,唯一需要注意的怪物大致上只有三種──巫妖、牛魔人以及灰皮刺客。  
巫妖:生前是極為厲害的法師,因為追求永恆的生命,結果將自己變成了不死妖物,就算身體被打成蜂窩、腦袋被剖成兩半,巫妖還是可以不斷重生復原,唯一能對付他的方法就是找到他的「骨匣」──那是巫妖以黑魔法抽出自己的生命後用來存放的容器,也就是說,摧毀骨匣是唯一能殺死他們的途徑。  
牛魔人:以暴力取勝的惡魔,頭上有一對巨大的牛角,身穿黑色鎧甲,雙手拿著彎月型的鐵製大刀,手肘跟手腕部分裝備的尖銳的釘環,因為身形巨大,他跑起步來連地面都會震動,破壞力又十分驚人,簡直就像一輛牛型戰車一樣。  
灰皮刺客:如同他的名字一樣,他的膚色灰白、眼珠也是呈現混濁的灰白色,長長的臉型、牙齒細小而尖銳,身體瘦的像是皮包骨,經常會發出意味不明的高分貝笑聲,使用的武器是弓箭,最喜歡躲在暗處放冷箭傷人。  
才剛走進廢墟最外層的區域,清掉一些威脅性不大的怪物後,我們就遇上了兩隻牛魔人。
「哞~~卑微又弱小的亡靈,把你們的靈魂給俺留下!」
「俺要用角刺穿你們,用蹄踩爆你們的頭!哞~~」
邁開大步,牛魔人揮舞著手上的大刀,開始揮砍追逐我們。
不想將時間浪費在打鬥上,我們只是丟出道具引開牛魔人的注意力,趁機利用空檔脫身,然而,這兩隻怪物卻在解決道具之後,又朝我們追來,不管我們怎麼努力都擺脫不掉。
「哞~~你們跑不過俺們的手掌心,安分的成為俺們的食物吧!」
「俺要拿你們的頭當碗,吸光你們的腦汁。」
「嘖!這兩隻怪真是纏人!」
「沒辦法,牠們的盯人面積很廣,一咬定目標就會追很遠。」刺客又往後頭丟出了幾樣道具,藉此拖延牛魔人的速度。
「這樣一直跑也不是辦法,乾脆停下來解決他們吧!」格鬥天丸建議道。
「可是打牠們很浪費時間耶。」現在是競賽,我實在不想將時間浪費在打鬥上,「而且就算殺死牠們了,沒幾分鐘牠們又會重生,很麻煩。」
「要不然貓去找東西,我跟格鬥天丸先擋怪。」刺客取了一個折衷的方法。「要不然,等一下如果被牛魔人纏上,我們一樣要開打。」
「這樣也好。」我點頭答應著。
隨即,我們三人分散行動,他們兩人負責對付牛魔人,我則是在各個角落進行搜尋。
雖然不清楚那個通訊圖騰長什麼模樣,不過,為了讓玩家能夠區分任務物品跟其他物品的不同,像這種指定找尋特定物品的任務,在玩家接近時任務物品時,系統會讓任務物品發光提醒玩家注意。
這裡沒有、這裡也沒、那個也不是……吼~~東西到底在哪裡啊?
我忙碌的在各個地方穿梭,沿路還踹走了幾隻灰狼、踩死了幾隻蠍子,另外還打飛了一群沒長眼的肉瘤怪物、毒瘤怪物。
然而,儘管我跑的氣喘吁吁、打的滿頭大汗,我還是沒見到任何一個發光的東西。
雖然可以叫出暴雷要牠到空中幫忙搜索,但,這種作法似乎有作弊的嫌疑,不希望讓競賽有不公平的狀況發生,我只有拼命忍耐。
「貓,妳找的怎樣?」解決牛魔人之後,格鬥天丸跟刺客跑來跟我會合。
「找不到,這裡都沒有。」一把抹去額上的汗水,我無奈的回道。
「會不會是在裡面那個區域?」刺客望向道路的另一頭。
「過去看看吧。」
「嗯。」
當我們進入廢墟更深處時,原本寧靜的地方也因為我們起了騷動,細小而紛雜的聲音忽遠忽近的傳來。
「小心一點,灰皮來了。」
格鬥天丸這句話才說出,面前就閃過了幾個身影,幾句尖銳細小的說話聲伴隨風聲傳來。
「有入侵者,殺死他們、殺死他們。」
「我要用箭射穿他們的腦袋。」
「大家就戰鬥位置,準備射擊。」
灰皮刺客們利用建築物當做掩護,伺機找尋下手的機會。
發現情況不對,我們也快步躲到建築物後頭,同時朝外頭丟出了幾個替身道具,利用這些道具引灰皮刺客進行攻擊。
當道具人偶在路上走了幾步、繞了幾圈後,幾隻冷箭從不同地方射出,準確無誤的射中了人偶。
「左前方兩隻,右邊三隻,中間一隻。」
確定了攻擊來源,我們三個也各自展開行動。
悄悄的繞路潛行,偷偷靠近目標身後,在對方察覺之際,迅速出手往對方脖子一扭,「喀嚓」一聲,灰皮刺客那細瘦的頸子就給折斷了。
單就一對一攻擊來說,灰皮刺客比牛魔人好應付多了,但是,那是指一對一而言。
偏偏灰皮刺客喜歡成群結隊行動,而且他們非常喜歡躲在暗處偷襲,比起牛魔人光明正大跟人面對面決勝負的情況來說,灰皮刺客的小人行徑讓人十分氣惱。
之前我一個人來這邊解任務時,經常因為灰皮刺客的偷襲而喪命,對他們可說是恨的咬牙切齒。
才剛想要在附近找尋物品,我的右腳突然中了一箭。
「啊哈哈哈,我射中了、我射中了。」偷襲我的灰皮刺客,在十公尺遠的地方大笑著。
不過是射中腳,有需要這麼高興嗎?我有些無言的望著對方。在我的標準中,只有一箭命中要害才值得這麼高興。
「碰!」下一刻,那名偷襲我的灰皮刺客,被格鬥天丸拿木板打倒在地。
「貓,妳沒事吧?」
「沒事,謝啦!」
我一把將腿上的箭矢拔起,隨著抽箭的動作,一道小血柱往上噴起,噴灑在地面以及我的褲腳上。
沒有稍作休息,我隨手往傷口上貼了金紙後,立刻繼續尋找通訊圖騰。
「奇怪,整個廢墟都找遍了,怎麼還是沒有?」
我們找尋了將近半小時,卻還是徒勞無功。
在搜尋中途,我們還遭遇了幾群灰皮刺客的偷襲,差一點點就全員喪命陣亡。
「會不會是在巫妖的高塔上?」刺客皺眉望向高塔。
「也許吧。」我朝他們聳聳肩,「現在就剩下那邊沒找了。」
「又要爬樓梯了。」格鬥天丸無奈的苦笑。
「不想去當人家的打雜工,就請努力跑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為他加油打氣。
巫妖所在的高塔一共有兩座,兩座塔之間設有一座天橋連接,整體的建築物形狀就像是一個「H」字型。
我們從位於右側的高塔進入,才剛爬上第一層,一名黑袍巫妖就已經站在前頭等著我們了。
「竟敢擅闖本法師的領域,我要抽走你們的生命!用你們的靈魂提煉我的藥劑!哇哈哈哈……」
黑袍巫妖發出尖銳的笑聲厚,手一舉,一記雷球就朝我們轟了過來。
「快閃!」
我們三個人迅速躲開,那雷球在失去目標後直接撞上了牆壁,將壁面轟出一個凹洞,壁面上還殘留著燒焦的焦黑色痕跡。
「不先解決它不行,大家分散開來找骨匣吧。」說著,格鬥天丸隨即準備往一旁的房間跑去。
「等等,找骨匣太花時間了。」
我制止了格鬥天丸的行動,同時趁巫妖不注意時衝向巫妖,起腳狠狠朝巫妖胸口踢了一記,趁它防禦鬆懈、暫時無力反擊時,我一把抓起巫妖,將它從窗戶往外丟下。
「等一下遇到巫妖,就像這樣直接將它丟下樓吧。」解決完巫妖,我回頭對他們說出行動策略。
「……貓,妳這樣丟,巫妖等一下還是會跑回塔裡找我們。」刺客朝我搖搖頭。
「是啊,之前那招不能拿到這邊用啦。」格鬥天丸附和的說道。
「啊,對喔!」我後知後覺的拍了下手,「它不像大藍那邊的笨怪物,被丟下去之後就忘了回來。」
才說著,我們便聽到樓梯下方傳來了巫妖的咒罵聲。
「……無恥的亡靈、可恨的亡靈!我要將你們變成我的手下,永生永世的折磨你們!」
「快跑吧。」
聽到巫妖的聲音越來越接近,我們幾個隨即拔腿往上狂奔。
第二層樓等待著我們的是一隻紅袍巫妖,跟之前那隻黑袍巫妖一樣,一見面它就用魔法狠狠的招待我們。
有了之前的例子,這次我沒有將紅袍巫妖丟下樓,而是用繩子將它牢牢綑起來,再用東西塞住它的嘴巴,讓巫妖無法唸動咒語脫身。
高塔除了有巫妖之外,還有不少名為「遊蕩者」的活死人,它們全是巫妖的手下,這些怪物沒有主動攻擊性,只有在闖入者接近它的警戒範圍才會有所動作,攻擊模式很單調,看見人之後就只會揮舞匕首進攻。
「吼嘎嘎──吼嘎嘎──」
發著意味不明的聲音,遊蕩者搖晃著身體跑來。
「第四十三隻……」
格鬥天丸一邊數著數量,一邊將遊蕩者撂倒。
「這一層也沒有。」
搜尋完畢,我順「腳」將衝向我的遊蕩者踢下樓。
「再上去就塔頂了耶,會在那個地方嗎?」刺客滿臉狐疑的道。
「反正都跑到這裡了,上去看看吧。」
我一把拉開通往塔頂的木門,還沒來得及看清楚眼前的狀況,一記魔法球就先將我給轟倒,在木製地板上撞出一聲巨響後,我眼冒金星的躺在地上。
「痛死了……」
我捂著發疼的胸口,魔法球還有部分法力殘留,在我的傷口上引起一陣陣電擊般的刺痛感。
在我倒地時,格鬥天丸跟刺客就已經衝上前將巫妖撂倒,將他從塔頂丟下。
「貓,妳沒事吧?」兩人在解決巫妖後上前將我扶起。
「嗯,沒事,快找東西吧。」
「我剛剛順便看過了,沒東西。」刺客回答道。
塔頂沒有多餘的擺設,只是空蕩蕩的一塊空地,一眼望去就能看個完全。
「那個通訊圖騰到底在哪邊啊。」步出了樓梯間,我站在圍牆邊往四周找尋。
「剩下另一座塔了,要是那邊還找不到,整個搜索就要重新來過了。」格鬥天丸一把擦去額上的汗水,苦笑道。
「是啊。」我無力的點頭,重新搜索正是我最不想遇到的情況。
「走吧。」刺客率先走向兩座塔之間的天橋。
「嗯。」
才想跟上去,上方突然轟出一個火球直接命中我,要不是有圍牆擋著,我可能就會被火球轟下塔了。
「嘖……」
勉強穩住身子後,才想要對那名偷襲我的巫妖進行反擊,卻在尋找對方身影時,意外瞧見一個發光體。
「我看到了!在上……」
才想要對另外兩人說出通訊圖騰的位置時,一股黑色的旋風將我整個捲起,視線也被暫時遮蔽。
旋風讓我轉的頭暈目眩,緊接著風力消失,我感覺到自己在空中飄了一會,還沒查清楚整個狀況時,一股強大的撞擊力道傳遍全身,而後我就發現自己摔死了。
「貓,妳等等,我馬上去幫妳復活。」格鬥天丸朝我喊著。
「不用理我,先拿東西!我看到通訊圖騰了,它在樓梯間的屋頂!」
是的,這個任務就是這麼作弄人,竟然刻意將東西藏在樓梯間的屋頂!一般人在衝出樓梯之後,自然而然會往高塔平台或其他地方搜索,誰會回頭去看樓梯間呐!而且還是樓梯間的屋頂!要不是我剛好被攻擊了,真不知道我們要找幾趟才會發現東西藏在那邊。
格鬥天丸他們很快就拿到東西,並跑下塔來幫我復活,而後我們三人以最快的速度往外衝去,希望能夠取得這次競賽的勝利,然而,等待著我們的答案卻是……
「很遺憾,你們輸了。」麗蓮娜朝我們搖頭苦笑,「他們早在二十分鐘前就回來了。」
「二十分鐘?不可能!」我完全不信的叫著,「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找到東西?」
「哈哈,不要太過羨慕,厲害的人就是不一樣啦~~」艾維克驕傲的抬高下巴。
「……」我無言的瞪著艾維克,心裡有一股想要出手掐死他的衝動。
「其實是因為我們跑前面一趟的時候,就已經看到東西的位置了,所以進度也就比較快。」土耳其藍說出了造成差距懸殊的原因。
「這樣不公平!」我氣呼呼的抗議,「我們是第一次跑,根本就不知道東西被放在哪裡。」
「話不能這麼說啊。」艾維克一臉無辜的回道:「剛開始我提議要競賽的時候,妳又沒有提出其他條件,也沒有問我們知不知道東西的位置。」
「你又沒說你們知道東西的位置!」
「妳沒問,我當然就沒說。」
「既然知道,不會自動一點,自己主動告訴我們嗎?」
「欸?為什麼我要主動告訴你們?你們可是我們的競爭對手耶。」
「如果是這樣,那就算我們問了你也不會告訴我們吧!」
「誰知道呢,說不定我會說啊。」艾維克故意含糊其辭的笑著。
「不公平!這樣一點都不公平!」
「唔?我們之前有說要『公平』的競賽嗎?沒有吧?」艾維克完全不理會我的抗議,「願賭服輸,貓,妳可不能耍賴喔!」
「誰耍賴啊!我──」
「那麼就這麼說定了!」艾維克直接截斷了我的話,「明天我會在公會等你們,請早一點來喔!」
說完,他立刻傳送離開,讓我沒辦法再做反駁。
「死艾維克,竟然用這方法陰我!可惡的傢伙!」我生氣的咒罵著。
「貓,那個……我會在跟艾維克說,要是妳不想來也是可以啦。」同是MASK公會的土耳其藍,有些尷尬的朝我笑著。
「真的嗎?」我才想要點頭,但在接觸到遙日的視線後,我的說詞又更改了。
「沒關係啦,反正三天而已,無所謂。」
我可不打算讓遙日認為我是一個毀約背信的人呐!
「那就麻煩妳跟艾維克說,我們不過去了。」格鬥天丸突然接話說道。
「咦?阿丸你們……」
沒料到格鬥天丸他會出爾反爾,我的腦袋出現了短暫的空白,連一句「為什麼」都忘了問。
「好,我會跟艾維克說。」土耳其藍答應著,「貓,那我們先走了喔,明天見。」
「……明天見。」依著土耳其藍的話,我愣愣的點頭。  
分類:娛樂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