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七章 情敵˙表白

「所以說,我們花費了那麼大一番功夫,其實是解錯了任務?」我真是無法接受這項事實。
「又要重頭來過了嗎?」天神樂無力的蹲在地上,雙手抱著頭喊道。
「嘎啦啦,要重新開始了啊。」
「不,那位城主剛剛不是說可以找海魔女嗎?」仲澐重複著城主離去時的話,「我們去問問海魔女吧。」
「問她?有可能嗎?」月雪櫻質疑的反問:「之前我們在她的店裡打工的時候,有時候也會聊到康帕納博士的事情,她聽了完全沒有反應啊。」
「之前我也有試著問過她一遍,」痞子殺手接著說出自己的經驗,「可是她只有叫我去幫她打工,完全沒回答我。」
「再去問一次看看吧。」遙日拿出定點傳送貼紙,將我們全速傳送至海魔女的房屋內。
如同往常一樣,海魔女待在鍋爐前,往裡頭丟進了幾樣藥草、貝殼、小生物,然後拿起她專屬的珊瑚棍子,不斷的攪拌著。
「請問一下。」仲澐開口詢問道:「我們的朋友康帕納博士因為喝下某種巫藥,變成了一種奇怪的怪物,請問妳知道怎麼製作解藥嗎?」
「奇怪的怪物?」海魔女皺起雙眉:「可以讓人變成怪物的藥很多,你說的是哪一種?」
「呃,就是……他的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魚尾,背部還長出了翅膀……」
「我這邊有十多種巫藥都可以變成這副模樣,你們先搞清楚他的狀況再來跟我說。」
海魔女朝我們揮揮手,示意要我們不要打擾她的工作。
「要不然,我們將他帶過來這裡,妳幫我們看看?」月雪櫻提議道。
「嗯,可以。」
得到海魔女的允許後,我們隨即將貝瑞拉跟康帕納博士帶至海魔女的住所。
此時,康帕納博士的身體狀況比之前更虛弱,就連最簡單的開口交談,對他來說都已經是一件辛苦的事。
「原來是這個啊。」檢查過後,海魔女不以為然的笑笑。「還以為是什麼麻煩的大狀況,不過是個小巫藥而已,大驚小怪。」
「所以……妳知道該怎麼製作解藥?」我們喜出望外的追問。
「當然,這種巫藥如果我做不出解藥,那我還開什麼藥舖?」海魔女信心十足的回道。
「既然妳知道解藥,為什麼之前我問妳的時候妳不告訴我?」痞子殺手不滿抗議著。
「嘎啦拉,為什麼不說呢!」暴雷同聲指責著她。
「那時候我跟你又不熟,為什麼要告訴你?」海魔女斥之以鼻的回道:「再說了,那時候我不是要你幫我打工嗎?你有嗎?」
「如果妳跟我說,只要我幫妳打工妳就給我線索,我一定……」
「我當然知道要是這麼跟你說,你一定會去做,」海魔女白了他一眼,「你們人類就是這樣,只有知道事情對自己有利,才會那麼積極的行動,難道無利可圖的事情就不值得做了嗎?難道順手幫別人一下,你們就會吃虧了嗎?」
聽到海魔女這般的數落,我們幾個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我知道了!親愛的海魔女姐姐!」痞子殺手用燦爛的笑容回道:「以後我一定遵從海魔女姐姐的教誨,在路上看到需要幫助的人就去幫忙,看到有老婆婆要過馬路我就會去扶她,看到有小朋友……」
「停!」不想聽他一連串說下去,海魔女制止的喊:「廢話少說,要救人就拿材料來!」
「是!」痞子殺手舉手朝她行了個軍禮,「請問需要哪些材料?」
「很簡單,療傷白草十束、魔法藍草五束、黃金花四朵、然後還要一千顆人魚的珍珠眼淚。」
「啊?一千顆珍珠眼淚?」聽到最後一項藥材,我們全愣住了。
「前面幾樣藥材我這裡都有,但是人魚的眼淚……」仲澐朝我們搖搖頭。
「之前貝瑞拉見到博士的時候,不是哭的滿地都是珍珠眼淚?那些東西呢?」我追問道。
「我……拿到商會去賣了。」痞子殺手一臉尷尬的說道:「因為人魚的珍珠眼淚是高級商品,它可以鑲在衣服、武器上做裝飾,還可以增加水系魔法質,很多人搶著要……」
「嘎啦拉,珍珠眼淚是高級物品呢!而且很好吃喔!」暴雷嘴饞的道。
「痞子你……」
發現任務的解藥被拿去變賣,我真是……
「哎喲!反正貝瑞拉在這邊,他只要再哭一下就有了啊。」痞子殺手一副無所謂的嚷嚷。
「愚蠢之徒,你們以為人魚的眼淚很容易取得嗎?」海魔女輕笑了聲,語調平淡的說道:「除非心中感到極度的絕望與悲傷,要不然,高傲的人魚絕對不可能哭泣,就因為珍貴而難得,所以人魚的淚水才會像珍珠般晶瑩而美麗,人魚的淚水可不如你們說的廉價。」
「所以,貝瑞拉沒辦法再哭了?」月雪櫻向他確認著。
「嗯。」貝瑞拉輕點了下頭,「儘管心裡焦急而痛苦,淚水卻再也出不來了。」
「呃,哈哈,我現在就去它拿回來!」自知闖了禍,痞子殺手一溜煙的傳送離開。
不一會,痞子殺手拿著一個袋子回來了。
「那個……只剩下五百多顆。」
「那就沒辦法了,一定要一千顆才行呢!」海魔女唇邊起了輕笑。
「海魔女,無論如何,請妳都要救救博士,求求妳!」貝瑞拉跪在海魔女面前,拼命的求著。
「嘎啦啦,請救救康帕納博士。」暴雷同聲請求著。
「我能有什麼辦法呢?沒有藥材,就算我想救也救不成吶~~」海魔女輕描淡寫的回道。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嗎?能不能用別的藥材?」月雪櫻試探的問。
「不行。」海魔女斬釘截鐵的回道:「人魚的眼淚具有『揮別痛苦與原諒對方』兩種涵義,那些巫藥因為帶有人魚的詛咒與怨恨,所以當然要由象徵原諒的眼淚來化解。」
這可真是讓人頭痛啊……
「不過,你們也不用太過煩惱。」海魔女往康帕納博士掃了一眼,「看他這副模樣,大概撐不過今天,死掉之後就能從詛咒中解脫了。」
「不!不行!不能讓博士死掉!絕對不可以!」貝瑞拉抓住海魔女的手臂,激動的道。
「可不可以不是你說了就算。」海魔女將他的手抓開。「救他的方法我已經告訴你們了,能不能找到藥材就看你們的了。」
「嘎,博士會死掉、博士會死掉,哇~~」暴雷突然哭了起來,淚水就像兩道小瀑布流下。
「暴雷,我們要的是人魚的眼淚,不是你的眼淚啊。」我無可奈何的朝牠笑笑,順手將牠收進了倉庫。
「去跟其他人魚要吧!」遙日建議的說道:「我想,其他人魚應該也有珍珠眼淚。」「事到如今,也只能試試了。」我苦笑的點頭。
「去找那個人魚城主吧!」痞子殺手提議的說道:「我們幫了他那麼多忙,就算把他打到哭,也要叫他吐一些出來!」
雖然痞子殺手的提議不怎麼好,但,現今跟我們比較熟識的人魚,也只有人魚城主了,於是我們還是前往他的城堡尋求他的幫助。
「我拒絕。」很爽快的,對方給了我們這個預料中的答案。
「我說,你這個人魚城主真的是度量小而且又不熱心助人耶!」痞子殺手口無遮攔的罵道:「好歹我們之前也幫了你那麼多忙,幫你找人魚的解藥、幫你清除污染的區域,雖然跟你沒什麼交情,可是不過是個舉手之勞的小忙,你怎麼……」
「你們幫我完成那些事情,我不也將獎賞給你們了嗎?」
「可是我們還有救了你兩次!」痞子殺手舉出另外的功勞,「前兩次那些鯊魚人來進攻,要不是我們,你早就被做成人魚火鍋吃掉了!」
「我並沒有要求你們要救我,不是嗎?」菲歐利絲毫不領情。
「城主,求你救救博士吧!」貝瑞拉跪在地上央求道:「博士他真的為這片大海做了很多事情,他是個好人……」
「夠了!」菲歐利固執的回絕:「雖然我承諾不再對人類進行報復,但,我也不可能就這樣相信他們!」
「算了,不用求他了。」發現對方這種態度,天神樂氣急敗壞的道:「又不是只有他一隻人魚,我們去找別人!」
「對!我們去找別隻人魚!」痞子殺手附和的說道:「我就不相信所有的人魚都像他那樣鐵石心腸!」
「各位,冷靜一點。」仲澐出面勸著他們,「現在我們是站在求人的立場,為了康帕納博士,大家要盡量忍耐……」
「可是他的態度真的很過份啊!」痞子殺手不滿的道:「我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這麼討厭人類啦!可是每個人都會有犯錯的時候啊!我們也已經盡力去做了,為什麼他就是這麼固執?」
「城主,不,父親大人。」貝瑞拉說出了他們之間的另一個身份。
「父親?你跟他是……父子?」
一直到此時,我們才知道原來貝瑞拉跟菲歐利還有這一層關係。
「真誇張,我們一直都看不出來你們像父子。」痞子殺手毫不掩飾的說道:「你們的個性實在是差太多了,那個頑固的臭老頭啊……」
「痞子!」我生氣的掐了他一把,要他不要亂說話。
「好好好……我不說了。」揉著發疼的手臂,痞子殺手退到遙日身邊。
「父親大人,在母親遭受污染的海水死去時,我跟你一樣,感到極度的悲傷與憤怒。」貝瑞拉說出菲歐利憎恨人類的主因。
「我也知道,要原諒等同於殺死母親的人類,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但是,如果不學著放下,一直沉浸在過去的悲傷之中,我想母親也會為您的處境感到傷心……」
「住嘴,我不准你提起這件事情!」菲歐利冷聲的警告道。
「還記得母親臨終前的話嗎?」沒有停止,貝瑞拉繼續往下說道:「母親說,希望您不要懷抱怨恨,不要因為她的死而難過,死亡只是一種必然過程,如果有一天人類發覺自己的錯誤,開始嘗試挽救時,她希望您能用如同大海一般的胸襟,接納人類、教導人類,將大海的事情……」
「夠了!」菲歐利制止了他的話,滿臉怒容的道:「儘管我已經一再對你寬容,你卻還是想要站在人類那邊是吧?好!我就成全你!從今以後,你不再是我國的子民!你被驅逐了!」
聽到這樣的結果,我們真是大感錯愕。
「喂!你這個人實在……」
天神樂才想要出聲抗議,貝瑞拉攔住了他。
「在離開之前,請容許我向您行禮道別。」
端正的跪在地上,貝瑞拉動作緩慢而確實的磕了幾下頭,而後緩緩起身。
「請父親大人多多保重。」
沒有遲疑,貝瑞拉乾脆的轉身離開,留下不知所措的我們。
「你們還待在這裡做什麼?還不快滾!」菲歐利暴躁如雷的罵道。
「去!你以為我們想要待在這裡啊!」痞子殺手快步掉頭離去,我們幾個也尾隨在後。
「雖然你現在聽不進去,可是我還是要勸你一句。」仲澐在臨走時,對他說道:「不要因為放不下身段,做出無法彌補的過錯。」
「……」
離開菲歐利所在的城堡後,貝瑞拉領著我們前去向其他人魚討珍珠眼淚,為了能得到珍珠眼淚,我們用盡了各種方式,像是用錢購買、用他們想要的東西交換、為他們工作,努力跟他們攀關係套交情等等……
然而,直到最後我們還是缺了一百多顆珍珠眼淚。
「難道……真的不行了嗎?」
回到海魔女的店鋪,看著已經陷入昏迷的康帕納博士,貝瑞拉臉上出現絕望與哀戚。
「……」
努力了這麼久,卻還是得到這樣的結果,我們幾個人也同樣感到沮喪無比。
「請問貝瑞拉在這裡嗎?」
往門口的方向往去,一群裝扮華麗的人魚士兵魚貫進入店舖裡頭。以貝瑞拉為中心,人魚士兵分成兩列排列。
「這是菲歐利城主命我們拿來的東西。」為首的一名人魚士兵,拿出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子。
將盒子接過手一瞧,發現裡面正是我們目前最需要的珍珠眼淚。
「這、這是父親……」
「城主大人剛才下令,要任命您為外交使臣,在人類的國度選擇適合的國家與之聯盟。」
「是,我將會以此為目標努力……絕對不會讓城主大人失望。」貝瑞拉雙手緊抱著盒子,神情顯得激動不已。
傳達命令之後,士兵們隨即離開店鋪,康帕納博士的解藥也得以順利完成。
「非常感謝各位。」站在自家門口,康帕納博士感激的說道:「要是沒有你們的幫忙,我恐怕就此失去性命了。」
「博士,這是城主大人要給人類朋友的徽章。」貝瑞拉將一枚水藍色徽章遞給他,「有了這枚徽章,你就能像我們人魚一樣在水中呼吸。」
「謝謝。」康帕納博士向他點頭笑笑。「以後我會更加努力,發明出對大海不會造成污染,而且對雙方都有利的物品。」
「我也是。」貝瑞拉回了一個燦爛的笑,「我會努力增進人魚跟人類之間的友好關係,希望有一天,雙方能夠很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任務終於圓滿成功了。」看著幸福的兩人,我同感開心的笑著。
「不過……」痞子殺手遲疑的反問:「這項任務的獎賞是什麼啊?」
「不知道耶。」月雪櫻同樣一臉茫然。
「為了感謝各位,這是我的一點小心意,請你們收下。」康帕納博士送了我們一人一個十分高級的工具箱。
看到這種東西,非專攻製造物品的我們只是回了一個苦笑,唯一像是拿到珍貴寶物的人就只有痞子殺手了。
「天啊!高級多功能工具箱!這個可是非常、非常稀有的東西!要是拿去商會拍賣,應該可以賣到很棒的價錢!」
「如果你要,我的也賣給你好了。」天神樂對他說道。
「我的也是。」月雪櫻附和的點頭。
「好啊、好啊!你們的工具箱就全賣給我吧!」
「我的不行。」我制止了他,快速將屬於自己的那份收進倉庫,「這個工具箱我要送給黑戰士,不賣。」
除了工具箱之外,貝瑞拉送給我們跟博士一樣的人魚徽章,以及數張Z卡,另外,銀行的互頭也有一筆不小的獎金進帳。
『痞子會長大人,你們的任務還沒完成嗎?』公會頻道裡頭傳來公會成員的哀號聲。
『我們都已經吃到快睡著了,你們怎麼都還不回來啊?』
『你們還真會抓時間。』痞子殺手笑著回道:『我們才剛領到任務獎賞,準備要回去了。』
因為跟公會的人還有約定,我們隨即傳送回商會裡頭,一見到我們,一群人立刻蜂擁而上,獨照、雙人合照、多人合照、群體大合照、搞怪姿勢合照……
一連串的拍照下來,我們幾個人的臉部表情都快要僵掉了。
「辛苦啦!大家吃點東西補充體力吧!」痞子殺手讓服務生端上滿桌子的菜餚。
「貓,妳找我有事嗎?」接到我的密語,黑戰士現身在商會裡。
「這個工具箱給你。」我將任務的獎品遞給他。
「正巧,我也正有東西要給妳。」黑戰士拿出了另一組複合劍盾。
「耶?你怎麼知道我的武器壞了?」我本來打算見到黑戰士再跟他說,沒想到他竟然……
「遙日告訴我說的。」黑戰士說出資訊的來源,「雖然想要做別的武器送妳,但,遊戲中有一種叫做『熟練度』的制度,如果長期使用同樣的武器,熟練度一提高,攻擊力也會跟著增加,同時還可以學到更進階的技能……我另外有幫妳加了一些輔助武器,妳可以兼著使用。」
「謝啦!」我開心的朝他道謝。
『貓,我是皇甫,妳現在有空嗎?』意外的,皇甫離火對我傳來了密語。
『我現在在商會裡頭休息,有什麼事嗎?』
『路西法他說有事情要找妳……』
『找我?為什麼?』
『他說他想當面跟妳談,我也不是很清楚。』
他……該不會是要來尋仇的吧?想起之前幾次的交手,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還沒來得及想出應變措施,皇甫離火跟他的朋友就傳送到商會裡頭了。
「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隔著一張桌子,我警戒的問著。
「首先,我要為了我妹妹的事情跟你們道歉,造成你們那麼多困擾,真是很對不起。」路西法朝我們幾個深深一鞠躬。
原來他是為了夜音黎恩的事情啊……知道他的來意後,我緊張的心情這才稍稍鬆緩。
「沒有關係啦,我們並沒有很生氣。」
「是啊,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皇甫離火同樣表示不在意。
「但是,雖然黎恩用的方式不對,皇甫你同樣也有錯,」話鋒一轉,路西法轉而指責起自家好友,「既然知道她對你可能有那樣的心意,你就應該明確表現出自己的想法,而不是裝做沒注意。」
「抱歉,我真的以為她只是將我當成哥哥。」皇甫離火無奈的苦笑了下。「一直到事情發生了,我才明白她的心意。」
「你這傢伙真是太笨了。」路西法毫不掩飾的批評道:「你自己想想,從以前到現在,有多少女生因為你的遲鈍而傷心難過?現在竟然連我妹妹也因為你而哭了……」
「對不起,我這幾天已經在反省了。」
「真的嗎?」路西法質疑的問著。
「真的。」
「你怎麼反省?」
「連續一星期沒有看我最愛的歷史書。」
「……」這、這算是哪門子的反省啊?
相較於我們的無法理解,路西法反而很滿意的笑了。
「很好!」路西法往他的肩膀拍了幾下,「既然你已經知道反省了,我就寬宏大量原諒你吧!」
「……」這種原諒還真是……隨便的可以。
無法理解他們兩人之間的狀況,我索性自顧自的吃起餐點來。
「另外,我還想要問韃羅貓一件事情。」路西法轉而望向我。
「什麼事?」放下手上的湯匙,我等著他的問題。
「妳跟皇甫有交往嗎?」路西法突然說出一個莫名奇妙的問題。
「沒有,我們只是朋友。」
「咦?這還真是神奇。」路西法大感不解的指著身旁的人,說道:「這個超級發電機,從我認識他到現在,跟他相處過的女生,有八成都會喜歡上他。」
「很遺憾,我是屬於另外的兩成。」
「妳有喜歡的人嗎?還是現在有在跟別人交往?」路西法繼續追問著。
「都沒有。」
「既然這樣,請妳考慮當我的女朋友吧!」路西法說出了最後的目的。
「……不要。」沒有多做猶豫,我只花了一秒做出這個答覆。
「不是說現在啦!」雖然被拒絕了,路西法臉上還是依舊笑著,「我打算從現在開始追求妳,相互熟識之後,妳考慮一下吧!」
「我反對!」痞子殺手率先跳出來反對,「我才不可能讓貓跟你這個來路不明的人交往!」
「這簡單!」路西法清了清喉嚨,自顧自的說道:「我叫作路西法,聖˙十字軍公會的會長,今年二十歲,生日是八月八日,獅子座,O型……」
「卡!」痞子殺手直接喊停。「又沒有人問你這些,你幹嘛說一堆啊?」
「你不是說我來路不明?我將我的資料全告訴你們,這樣就算是認識了吧?」
「胡扯!哪有這樣子的?你這種人根本就是貪圖我家貓貓的美色,打算將她把上手,玩弄她的身體跟感情之後,拍拍屁股走人對吧!我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不!我對她是真心的!」路西法一臉認真的反駁。
「你這個人真奇怪。」天神樂皺著眉頭開口道:「不過才見過幾次面,你就說喜歡貓,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因為我對她一見鍾情!」路西法毫不害臊的回道:「我夢想中的情人就是能跟我一起打拼、奮鬥,能跟我一起並肩作戰,一起奔向夢想的女生,第一次見到貓的時候,我就知道她就是我要的那個女生!」
「這是什麼鬼話!你不要拿一見鍾情那一套騙我!愛情需要時間慢慢培養、慢慢認識彼此!」痞子殺手完全不認同他的觀點。「就算是要追求貓,你也要按照順序來!不可以插隊!」
「這邊是怎麼回事?」焰星跟絕對殺戮出現在商會中,不解的問。
「孩子的爹!你終於出現了!你要為我們評評理啊!」一把抓住焰星,痞子殺手滿是委曲的泣訴道:「這個無賴竟然跑來我們家撒野!說什麼對咱家女兒一見鍾情!我呸!他根本就是想要玩弄她的身體而已!你要替咱們家女兒做主啊!」
所以說,現在的狀況是──痞子成為我的老媽,焰星是爸爸?
「……」沉默的看了痞子殺手一眼,焰星直接將這燙手山芋丟開。
「阿戮,交給你了。」他將絕對殺戮推向路西法的方向。
「……」沒有多做客套或寒暄,絕對殺戮只是沉默的跟對方對峙著。
「現在……又是什麼情況?」突然從爭吵不休的狀況安靜下來,我有些無法適應的問道。
「他們……應該是在進行大眼瞪小眼比賽吧?」痞子殺手推敲的回著。
「你幹嘛都不說話?」無法忍受這種詭異的氣氛,路西法率先開口質問:「有什麼話想要跟我說就說吧!你是打算叫我不要騷擾她嗎?是要我遠離她嗎?告訴你,我絕對不會因為你們的排擠就屈服!我絕對不會放棄對貓的感情!」
在對方發表一堆長篇大論後,絕對殺戮只是用著平淡而簡短的語氣回道。
「我沒打算阻止你追求貓,但是,我希望你能顧慮到她的感受,你這種行為只會造成她的困擾。」
「所以說,你是贊成我跟貓交往?」路西法曲解了絕對殺戮的意思。
「不行,不可以這樣!」遙日突然起身反駁:「貓不能成為你的女朋友,我絕對不會將貓交給你。」
「喲喲!這是所謂的峰迴路轉嗎?」痞子殺手用著看戲的態度笑著。
「現在到底是在演哪齣戲啊?為什麼我看的一團亂?」我頭痛的揉著太陽穴。
「貓,遙日這是在跟妳表白嗎?」月雪櫻一臉感動的望著我,她的眼神真是令我感到發毛。
「聽你這種口氣,你也想追求貓,是我的情敵對吧?」路西法直接將遙日當成對手。「我可以理解你喜歡貓的心情,就讓我們公平競爭吧!」
理解你個頭!忍著想罵人的衝動,我無奈的走上前,想要將遙日拉開。
「遙日,現在已經夠亂了,你不要跟著攙一腳胡鬧啦!」
「不,我是認真的。」遙日反過來拉住我的手,極為正經的對我說道。
「認真什麼?」我茫然的反問。
「我對妳是認真的,我喜歡妳!」遙日直接宣告了他的心情。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隱約中,我彷彿聽到附近傳來了不少女生的尖叫聲。
「遙日,你……確定嗎?你對我應該是夥伴的那種喜歡吧?」
「不,那是錯的想法。」遙日篤定的搖頭回道:「我一直以為我會對妳這麼在乎,是因為我們是夥伴,但是在妳重新回到遊戲之後,我發現我要的不只是這樣的關係,一直到現在,我才真的清楚了。」
「……」你清楚了,我卻被你弄糊塗了……
「之前,我一直搞不懂為什麼會做出一些失常的行為,但,阿杰跟痞子殺手他們讓我明白,我的那些失常、腦中的凌亂想法,沒辦法理解的情緒……那些,就叫做愛情。」
聽到這番話,我的腦中轟的一聲,思緒完全空白,無法思考。
難道我最近犯桃花嗎?在天神樂的表白之後,又冒出了一個路西法,現在就連遙日也被影響了。
遙日他……真的知道什麼叫做愛情嗎?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