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四章 新任務


「嘎啦啦,遙日不要生氣。」暴雷轉而飛到他面前,「暴雷會好好保護主人,不會讓她再死翹翹。」
見到暴雷跟自己撒嬌,遙日臉上僵硬的表情逐漸趨於鬆緩,他輕輕的點頭回了一個笑。
「喂喂,怎麼大家都只在乎貓,不理我啊?」痞子殺手哀怨的聲音傳來,「為了救她,我也受了傷耶!好歹關心一下啊。」
回頭望去,發現痞子殺手狼狽的坐在地上,有半邊的身體出現被火灼傷的燒焦痕跡。
「唉唉,偏心啦~~」痞子殺手一邊發出呻吟、一邊叨唸:「一樣都是隊友,貓就比我吃香,我好可憐,沒人疼、沒人愛、沒人幫忙療傷……我還真是苦命啊。」
「好了、好了,我馬上幫你治療。」土耳其藍笑著安撫。  
在她施放出治療術之後,痞子殺手在眨眼間恢復原狀。
「都好了嗎?」庫黑子確認的詢問道:「我們才走到前段,我想要的礦石在最裡面,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跑。」
「既然這樣,我們等一下就全力清怪吧。」凱薩笑著建議道。
「也好。」艾維克活動了下手臂,「也該活動一下了。」
原本只是站在輔佐立場的他們加入清怪工作後,隊伍的行進速度加快許多,怪物才剛出現就立刻被消滅,甚至還出現怪物不夠打,大家到處找怪物殺的有趣畫面。
「那些怪物感覺好可憐,你們根本是在殘害牠們。」
結束挖礦工作,從惡魔礦坑出來後,土耳其藍說出這樣的評語。
「哪有啊,我們已經手下留情了。」艾維克嘻皮笑臉的反駁。
「今天非常感謝大家的幫忙,各位辛苦啦!」滿載而歸的庫黑子顯得開心至極。「我要將這些礦拿去熔煉,先走了。」
目送庫黑子離開後,阿道夫開口詢問下一個行程。
「接下來要做什麼?」
「我要去接狂暴大鎚的任務,」凱薩說出他的打算,「那個任務一開始需要組隊去地下城,有人要跟我去嗎?」
「我跟你去好了。」阿道夫自薦的道。
「還有其他人要去嗎?」凱薩望向我們,「痞子跟貓去不去?」
「好啊。」我毫不考慮的點頭了。
「我都可以。」痞子殺手同樣答應著。
「艾維克,你呢?」凱薩繼續點名。
「我要陪藍去解她的牧師任務。」他搖頭拒絕了。
「那遙日要去嗎?」
「我也是要跟藍去解任務。」遙日同聲回道。
這聲婉拒讓我抱持的期待落空了,原本還以為遙日會跟著去打怪,那麼我就可以利用這機會跟他相處,找空檔跟他聊天……
遙日在礦坑中發完那頓脾氣後,後半段的時間又恢復原先的平淡態度,雖然沒有刻意疏離,見到我被怪物圍攻他也會出手幫助,但,對我的態度卻是不親不疏、不遠不近。
該怎麼形容那種感覺呢?禮貌?過份客套?總覺得我跟他之間存在著一種距離。
這樣的相處狀況要我怎麼去適應?我該怎麼去調整?  
「還好吧?至少他沒有繼續躲妳了啊!」聽完我敘述的狀況後,紫玥如此對我說道。
「對啊,這樣聽起來,遙日還是將妳當朋友的啊。」月雪櫻附和的點頭。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我總覺得怪怪的。」
「哪裡怪?」紫玥跟月雪櫻異口同聲的追問。
「那種感覺我也不會說……」我思考著該怎麼向她們兩人描述,「總覺得他的態度跟以前不一樣。」
「應該不會吧。」紫玥不信的嚷著。「會不會是妳想太多了?」
「對啊,剛剛遙日跟他們公會的人出現時,不是還有主動跟妳打招呼嗎?」月雪櫻跟著舉例道:「雖然不像以前一樣一直跟妳聊天,不過我覺得他的態度還是跟以前差不多啊。」
「……」
難道會是我想太多?我困惑了。
「時間差不多了,走吧,去開會了。」紫玥起身催促道。
「好。」
今天是跟其他公會討論改版後新任務的日子,雖然約定時間是在下午三點,不過,約莫中午的時候,就已經有部分公會成員陸續進入絕佳好貨商會了。
因為這項消息很快就被散佈出去,所以前來參與討論的公會數量也十分壯觀,幸好焰星他提前向遊戲公司申請場地擴充,要不然,我們商會可沒辦法塞的下這麼多人啊!
「觀迎各位前來,現在我們會議要開始了……」老哥坐在他的專屬大球上,緩緩飄在高空。
「零度領域接下來的改版會出現一個大任務,這個任務其實是為公會所設計的任務,也就是邀請卡上面寫的,完成任務之後,公會將會擁有自己的一座公會城,以及管理的一塊領地。」
「請問一下,你所說的管理是什麼意思?」
「就是公會可以抽領地的稅金、以少少的錢使用領地內的資源,還可以對NPC發號施令之類……」
話說到這裡,老哥笑著停頓了下。
「詳細的狀況我其實也不是很清楚,畢竟遊戲公司也不會對我們這些占卜師放出太多消息,我想,應該這兩天遊戲官網就會有新消息公佈了吧。」
「再請問一下,是每一個完成任務的公會,都會有一塊領地跟一座公會城嗎?」
「不會。」老哥篤定的搖頭。
「公會城有數量限額,聽說每塊大陸能夠安置的公會城數量大約是十到十五個,一些比較好的地段,像是大陸主要的大城、大城鎮這些,大約只有四、五個點,也就是說,七塊大陸最多也只有一百座左右的公會城,要是名額滿了,後面完成任務的公會大概只會得到一些其他的補助吧!」
「這樣好像不是很公平。」一名玩家皺眉說道:「要是小一點的公會或者是比較晚進入遊戲的人,不就沒有辦法進行這項競爭了嗎?」
「我不是遊戲公司的人,沒辦法替他們回答什麼。」老哥朝對方聳聳肩,直接將問題丟了回去,「不過,我想遊戲公司自有他們的考量吧,或許妳可以去官網詢問他們?」
那女生說的問題,我在聽老哥解說改版內容時也曾經提問過。
其實老哥他們已經有考量到所謂的公平性了,要不然,他們其實可以在遊戲一開始就是放出這項任務,也不會刻意將它設計在遊戲改版多次後才釋出。
聽老哥說,現在遊戲裡的任務已經有九成被破解出來,進入零度領域的玩家人數其實也已經達到他們預估的飽和狀態,也就是說,接下來會進入遊戲內的新手其實經不是很多了。
公會城這個任務屬於團體合作任務,目前遊戲上創建的公會雖然有大有小,有的專攻戰鬥、有的專攻生產系,就單一來看,這些小公會似乎拼不過大型公會,但,這些他們其實可以相互合作,正所謂「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在各自發揮專長、互助合作之下,其實不見得拼不過大型公會。
「想要觸發這個任務就必須先收集五十張Z卡,這五十張Z卡會給出一個提示,接下來的一切狀況就只要依照提示行動即可。」
「我有問題。」一個人舉手說道:「那個Z卡我之前有收集過,可是只有出現一個光影,說什麼『時機未到』……」
「當然時機未到,因為還沒改版啊。」老哥悶笑的說道:「要等到遊戲進行改版,那Z卡才會出現任務指示。」
「那……我們需要每個人都要收集Z卡嗎?還是一個公會一組Z卡就可以了?」
「一個公會一組就行了。」老哥點頭答道。
「各位,我先插撥廣告一下。」痞子殺手笑嘻嘻的插嘴:「要是大家懶得去收集Z卡,本工會有進行Z卡販售,等一下可以去購買喔!」
聽到痞子殺手的口頭廣告,所有人都笑了出來。
「欸,痞子,你該不會在知道這項消息之後,就立刻衝去收集Z卡吧?」
「哎呦,我是好心為大家服務哩!」痞子殺手為自己澄清的說道:「我怕你們又要收集Z卡、又要練習幻實,這樣會太忙太累啊!」
「還真是感謝你的『好心』呐~~」
「請問一下,你Z卡的價格有沒有跟你一樣,是『為大家服務』的價格呢?」
「這個咩……」痞子殺手訕訕的笑笑,「畢竟收集那些花費了好一番功夫,所以價格當然是我辛苦出賣勞動的價格囉!」
「真是的,不愧是商人啊。」
「嘿嘿,就請大家多多關照生意啦~~」痞子殺手陪笑的說道。
「先跟大家提醒一下。」在痞子殺手廣告過後,老哥補充著遊戲附加條件。
「這個任務因為橫跨七塊大陸,你們可能會想要分成幾組人馬分頭進行,但是,這個任務有一個遊戲規則──每一個小隊的人數至少要有十個人,而且一個小隊裡至少需要一個人會使用幻實。」
「咦?為什麼一定要會幻實?」
「幻實是破解任務的關鍵嗎?」
最後的那項限制讓會場鬧哄哄的討論起來。
「這個我不知道。」老哥繼續將問題敷衍過去,「我收到的資訊就是這樣,要知道詳細情況還是等官網公佈吧。」
會議到此就劃下了終點,然而,儘管散場了,人潮卻沒有散去的跡象。
不少公會聚在一起討論未來的因應對策,另外也有不少小型公會開始找合作對象,當然,也有人是為了購買東西、聊天、交友或其他狀況逗留。  
因為焰星說要繼續討論任務的事情,要我們留下,在等待的時間中,我索性坐在二樓處,看著樓下大廳的人潮發呆。
漂移不定的視線,突然被一群人物捕捉,本以為已經離去的MASK公會成員突然出現在大廳,同時也引起其他玩家的注視。
說實話,像他們這種全體戴著面具的裝扮,要不引人注目也難,不過引起我注意的並不是因為面具,而是伴隨他們出現產生的尖叫跟驚呼聲,還有不斷往他們靠攏包圍人潮。
原來他們這麼受歡迎啊?見到那群包圍的陣仗後,我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
雖然幾個人被各自的粉絲群包圍,但,奇怪的是──包圍遙日的清一色是女生。
遙日簡直就是女生吸引機嘛!這樣的景象讓我覺得有些想笑。
「遙日好像越來越受歡迎了。」紫玥突然現身我身旁,跟我望著同樣一個定點。
「嗯啊。」我認同的點頭。
「他跟那些女生相處的方式也越來越圓滑了。」
是這樣嗎?我瞪大眼睛、豎起耳朵的仔細觀察。
也就在此時我才發現,遙日的態度已經不如以往的拘謹,他臉上總是笑笑的,那些女生問他的話總是有問必答,甚至,有女生對他提出一起行動的邀約,他也沒有拒絕。
「嗯,他的確是……進步了。」
驚覺遙日的轉變後,我的心情往下沉了一些。
「他好像變的比較成熟,而且也變帥了。」紫玥繼續說下。
「是啊。」我再度點頭,「雖然外型還是一樣,可是換了衣服跟配件後,整個人的感覺就變了,就連氣質也跟以往不同。」
以前的他總會給人一種生澀、單純的感覺,就像小孩子一樣,可是現在他穩重許多,像一個成熟的大人。
「感覺很吸引人。」紫玥雙手托著下巴,臉上帶著淺笑。
「咦?」
訝異紫玥竟然會說出這句話,我錯愕的看著她。
「妳不覺得嗎?」紫玥瞪大眼反問我,「不覺得現在的遙日很迷人、很有魅力嗎?」
「嗯。」雖然不想承認,但這的確是事實。
「所以……妳喜歡上他了?」我有些遲疑的追問。
「我?」這問話讓紫玥噗嗤一聲的笑了出來,「貓啊,妳是擔心我會成為妳的情敵嗎?」
「我、我才沒有!」突然被這麼取笑,我頓時雙頰發燙。
「放心吧,他不是我喜歡的那型。」紫玥伸手揉揉我的頭髮,「我是要提醒妳,該主動就要主動,不然到時候遙日被追走了,妳就欲哭無淚了。」
「……」
雖然紫玥說的沒錯,但是我該怎麼做?我從來沒有喜歡過人呐,怎麼樣才算是追求?而且遙日不是已經將他的感情收回了嗎?這樣的話,我的追求又有什麼意義呢?
「怎麼,妳還在想妳的『一百分原則』?」見我不回話,紫玥追著問我。
「不是啦。」我苦笑著搖頭。「我只是覺得既然遙日他已經離開了,那就表示這件事情結束了……」
「妳這個豬頭!」紫玥沒好氣的截斷我的話,順手往我頭上敲了一記。「我真是快被妳氣死了!」
「……妳不用這麼激動吧?」我苦著臉,滿臉無辜的望著她。
「妳們怎麼了?」月雪櫻緩步朝我們走來,「還沒走過來就聽到紫玥在罵什麼豬頭,有人惹紫玥生氣啦?」
「還不就是這隻貓!」紫玥甩給我一記白眼,「我真是覺得遙日很可憐,之前因為貓太過遲鈍,他的愛情得不到回應也就算了,現在好了,這個遲鈍女終於有一點點覺醒,可是她竟然說什麼『既然遙日離開了,那就表示這件事情結束了』,結束個屁!是誰跟妳說已經結束的?」
「對不起。」
看到紫玥這麼生氣,竟然連「屁」字都罵出口了,我也只能乖乖的低頭聽訓。
「妳跟我道歉做什麼?妳要道歉的人應該是遙日吧?」紫玥依舊在氣頭上,「認識妳到現在,我第一次這麼想要將妳掐死,妳怎麼可以這麼草率、這麼簡單就將感情掛上句號?妳不覺得妳太過自私了嗎?對於這段感情,妳什麼都沒有付出,妳憑什麼結束它?」
「……」
刺耳的責備聲像隻錐子刺入心口,我知道我的確是很自私,我也知道我沒有對遙日做出任何回應,可是、可是……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啊。」
「那還不簡單,換妳去追求他啊!」紫玥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
「我去追?」
「對啊,一人追一次,這樣很公平。」
這麼說好像也對,可是我該怎麼追求遙日?而且……
「要是遙日拒絕我,那該怎麼辦?」
「這樣也很公平啊。」紫玥說著風涼話,「一人拒絕一次,你們也算是扯平了。」
「……」話不是這麼說的吧?
「我是覺得,順著自己的心意去做,比什麼都不敢做來的好,就算結果不好,至少妳已經努力過了,我還記得妳以前很愛說一句話『沒有試過,怎麼會知道結果』,現在我也是要跟妳說同一句話,妳沒有試過,怎麼會知道結局是怎樣?」
「嗯。」紫玥的話讓我動搖了。
「咦?等等,現在的狀況是,貓發現自己喜歡遙日,打算去追求他?」從對話中聽出一些端倪,月雪櫻驚喜的追問,音量也加大了許多。
「呃,妳、妳不要這麼大聲。」我緊張的心臟狂跳,立刻衝上前摀住她的嘴。
「唔、唔……」掙扎了幾下,月雪櫻好不容易才拉開了我的手。
「呼~~貓,妳不要這麼緊張嘛。」她大大的做了幾下深呼吸,「我剛剛差點沒辦法呼吸。」
「要是妳真的死了,貓應該就能得到一個新技能──徒手窒息殺人技法。」痞子殺手突然從旁冒出來,笑嘻嘻的說道。
「……痞子,你這句話一點都不好笑。」我冷冷的瞪著他。
「欸,妳們在聊什麼啊?看起來好像聊的很高興。」
「秘密!」我迅速而堅決的回答道。
「對啊,是秘密。」月雪櫻笑著點頭。
「我們可是夥伴耶!妳們怎麼可以排斥我?」痞子殺手開始纏著我們。「說啦!說一點點就好。」
「不行。」紫玥斷然拒絕,「都說是秘密了,怎麼可以說。」
「小氣鬼。」痞子殺手不滿的發著牢騷,「我有事情都會跟妳們說,友好東西一定找妳們分享,可是妳們卻不將我當朋友,實在是太過分了!」
「其實……跟你說也沒關係啦!」月雪櫻像是要鬆口的說道,她的這句話讓我冒出一些冷汗。
見狀,她朝我眨眨眼,使了個眼色,而後才又繼續說下。
「我們是在聊路西法啦!」
「路西法?妳們要找他嗎?」痞子殺手隨手往樓下一指,「他在大廳啊,剛剛我還有跟他聊了一會,要我幫你們叫他嗎?」
「不、不用了,我們沒有要找他,只是隨便聊聊而已啦。」月雪櫻連忙搖手否認。
「聊?他有什麼好聊的?」痞子殺手顯然不太相信這個說法,「而且如果只是聊他的事情,為什麼妳們剛才想要隱瞞,不想跟我說?」
「因為我們懶得將對話重覆一遍。」紫玥慢條斯理的回道:「同樣的話說兩遍,其實很累人。」
「哎呦~~不要這麼小氣啦,大不了等一下我請妳們喝飲料。」痞子殺手相信了紫玥的說詞,轉而可憐兮的央求道:「說吧,告訴我啦!紫玥女王最好心了,相信我這一點小小的懇求,紫玥女王一定會答應的吧?」
「飲料之外,還要再加兩組力量藥劑、一個高等獅王護甲。」紫玥瞇著眼,笑嘻嘻的開出條件。
「欸,妳怎麼趁機……」
「不要拉倒。」紫玥頭一偏,不想繼續理會他。
「……好啦、好啦,等一下拿給妳。」為了要聽秘密,痞子殺手也只好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很好。」滿意的點頭後,紫玥開始隨口胡扯出對話內容。
「本來呢,我們在談路西法他們公會打輸MASK的事情,後來又聊到他之前放話說要追求貓,可是現在卻完全沒動靜,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打輸受到打擊,然後呢,貓又說想要去跟他說,『她只是將他當成朋友看待,大家當朋友就好』,可是你也知道,要是貓在這時候去跟路西法說,那對他肯定是雙重傷害,所以我們正在幫貓想辦法,看看要什麼時機去拒絕他會比較好,了解?」
咦?路西法他們輸了?意外得到這項新消息,我微愣了一下。
雙方公會對戰的那天,焰星派了個任務給我,要我帶新人去打地下城,所以我其實並不知道結果。
「嗯嗯,的確要找個好時機。」痞子殺手認同的點頭,「說實在的,他那個其實也不算輸啦!雙方的結果其實都差不多,要不是MASK他們手腳快了一點,說不定贏的人是路西法他們公會。」
「輸了就是輸了。」紫玥語氣平淡的回道:「戰場上沒有所謂的『如果、或許、可能』。」
正當我們還在閒聊時,不遠處傳來了絕對殺戮的叫喚聲。
「欸,你們幾個,要開會了,快點進來!」
「好。」
聽到這聲催促,我們幾個隨即起身走向會議室。  
分類:親子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