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二章 惡魔礦坑

  
「……我內傷了。」望著對方遠去的背影,阿道夫摀著肩膀,眉頭緊皺。「他拍人的力道還真是大啊。」
「畢竟是虎族啊。」艾維克朝他笑了笑,「力量值比其他種族還高,打人不痛那就奇怪了。」
「好了,我們也該不多該走了。」在人群散的差不多時,焰星也跟著向MASK他們道別。
「嘎啦啦,走了、走了。」暴雷飛回到我肩上。
「欸,難得見面,你們這樣就要走了?」庫黑子上前拉住我,不肯讓我們走。
「不走……難道要在這邊發呆嗎?」痞子殺手困惑的反問。
「嘎啦啦,要在這裡發呆?」暴雷睜著一雙大眼睛,同聲問著。  
「要不然我們大家去吃東西聊天?」我提議道。
「嘎啦啦,去吃東西、吃東西!絕佳好貨商會的東西很好吃喔!」一提起吃的,暴雷的情緒立刻興奮起來。
「暴雷很不錯喔!還記得幫商會進行宣傳。」痞子殺手摸摸牠的頭。
受到稱讚,暴雷身旁飄出了許多小愛心,「嘎啦啦,暴雷很乖、暴雷很棒的喔!」
「吃東西那多無聊啊。」庫黑子否決了我的提議。
「不然呢?要做什麼?」說到朋友聚會,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吃東西聊天而已。
「嘿嘿,親愛的貓仔。」庫黑子眼放精光,笑的一臉詭異,「陪我去惡魔礦坑吧!」
「惡魔礦坑?在哪裡?」我不解的反問。
「嘎啦啦,惡魔礦坑在『紅土大陸』東方,」暴雷立刻報上了確切位置。「矮人部落的區域裡,座標位置89.2……」
「紅土大陸啊。」我對這地方有點印象,「記得那邊蠻荒涼的,不過我好像沒有跑到東邊過。」
「惡魔礦坑是挖礦、鍛造、煉製以及製作寶石跟工藝品的地方,」庫黑子進一步的說明:「一般沒有從事採礦、製造的玩家,根本就不會去那裡啦!」
「那邊是個矮人國!」艾維克笑嘻嘻的接口:「我上次跟庫黑子去過一次,除了NPC之外,就連玩家也幾乎都是矮人族,害我突然有點不太能適應。」
「這是當然的啊!」庫黑子挑眉回道:「那邊是一個特別行政區,其他種族到那邊採礦、煉製進行寶石工藝製作都要收取稅金,只有矮人例外,而且矮人去那邊買東西還有特別的優惠折扣!」
「所以說,你們矮人根本就是歧視其他種族啊!」凱薩揶揄的回道:「對其他種族那麼苛刻,只會對自己人優惠。」
「嘿嘿,這就是所謂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啊!」庫黑子挑眉笑道。
「嘎啦啦?」暴雷困惑的側著頭,「這個的另一個的意思是不是自私自利呢?」
「哈哈哈,說的好!」阿道夫朗聲笑著,「這隻寵物真是聰明,一下子就看穿庫黑子的本性。」
「嘖!什麼跟什麼啊?」庫黑子不滿的回嘴,「我可是個善良而且忠誠的矮人!」
「是嗎?」痞子殺手質疑的反問:「根據我之前對你的認識,你應該是個黑心奸商吧?怎麼,你來到這邊就轉性了嗎?」
「我們也覺得很奇怪。」凱薩附和的點頭,「他做採礦這些東西都沒什麼錢,有時候還要靠我們援助他買材料,可是我們叫他換職業他卻不肯換,還要我們陪著他一起省錢。」
「就是說啊。」艾維克同樣是一臉不解,「不過是換個遊戲,他的個性也跟著換了,差別真大。」
「這你們就錯了。」似乎是看出庫黑子的企圖,焰星揶揄的笑道:「他到這邊還是奸商,而且是一個更黑更貪心的奸商。」
「怎麼說?」MASK幾個人不解的追問。
「欸、欸,我哪有啊!」庫黑子著急的想要辯解,並且試圖阻止焰星繼續說下去。
「沒有嗎?」沒有理會庫黑子的擠眉弄眼,焰星繼續往下說道:「庫黑子再來這邊之前一定就先做過資料了,在零度待久的老手都知道,遊戲中最好賺的職業就是採礦、寶石工藝跟機械製作,雖然初期會很辛苦,可是到了中、後期,隨便賣一樣工藝品都有十幾萬,最高還能製作賣價上百萬的優等貨。」
「嘩!真的假的?」
一聽到這個金額,MASK的幾個人全部瞪大了眼。
「那簡直比我們打怪拿寶物還好賺!」
「有這麼好賺的職業也不通知一下,我也要去挖礦!」
「庫黑子,你從開始練到現在也有一段時間了吧?」凱薩一把勾住他的肩頭。
「還早咧!你以為要練成那樣有這麼簡單嗎?」庫黑子沒好氣的反駁:「叫你們有空的時候陪我挖一下礦,你們一個個跑的不見人影,我一個人能挖多少礦啊?你們知不知道要做東西之前要先進行熔煉?要四、五堆的礦才能熔煉成一樣材料,而那些材料……」
「停!好了、夠了、可以了,我們知道你很辛苦,就請你繼續努力吧!」艾維克直接制止了他的長篇大論。
「真是的。」凱薩有些不以為然的道:「不過就是要你有錢的時候金援一下,又不是要你掏心挖肉,你也不用像個老媽子一樣嘮叨個不停吧?」
「我說,小黑啊,既然你的職業這麼賺錢,幹嘛還要我們陪著你一起省吃儉用?」艾維克苦著臉反問。
「就是說啊!」提起這件事情,凱薩的情緒顯得有點激動,「公會出團打怪賺了那麼多錢,卻什麼東西都不能買。」
「凱薩,你認識庫黑子這麼久了,難道還不了解他嗎?」阿道夫朝他搖頭笑笑,「要從他這邊拿錢,就跟割他的肉、挖他的心一樣啊。」
「我可是為了我們公會著想。」庫黑子用不容反對的語氣說道:「現在公會成立不久,有很多地方需要用到錢,要是不省著點,以後怎麼擴大營業啊?」
「你說的也沒錯啦,但是總不能連武器都不讓我們買啊。」凱薩滿臉無奈的道:「我好想要那把狂暴大鎚啊。」
「我查過價錢,那個玩家賣的太貴了。」庫黑子絲毫不做退讓,「想要那個武器,你就去解狂暴大槌的任務吧!」
「嘖!我也知道解任務就有了,可是那個任務好麻煩,要三個大陸跑來跑去……」
「我想買的烈焰槍更難解,它的任務還要跑到地獄去!」阿道夫同聲嚷著。
「不然這樣吧!」庫黑子提出另一個建議,「你們今天花一天的時間陪我去礦坑挖礦,我就讓你們添購新武器。」
「挖礦啊……」幾個人臉上出現猶豫神色。
「不是說不幫你啦,只是我們又沒有學挖礦的技能,就算去了也挖不多啊。」
「不用你們挖,你們只要幫我清光礦坑裡面的怪物就可以。」
「喔喔!這樣好!」
「如果只是清怪,那就沒問題啦!」
聽到不用做苦工,幾個人連連點頭答應。
「你們也一起來吧!」庫黑子轉而向我們三人邀約道:「你們應該沒去過礦坑吧?去那邊逛逛看看也不錯。」
庫黑子這個提議獲得凱薩幾人的認同。
「大家一邊打怪一邊順便互相切磋,這樣也比較不會無聊。」
「一起走吧!」
「我還有事情要忙,恕不奉陪。」焰星順手將我跟痞子殺手往前一推,「派他們兩個去就好。」
「沒問題!一切包在我身上!」痞子殺手開心的嚷著,「最近都在處理商會的事情,好幾天都沒有解任務打怪,我快要悶死了!」
「還有誰要去惡魔礦坑?」阿道夫詢問著其他人。
「我還要解任務。」
「我也是。」
雖然只是去清怪,不過似乎也沒什麼人想去。
「遙日、藍,你們要去嗎?」艾維克問著另一邊的兩人。
突然聽到這句詢問,讓我重新意識到遙日的存在,情緒也跟著起了波動,當然,心底也是期望他能一起過去。
「可是我跟藍要帶新人去練功。」遙日有些遲疑的回道。
「……」雖然這不是什麼重要的邀約,但是遙日的婉拒還是讓我心情低沉了點。
「我們就去惡魔礦坑練吧。」被稱為藍的女生提議道:「反正我們有這麼多人,要是怪物打不動,大家就從旁邊幫忙一下,艾維克他們也可以從旁指導該怎麼進行作戰。」
「嗯,也好。」因為對方這麼說,所以遙日也點頭同意了。
「好!那就出發吧!」庫黑子急迫的催促道。
「嘎啦啦,出發、出發!GOGOGO!」暴雷開心的吶喊著。  
後來我才知道,那個被稱為藍的女生全名叫做「土耳其藍」,她專攻草藥、治療以及一些輔佐法術,當他們公會出團時她也會隨行,為所有隊友治療與復活,算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員。
除此之外,她是MASK最初創公會的元老成員,擔任重要的幹部位置,又因為個性不錯,跟所有成員關係也都十分良好──當然,這也包括遙日。
要是不知情的人,應該會覺得他們是一對情侶吧?
偷偷藏身在商店外頭,我暗暗觀看店內兩人的一舉一動。
至見他們兩個手上拿著商品,不時交頭接耳的討論,雖然他們可能是在討論手上的商品,不過交談時的那種親暱模樣看在外人眼中……實在是很容易誤會啊。
他們到底在聊什麼呢?很好奇、很想聽見他們對話的內容,可是我又不能夠太過接近,不然肯定會被他們察覺。
原本想偽裝成客人進去店裡買東西,可是這家店是販售礦石、藥粉的店家,我又沒有學這方面的技能,根本沒有理由進去啊!
正當我猶豫著要不要假藉幫朋友買東西的名義進去時,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讓我嚇了一大跳。
「啊……」強忍住驚叫的衝動,我驚魂未定的回頭,這才發現拍我的人是痞子。
「喂,幹嘛突然拍我,不要亂嚇人好不好。」
「誰嚇妳啊。」痞子殺手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我剛剛一直叫妳,叫了好幾聲,妳都沒有回我,我還以為妳站著睡著了咧!」
「嘎啦啦,主人,我們叫了妳好久呢。」跟著痞子殺手在附近遊玩的暴雷,附和的說道。
「妳是在看什麼,竟然看的這麼出神?」痞子殺手順著我剛才注視的方向張望。
「呃,沒、沒有啦!」我胡亂揮著手,試圖遮擋住他的視線。
「沒有?」痞子殺手狐疑的望著我,「不是在看東西的話,妳一個人站在這邊做什麼?」
「呃,我、我……」我眼神慌張的飄開,腦中努力找著理由,「我是在看這個啦!」
「……石頭?」
看著我手指向堆放在店家門口的幾顆大石頭,痞子殺手眼中的困惑加深了。
「這些石頭有什麼好看的?」
「嘎?石頭不好看也不能吃啊。」暴雷同樣也冒出了問號。
「沒有啦,我只是在想,不是有些店家都會放幾顆石頭當裝飾嗎?我在想說商會要不要也擺幾顆?」我隨口胡謅道。
「啊?」痞子殺手出現無法置信的神色,「我親愛的貓啊,妳不是一項都不管事情的嗎?怎麼會突然對商會的擺設感興趣?」
「我……就剛好看到這些石頭,剛好想到的嘛!」
「是嗎?」他並沒有因為這樣的藉口就相信我的說詞,「貓,我覺得妳最近怪怪的耶,變的跟以前都不太一樣。」
「我哪有。」我嘴硬的反駁。
「唔?你們在這邊做什麼?」
遙日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他跟土耳其藍出現在商店門口。
「在看這些石頭。」痞子殺手指了指地上的大石,「貓她說想要買一些石頭放在商會當擺設,遙日,你覺得呢?這適合嗎?」
「唔……」遙日因為痞子的問話陷入沉思,似乎是真的在考慮這件事情的可行性。
「欸,我只是隨便說說啦!」見他那副苦思的模樣,我連忙中斷這個話題,「現在想想,這些石頭好像不太適合放在商會裡面……」
「其實也不會啦。」土耳其藍笑著接口,「你們商會的擺設以木雕為主,如果買一些造型奇特的石雕,兩者搭配起來會很出色。」
不只是外型甜美、漂亮,土耳其藍說話的聲音也很溫柔,語調和緩不急躁,聽來十分舒服。
「嘿!大家集合,要出發了!」庫黑子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在我們抵達惡魔礦坑這個區域後,庫黑子隨即衝向這鎮上的行政中心,去申請挖礦的通行證。
除了申請到挖礦通行證,庫黑子還聘雇了一批挖礦矮人,當然,這些矮人全是NPC。
「人都到齊了嗎?」庫黑子站在路旁的矮柱上,計算著人數。
「好!一共二十七人,沒有人偷跑!」他笑嘻嘻的點頭,並發出了組隊邀請,還為我們這群礦坑苦工取了一個不錯的名字──惡魔礦坑掃蕩團。
礦坑的位置位於小鎮外,步行約五分鐘的距離。
才走到礦坑附近,面前就出現幾隻鼠人怪物手拿斧頭、石鎚在坑洞外頭巡邏。
因為遙日他們帶了一群成員要訓練,所以清掃怪物的工作就由他們先行展開,我們其他人只是跟在後面,在怪物想要逃跑或他們被圍攻忙不過來時,從旁幫一下、補個幾刀。
當走在前面的清怪隊淨空場地後,庫黑子就會率領那些矮人礦工開始工作,將礦坑裡的礦石一車車的運送出去。
「……聽艾維克說,你們以前是因為打架認識的?」
因為有許多高手在場護衛,擔任補血師的土耳其藍沒有發揮的餘地,她索性走到我身旁,跟我閒聊起來。
「打架?」我有些遲疑的一頓,老實說我已經對最初的認識沒什麼印象了。
「對啊,他跟我說你們各自認識的朋友吵架了,然後說要組隊打一場……」
「喔,我想起來了。」土耳其藍的話勾起我的部份回憶,「那場仗我記得是我們這邊輸了。」
「可是隔天換妳贏了。」土耳其藍接口笑道:「艾維克說,他隔天在另一個戰場遇到妳,結果你們的團隊將他們打的落花流水,完全慘敗。」
「嗯。」我朝她回應一個淺笑,視線卻不斷往前方飄去,跟她的對話有點心不在焉。
我們兩人跟著庫黑子以及他的採礦團隊走在隊伍最後面,其他人全在前方跟怪物打鬥,大肆廝殺,就連暴雷也拋下我這個主人,跑去跟怪物群玩耍。
「妳想要去打嗎?」似乎是看出我的分神,土耳其藍笑問道:「看到怪物卻不能打,一定覺得很無聊吧?」
「還好。」我尷尬的回了個笑。
其實我並不是因為看到怪物才分神,而是……因為遙日。
他的作戰方式似乎改變了,以前他是以輔佐隊友為主,可是上一場的對戰跟現在,他全是擔任控場的身分,這位置對他來說似乎是十分得心應手。
「不用顧慮我,妳過去吧。」土耳其藍開口對我說道。
「妳呢?」
雖然有點心動,但是我還是要顧慮到土耳其的安危,畢竟她一點防禦能力都沒有,要是我離開她身邊,附近突然有怪物重生或出現那該怎麼辦?
「不用擔心我,這裡怪物都已經被清完了不是嗎?」她朝我笑著。
「可是怪物會重生。」
「沒關係的,還有庫黑子在啊。」她指著正在指揮矮人礦工挖礦的他,「雖然他的專職不是戰鬥,但是一些基本的戰鬥技能也有學,而且我還會一些拖延怪物的法術,要是有怪物出現,我就用冰凍或遲緩法術擋住它們,然後快點跑到你們身邊,這樣不就好了嗎?」
「我還是待在這邊就好了。」我朝她搖頭苦笑。
土耳其藍說的那些法術,只能對一些不會魔法的近戰怪物有用,這裡可是還摻雜著法術系的怪物,要是對方同樣朝她丟了顆冰彈將她的行動制住,她又該怎麼求救呢?
「真的不用顧慮我啦。」見我拒絕,土耳其藍出現苦笑,「雖然我不喜歡打怪,但我喜歡看隊友戰鬥的模樣,之前聽艾維克說妳身手很好,我一直很想看看。」
「等一下,聽說這個礦坑很大,晚點他們打累了可能就會叫我上場,到時候妳就能看到了。」
才這樣想,附近卻突然傳來騷動聲。
「吱吱、吱吱,可惡的傢伙,不准你們偷走我們的礦!」
「吱吱,殺!我要吃你們的肉!用你們的骨頭做成裝飾品!」
七、八隻鼠人怪物從一旁的小通道衝出來,紅通通的雙眼怒瞪著我們。
「看來,系統好像想要讓我先表演打怪給妳看啊。」
「呵呵,加油喔。」土耳其藍退到一邊。
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一直忙於挖礦的庫黑子才會回神說話。
「貓,怪物出現了,快點清吧!牠們站的地方有很不錯的礦。」
「知道啦!」我拿出了武器準備應戰。
「等等!」庫黑子突然叫住了我,「怪物附近有煤氣點,妳不要使用火系的魔法,不然會引爆。」
「你怎麼知道有煤氣點?」
「牠們右邊的地上不是有一個發著藍光的小凹洞嗎?那個就是煤氣點。」
難怪沿路我總會看到這種坑洞,在通路上照出一個個光圈,原先還以為那是某種照明設備呢!
「爆炸的威力會很強嗎?」我順口追問。
「藍光照射的範圍都會受到波及。」
「了解。」
黑戰士在我的複合劍盾上加了火與風系魔法,火是主要的攻擊力而風是輔佐,本來我想要直接放出火焰斬一舉將牠們消滅,現在看來只能一個個砍了。
為了不讓鼠人怪物將我們一舉包圍,我故意直接衝向牠們,讓自己成為鼠人怪物圍攻的目標,這樣的舉動引起土耳其藍的驚呼。
「貓,危險……」
「不用擔心。」我朝她安撫的笑笑。
手上的長劍打橫一轉,一劍便砍下了一隻鼠人怪物的腦袋,殷紅的血像噴泉一樣從斷頸處噴出。
「我的手段會有點血腥,要是覺得害怕就別過臉去吧。」手上的殺戮行動沒有停下,我只是口頭上提醒她。
以前一直沒有「我似乎過於暴力」這樣的認知,直到前陣子,我帶一組新人去打怪,發現有兩個女生被我嚇的臉色發白後,我這才意識到──我的砍怪方式似乎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的啊。
「不會啦,妳這樣哪算血腥啊?」土耳其藍朝我「呵呵」的笑著,同時舉出了其他人的例子。
「我們公會的男生才真的恐怖呢!艾維克他老是在對手身上戳洞放血,凱薩喜歡用斧頭將人從中剖半,阿道夫會用黑魔法把怪物的血抽乾,他們那種的我都不怕了,哪有可能會怕這一點點血呢?」
呵,看來她不像外表那麼柔弱啊?我本來還以為像她這種說話聲音輕柔的女生,會很怕看到血腥的場面呢!
既然夥伴可以接受,那我自然也就放手砍殺,只不過那些怪物具有呼朋引伴的功能,快死的時候總會對著空曠的地方大叫:
「吱吱、吱吱,有敵人!大家快出來殺光他們!」
「吱吱!英勇的弟兄們,快點出來跟可惡的偷礦賊奮戰吧!讓他們瞧瞧我們的厲害!」
雖然不見的每次的呼喊都有用,但,有時候真的會竄出幾隻鼠人怪物加入奮戰。
「真麻煩。」我埋怨的咕嚷了句。
鼠人怪物不怎麼厲害,但,這種源源不絕的攻擊卻讓人很頭疼。
要是不快點追上去,距離一拉大,可能會出現更多問題。
隨即,我跳升至空中,朝他們施放出光彈,一舉將牠們打成蜂窩。
在一陣高聲慘叫後,地上遍佈一些斷肢殘屍,殷紅的血將地面給染成深色。  
分類:親子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