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七章 選擇

這場公會戰他們所選定的規則是「不能復活」模式,在這樣的戰鬥規則下,公會對戰的玩家受傷了能補血、能治療,但,只有一次的生命,被殺死之後就會被傳送出戰場。
這種規則限制可以增添戰鬥的刺激性,而且也比較偏向真實的戰爭。
很快的,雙方開戰了。
如同我們先前的討論,獨霸天下的戰士群一邊往對手營地推進,一邊拓展自己的佔地資源,而MASK則是以魔法師當先鋒開路,讓他們戰士們直接朝對手的要塞衝去,不管資源、不管佔地。
「真是強勢的打法。」MASK的作戰策略,讓黃泉鎖鏈有了出這樣的評語。
「這種方式要顧及很多狀況,缺點很多,他們怎麼敢這麼用?」艾奎為此皺眉了。 
「應該會失敗吧。」北宮夜雪也不怎麼看好這場戰役。
「是嗎?那我們就期待結果吧。」焰星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多做任何評論。
戰場上,MASK前鋒的魔法師大量放出攻擊魔法以及牽制魔法,這種大範圍攻擊的魔法一放出,獨霸天下的戰士們可是吃足了苦頭。
當有戰士想要先滅了礙事的魔法師時,因為魔法師們站在高處,必須要先攀上他們所站的地方,在攀爬的途中,戰士早就被魔法師用火球雨給砸死了。
進攻不成,獨霸天下轉而派出了弓箭手及魔法師,打算使用遠距離攻勢對應,然而,當對方如此進行時,MASK的魔法師們卻退下了高處,推出了戰甲機、火砲等等機械回戰,自己則是躲在器械後頭,為自己及他們的戰士加上防護屏障。
這情況讓獨霸天下公會氣的直跳腳,當然,他們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在面對這樣的情勢時,他們決定不管那群魔法師,改走其他路線進攻,趁機佔領其他資源用地,並且針對對方設有兵力的地點追擊,與他們展開一場廝殺。
「沒想到還能這樣玩。」這樣的局勢,讓艾奎感興趣的笑了。「雙方是不分上下吶!」
「不過MASK這樣狂衝,後半段可能會出現補給品不夠的狀況。」北宮夜雪點出了一個關鍵問題。
「嗯。」黃泉鎖鏈認同著他的看法,「獨霸天下不只進攻資源地,同時也進行補給品的製造,後半段他們應該是比較有利。」
雖然很想專心觀看這場戰鬥,但,我的視線總是不自覺飄到遙日所在的定點,儘管勉強將思緒拉回,注意力卻始終無法集中,腦中總是轉著遙日的事情。
總覺得,MASK公會裡的遙日,跟我認知中的他有很大差距,有一種陌生的感覺。
我知道他的魔法很棒,可是他什麼時候也使用魔法以外的武器了?
跟其他人一起組隊時,我知道他能順應情勢做出攻防上的改變,然而,我並不知道遙日在戰場上的指揮調度,竟然是如此俐落、迅速。
MASK的魔法師全都聽令遙日的指派,不管是攻擊還是戰略切換,全都有如行雲流水般流暢。
是因為我們總是並肩作戰,習慣了跟遙日合作,而現在我成了觀眾,坐在一旁觀看……才會覺得無法適應嗎?
總覺得,我看見了遙日的另一種風貌,雖然對於這樣的他有點不習慣,但,卻又覺得戰場上的他,也很有他的風格,有一種「沒錯,這就是他會做的反應」、「對,遙日就是會用這方式」的感覺。
「貓……」
「貓?」
肩膀突然被人搖了兩下,一回頭,痞子殺手的臉放大在我面前。
驚訝的倒吸一口氣,我反射性的伸手往他胸前一推,將痞子殺手往後推倒。
「嗚啊~~」痞子殺手因此跌在焰星身上,發出一聲慘叫。
「你幹嘛突然靠的那麼近啊!嚇人嗎?」我沒好氣的朝他罵著。
「我哪有!」痞子殺手揉著發疼的胸口,皺眉反駁:「我們叫妳,妳都沒回,所以我才想看看妳是不是在發呆,結果妳突然轉頭,我才被妳嚇到了咧!」
「抱歉,我剛剛在想事情。」我尷尬的笑笑。
「想什麼?」痞子殺手順口追問。
「唔……」我遲疑的停頓一會,反問:「你剛才叫我要做什麼?」
「問妳對這場戰事的看法。」
「貓呢?」焰星開口追問:「貓是在想什麼?」
「我……也是在想這個啊。」我心虛的將視線轉回到戰場上。
「所以妳的感想是?」焰星等待著答案。
「這個嘛~~」我的回答出現了幾秒鐘的停頓。
儘管已經努力在腦中抓取整場戰事的資料,然而,我腦中卻只出現遙日跟魔法師們的作戰。
「總覺得……MASK的作戰方式很眼熟。」我語氣含糊的說道。
「原來妳已經注意到了啊。」焰星朝我點頭笑著,言下之意,似乎正在等我察覺到某些事情。
雖然我很想將事情向焰星問個清楚,但,目前的狀況卻讓我只能將話給嚥下。
整場戰鬥一開始競爭的很激烈,雙方僵持不下,然而,因為雙方策略上的不同,到了中場,整個局勢開始出現顯著變化。
獨霸天下公會在上半場積極佔領了許多領地,本來應該會有許多資源可運用,但,卻因為MASK戰略上的干擾,讓他們來不及擴充補給,下半場的氣勢卡在補給不足,造成進退不得的窘迫局面。
而原先我們只看到MASK狂衝、狂進攻,沒想到在我們沒注意的時候,他們私下進行了資源擴充,而且上半場他們的戰士幾乎沒動用到什麼力量,到了下半場,戰士加上資源補給,他們的戰士軍隊更是如虎添翼。
很快的,這場戰事就分出了高下,獨霸天下被打的潰不成軍,最後宣告戰敗。
戰事結束後,我們以及戰場上的玩家隨即被系統傳送到另一個地方──冒險者聯盟,這裡是讓玩家申請公會以及辦理各項公會事宜的地方。
在戰爭結束後,爭鬥的雙方都會來這邊觀看剛才的戰鬥影像,勝利者還可以領取遊戲官方所給予的榮譽獎章,敗者則是到這裡以低價購買戰爭所耗費的補給用品。
「吼!可惡!就差一步吼!」司徒狂風在大廳中不甘的怒吼著。
獨霸天下的公會成員也因為戰敗而顯得有些士氣低落。
基於平日的互動與友誼,我們幾個走向前安慰了幾句。
「吼!如果再多點時間!我一定就能打贏吼!」
因為不肯接受這項事實,司徒狂風開始大發牢騷,而我們也只能充當傾聽者,適時的插上一兩句話安慰。
MASK……走了嗎?一邊聽著司徒狂風的話,我一邊暗暗搜尋著各處,然而,卻遍尋不著那熟悉的身影。
正當我想放棄時,卻正好瞧見糖衣毒藥等人站在不遠處。
想到夜影杰先前的請託,我連忙快步走了過去。
「嘿!好久不見。」
我輕拍了下粉紅可樂的背部,笑著向他們打招呼。
「貓師父!」見到我,幾個人臉上立刻出現笑容,同時也嘰嘰喳喳的說了起來。
「貓師父,妳剛剛有看到我們的戰鬥嗎?」
「這是我們第一次參加的公會戰耶!感覺好刺激!」
「阿徳最糟糕了,才上場撐了一陣子就掛掉。」
「嘎啦啦,伯納德一下子就掛掉了啊?真是糟糕啊。」暴雷擺出一副教導的姿態道:「你要多練練喔,這麼嫩怎麼可以呢?」
「欸!話不能這麼說啊!我被四個戰士圍攻,不死也難好嗎!」伯納德氣呼呼的反駁。
「這你就要跟我家貓老大多學學啦!」痞子殺手突然現身在我身後,「我家親愛的貓貓,就算被十個、二十個戰士包圍,她也一樣能殺出重圍!」
「痞子大哥。」伯納德臉上出現數條黑線,「請你不要用貓師父當典範,她根本就是魔王等級,我哪能跟她比啊!」
「就算當不成魔王,至少也能當魔王旁邊的小嘍囉吧?」我笑嘻嘻的接口道。
聽我這麼說,麥當當大笑了幾聲,「我想我可以成為跟黏液怪差不多等級的骷髏兵。」
「我怕我連小嘍囉旁邊的黏液怪都當不成。」伯納德很沒有志氣的低下頭。
「臭阿德,你未免也太沒志氣了吧!」糖衣毒藥往他頭上敲了一記。「只要肯練,我們一定能成功!」
「對嘛!」粉紅可樂異口同聲的點頭,「我們要有雄心壯志!一定要成為厲害的戰士!」
「加油吧!我相信你們一定可以。」我鼓勵著他們。
「沒錯!有親愛的貓貓加持,你們一定會成功。」痞子殺手半開玩笑的說道:「我之前遇過你們另一個同伴……他叫啥?」
「夜影杰?」我直覺想到他。
「喔喔!對,就是他,前幾天我去聖˙十字軍公會時有遇到他,他現在練的很不錯喔。」
一聽到夜影杰的名字,幾個人頓時止住了談話與笑聲,現場的氣氛陷入了尷尬的沉默。
「欸?怎麼了?」痞子殺手對這樣的反應吶悶。
「他們吵架了,還沒合好。」我簡短的答道。
「嘎啦啦,他們吵架了。」
既然痞子殺手無意中將這件事情戳出來,那我當然也就順著將事情攤開。
「我過來這邊之前有遇到阿杰,他要我幫他看看你們最近的狀況,他很關心你們。」
「我們很好,用不著他擔心。」糖衣毒藥還沒有放下對阿杰的不滿,說話的口氣非常生硬。
「嘖嘖,這樣不行喔!」痞子殺手朝她搖了搖手指,「朋友間吵架是一定會的,可是總是要合好啊,難道你們要這樣從此不相往來嗎?」
「……」幾個人低頭沉默了。
「雖然阿杰跑去別的公會,但這並不表示他不在乎你們,」我試圖勸道:「要不然,他也不會詢問我你們的近況了。」
「貓師父說的沒錯。」麥當當終於開口說話了,「阿杰他真的很在乎我們,每天他都有寫信來,有好的裝備也會寄來給我們……」
「那又怎樣?我們又沒有叫他寄。」粉紅可樂反駁著。
聽到這樣的回答,我無奈的搖頭苦笑。「大家都是朋友,你們何必這樣呢?」
「……是他先不將我們當朋友。」糖衣毒藥嘟嘴回道。
「你們真的不想要這個朋友了嗎?」
焰星的聲音突然從旁傳來,他站在我身旁,一臉認真的問道:「如果是這樣,那我就叫阿杰不要再來騷擾你們。」
「……」焰星的發言,讓他們愣住了。
「猶豫了?」見狀,焰星原本板著的臉,這才浮現一抹淡笑,「如果你們是覺得跟阿杰不合,鐵了心不想交這個朋友,那麼我們也不會再勸你們,但,如果你們只是因為自尊問題拉不下臉,那就太可笑了。」
「其實……」伯納德遲疑的開口,「可樂跟毒藥只是嘴上說說,我們都想跟阿杰合好,但是我們不知道該怎麼做。」
對於伯納德的說詞,粉紅可樂跟糖衣毒藥相繼別過臉去,用沉默當成默認。
我可以理解他們的猶豫,當爭執發生時,要在什麼時機合好、怎麼跟對方合好,這真是一件很難判斷的事情。
「不用想的太難。」焰星朝他們鼓勵的笑笑,「只要做出選擇就可以了。」
「選擇?」這種奇怪的說法讓他們以及我同時冒出了問號。
「我來舉一個最常發生的狀況,當作是例子好了。」焰星開始為他們進行解釋,「你們在路上看到一名受傷的玩家,你可以選擇為他治療、殺死他,或者裝做沒看到,也許你選擇了治療,可是那人在傷勢痊癒之後,卻反過來殺了你,這時候,你可以繼續做出選擇,看你是打算追殺他,或者完全不在乎,繼續往自己的目的地前進,這就是選擇。」
「對對,沒錯!」痞子殺手點頭如搗蒜的道:「所以說,你們也只要『選擇』就好,原諒或不原諒,就只是一個選擇!」
「聽起來是很簡單啦……」糖衣毒藥面有難色的皺眉。
「可是做起來好像有點困難。」粉紅可樂接口回道。
「嘖嘖嘖!重點是在於行動!」痞子殺手擺出一副長者的姿態說道:「不要預設立場、顧慮太多,想太多通常都成不了事啦!」
「……」幾個人為此陷入了思考。
「好了,心理輔導到此結束。」焰星拍了拍我的肩膀,「貓,走吧。」
「去哪裡?」
「當然是去跟MASK打招呼囉!」痞子殺手一把勾住我的肩膀,笑嘻嘻的道。
「他們……不在這邊吧?」我遲疑的回問。
「在啊。」痞子殺手隨手指向販售補給品的店鋪,「他們在那邊。」
店家門口站著一群人,在人群中,我見到了遙日。
此時的他正在跟MASK其他成員聊天,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
要過去嗎?我猶豫了。
要是我現在出現在他面前,遙日臉上的笑容會不會消失呢?
一想到這點,我突然覺得有些惶恐……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