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三章 佩帶十字架的精靈

在擊倒困住自己的人魚戰士後,對方轉而往附近的船隻頂端移動,在船桿處,人魚城主菲歐利正在跟幾名鯊魚人戰鬥。
對方在逼近菲歐利時,手上突然出現一把長劍,以極快的速度向菲歐利刺去,沒有注意到附近的情況,菲歐利被對方刺中了腹部。
當對方下一劍準備朝菲歐利的額頭落下時,我正好及時趕到。
「鏘!」
對方的長劍落在我的盾牌上,發出一聲撞擊聲響。
「抱歉啦!恐怕要請你換一下對手了。」我將菲歐利護在身後,與對方對峙著。
「是嗎?」對方唇邊出現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在那之前,妳可能要先解決其他人。」
在對峙的時候,其他鯊魚人悄悄朝我們靠近,將我們團團包圍,而那名男精靈並沒有加入鯊魚人的陣容,他往上飛高了些,退出了以多欺少的局面。
「為什麼妳會出現在這裡?」菲歐利詫異的追問。
「來這邊參觀。」我隨口敷衍道。
「妳……」
「退開!」
眼角瞧見有一隻鯊魚人揮著巨斧衝來,我連忙將菲歐利拉到身側,順勢起腳將對方踹開。
「你等一下緊跟在我身邊,絕對不要離開,聽到沒?」
「不用了!」菲歐利一口回絕,「我還沒有落魄到需要妳來救我……」
撐著受傷的身體,菲歐利握緊了權杖,發動水龍捲攻擊對方,但,在將一隻鯊魚人打退的同時,另外兩隻鯊魚人也隨即補位逼近。
「菲歐利,快退開!」我朝他警告的吼著。
「我可以自己應付!」
不顧自身的傷勢,菲歐利仍嘴硬的握緊權杖,準備跟對方正面交手。
這個笨蛋!
我連忙滑著浮板衝上前去,在菲歐利即將被斬成兩半前將他拉開,在躲開的同時,我朝其中一隻鯊魚人轟出了氣功彈,將他打飛。
另一隻鯊魚人的巨斧順勢從旁砍下,雖然及時用盾牌阻擋住攻擊,但,對方強大的力道也讓我快速往下摔落,直接在海地撞出了一個大凹洞,因衝擊而濺起的泥沙隨著海流擴散,原本清澈的海水混成了灰白色的泥水。
「痛死了……」
狼狽的從地上坐起身,還沒來得及鬆口氣,面前又一道刀光閃落,我連忙從凹洞跳起身,飛到對手上空,一個旋身,我反手用長劍刺穿了對手的身體。
「吼吼吼~~」
受傷的鯊魚人爆出奇怪的吼叫聲,巨大的拳頭反身揮來,我連忙鬆開武器往後躲開。
用力拔出身上的長劍,鯊魚人忿怒的揮舞雙手,準備用拳頭讓我一擊斃命。
不行!這樣躲不開!
缺少了動力浮板的輔助,我在海中的速度就像烏龜一樣慢。
既然沒辦法閃躲,我也只好選擇正面迎擊,當然,我不可能赤手空拳迎戰,別說是雙方力量的懸殊了,光是用拳頭的大小來橫量,鯊魚人的拳頭就像籃球一樣大,我怎麼可能拼的過呢?
為了將氣功彈聚集於拳頭處,我跟對手面對面互相擊出了一拳,在兩個拳頭相互撞擊時,順釋放出了氣功彈,鯊魚人的手連同他的身體在瞬間被氣功彈炸開。
解決完對手後,我連忙撿起武器、踏上浮板,往菲歐利所在的地方飛去。
此時的他,正被另一隻人魚保護在身後,兩人的身旁包圍著三隻鯊魚人。
「貝瑞拉,退開!」我朝對方喊了聲,手上同時聚起一顆強大的氣功彈。
聽到我的提醒,貝瑞拉立刻帶著菲歐利游向安全地帶。
氣功彈在順利解決敵人之後,其威力讓附近的海水產生凌亂的海流,儘管我已經試圖操縱浮板,不被水流影響,然而,浮板的動力還是遠不及水流的力量,一直到撞上了立在附近的破商船,我這才能停止這場不由自主的移動。
「真是的,怎麼今天一直撞來撞去啊?」我摸著發疼的背部,無奈的低聲埋怨。
「城主,你沒事吧?我先為你療傷。」
貝瑞拉的聲音自我的上空傳來,他讓菲歐利坐在船邊,自己則是飄在他面前,關心的他的傷勢。
「滾開,我用不著你治療!」菲歐利一把推開他,拒絕了他的好意。
視線再往上移動,在兩人的上空處,有幾隻鯊魚人正在四處尋找目標獵物。
順著船身,往上移動到貝瑞拉他們身邊。
「上面的敵人交給我應付,你先將他帶開。」我低聲對貝瑞拉說道。
「城主,我們先走吧,你現在需要快點進行治療。」
「不需要你們假好心!」菲歐利逞強的撐起身體,「這是我的戰爭,我可以自己應付!」
見到他往對方游去,我不耐煩的衝到他面前,一把拉住了他。
「你是要我將你打暈,讓貝瑞拉扛你回去,還是要清醒的游回去?」我臉色難看的威脅道。
「妳敢?」
「我有什麼不敢?」
正當我們兩個僵持不下時,一旁傳來了天神樂的警告聲。
「貓!小心!」
應聲回頭,只見一隻壯碩的鯊魚人朝我衝來,結結實實的給了我一拳,強大的力道將我整個人打飛,在我順著水流飛過船桿時,我勉強拉住船帆上的粗麻繩,手上一個使勁,讓自己調轉了方向,讓自己在船桿上落腳。
才剛站定,攻擊我的那隻鯊魚人隨即又朝我衝來。
「嘿嘿嘿,我要把妳打扁!」咧著快要裂到兩側耳朵的大嘴巴,對方得意的朝我說道。
「有本事你就來啊。」
我用幻實作出了一隻巨大的鎚子,用打棒球的姿勢揮棒擊出,將那隻鯊魚人打的老遠。
「這應該算是全壘打吧?」我笑嘻嘻的自語道。
「貓,妳沒事吧?」天神樂趕至我身邊,順便將遺落的複合劍盾跟浮板帶來給我。
「沒事。」一把抹去嘴角的鮮血,我朝他回了個笑。
就在我重新站到浮板上頭時,一個熟悉的身影自上空飄下,隨著對方的動作,一道長長的鮮血痕跡橫在我面前,就像藍色的畫布被人用紅色的顏料波上一般,即為顯眼且怵目驚心。
不自覺,我伸手抱住了對方,在他的胸膛上,自左而右有著一道極深的傷口,大量的鮮血從中泛出。
「貝瑞拉?」望著那慘白的臉孔,我叫出了他的名字。
「請……保護城主。」在陷入昏迷前,他指著上方,說出了心中的牽掛。
此時,菲歐利正被一隻鯊魚人掐住了脖子,陷入了瀕臨死亡的困境。
「該死的……」心中頓時冒出了怒火,我將貝瑞拉交由天神樂照顧,自己則是快速衝向菲歐利。
「你給我滾開!」
大槌子使勁一敲,對方被我瞬間打飛,一轉身,我抓住菲歐利的手,將他往天神樂的方向丟去。
「妳、妳作什麼?」
沒料到我會這麼對他,菲歐利在穩住身子後,抗議的嚷著。
「阿神,你將他們兩個帶開,要是那個城主再囉嗦,就直接將他打暈!」
「什、什麼?妳竟然敢這樣對我?真是無禮……」
菲歐利的話才說到一半,天神樂就已經出手將他擊昏。
「貓,妳不走嗎?」左右肩各扛起一隻人魚,天神樂在臨走前問道。
「我的對手還在。」
我指了指不遠處身穿黑色長外套的精靈男子,從剛才到現在,位居高處的他,只是笑著低頭俯瞰我們,好整以暇的觀察全部的狀況,衣擺與紅棕色的長髮隨著海流飄揚,態度十分悠哉。
發現我們的注視,對方緩緩飄降至我們面前,臉上笑的狂妄。
「想要離開的話,就先把城主交出來吧。」
我朝他同樣回了個笑,拿出了複合劍盾,擺出應戰姿勢。
「要就自己來搶吧。」
「也好。」對方欣然接受我的提議,「東西太容易到手,其實也很無趣。」
握緊了十字架長劍,他隨即俯身衝向我。
「鏘!」
雙方的長劍交錯時,清脆的金屬聲響迴盪在海中,閃閃火光自劍鋒處爆出,但,不到一秒間,這點聲響以及零星火花就被海水給吞沒……
在短暫的接觸後,接下來又是一連串的相互揮砍、攻防,隨著我倆的動作,原本平靜的海水也引發了一波波的亂流。
低身閃過對方刺來的劍端,回手給了他一記氣功彈,對方直接用劍身擋下,氣功彈散開後造出了放射狀的波紋,我跟對方同時隨著衝力往後滑退了些。
雙雙穩住身體後,對方雙手握劍,以大幅度的方式平行劃了一個弧度,擺出某種招式的起始式之後,一道強光自十字劍柄發出,使勁揮下,那劍光成了一個巨型十字架,筆直的朝我衝來。
那股強大的力道在地面刻出一道極深的裂痕,就連海水也被它劈斬開來,我反應性的以護盾擋在身前防禦,穩穩的承受住這一擊,海水的重力以及劍招的力量直接將我往後震退。
那股威力帶著我撞穿了船隻以及岩石,並將我拖行了兩百多公尺才停下。
在漫天的海砂及泥水中,我躺在被我撞出的凹痕裡,身上的衣服毀損大半,手上的長劍跟護盾也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了。
我……還活著嗎?
在遭逢這樣的重擊後,我實在不是很確定自身的狀況。
勉強挪動了下手指跟脖子,陣陣刺痛感隨著動作傳來,讓我確定了目前仍活著的事實。
雖然想要在地上多躺一會,讓自己得以好好休息,但,出現在視線一角的身影,卻讓我不得不試圖振作。
「還活著?」
對方帶笑的聲音傳來,棕紅色的長髮在我眼前飄揚。
聽著問句,我同樣笑了。
「可以拉我一把嗎?我起不來。」緩緩將右手舉高,指尖向著對方的方向。
「我可以『送妳一程』。」
對方將長劍在我面前搖晃幾下,銀白色的劍光輝映在我眼中。
「真無情……」
談話中,趁對方鬆下心防之際,我迅速發出了一顆氣功彈,沒料到我會有這樣的動作,對方狼狽的側身閃避,但,還是被氣功彈命中了胸口,造成了某種程度的傷害。
在對方被擊退的同時,我即刻從地上起身,沒有停歇,雙手同時發出了散彈光球攻擊。
見到來勢洶洶、為數眾多的散彈光球,對方手中的十字型長劍突然轉換了形體,變成由一條鍊子連著的十字形流星槌。
快速耍弄著十字流星槌,以鍊子的軌跡形成大型防護盾,將散彈波一一打飛,待危機解除後,十字架又變回了長劍。
一把抹去唇邊的血,對方臉上依舊帶有笑容。
「看來我是有點小看妳了。」
面對這樣的稱讚,我回應一個欣然接受的笑,順帶提醒了聲:「還沒結束喔。」
「嗯?」
我舉高了雙手,向他展示纏在手上的光線,反手使勁一拉,一面網子立刻從上空落下,將他牢牢包覆住。
「妳什麼時候……」無法動彈的他,臉上出現了錯愕。
「就在你將我的攻擊打散的時候。」
在發現對方具有另一種防備能力時,我立刻將被他打散的散彈波轉化成光網,趁其不備,用這種小伎倆反過來制服了他。
本以為這場打鬥已經告一段落,然而,對方卻突然發出一個魔法陣,將光網給震毀。
我快速往後跳離幾步,為了替自己爭取多一點時間跟機會,趁對方還沒出手之際,我使出了分身術,利用分身攔阻對方,自己則是趁著場面一團亂時,藏身到斷了一半的船隻上頭。
一邊觀察著下方的戰鬥狀況,我一邊灌下補血藥水以及療傷藥。
這個人真的好厲害,應該跟凌依他們有的比……看著對方作戰時的強勁與霸氣,我感到有些苦惱。
要怎麼樣才能打贏呢?
努力想著自身有的道具及優勢,我終於想出了一個尚稱可行的方法。
抓緊分身能拖延的時間,我快速在船隻裡頭進行了「佈置」。
等到一切都安置妥當後,我準備找個地方藏身,準備偷襲對方。
「要躲哪裡好呢……」
「恐怕妳已經沒有機會逃了。」對方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
「這麼快就解決我的分身了啊?你真厲害耶。」我朝他乾笑了幾聲。
「來吧,該分出勝負了。」帥氣的揮動長劍,對方朝我邀戰道。
「唉唉~~我本來想要休息一下的呢,你都不累嗎?」我故作無奈的苦笑。
「早點解決,就能早點休息。」
不等我回應,對方隨即踩著浮板朝我衝來,面對這樣的攻擊,我只是不斷往後跳開,努力閃避他的長劍。
「妳就只會逃嗎?妳剛才的氣勢到哪去了?」對於我這樣一昧躲藏的動作,對方顯得有點輕視。
「我不是跟你說我累了嗎?」我打哈哈的笑著。
當我退到船隻中央的橫斷處時,再往後一步就會直接掉下船去,我已經沒有地方可以退避了。
發現將我逼倒了絕境,對方臉上出現得意的笑。
「該結束了。」
他高舉長劍朝我一劍刺來,趁著劍勢,我出手抓住了劍身,一口氣將他往我身後的缺口摔去。
就在此時,一大叢藤蔓植物突然冒出,本會直接摔下船去的他,這些藤蔓植物給牢牢捆住,行動完全受到限制。
「剛才的網子抓不了你,現在應該可以了吧?」計謀得逞後,我開心的朝他笑著。
「不過就是一堆藤蔓,我只要用一個魔法陣就可以毀了它……」
「是嗎?那你就試試啊。」
「……」
停頓了幾秒,對方的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
「發不出魔法對吧?」我直接說出他的困惑,「這種藤蔓是用來克制魔法的魔性植物,所有的魔法都對它無效,只能用刀劍揮砍。」
聽到我這麼說,他隨即轉頭望向自己的武器,但,那十字架長劍卻被困在稍遠處,儘管他努力伸長手臂,卻還是搆不著。
「改天有機會,可以到絕佳好貨商會逛逛,我就是在那邊買到它的喔!」我替痞子殺手的商會打著宣傳廣告。
「對了,這個藤蔓唯一的缺點就是需要時間生長,在種子拋下後,至少還要等上個五分鐘才行!如果你要使用,最好要記住這一點。」
說完,我隨即轉身準備走人。
「等等!」對方開口叫住了我,「妳就要這樣走了?」
「因為這場戰爭已經結束了。」我指著四周,示意他注意週遭的狀況。
在我們結束打鬥的同時,附近也已經完全沒有鯊魚人的蹤影,只剩下人魚戰士到處巡邏而已。
「而且,這艘船等一下就要爆炸了,我可不想被炸死。」我說出了另一個逃亡的目的。
「妳……」
「我將我身上的定時炸符全放到船上了。」我朝他回了個甜美的笑。「等一下會有一個大型海底煙火喔!」
聽到我這麼說,對方臉上出現複雜的神情,狀似無奈又像是苦笑。
「先走了。」朝對方揮了兩下手,我準備跳船逃離。
「喂,我叫做路西法,妳叫什麼名字?」對方報上了自己的姓名。
「你想要來找我尋仇?」
「不,只是想認識一下新朋友。」
要認識一個炸死他的人?這種說法也太奇怪了吧?相較之下,我還是比較能接受「日後報復」的說法。
「如果以後還有機會遇見,我再告訴你吧。」不想因此惹上麻煩,我決定不說出姓名。
在我遠離船隻後,身後立刻出現連環的爆炸火光,那威力將附近的海水攪得天翻地覆,船隻附近的岩石、海中植物全消失不見,成了一塊荒蕪的平地。
經由這次的事件,原本嘴硬倔強的菲歐利城主,也終於稍稍相信我們的誠意,也終於願意鬆口提出任務,當成是他嘗試信賴人類的第一步。
菲歐利城主向我們提出了兩個任務──尋找生病人魚的解藥以及將遭受污染的海域復原。
因為遭受污染的海域實在是太寬、太廣,短時間內應該無法完成,再加上這項任務並沒有限制時間,所以我們首先進行另一個具有時效性的任務,尋找生病人魚的解藥。
一提到藥,自然而然就聯想到海魔女的店鋪,當我們抵達時,店裡頭早已經聚集了一些玩家。
「海魔女,聽說妳這邊有能夠克制人魚城主聲音的藥劑,可以請妳賣我們嗎?」
一名有著粉紅色長卷髮的女生說道。
這聲音……怎麼聽起來很耳熟?我疑惑的皺眉,站在對方身後,從那背影看來應該是某個我認識的人。
「誰跟你們說我有那種藥?」海魔女斜睨了對方一眼,「再說,就算我知道藥方又如何?妳跟我很熟嗎?憑什麼要我將藥劑賣給妳?」
「無論多少錢我們都會買,我們真的很需要那東西。」女孩半請求的說道。
「你以為有錢就可以了嗎?」海魔女冷著臉說道:「在這片大海中,菲歐納城主可是發號施令的領主,你們想要拿我的藥劑對付城主大人,一個不小心,害我惹禍上身怎麼辦?」
「說吧!要用什麼方法妳才要賣這個藥劑給我們?」棕紅色的蓬鬆長髮、身穿黑色長外套的男精靈問道。
「打工吧!」海魔女爽快的開出條件,「只要在這邊打一百次工,我就將藥劑的配方給你們。」
「一百次?」夜影杰驚訝的聲音傳來。「是說全部的人加起來一百次,還是?」
海魔女朝他搖了兩下手,微笑的說道:「當然是一個人一百次囉!」
「不要這樣嘛!海魔女姐姐~~」夜影杰開始試圖跟她攀關係、套交情,「次數可不可以減少一點?」
「妳儘管放一百二十個心!」粉紅色捲髮女生跟著附和道:「我們會小心行動,絕對不會拖累妳,妳就將藥賣給我們吧……」
「少跟我姐姐長、姐姐短的叫,我可不記得跟你們有任何關係。」海魔女完全不吃對方這一套,「憑什麼要我幫你們揹黑鍋?憑什麼要我相信你們?」
「阿杰,我看你們就乖乖去打工吧。」待在鍋爐旁的糖衣毒藥插嘴道。
此時,她正一手拿著藥勺,一手拿著藥粉往鍋爐裡頭倒去。
「貓師父,你們終於來了,怎麼這麼慢吶?」粉紅可樂笑著朝我跑來,手上還抓著一把藍色藥草。
「貓師父!」聽到粉紅可樂的叫喚,海盜狙擊團的其他人跟著跑向我。「我們等你們等了半天了耶!」
「任務完成了嗎?」
「還沒。」
「耶?什麼任務這麼困難啊?」
「需要幫忙嗎?」幾個人七嘴八舌的說道。
「嘿!我們果然又遇見了!」棕紅色頭髮的男精靈──路西法朝我走來,臉上笑的開心。
「嘎?又遇見了?他是主人的朋友?」暴雷狀似不解的偏著頭。
「他是跟妳對打的那個精靈?」天神樂不太確信的追問。
「嗯,就是他。」
「我還以為不會再遇見妳了耶,沒想到我們竟然這麼有緣!」路西法臉上笑的極為燦爛。
呵……這種緣份還真是恐怖,好像隨時隨地會被人突然狙殺一樣。
「各位!她就是我說的那個女生!你們快過來看!」路西法突然轉過身,對著身後的幾個夥伴招手。
瞬間,五、六名男生朝我聚集了過來,將我團團包圍住。
「她就是把你炸成碎片的女生?真的假的?」
「她看起來不像那麼狠啊。」
「你說是她制住你的?我以為能制住你的女生應該是暴力型的獸女……」
「路西法,你是不是認錯人了啊?」
「騙你們做什麼!」發現自家同伴全不相信他,路西法信誓旦旦的回道:「我這邊有記錄檔,晚點可以傳給你們看!」
見到路西法說的一臉認真,其他幾個人這才接受這項事實。
「真了不起,妳竟然可以打倒這個變態!」
「除了打更新版的BOSS外,我已經很少看過他有掛點的時候了。」
「路西法,你是不是最近過的太糜爛了,所以身手變遲鈍了?振作點!你好歹也是五大王者的第三名,要保持不敗的戰績啊!」
欸?路西法是五大王者之一?發現對方竟是這麼厲害的人物,我真是感到非常訝異。
「該不會路西法是因為被她的美色迷住,所以……」
「喂喂喂,我像是那麼膚淺的人嗎?」路西法抗議的回道。
儘管我的確是使用了一點小手段,但,聽到對方說我不是憑實力獲勝,讓我心底還是有些不快。
「雖然我也認為他的身手很厲害,可是就算他是全零度的第一高手,也會有失敗的時候吧?沒必要這麼大驚小怪。」
「說的好!」路西法開心的拍了下我的背。「人生本來就是有輸有贏!用不著計較這些小事!」
「嘎啦啦,不要計較這些小事!這就是人生!」暴雷學著路西法的語氣說道。
「對了,妳還記得妳跟我的約定吧?」路西法興沖沖的說道:「妳之前說,如果再見面就會告訴我妳的名字,現在可以說了吧?」
要告訴他嗎?我遲疑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跟他牽扯上關係後,好像會有糟糕的狀況發生。
「之前不是說不用計較小事嗎?」我試圖敷衍道:「名字也是種小事,所以……」
「告訴對方名字怎麼會是小事?」路西法反駁道:「要知道名字才能做朋友啊!」
「……」
「嘎啦啦,我家主人叫做韃羅貓!」一旁的暴雷,多嘴的替我說出名字。
「喔!原來是妳啊!」路西法的幾位朋友像是早就知道我一般,朝我笑著。
「我聽過不少妳的傳聞,妳很有名喔!之前有一陣子討論版都可以看到妳的名字……」
「難怪路西法會敗給妳了,我之前聽凌依提過妳的事情,聽說連艾奎都敗給妳過……」
「原來你們都認識啊?」聽到他們提起艾奎跟凌依的名字,我詫異的反問。
「我們是認識很久的朋友了。」路西法笑著回道:「以前還是新手的時候,經常一起打怪。」
原來如此……我理解的點頭。
「哥,怎麼辦?海魔女她怎麼都不肯賣我藥水……」
原本正在跟海魔女討價還價的女生,結束談話後出現在路西法身旁,當她見到我的時候,臉上出現驚訝神情。
「妳……」
就跟我先前的預感一樣,那位聲音跟背影都讓我覺得很熟悉的女孩,就是夜音黎恩。
她的出現,讓我們隊裡的其他人同感驚訝。
「黎恩……」之前跟她有相當交情的月雪櫻,欲言又止的望著她。
「怎麼了?妳們認識嗎?」發覺我們之間的氣氛詭異,路西法追問道。
「算認識,不過不算熟。」夜音黎恩臉色難看、語調冰冷的回道。
這樣的答覆一出口,現場原本喧嘩熱鬧的氣氛頓時冷了下來,其中還帶著一些尷尬。
「貓師父,原來妳跟夜音是朋友啊?」夜影杰突然從人群中鑽到我身旁,自顧自的認定道:「這樣的話就太好了,他們現在接了任務,要攻打人魚城,抓拿人魚城主,你們要不要一起來?」
「真是糟糕。」仲澐對他們搖頭笑笑,「這樣說來,我們就是敵人關係了。」
「嘎啦啦,是敵人喔!」暴雷豎起尾巴,做出警戒的姿態。
「欸?為什麼?」沒有會意過來,夜影杰不解的追問。
「你是笨蛋啊!」糖衣毒藥直接拿藥勺往他的頭敲下去,「貓師父他們現在在解人魚城主的任務耶!哪有可能反過來攻打他們?」
「阿杰,你不要一見到可愛的女生就將智力全部歸零好咩?」粉紅可樂異口同聲的數落著。
「欸,我只是突然忘記了,妳們幹嘛那麼生氣啊?」阿杰摸著被打紅的額頭,一臉無辜的埋怨道。
「糖糖、可樂,妳們就不要怪他了啦!」麥當當笑著替他解圍,「阿杰他現在只想為喜歡的女生跑腿、解任務,哪有辦法考慮到貓師父他們的狀況?」
「嘎啦啦?喜歡的女生?」暴雷狀似聽到一個大八卦,耳朵瞬間豎起。
「我、我哪有!」被同伴這麼一說,阿杰的臉瞬間紅了起來。
「別裝了,再裝下去就不像了。」粉紅可樂沒好氣的揮手。
「真是糟糕啊,我們竟然有你這樣一位重色輕友的朋友。」
「哎哎~~這裡有他喜歡的人在場,妳們就給他保留一點形象……」伯納德揶揄的說道。
「嘎?在哪裡?喜歡的女生在哪裡?」暴雷好奇的四處探尋。
「喂,你這隻寵物不要那麼八卦啦!」夜影杰沒好氣的嘟嘴,「去去去,大人的事情寵物不可以管。」
「真有趣。」夜音黎恩臉上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沒想到我們就連解任務也是敵對的關係。」
聽到這種一語雙關的話,我只能苦笑以對。
「無論如何,我們絕對不會輸。」夜音黎恩像是宣告般的說道。
接到這樣的戰帖,我回了她一個淡笑。「我們也是。」
「怎麼覺得……氣氛好像有點怪?」夜影杰困惑的抓抓頭髮。
「阿杰,雖然你平常就不怎麼精明,可是你有時候真是……很笨耶。」粉紅可樂斜瞪了他一眼。
「又關我什麼事?幹嘛罵我?」夜影杰無辜的回嘴。
「哥,走吧。」夜音梨恩開口催促道:「我們去商店街找找看有沒有賣人魚城主的藥劑。」
「也好。」路西法同意的點頭,臨走時,他不忘向我揮手道別。「先走了,改天再一起打怪吧!」
像是一秒也不想多待,夜音黎恩快步走向大門。
「欸,等等!」見到夜音黎恩要離開,夜影杰追了上去。「我陪你們一起去找吧。」
「阿杰!你別想開溜!」糖衣毒藥揮舞著藥勺,大聲叫道:「你剛才說要幫我摘白色藥草!」
「好好好,晚一點我就幫妳摘回來,就這樣啦!」
敷衍的答覆後,夜影杰快步衝出了房屋。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混亂學園口袋書第13集,9月5日出版~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