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一章 意外的交易(下)

「什麼這樣那樣?」東伶的聲音突然出現。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季薰嚇了一大跳,回頭一看,發現東伶跟凱安出現在房內。
「你、你們什麼時候來的啊?怎麼不出聲?」
「剛到。」東伶拿出手帕為季薰擦去臉上未乾的汗水,「妳在想什麼想的那麼出神,連我們接近了都沒察覺?」
「呃……」要說嗎?季薰猶豫著。
「呵~~」一旁的凱安打了一個大呵欠。「要送三餐我不反對,但是我可不可以不要加入送早餐的行列?」
現在不過是清晨六點多,對他這種夜貓子來說,這種起床時間實在是太早了。 
「不行。」東伶一口回絕,「早睡早起是最好的養生之道,這也算是為你的健康著想。」
「睡眠不足對健康有害。」凱安無奈的揉揉眉間,他每天都必須忙到半夜兩、三點,隔天早上不到六點又被挖醒,再這樣下去他肯定會體力透支!
「其實我可以自己出去買吃的,而且冰箱裡也有食材可以煮,你們不用特地為我送吃的過來啦。」季薰尷尬的笑笑。
自從東伶發現季薰失去眼睛後,他每天都往季薰家裡跑,幫她送三餐、甜點、下午茶外加補湯,儘管季薰說了好幾次自己沒有大礙,不需要進補,但,東伶還是不理會她的話,每隔兩天就帶來一鍋補湯,硬逼著她喝下,將季薰養的胖了好幾公斤。
「不行,外面很危險,妳還是待在家裡就好。」
危險?那我以前是怎麼活過來的?聽到東伶這種保護過頭的宣言,季薰真是頗感無奈。
「好了,去梳洗一下,下樓吃早餐。」東伶拍拍她的臉頰,吩咐道。
「是。」
才剛在位置上坐定,東伶便將一個夾了很多生菜的漢堡交到她手上。
「好大的漢堡。」季薰發出輕嘆,苦惱的埋怨,「要是再胖下去,我就沒有衣服穿了,現在裙子都變緊了。」
「能吃就是福。」東伶將一大杯牛奶放到她手邊。「我覺得女生有點肉感比較好,搞不懂那些拼命減肥的女人在想什麼。」
「想要美麗。」季薰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現在人的普遍觀念就是,身材越纖細、越苗條的人就越美,要不然怎麼會有一堆紙片人出現?」
「那種觀念根本就是病態。」東伶不以為然的反駁:「身體健康才重要,看到那些女模特兒為了減肥將自己身體搞壞,我真是很想往她們頭上敲下去。」
「目前的市場就是這樣要求她們,她們也算是受害者。」凱安就事論事的回道:「你以為減肥很簡單嗎?那些模特兒常常跟我抱怨說,她們沒有一天有吃飽過。」
東伶不置可否的聳肩,等季薰啃掉手中的漢堡後,他將一盤切好的水果往她面前推去。
「繼續。」東伶將水果叉子交到季薰手中。
吃完那個漢堡、灌完牛奶後,季薰已經覺得有點撐了,現在竟然還要她吃下一盤水果?
「……我開始懷疑,你是不是在執行什麼大胖子養成計劃?」
「胖什麼胖?身體健康最重要。」東伶沒好氣的道:「看看妳,妳的臉色一天比一天糟,臉上掛著兩個黑眼圈,不知情的人,說不定會以為妳是毒蟲或是患了重病。」
「黑眼圈又不是我的錯,我也不想每天都被痛醒啊。」季薰嘟嘴咕嚷著。
聽到她這句反駁,東伶苦澀的笑笑,輕摸著她的頭安慰。
「先忍耐一下吧,我一定會想辦法將妳的眼睛拿回。對了,凱安,你跟對方聯絡的怎樣?」
從季薰手上拿到川羯的電話後,東伶請凱安出面聯繫,要他幫忙買回季薰的雙眼,畢竟這種生意場上的事情,凱安比較擅長也比較熟悉,由他開口交涉,成交的機會應該比較大。
「我已經開價到三倍了。」凱安隨口回道。
「三倍?什麼東西的三倍?」季薰納悶的問。
「不管別的買家開價多少,我都會比最高價多付兩倍給他。」吃完三明治,凱安喝了幾口牛奶解渴。
「聽起來好像要花好多錢。」季薰驚訝地一愣。
「不是『好像』。」凱安糾正道:「據我估計,大約需要上千萬吧。」
「千?!」這種天文數字,再度讓季薰發出驚呼,「有必要這麼誇張嗎?不過是一對眼睛,一千萬可以買一間房子了!」
她從沒想過,她的一雙眼睛竟然等同於一間套房的價碼。
「這位季薰小姐,聽妳的口氣,妳似乎是忘了,那對眼睛原本是妳的?」東伶戲謔的笑著。
「它現在已經不屬於我了。」季薰半開玩笑的說道,隨即,她的額頭被東伶給敲了一記,當作是說錯話的懲罰。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這是流傳許久的古訓。」東伶神情認真的訓道:「況且,失去雙眼後,妳的身體發生什麼變化,我想妳比我更加清楚,難道妳要一輩子活在這樣的痛苦之中?」
儘管季薰沒有當面跟東伶多做埋怨,但,當他初次見到季薰「發作」情形時,那幅駭人景象已經深印他腦中,儘管兩人時常吵吵鬧鬧,但感情卻親如家人,他實在無法眼睜睜看著她受苦。
「目前開出的條件,已經破了我作生意以來的最好價碼。」凱安雙眉微鎖,面帶擔憂,「希望這次的交易能夠談成。」
「你都已經開出這麼好的條件,對方不可能還會拒絕吧?」東伶猜測的道。
「不一定。」凱安接口說出另一種可能,「如果那人是器官收藏家,嗜好就是收藏器官,他就不會因為錢就將好不容易得到的收藏品賣出。」
「收藏器官?」東伶挑眉冷笑,微怒的殺氣自他身上發出,「聽起來還真像某種變態。」
「東伶師父,你不要激動。」在季薰「看」來,東伶此刻的氣場就像刺蝟一樣,一根根如針、如刺的豎起,頗有一種「怒髮衝冠」之味。
「其實今天川羯有來找我。」
為了不讓兩人為了她的事情多做操煩,季薰索性將川羯提出的要求說出。
「他這種條件還真奇怪。」凱安納悶的道:「該不會他跟那個叫做魈的人,是某種敵手關係?」
「我也是這麼覺得,所以我打算照實跟魈說清楚……」
「不,我建議妳不要說。」凱安勸阻著她,「要是妳跟對方說了,那個人聽了之後不肯接這個委託呢?妳的眼睛不就要不回來了?」
「我知道有這種可能,要是他真的不接,那我也只好認了。」
「為什麼?」凱安感到不解,「難得有這個機會,為什麼妳不好好把握?難道妳真的甘心失明一輩子?妳真的願意這樣過一生?」
「我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而害到別人。」季薰說出她一貫的原則。
「季薰,我知道妳是因為顧慮到對方的安危,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凱安放緩語氣,試圖說服她,「我並不是要妳當一個自私的人,我只是覺得『某些時候』,妳應該要多為自己著想,尤其這件事情涉及到妳的未來。」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不要這麼做。」季薰堅持著決定。
「季薰,妳不要這麼固執……」
「想怎麼做就去做吧。」東伶打斷凱安的話,站在支持者的立場。
「東伶。」凱安不滿的沉下臉。
如果真的這麼不在乎,為什麼又要我去幫忙買回眼睛?耍人嗎?
「到達目的地的路徑並不是只有一條。」東伶慢條斯理的道:「再說,對方都還沒有給予回應,我們也不需要自己多做捏造猜想。」
「隨便你,反正眼睛又不是我的。」兩票對一票,凱安也不打算繼續爭辯。
他往手錶瞧了一眼,拿著西裝外套起身,「該上班了。」
跟著凱安的動作,東伶跟著起身整裝,「季薰,跟對方聯繫之後,不管他答應或不答應都要跟我說。」
「好。」
送走了兩人,季薰本想要打電話給魈,才剛拿起手機,她的動作突然停頓住。
「真是的,我在做什麼啊?」她失笑的搖頭。
儘管能靠著記憶中數字鍵的位置撥打電話,但她看不見名片上的號碼,又怎能撥出這通電話?
收起手機,她對魈使用了「傳呼」,也就是所謂的「千里傳音」,幾次之後,對方有了回應。
『我是魈,是哪位美女找我啊?』回傳的語調相當輕浮,聲音中透著笑意。
『我是季薰。』
『季薰?』對方停頓了幾秒,才用想起來的語氣道:『喔喔!原來是「將眼睛送人」的季薰小妹妹,好久不見,最近過的好嗎?』
這傢伙……有必要用這種口氣說話嗎?季薰額上暴出青筋。
『怎麼啦?怎麼會突然想到要找我?覺得寂寞想要我陪?想告白?還是要委託我工作呢?』
『工作。』季薰冷著聲音回道:『我想請你幫我拿回眼睛。』
『嗯?送出去的東西要拿回來?』魈輕笑著,『這樣子好像不是送禮物應該有的禮節啊。』
『我才不是那種人!』聽著魈這種近乎嘲諷的語氣,季薰頓時怒氣上升,『是那個人說只要我找你委託,他就將眼睛還我,如果他不是指名要你去找他,我才不會來委託你!』
『唔?』魈困惑的頓了頓語氣,『對方指名要我去?』
『是啊,他叫做川羯,今天早上來找我……』季薰簡略說出川羯的要求。
『這可真是有趣……』魈為此陷入短暫沉思。
『你不認識他嗎?』魈的態度讓季薰困惑了,她還以為他們兩人應該是認識對方,或者是知道對方才是。
『大概算吧。』
『大概?這算什麼答案啊?』季薰沒好氣的咕嚷,『他是你的朋友嗎?』
『妳說的是哪種定義的朋友?』對方反問。
『定義?朋友就朋友啊,還要定義什麼?』
『這麼說妳就真的是外行了。』魈的笑聲傳來,聽在季薰耳裡顯得有些刺耳,『有的朋友屬於利益交換類,有的則是推心置腹,另外也有那種知道對方叫什麼名字、見過幾次面,但卻記不得彼此有沒有聊過天的朋友。』
『……所以你們的關係到底是?』聽了一串還聽不出答案,季薰真是頗感無奈。
『這個啊,我只能說,算不上至交好友的關係。』
『……』這一番似是而非的說法,讓季薰無言了。
意思是他們是敵手嗎?她猜測著。
『總之,妳是要委託我去拿回眼睛對吧?好吧,我答應妳,至於酬勞……』
『等、等等。』發現對方爽快的允諾,季薰趕忙喊停。
『怎麼?怕我酬勞收的太高?放心,我的收費一向是業界同仁之中最公道,本人可是做口碑的,要是不信妳可以去打聽打聽。』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真的要去?』季薰的音調微微提高,『既然你們不是朋友,你不怕對方會對你做出什麼事情嗎?』
『在妳的想像中,妳覺得他會怎麼對待我?』魈頗感好奇的反問。
『比如說殺了你,挖出妳的器官收藏,或者是毒打你一頓再把你賣掉,抓去當他的實驗品之類。』
『聽起來,妳好像已經將我跟他的立場設定為敵人了?』魈再度笑了。
『沒辦法,依照你那種惡劣、愛計較的個性,要產生仇家比較容易。』季薰心直口快的回道。
『季薰小姐,妳可不要忘記,妳現在是有求於我,說話這麼直接不太好喔。』魈半帶警告的說道。
『如果就交易方面來看,我是雇主、你是受雇者,照理說應該是你要比較客氣才對。』季薰打哈哈的說道:『再說,我也是在關心你啊,人家不是經常說,「出來混的,總有一天要還」?像你從事這種工作,說不定暗地裡有人會覺得你擋到他們的財路,對你心生不滿呢?我只是提醒你注意一點。』
『感謝妳的關心,總而言之,我保證會平安將妳的眼睛帶回,至於其他多餘的考量,我想就不必多談了,除非妳想要取消這項委託。』
魈的最後一句結尾,聽起來已經帶有禁止追問的意味。
『明天我拿到眼睛後就將他拿來給妳,酬勞方面目前暫定一百萬,確實的金額要等我跟對方交涉後再做橫量。』
『一百?你搶劫啊!』
『我這可是很合理的價格,畢竟就像妳說的,誰知道我這次去收取眼睛,會不會遇上什麼不測呢?』
『……』這句話堵得季薰啞口無言。
『好了,請妳耐心在家裡等待我的消息吧。』
發覺對方即將結束對話,季薰脫口說道:『我跟你去!』
『什麼?』
『我要跟你一起去,這是附加條件。』她堅持著。
『妳去做什麼?』
『我想要早一點將眼睛裝上,不行嗎?』季薰說出理由:『而且要是那個人真的要對付你,至少我還可以幫一下忙。』
後面這一句話,才是她堅持要參予的主要原因。
『妳?』魈啞然失笑,半開玩笑的損道:『妳不要在那邊礙手礙腳、增加我的工作量就好了,還想幫忙?』
『不管!這是我委託的附加條件。』季薰態度強硬的要求,『還有,要是我真的幫上你的忙,你收取的費用就要少一點。』
『這是討價還價啊?』魈沉吟一會,『好吧,但是既然妳已經委託我處理,後續的交涉妳絕對不能插手,也不能妨礙我工作,這是我的條件。』
『好。』季薰一口允諾。
『晚上我過去接妳。』
『為什麼要等到晚上?』
『那是商業機密。』魈用一貫的話回應。
『少來。』季薰才不信這一套,『你根本就是不想說或懶得說,所以用「商業機密」來搪塞我。』
『呵呵……我該稱讚妳聰明還是笨呢?』魈促狹的說道:『或者該說妳根本就是個不成熟的小鬼?』
『我已經成年了!』
『那麼,身為一位穩重、聰明的成年人,應該知道有些話,就算事實是如此,表面上還是要客套的裝成不知道,這才是良好的社交禮儀喔。』
『……總覺得你說的好像都是歪理。』季薰坦白的道。
『我會將妳的話解釋成,我是一個能言善道的人。』魈給自己一個非常正面的評價,『好了,儘管妳很喜歡跟我聊天,很不想結束這通話,不過我還是要狠心拒絕妳的挽留。』
『誰挽留你啊!』這傢伙臉皮真厚!
魈哈哈大笑了幾聲,『我親愛的小公主,晚上九點我去接妳,請耐心等候。』
在魈告知時間後,這場對話也就到此結束。
晚上九點啊。季薰苦笑了下。
對於成天無事可做、活動範圍就只有這棟房子的她來說,時間已經沒有多大意義。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