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一章 地獄村

地獄行的成員除了老哥跟我之外,另外還加上了遙日、老哥的主子兼保護者紫玥,以及有情敵遙日必定也會有他出現的路西法。
原本痞子殺手也要跟我們同行,但是,他臨時被焰星抓走,說是要他幫忙調查一些事情。
雖然痞子殺手不怎麼願意,但在焰星軟硬兼施的威脅下,他還是乖乖跟他離開了。
「既然大家都到齊了,我們就快點下地獄去吧。」老哥語氣慵懶的催促道:「你們都是戰鬥高手,應該是不需要我跟你們說要害是在哪邊吧?不敢自殺的人,就叫身邊的人捅你一刀吧……親愛的妹妹,需要老哥我送妳一程嗎?」
「不用。」
我隨手拔劍一刺,老哥被我刺中心窩,成了劍下的亡靈。
「喂、喂,我又沒有叫妳殺我。」老哥皺眉的嚷道。
「我怕你不知道要害在哪裡,所以就『好心』的幫你一把囉!」我朝他燦爛的笑著。
聽到我這種戕辭奪理的說法,他也懶得跟我做任何反駁或抗議。
「我先去下面等你們。」朝我們揮了兩下手,他的靈魂隨即消失。
不到一分鐘,我們在前往地獄的入口海灣見面了。
沿著淺灰色的道路走到岸邊,面前遼闊的水域泛著一層薄霧,路面與水面交界處立著一排竹竿,每根竹竿上頭各掛著一顆白色大燈籠,那銀白的光輝跟月色很像,遠遠望去,就像是一個個圓月懸在竹頂一般。
波浪規律的拍打岸邊,激出一朵朵白色小浪花,浪濤聲忽遠忽近的傳來,不多時,朦朧的水面出現了藍綠色摻雜的火焰,起初只有三、四盞小火球,而後逐漸增多……
在這近似鬼火的奇異火球出現後,一艘飄著綠色火球的紙船出現在岸邊。
「歡迎光臨地獄,我是地獄的引路使者,卡美娜。」
姿色嫵媚的她,臉上揚著甜美笑容,用柔似水的聲音說道。
「幾位是打算要進入地獄,還是要復活重生呢?」
「進入地獄。」老哥飛快的回道。
「各位請上船吧。」
得到我們的回答,卡美娜從船上站起身,如白玉般的手朝我們做出了「請」的動作,掛在她手腕上的金屬手環,隨著這個動作撞擊出幾聲清脆的金屬響聲。
那艘看似只能容下兩人的小船,隨著我們陸續進入,船艙空間跟著擴大,成了一艘中型船隻。
不用作任何動作,船隻彷彿裝上了自動導航,在我們全都坐定位後,它自動駛離岸邊,緩緩朝著水域的中央處前進。
卡美娜本想坐在路西法跟遙日中間,但她在行動時卻遲疑的停頓一下,眼神更是不安的往我這邊飄來。
「怎麼了嗎?」接觸到她的視線,我不解的發問。
「沒、沒什麼。」
她慌張的搖了幾下手,順帶將身子一挪,轉而坐在老哥跟路西法之間。
「她好像很怕妳?」紫玥附在我耳邊低聲問道。
「嗯,不知道為什麼。」我同樣也是一頭霧水。
「是因為那個上次的事件吧。」遙日插嘴回道。
「上次?」
腦中飛快搜尋了下記憶,這才想起之前遇見卡美娜時,我為了要將遙日從她手中「救」走,跟她打了一架……
「她還記得那件事啊?」遙日沒說,我都忘了呢!
「NPC跟玩家的所有互動都會有紀錄。」
回頭看見紫玥困惑的眼神,我便將之前發生過的事情跟她說了一遍。
「所以說,她已經將遙日認為是妳的『所有物』了啊?」紫玥半開玩笑的道。
「也許吧。」我朝她聳肩苦笑。
在我跟紫玥閒聊時,卡美娜也正在跟老哥以及路西法攀談,銀鈴般的笑聲不停傳入我們耳中。
「兩位帥哥是初次到地獄來玩嗎?」
「是啊,第一次來這邊。」老哥同樣朝她回了個笑,點頭答道。
「你們想買一份地獄導覽地圖嗎?還是……」卡美娜朝兩人拋去一記媚眼。「由我當各位的導遊呢?」
「如果能有妳這樣的美女擔任導遊,那當然是最好不過了。」老哥打哈哈的笑著。
「請問如果聘請妳當導遊,費用該怎麼算?」遙日接口追問。
「一天十萬。」
「十萬吶?我們應──」路西法才想開口答應,卻被老哥使眼色制止。
「真是很可惜。」老哥用惋惜的語氣道:「我們要在這邊待上很長一段時間,長期累積下來也是個大數目,我想,我們可能請不起……」
「沒關係。」沒有因此打退堂鼓,卡美娜直接提出了優惠,「看在你們三位帥哥份上,我可以給你們打折優待。」
「是嗎?」一聽到有折扣,老哥立刻展現出燦爛笑容,「請問可以打幾折呢?」
「八折吧。」卡美娜爽快的說道。
「八折啊……」老哥故作為難的往遙日瞧了一眼。
「難道不能再便宜一些嗎?」似乎是知道老哥的打算,遙日用期盼的語氣道。
「唔……」卡美娜遲疑了幾秒鐘,「七折?」
看完兩人的行為後,路西法大致也了解整個狀況了,於是……
「卡美娜小姐。」他輕托起卡美娜的下巴,深情款款的看著她。「我知道妳已經盡力給我們很好的價格了,但是,很遺憾,我想我們的緣分可能只有在船上相處的幾分鐘……」
「這、這樣的價格還不行嗎?」卡美娜雙眼陶醉的問:「你們的預算是多少呢?」
「這……」不曉得我們打算要多少的價碼,路西法回頭以眼神詢問我們。
「一天一千元。」紫玥不疾不徐的給了答案。
『紫玥,妳未免也殺太狠了吧?』我私下傳了密語給她,『要她打個五折也許還可以,一天一千元,正常人都不會答應吧!』
我真是很擔心這筆交易不會成立。
『拜託!他們三個男生都已經上場「賣笑」了,如果不能殺到這種價錢,那他們三個男的也太沒價值了吧?』
『……』無言。
這種理由會不會有點……
「好吧!」出乎意料的,卡美娜爽快的點頭允諾了,「看在三位帥哥的份上,我就勉強接受這個價格了!」
呃,她未免也太好殺價了吧?看她滿臉高興的模樣,似乎不覺得自己有任何吃虧。
「各位,前面那裡就是地獄的入口了。」卡美娜指著遠方水面說道。
前方的水面上出現了一塊陸地,一個巨型拱門豎立在陸地的前端,上頭大大寫著「地獄」二字。
船隻順著水道駛入拱門,兩旁立著數棟房屋,上頭標示著各種店舖的名稱。
說也奇怪,幽靈狀態的我們,下半身原本是看不到雙腳的霧狀,但,當我們踏上地獄的土地後,下半身隨即變回原本的模樣,除了身上顏色淡了一點,身旁飄著鬼火之外,其餘狀態跟活著時沒什麼兩樣。
看了一下狀態欄,原本應該歸零的血量點數也恢復了,只不過標示的顏色從紅色變成鐵灰色而已。
除此之外,一些技能也沒有因為死亡就被鎖上,還是能在地獄裡頭使用。
為什麼老哥會說戰鬥技能派不上用場呢?我困惑了。
「現在大家所站的地方是『地獄村』,也是整個地獄唯一的一座村子,」卡美娜以導遊的姿態對我們說道:「前面這條街是村子裡的商店街,如果想買衣服、裝備、道具……都可以到這邊買。」
跟其他大陸的店家比起來,這裡的店家似乎少了一些,雖然有不少玩家在這邊行動,但,熱鬧的狀態還是比其他地方冷清許多。
「雖然說這裡是村裡唯一的商店街,不過也就這麼幾家店,你們那邊應該有比這裡更多的店家吧?」卡美娜的語氣中帶著憧憬,「我聽說你們那邊有很多有趣的東西,還有很多漂亮的衣服首飾。」
「你們這裡的感覺也不錯啊。」我笑著回道:「商店的造型很特別,感覺很有趣。」
有的店鋪是以人骨排列製作而成,有的是紙糊的店家,有的則是像座大型棺木……
另外,還有一間高掛霓虹燈招牌的酒家,幾位姿色美艷的女鬼服務生站在門口招攬客人。
環顧著那些特色獨具的商店,我很想挑幾間進去瞧瞧。
「好了!我們走吧!進行冒險之前,要先將東西買齊了才行!」
卡美娜一手勾著老哥、一手勾著路西法,開心的往店家走去,就像是拉著朋友逛街一樣。
第一站,卡美娜帶我們前往位於街道角落的商店,那是一間用紙張建成的店家,就連外頭朝我們搖頭擺尾的小狗也是用紙糊成。
輕手推開硬紙板作成的門,我們幾個小心翼翼的踏入屋內,生怕腳下一個用力,這地板就被我們踏穿了。
「歡迎光臨。」店老闆用空洞的聲音朝我們招呼道,當然,這位老闆也是個紙人。
這間店鋪大約十坪大,明明是商店,裡頭卻連一件商品都找不到,甚至連招呼客人休息的桌子椅子也沒有,真可符合古人說的「家徒四壁」。
「請問幾位想買什麼?」店老闆詢問著。
「你們這裡有賣什麼?」我反問。
完全沒看到任何商品,這要叫人做出選擇也很難吧?
「本店有販售武器以及交通工具……」店老闆拿出一本目錄讓我們觀看。
逐一看著上面的內容,不管是馬、轎子、汽車、飛龍、盔甲、武器、機關槍等等,一律都是紙製品,每件商品的介紹上頭還標示出攻擊力、速度、價錢等各項資料。
「要是你們想要進行尋寶冒險,建議你們最好買交通工具。」卡美娜隨手指著上面的一頁。「不然吶,你們可能會跑到骨頭散掉都還沒跑到目的地呢!」
「我們自己有交通工具。」我回答道。
「除了錢以外,你們那邊的東西,這邊可全都不能用喔。」卡美娜笑著提醒道。
「咦?這樣啊?」我感到有些詫異,「那不就等於到這邊之後,所有東西都要重新買過了?」
「貓沒有來過這邊嗎?」路西法反問道。
「沒有。」我搖頭。
「這裡可以不用買武器,那些武器買了也沒用。」路西法開始為我說明道:「在這地方,赤手空拳打怪的威力,比使用武器來的大。」
「所以我們只需要買交通工具是吧?」紫玥將目錄接過手,翻了幾頁,最後在飛禽、飛寵那頁停住。
「買飛龍吧!這個速度最快。」她指著飛龍的圖案說道。
「一隻飛龍……只要五萬元?」這個價錢讓我感到訝異。
之前曾經在別的地方看過,這類飛獸的價錢都非常昂貴,最便宜的也要數十萬呢!沒想到這裡竟然只賣五萬?
「貓,看清楚。」紫玥指了指飛龍資料的一角,「上面說,飛龍的使用次數是五次,也就是說,我們只能用牠飛五趟,飛一次一萬元,這比使用移動符咒還貴很多呢!」
「耶?這不能長期使用的啊?」
我還以為牠就像寵物一樣,可以永久擁有的呢!
「這裡所有的東西,都是有限制使用次數的物品。」遙日接口說道:「而且一離開這裡,我們購買的東西全會消失,所以在購買時必須先計算好需求量,這樣才不會出現多餘的浪費。」
「這樣感覺好麻煩……」我最討厭做的事情就是計算了。
「這是一種『學習』。」老哥笑嘻嘻的回道:「就算使用的是虛擬錢幣,也必須要懂得好好計算規劃,不可以太過浪費。」
「老闆,我要買十二隻飛龍。」沒有理會老哥的論調,紫玥指著書頁上頭說道。
聽到她一次購買這麼多隻飛龍,老哥有些無言的扶著額頭。
「我親愛的女王大人,妳……應該不需要買這麼多飛龍吧?」
「我們一共有六個人,一隻能載兩個人,一趟就需要用上三隻,多準備一點就不用一直跑回來買。」紫玥理所當然的回著。
「所以說,妳買的這十二隻,已經包括其他人的坐騎了?」老哥終於理解她的用意了。
「對啊,反正是一起行動,幹嘛要分開來買?」
聽到紫玥這麼說,正想要接著購買飛龍的路西法便將書本闔上。
「等一下我再給妳錢吧。」
「不用了,這一點錢轉帳來轉帳去也挺麻煩的。」紫玥朝他揮了揮手。
「不行,怎麼可以讓女生出錢。」路西法堅持著自己的原則。
「又沒有關係,不過是一個小金額。」
「這不是金額大小的問題,」路西法解釋的說道:「我的原則就是不讓女生付帳請客。」
「這只是遊戲,又不是真的。」紫玥不以為然的道。
「就算是遊戲也是一樣。」路西法固執的說著。
「你這個人真的是……」
「好了、好了,不要為這種事情爭著不停。」見到兩人已經快要吵起來,老哥連忙出面打圓場,「反正我們要在這邊待上好一陣子,還會有機會回來買東西,到時候大家再輪流出錢就好了。」
聽到老哥這麼說,路西法這也才勉強點頭答應。
「小姐,妳的飛龍。」
店老板手上拿著十二張飛龍造型的紙卡,大小約莫手掌的長寬。
接過手,紫玥將紙龍翻來覆去的看著。
「這要怎麼用?」
「丟到地上就會變成龍了。」店老闆回答道:「想將牠收起的時候,就對牠喊一聲『還原』,牠就會變回原來的樣子。」
「了解。」
離開店家後,卡美娜隨即帶我們到另一間外形像棺材的店家。
這裡是販售任務卷軸的地方,除了任務之外,裡面還有賣一些書本,不過那些都不是什麼技能書,只是一些像是介紹歷史典故的書籍,例如:地獄的歷史、XX城堡的悠悠鬼聲、OO傳說等等。
「歡迎,幾位要買什麼?」
一名頭髮稀疏的老者招呼著我們,他拄著柺杖、彎著腰,背上長著一個大大的瘤,就像是駱駝的駝峰一般。
「他們幾位要買任務。」卡美娜替我們回答道。
「要什麼樣的任務,你們自己挑吧。」老人以拐杖敲了敲旁邊的櫃子,上頭整齊推放著各式各樣的捲軸。
「挑好了就拿到櫃檯給我。」
留下這句話,店老闆緩步走回櫃檯。
逐一拿起卷軸觀看,裡頭標示著任務地點、怪物群以及簡略地圖,另外,這上頭還寫著一段小故事,告訴我們這地方的一些歷史,以及被怪物佔據的原因。
例如:某家男主人從陌生流浪商人那邊購買了某樣寶物,一段時間後,男主人突然生了怪病,臥病在床,數日後不治死亡,可是當他們準備將男主人埋葬時,他卻突然活過來了,可是之後的行為便變得極為怪異,喜愛吃生肉、雙眼發紅,後來連他的妻子也產生了異變,最後整座城堡所有人都變成了食屍鬼……
又例如:某個村莊突然被鬼怪侵襲,鬼怪殺光了所有的人,將村人變成疆屍,隨時會攻擊路過村莊的人……
「感覺上,好像每一個地方的怪物都會很醜,而且都會咬人。」
一想到會被這種噁心的怪物在身上咬出幾個洞,一股寒意不自覺從脊椎冒了出來。
「跑快一點就咬不到了。」路西法打趣的笑道。
「那立人可就慘了。」紫玥指了指旁邊的老哥,臉上笑的惡劣,「從他進來遊戲到現在,我從沒看過他跑步過,到時候他可能就是要任怪物宰割了吧!」
「欸?是這樣嗎?」老哥佯裝無辜的道:「女王不是說要保護我嗎?原來女王的保護範圍不包括這裡啊?」
「有時候也會出現自身難保的情況咩!所以你就自求多福吧!」紫玥笑的一臉燦爛。
「真是糟糕,看來我應該去買一些可以逃命防身用的東西。」
雖然嘴上說的苦惱,但老哥臉上依舊是懶洋洋的表情,似乎也不怎麼在意這件事情。
「離這裡最近的是『惡靈堡』、『約瑟賀古屋』、『羅蘭村』這三個地方。」
卡美娜在我們選擇任務時,順帶對我們說明地理位置。
「距離這裡最遠的地方是『薩德亞城』、『無月堡』、『飄靈殿』,這三個地區的怪物也同樣比較兇狠,建議你們一開始不要去那邊。」
「那就拿最近的三個地方的任務吧!」
似乎是怕紫玥又要率先付帳,路西法快速自櫃上取下三個任務卷軸,才要繼續拿取時,他突然停頓了手上的動作。
「一個地方買一個任務,還是要多買幾個?」他回頭問道。
「先買一個就好。」老哥建議道:「先將一個地方混熟了,掌握到訣竅之後,再去其他地方。」
於是乎,路西法購買了惡靈堡的任務,而且一次大手筆的買了二十個。
「要將這些任務卷軸全部玩完,可能會累到腿軟。」見到他買了一堆,我有些無奈的苦笑。
「反正我們又不趕時間,要玩就一次玩個過癮啊!」路西法豪氣的笑著。
在任務買好後,卡美娜又帶著我們前往道具店。
「歡迎、歡迎!」
一名衣著光鮮亮麗,紅光滿面,上唇蓄著兩撇捲捲的細長鬍子,臉圓身體也圓的店老闆,熱情的朝我們揮手招呼。
「我這裡販賣的東西是旅人跟挑戰者需要的道具。」
店老闆順手從一旁的架上拿出一個方盒,裡頭擺著數隻古老懷錶造型的東西。
「這個是定位器,可以記錄十個定點,想到之前紀錄的定位點時,只要轉動這圓盤上面的指針,就立刻傳送到那個地方,旅行的時後買一個帶在身上,行動上會很方便喔!」
說話時,老闆的瞇瞇眼跟著彎起,笑的十分燦爛。
聽到有這麼方便的功能,我們幾個當然就是一人買了一個定位器。
「還有這個。」店老闆跟著拿出另一樣產品,那是一罐噴霧器。
「這個是防怪噴霧器,外頭的怪物都是一群打也打不死的傢伙,既然沒辦法制服他們,我們也只好退而求其次,想辦法讓他們不能接近我們,對吧?」
店老闆從懷中拿出一個遙控器,往按鈕上一按,一個大型的鐵籠隨之從天花板降下,鐵籠裡頭關著一隻食屍鬼,在他出現時,一股腐爛的惡臭跟著出現。
雖然是人形模樣,但他的眼窩跟雙頰凹陷,皮膚多處剝落且呈現狀似中毒的青灰色,身體像是被抽乾了水分,皮膚鬆垮的貼在骨頭上……
「嘎、嘎咕,人、食物……」
似乎是已經無法說出連續的句子,食屍鬼用單字表現出他的慾望。
他從鐵欄杆的縫隙中伸出枯瘦的手,拼命朝我們撈來,企圖抓住我們其中一人成為他的食物。
「來,各位請注意看這邊。」店老闆將噴霧器朝向食屍鬼,「只要將它對著怪物輕輕一噴,怪物就會停住行動五秒鐘,大家就可以趁這時候逃跑啦!」
店老闆隨手壓了幾下,從罐子裡頭出現的霧氣是淡藍色,當食屍鬼接觸到這霧氣時,如老闆所說,他的行動真的停頓了五秒鐘。
「只有五秒啊。」
停滯的時間過於短暫,這讓我們有些猶豫。
「各位客倌,你們這就錯了。」店老闆捻著他那彎翹的鬍子,笑吟吟的道:「雖然只有五秒鐘的時間,可是在性命危及的時候,這五秒鐘就能夠給予很大的幫助了。」
「這麼說也對。」我認同的點頭。「遇到危險的時候,就連一秒鐘也是很珍貴。」
「要不,大家一人拿一罐防身吧。」紫玥向老板買了七八瓶,我們幾個一人分得一瓶,而老哥則是拿到了兩瓶。
「如果我沒辦法救你,你就先用這個防身吧。」紫玥對他吩咐道。
「謝謝。」
「接下來要介紹給各位的商品是這個。」
成功推銷兩樣商品後,店老板接著又拿出一個小袋子。
「聽過一句叫做『灑豆成兵』的成語嗎?這商品就是那樣的情況。」
老闆從袋子裡拿出一顆彈珠模樣的東西,往地上一丟,那珠子立刻成了一個半人高的小人。
「要是怪物一直追趕你們,你們就將這個丟出去,它會跑向相反的方向,幫你們引開怪物。」
嗯,這個東西似乎也很需要。
於是,我們又買下了第三樣產品。
「接下來這個是一定要跟你們介紹的,這個東西非──常好用!所有旅人我一定會推薦給他們這產品……」
商品一樣接一樣的出現,當我們離開店家時,每個人至少都買了幾十樣商品,倉庫空間都被這些東西塞滿,有些東西因為裝不進倉庫,還特地跟老闆買了可以環在腰上的空間袋,將剩餘的東西裝入裡頭。
「你們會不會覺得……我們好像買了很多不需要的東西?」一直不作聲的遙日,終於開口問道。
「嗯啊。」我認同的點頭。
剛開始的東西還蠻有實用性的,可是後來的那堆……
「打地鼠用的玩具鎚子、摺扇、可以噴出黏液的黏液槍、煙火……我們買這些東西做什麼?」
「那家老闆的推銷功力,可是我們這邊的第一名呢!」卡美娜豎起拇指,驕傲的稱讚道:「第一次來這邊的人,只要進到他們店裡,一定會買下一堆奇怪的商品!」
「既然妳知道他會一直鼓吹我們買東西,為什麼妳不幫忙制止?」路西法質疑的反問。
「欸,這怎麼可以。」卡美娜睜大一雙美目,有些驚恐的道:「我們這裡有一句話『擋人財路者,會慘三年』,我可不要年紀輕輕就這麼苦命啊!」
「……」這是什麼歪理啊?
「好了,既然都已經買了,那就不用在意太多,」老哥拍拍我的頭,笑嘻嘻的道:「反正沒用過這些道具,玩玩也好。」
「好了,各位,下一站是香燭店。」
卡美娜接著帶我們來到下一家商店,裡頭放滿各式各樣蠟燭、香以及祭祀物品。
「我們來這邊做什麼?」我困惑了。
「買補給品啊!」卡美娜瞪大雙眼,彷彿我問了個怪問題。「其他的東西可以不買,可是這邊的東西都是很重要、很重要的補給品,你們不是要去冒險?這些東西不買不行!」
「補給品?」我愣愣的重覆著。
如果是在活著的時候,這些應該就代表補血、補體力的用品,可是現在我們死了,那……
看著店裡面擺著的紅色蠟燭、各種尺寸的香、金紙、祭祀用的小杯子、燈油等等,我實在是不知道這些東西能做什麼用。
「貓,我來跟妳說明好了。」
路西法隨手拿起幾樣物品,逐一說著它的功用,而我這時也才知道,這些東西非買不可的原因了……
黏有金箔的金紙,就等於是藥布,受傷可以貼在傷口上止血療傷。
蠟燭是直接拿來吃的,功用等於營養劑,可以補充失去的體力。
祭祀用的杯子跟金元寶是拿來丟怪物的,在這些東西丟出時,它會放大幾倍,直接砸在怪物身上,雖然不能夠殺死怪物,但可以阻止它的行動。
至於拜拜用的香,就是死亡時讓人復活的還魂香。
我們現在已經是亡魂狀態,當我們以這種狀態再度被怪物殺死時,會直接變成一顆名為「元神」的光球,隊友想幫忙復活時,只要拿香觸碰光球,死亡的亡魂便會重新復活。
在了解這些物品的功用後,我們隨即開始進行採購。
「這個是什麼?請神令?」採購途中,我看到一堆形狀奇特且統一的木製物品。
「不知道,我沒有買過。」路西法朝我搖頭回道。
「請神令的功用就是用來召請神明,一天可以使用三次,」店老闆盡責的為我們解說:「請來的神會待在召喚者身邊三小時,不過,每次出現的神明都不一定,能幫的忙也不同,有的神明可以用神光護體,讓怪物離玩家遠一點,有的可以幫忙攔阻怪物。」
「聽起來很不錯耶!可以找神明來幫忙。」
「玩玩看吧!」
我們幾個隨即各買了一個請神令帶在身上。
在一切該買的物品跟不該買的東西都買齊了後,卡美娜帶我們來到最後一站──地獄村的村長家。
這裡的村長是一名中年男子,他的膚色黝黑、雙眼大如牛鈴,下巴蓄著長而茂密的鬍子,身型極為壯碩、高大──他雖然是盤腿坐在墊子上,然而,他坐著的高度卻是跟我們站立的高度一樣。
村長的左右兩邊各站著一名長相奇特的人,一個人的頭是牛頭、一個人的頭則是馬,兩人身穿鎧甲,身材也同樣十分高大,頭幾乎是頂在屋頂上。
「村長,我帶了幾位打算出去冒險的客人前來,請村長給予他們祝福跟叮嚀吧。」
卡美娜向村長行禮致意,並說出了我們的打算。
「又有人想要出外冒險了嗎?」他用中氣十足的聲音說道:「出了這座村子,外頭全是一些不受控管的怪物,很多冒險者一離開村子就沒再回來過了,你們確定要出去?」
村長說話的聲音如同響雷一樣,逼得我們不得不後退幾步,希望用距離減少聲音對聽力的傷害。
「冒險者們,你們確定要離開這個能守護你們的村莊嗎?」村長再度問了一次。
「是,我們確定要出去。」遙日極為肯定的回答道。
「既然這樣,那我會為你們祈禱,希望地獄大神會賜與你們平安。」村長朝我們揮了揮手,示意要我們離開。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