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五章 獠牙火象

「吼!」
透析術還沒結束,獠牙火象就已經掙脫箝制,並朝待在空中的我發了幾記火焰攻擊。
透析術發動後,需要等一小時的時間才能發動第二次,為了不錯失這個機會,我也只能咬牙硬撐,絕對不讓施法中斷。
其他人見到我成為攻擊目標,紛紛上前進行攔阻,試圖轉移牠的注意力。
也就在過了一分鐘後,我終於找到牠的弱點。
「一個弱點是獠牙!先將牠的牙齒打斷!」我立刻指揮著,「另一個弱點在牠的腹部,等到獠牙打斷之後,讓牠離開地洞,等牠出來再進行攻擊!」
「了解!」
勉強交代後,我隨即吐出幾口鮮血,整個人自高空摔到地面。
幸好我並沒有飛的太高,要不,在這種僅剩半條命的狀況下自高空摔落,肯定直接變成亡靈。
才為自己補了一些血,那隻獠牙火象就掙脫其他人的束縛,直接朝我衝來。 
「嘎啦啦,音爆!」
為了救我,暴雷連連對怪物使出攻擊,企圖將怪物的注意力轉移,其他人也在這時候追上,持續朝怪物發動攻擊。
趁著這段時間,我快速將傷口治好,同時將複合劍盾轉成了雙手大斧,朝著獠牙火象狂奔而去。
「鬼斬!」
朝著怪物突出嘴外的獠牙用力斬擊,一斧頭就將牠左側的彎牙劈斷,鮮紅色的血伴隨嚎叫聲出現,將我一部分的衣服給染紅。
快步繞到另一邊,對準另一側的彎牙再度劈下,只不過這次進行的沒那麼順利,獠牙火象將頭一甩,我的攻擊連帶偏離,只是砍中了牠的嘴邊,雖然同樣也濺出了紅血,但那殺傷力就跟被拆信小刀捅了一刀差不多。
獠牙火象扭動身子,粗大的象鼻子一甩,直接就朝我揮來,一個閃避不及,我便被牠給打飛了。
「痛死了……」要不是我及時用斧頭擋下衝擊,我恐怕就被牠撞扁了。
因為缺了一隻牙,獠牙火象脾氣瞬間變的暴躁,身上的顏色由白轉紅,腳下也出現了火燄包覆。
「嘎啦啦,獠牙火象變成『狂暴獠牙火象』了,攻擊力提昇20%,主人要小心喔!」暴雷提醒著。
「吼~~」獠牙火象朝天咆嘯了一長聲,一些護主的小嘍囉隨之出現。
只不過,獠牙火象這次召喚出的並不是原先的小象群,而是如同健美先生般壯碩的大金剛猩猩。
高舉粗壯的拳頭,大金剛猩猩像是敲戰鼓般的往胸口捶了幾下,發出「咚咚咚」的厚重響聲,而後各自奔向對手,開始進行牠們的殺戮。
「小心一點!不要分散!」夜影杰高聲喊道。
「魔法師一起使用『禁錮』牽制牠們!」夜音黎恩快速下達作戰指示。
然而,她的發言並沒有引起任何作用,其他隊員似乎都不擅長組隊打怪,見到一群怪物衝向他們,原本還算穩定的攻勢此時全陷入一團亂,眾人只是一昧放出絕招想自救,完全忘了應該要互助合作、一同求生。
他們這種如同散沙般的一對一攻擊,很容易就被怪物各個擊破了。
「啊!救命!」
「可惡!你這死怪物!我跟你拼了!」
「啊──我掛了。」
「魔法師先退開!找地方使用禁錮或者牢獄!」
「戰士先上去擋著!」
「哪邊的不要跑遠!這樣別人會幫不到你!」
看著凌亂的場面,夜音黎恩跟夜影杰一面防禦怪物、解救隊員,一面試圖穩住局勢,但,兩人的努力卻是徒勞無功。
很快的,隊伍就剩下我跟暴雷還存活,原本勉強撐著的夜音黎恩與夜影杰,因為要救其他隊員也喪命了。
在獨立奮戰的情況下,我乾脆乘坐暴雷飛上高空,打算先為自己補血療傷,等狀態恢復後再進行第二波攻擊。
「真是的!」變成亡魂的夜音黎恩,生氣的嚷道:「明明已經教你們組隊要怎麼打,剛才也進行的不錯啊!怎麼現在就又亂成一團了?」
「嘎啦啦,你們真是亂七八糟的捏!」暴雷跟著我數落他們。
「原來你們是來這邊訓練組隊作戰的啊?」這下子我終於理解了。
「是啊,不過好像還不行……」隊員甲無奈的苦笑。
「的確。」我坦白的點頭回道:「你們的默契還有待加強。」
「貓師父,妳先別打,等我們復活!」夜影杰對我喊道。
「對啊,妳等一下喔。」
其他亡魂也異口同聲的說道。
「黎恩跟阿杰復活就好,其他人不用。」我阻止了他們,「既然你們是要來學習團戰,那就先在旁邊看我們打法吧。」
我將手上的雙斧轉了幾下,變成了拳刃的模式。
「也好。」夜音黎恩認同的點頭,「不然好像也只是再死一次而已。」
「行動模式一樣。」我朝兩人拋下還魂符,順帶提醒道:「先解決大金剛猩猩,然後再進攻BOSS。」
「好。」
在兩人復活後,怪物群也開始蠢蠢欲動。
「我跟暴雷先去引開怪物的注意力,你們先為自己療傷。」
我飛向怪物群,為兩人拖延一些療傷時間。
在接近怪物群的上空時,我跟暴雷分頭行事,暴雷在怪物群飛繞盤旋,將怪物們全集中在一起。
我則是趁隙從旁邊慢慢一隻隻解決,削減牠們的勢力。
幾分鐘後,夜音黎恩跟夜影杰也跟著加入戰局。
趁怪物聚集的時機,夜音黎恩朝牠們發出「禁錮」魔法,讓怪物們的行動力降低,也就在牠們行動趨緩時,我跟夜影杰展開了攻擊,針對大金剛猩猩展開殺戮,結束事前工作的夜音黎恩,便在此時從旁幫我們補血治療。
清除那些小嘍囉後,剩下的目標就是獠牙火象了。
在行動之前,我先朝牠丟出一罐能降低攻擊力的毒藥,再由夜音黎恩施放「禁錮」,在獠牙火象行動趨緩時,我跟夜影杰一個箭步衝上前。
我一拳揍向準備爆衝的獠牙火象,火象被我擊中頭部,往退了幾步,頭上還出現暈眩的星星記號。
晃了晃發暈的頭,獠牙火象高吼了聲,再度朝我殺來。
「鏘!」
獠牙火象用牠剩餘的獠牙跟我的拳刃纏鬥,情勢頓時成了我跟獠牙火象的角力戰。
「貓師父,把那隻牙齒抓好!」
趁著怪物的注意力在我身上時,夜影杰從旁衝出。
「沒問題!」
我伸手上前抓住了殘角,而阿杰則是趁著這時機將獠牙劈斷。
「吼~~」
失去兩隻利牙,獠牙火象又是哀嚎又是怒吼,牠高舉前蹄,在空中飛踩了幾下,而後又朝站在牠正面的我衝來。
我快速低身閃過首波的攻擊,順手往牠的腳砍了一記,受傷的腳沒有撐住身體,整隻獠牙火象就這麼跪倒在地上。
在牠身子側過一邊時,我翻過了牠的背部,來到牠顯露在外的腹部方向,朝著最後一個弱點刺去。
鋒利的拳刃尖端在獠牙火象腹部開了個口,溫熱的鮮血從傷處噴濺出來,我的衣服有一大半都染上了血漬。
轉動右手,我使勁往下一劃,在牠的腹部開出了一道長刀口,左手的拳刃同時往牠身上猛刺,夜影杰則是從牠的頸部狠劈了幾刀,企圖讓牠屍首分身。
在我們兩人的「虐待」之下,這頭巨象很快就斷了氣,化成一堆巨型枯骨跟寶物。
「嘎啦啦,有寶物喔!好多寶物!」暴雷飛到獠牙火象的屍體位置上,「青木晶魔法杖、護甲皮外套、戰鬥重力靴……」
「唔,寶物還算不錯啦,都是中上水準。」
我往那些物品瞧了一眼,隨後轉身走向亡靈隊員們。
「竟然……三個人就解決了。」其他幾名亡靈,有些不可思議的道。
「這就是組隊的功用,只要策略運用的好,隊員在行動上有默契,你們也能夠解決這樣的BOSS。」我朝他們笑了笑,手上順帶甩了幾下,將獠牙火象的血給甩乾。
「繼續練吧!」夜影杰為隊員們復活。「看過『示範』之後,應該比較清楚怎麼做了吧?」
「嗯。」
「我們那邊有一些『BOSS誘餌』,需要的話可以給你們。」我指向仲澐他們所在的小島。
我的話讓他們面有難色的互望一眼。
「我想我們還是先練基本的好了。」某人苦笑的說道。
「對啊,等我們練熟一點,有默契之後再去挑戰……」
「唔?」我有些不解的側著頭,「直接打等級高的怪物會比較好吧?因為難度高,所以要集中精神應付,也會很容易進入狀況……」
之前凌依他們就是這樣帶著我狂打BOSS,教導我關於團隊行動需要注意的默契以及事項,讓我了解該怎麼跟人組隊行動。
「貓師父。」夜影杰往我的肩膀拍了下,有些感嘆的笑笑,「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妳那種不要命的練法。」
「……高手都是用死來累積功力的。」我說出了凌依的名言。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不過生命是很珍貴滴。」隊員們苦笑的回道。
「嘿啊,雖然死掉不怎麼痛,可是復活也挺麻煩的,最好還是找個能存活的練法……」
「穩穩的練就好啦,不用這麼急。」
既然他們都這麼說了,我自然也不會多做勉強。
「那你們就加油吧!」我朝他們揮手道別:「要是想抓BOSS出來玩,可以到我們商會買誘餌喔。」
「貓師父,等等。」夜影杰上前叫住了我。「妳……最近有遇到他們嗎?」
「他們?誰啊?」我不解的皺眉。
「就是毒藥跟可樂他們啊。」夜影杰尷尬的抓抓頭髮,「上次在海魔女那邊吵架之後,我就沒有遇過他們了,有聽說他們加入一個叫做『獨霸天下』的公會……」
「我知道這個公會。」我點頭回道。
獨霸天下是司徒狂風的公會,聽說他的目標就是讓它成為零度第一的公會,所以才會取名叫做獨霸天下。
「那,你知道他們公會最近的狀況嗎?」夜影杰緊接著追問:「上次聽阿徳說,他們公會好像要進行公會戰,後來就沒有他們的消息了……妳知不知道他們的現在狀況?」
「不知道。」我朝他搖了搖頭,「我跟獨霸天下的人並不熟,而且毒藥他們也沒有跟我聯絡。」
「這樣啊。」夜影杰臉上閃過失望的表情。
「要是擔心就去找他們吧。」我建議著他。
夜影杰朝我搖了搖頭,苦笑道:「我們……還沒合好。」
「唔?」
我回想著當初他們起爭執的情況,記得夜影杰是因為要追求夜音黎恩,所以加入了聖˙十字軍公會,但是因為他沒有跟其他夥伴商量,糖衣毒藥認為他不重視他們這群伙伴,所以才……
「去找他們談談吧,跟他們解釋清楚,不要因為小爭吵而失去朋友。」
「嘎,乖乖,嘎。」暴雷張開牠的翅膀,輕輕的拍拍夜影杰的背,「不要跟朋友吵架,吵架不好喔!」
「我試過了。」夜影杰苦笑道:「我幾乎每天都會發訊息給他們,阿麥跟阿德還會回我,跟我說他們的近況,可是毒藥跟可樂……」
「繼續嘗試。」我鼓勵的說道:「如果你覺得他們是你重要的夥伴,那你就繼續嘗試。」
「嘎啦啦,主人說的對!」暴雷用力的一點頭,「要繼續嘗試,努力不懈!不屈不撓!勇往直前!奮戰到底的啦!」
「嗯,我會的。」夜影杰篤定的點頭。
「阿杰,我們要往裡面走了喔。」
一直在旁邊等待的夜音黎恩,在我們談話停止的時機開口了。
「好,我馬上過去。」夜影杰朝她揮手回道。
看著兩人的互動,我好奇的追問:「你跟夜音黎恩……情況如何?」
「她已經答應我了。」提起感情事,夜影杰臉上笑的燦爛。
「答應你什麼?」這種含糊的答案讓我無法理解,「答應要做你的女朋友?」
「嗯啊。」夜影杰一臉幸福的望向對方。
待在旁邊等待的夜音黎恩,突然接觸到我們的視線,她有些困惑的側頭。
『恭喜。』為了不讓她尷尬,我私下傳了密語給她,『阿杰是個很不錯的男生,他一定會讓妳幸福的。』
「……」聽到這段話,夜音黎恩明顯的臉紅了。
她狀似譴責的掃了夜影杰一眼,後者則是無辜的朝她笑笑。
「……妳也是。」她朝我們走來,用著悶悶的語調回答我。
「也是?」我有些無法理解她的說詞。
「妳跟遙日。」夜音黎恩簡短的說出名字。「雖然跟他不是很熟,不過我覺得遙日對妳很不錯。」
「嘎啦啦,遙日對主人很好、很好喔!遙日是好朋友,是大好人!」暴雷異口同聲的嚷著。
是啊,他的確對我很好,他的好、他的體貼,近乎無可挑剔,只可惜……我隱隱的嘆了口氣,一提起他,壓在心中的那份難受又出現了。
「我以為妳會跟我推薦路西法呢。」不想繼續聊遙日的話題,我開玩笑的說道。
對於我這樣的回覆,夜音黎恩只是聳聳肩,「雖然我也希望我哥的愛情能開花結果,不過……強求是沒有結果的,這是我學到的教訓。」
夜音黎恩說到最後一句話時,臉上的表情很平淡,但,眼神卻顯得有些苦澀。
「總覺得……妳好像變了。」
難怪人家總說,戀愛會讓一個人成長。
「這些是他教我的。」望著身旁的夜影杰,夜音黎恩毫不掩飾的笑道。
聽到女友這麼說,夜影杰同樣回了一個幸福的笑容。
這就是戀人的感覺吧。從他們的笑容中,我看到一種名為「幸福」的氛圍。
遙日之前對我說的幸福,應該也就是這個吧。
『貓,妳打完了嗎?』艾奎突然傳了密語給我,打斷我的思緒。
『嗯,剛結束。』
『剛才司徒狂風傳密語跟我說,他的公會等一下要跟MASK打公會戰,妳要不要去觀戰?』
MASK?遙日加入的……
『要!我要去!』我不假思索的回道,口氣激動的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
『那妳快回來吧,我們要直接用傳送移動過去。』
『好。』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開始緊張起來,心臟噗通噗通的跳個不停。
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我是因為會見到遙日而緊張?不可能吧?以前朝夕相處都沒有這樣的感覺,不過……
我有多久沒見到遙日了?十天?二十天?一個月?總覺得好像跟他分開了好久好久……
「貓師父,妳怎麼了?」夜影杰困惑的望著我。
「啊?喔,沒有啦,我剛剛在回密語。」我尷尬的笑笑,「我朋友剛剛跟我說,獨霸天下公會要跟MASK打公會戰,我要跟他們一起過去當觀眾,你們要去嗎?」
後面的這句話,我問的對象是阿杰。
「……還是不了。」猶豫了幾秒,夜影杰搖頭回道:「MASK也有跟我們下戰帖,後天就要開打了,目前我們要專心培養團隊默契。」
「我哥沒有跟妳說這件事情嗎?」夜音黎恩好奇的追問。
「印象中沒有。」我在腦中搜尋不到這樣的記憶,「我好像……有一段時間沒見到他了。」
要不是聽他們提起這件事情,我恐怕還沒有注意到路西法的事情。
「嘎啦啦,路西法好久好久沒出現了呢!」暴雷同聲說道。
「會長他大概是忙忘了吧。」夜影杰替路西法找理由,「因為要跟MASK打,會長現在忙著跟其他人討論作戰方式,我們也很少見到他。」
「我哥他是個戰鬥狂。」夜音黎恩有些無奈的聳肩,「難得遇到這種高段對手,他當然想要好好打上一場。」
「我可以理解。」我十分認同的點頭,「跟好的對手打真的很棒、很有趣!」
我的說詞換來夜音黎恩無奈的表情。
「……看來妳也是個好戰份子啊。」
「嘎啦啦,戰鬥狂!我家主人是凶猛的戰鬥狂!」暴雷插嘴說道。
「什麼兇猛啊?」我往暴雷頭上敲了一記,「在遊戲裡,不打怪、不戰鬥那還有什麼好玩的?玩遊戲就是要玩屠殺啊!」
「嘎?所以說,主人不是戰鬥狂,是屠殺狂?」暴雷似懂非懂的回道。
「……」我無言的翻了翻白眼。
什麼屠殺狂?說的我好像是殺人犯……
「嘎啦啦?暴雷說錯了嗎?」暴雷的眼神透著質疑。
「我懶的跟你多說。」直接將話題中斷,我跳上了暴雷的背部,「其他人還在等我們,該回去了。」
「嘎啦啦,好,準備起飛!」
正當我們準備飛起時,夜影杰叫住了我。
「貓師父,妳過去那邊之後,麻煩幫我……看看他們。」夜影杰意有所指的道。
「嗯,我會的。」
點頭答應後,我隨即飛回原先的小島,跟其他人會合。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