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三章 抓蟲去

快速傳送到萊安的餐廳,我們直奔位於頂樓的辦公室,向萊安詢問月磷蟲的相關事情。
「原來你們對月磷蟲有興趣啊?」
聽完我們說的話,萊安從抽屜裡拿出月磷蟲的照片,說出了關於月磷蟲的資訊。
「……因為這種蟲在夜晚會發出淡藍色光芒,以前的人會將它當成寵物飼養,有些餐廳廚師還會將牠拿來做成料理,聽說吃起來很美味,不過在戰爭爆發時,政府下令一般百姓不准使用這種蟲,這道月磷蟲料理就此失傳了,這還真是可惜啊。」
照片跟我們在康帕納博士那邊見到的差不多,只不過萊安的照片是月磷蟲在黑暗中的發光狀態,博士那邊的照片是月磷蟲的平常模樣。
「抓月磷蟲,卡特是高手,也只有他知道該去哪邊抓,你們可以去向他請教。」萊安說出了最後的一項指示。
得到萊安的指點,我們快速跑到礦區找尋卡特。
「你們想抓月磷蟲?」卡特聽到我們要找尋月磷蟲,臉上原有的笑容收斂了不少。
「你們想要用它來做什麼?」他板起臉質問道。
「我們……」就在遙日打算回話時,我暗地扯了下他的袖子,攔住他的發言。
『你打算怎麼跟他說?』想要事先確定他的說詞,我私下傳密語問著。
『說我們要抓月磷蟲去修理阿光啊。』遙日回的理所當然,沒有任何疑慮。
『不能這樣說啦!』我真是慶幸我及時攔住了他。『卡特那麼討厭機器人,要是跟他說是要修理阿光的,他鐵定不會幫我們這個忙。』
『那要用什麼說法?』遙日反問我。
『你問倒我了。』關於這個問題,我也還在想呢……
「怎麼了?為什麼話說一半就不說了?」就在我們私下討論時,卡特的目光轉為銳利,似乎是看穿了我們的企圖。
「你們該不會是想要修理那個機器人吧?」他用僵硬、生冷的語氣質問。
「呃,我們……」遙日回頭望向我,臉上有著「被他發現了」的不安神情。
「當然不是囉!」我尷尬的朝卡特笑笑,快速編出了謊言。「上次聽你說那個機器人修不好之後,我們就放棄修理它了。」
「喔?」卡特聽我這麼回,警戒的神情才稍稍放鬆了些。「那你們找月磷蟲做什麼?」
「呃,我、我們有個朋友在當廚師,」我利用從萊安那邊聽到的料理資訊,胡扯出理由:「他聽說月磷蟲可以用來煮菜,所以就請我們幫他抓這種蟲,他說他想要試著做這道料理。」
「原來是這樣。」聽完我所捏造的謊言,卡特這才完全卸下心防,恢復平日的笑容。「我以前曾經吃過這道料理,它的味道就像嫩牛肉,不過我還是覺得真正的牛肉比較好吃。」
「嗯。」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卡特,我只有心虛的笑笑。
「來吧!我拿補抓月磷蟲的工具給你們。」卡特朝我們招了招手,隨即轉身走回他的小屋裡去。
還以為他會拿給我們籠子、網子這類的物品,但,卡特卻是從一個木箱中拿出幾條狀似藤蔓的植物。
「這是『蟲水蔓』,你們只要將它擺到月磷蟲身邊,牠們就會自動爬到蟲水蔓上面。」卡特將那幾條藤蔓植物遞給我們。「等牠們爬上去之後,你們再抓著蟲水蔓離開。」
看著那藤蔓植物,遙日困惑的發問:「不用拿個袋子或箱子將牠們裝起來嗎?」
「不用。」卡特語氣肯定的回答道。
「可是……光這樣抓著藤蔓,要是一不小心將牠們甩掉了怎麼辦?」我擔心的問著。
「牠們只要吸附在這上面,就絕對不會脫落,想要將牠拿下的時候,只要將牠浸泡在水裡就行了。」卡特慎重的叮囑道:「月磷蟲是種很奇怪的生物,如果你們用手或用其他東西去抓牠,牠會變成液體,滲入土中逃跑,一定要用這種植物才能拐到牠們。」
卡特另外拿出了一張發黃的紙張,上頭畫著彎彎曲曲的礦坑通道,以及一個月磷蟲的小圖標示。
「牠棲息在礦區的最底層,那是一個完全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就連拿著燈光走入,光源也好像被黑暗吞食了一樣,這時候,你們就將蟲水蔓拿出來,隨便往地上丟去,在蟲水蔓出現之後,月磷蟲也會跟著現身。」
卡特指著月磷蟲周圍的區域說道:「在月磷蟲附著的時候,你們要特別小心赤眼怪,這種怪物跟月磷蟲生長在同一個區域,雖然沒什麼攻擊性,但是牠們非常喜歡吃蟲水蔓,見到蟲水蔓出現,牠們會衝上來將它吃掉,月磷蟲在蟲水蔓消失後,也會跟著不見。」
「我們會注意的,謝謝。」朝他道謝後,我們走出了屋子。
「欸,你們有空的時候記得來陪我喝酒!」卡特追到門外朝我們喊道:「這陣子礦區的工作很少,我每天都閒在家裡,快悶死了。」
「好!」我笑著一口允諾。「等我們將任務完成之後,我們會帶酒菜來陪你。」
為了行動方便,我跟遙日先將蟲水蔓收入倉庫中,並拿出了各自的武器準備應戰,我的武器當然是複合劍盾囉!本以為遙日只打算使用魔法,沒想到他卻拿出了一把造型奇特的短槍,槍身泛著藍光,銀色的鷹形紋路展翅於槍身。
「你在商會還買了武器啊?」我還以為他只有買任務線索呢。
「嗯。」遙日笑著跟我說出事情的始末:「我買完線索後,一群女生請我幫忙挑選武器,我也就順便幫自己挑了一樣,它叫做『玄翼』,除了有短槍的功能之外,它還有另一個機關……」
說著,遙日將槍柄處一轉,槍體隨即拉長、轉變,幻化成一把魔法權杖,權杖的長度矮了遙日一截,杖身有金色光芒遊走,銀色鷹紋展現於其上,頂端裝飾著近似問號形狀的水晶體,水晶體呈現半透明狀,周圍發出淡綠色光芒,在太陽光的照耀下,發現裡頭還鑲著金色絲線,金線構成了細緻的魔法圖案。
「好厲害!」見到槍枝轉化的過程,我讚嘆的叫著。
「表面上看來,這個武器是給戰士之類的人使用,但是,我看完它的簡介之後,才發現這是設計給專攻魔法技能的人。」遙日像是發現一件新奇的玩具,開心的對我說道。
「耶?」聽到這樣的說詞,我更加訝異了。
「短槍的子彈來源是魔法,子彈數量根據玩家的魔法數值而定,當它轉變成權杖時,可以發動大型魔法陣,而且還縮短了大型魔法陣的準備時間。」遙日對我詳加介紹武器的功能。
說完了敘述,遙日在權杖頂端一轉,權杖再度轉回成手槍,他將它遞到我手中,讓我能夠近距離將它看著仔細。
反覆翻看著槍枝,越看,我越有種奇妙的熟悉感。
「它……很有黑戰士的風格。」我脫口說道。
「妳說的人是妳的戰神夥伴?」遙日臉上出現帶有某種意味的笑。
「是啊,黑戰士最擅長製作武器,他設計的武器除了主要的功能外,他還喜歡另外加裝機關,而且,他也很重視武器的外觀……黑戰士的武器,都有他的個人風格。」
「妳真的很厲害。」遙日突然開口稱讚著我。
「什麼?」面對突如其來的話,我完全摸不著頭緒。
「這項武器的製造者,就是妳的朋友,黑戰士。」遙日說出了武器設計者的名字。
「耶?這是他設計的武器?」雖然我是這樣猜測的,但,聽到實情我還是免不了感到訝異。
沒想到黑戰士來到這裡還是繼續鑽研武器啊?我還以為他會換換口味呢!改玩其他東西呢!
「這把槍你花多少錢買?」我好奇的詢問著。
「那個NPC說我可以自由拿商會的東西,不用給錢。」遙日說出了之前我們跟痞子殺手訂下的優惠約定。「我記得那時候它的標價好像是……四百多萬。」
嘩!四百多萬耶!這個高價讓我嚇了一大跳。
「你那位朋友真是很厲害。」遙日用一種佩服的語氣說道:「雖然零度有開放讓玩家設計武器,不過為了顧慮遊戲的平衡度,格鬥天丸對於創新武器的審核標準非常嚴苛,太過強化或者技能均衡度不好的武器都會被退回,這項武器不僅合格,還被標上高級品的標籤,這表示阿丸也認為它是一件近乎完美的作品。」
聽到自己的朋友被稱讚,我的心情也跟著開心起來,點頭如搗蒜的道:「黑戰士真的很強,他簡直可以說是狙擊手裡頭最頂尖的武器研發師!他的每一樣武器都有很多人爭著要,有時候,有錢還買不到呢!」
一邊閒聊、我們一邊走入礦坑,坑內的通道每條看起來都差不多,再加上迂迴、轉折處非常多,雖然很謹慎的跟著地圖行走,但,一邊忙著跟怪物對打、一邊又要看著地圖兜兜繞繞,走久了還是讓人有種混亂感。
幸好,遙日的記性就像電腦一樣,走過的地方他總是能牢牢記住,他就像裝備了衛星導航系統般,正確無誤的往目標邁進。
在走到礦坑區第四層時,我們四周陷入了真正的漆黑,就連擁有瞳術的我,視野也被縮小了不少。
「我們到了。」遙日用肯定的語氣說道。
隨即,我們兩人將收在倉庫裡的蟲水蔓往附近丟出,幾秒鐘過後,附近開始出現一個個的藍色發光體,那光芒不是糊成一圈,而是像線條一樣,將月磷蟲的身體輪廓勾勒出來。
月磷蟲越聚越多,牠們像是無所不在的現身在我們眼前,頭頂上、身旁、腳邊,它們的光芒不是月亮一樣恆久通亮,也不像星辰般的閃爍不定,而是像呼吸般,忽明忽暗、忽強忽弱。
這種被奇異光芒包圍的感覺,就像被放到夜空中,除了無邊無盡的漆黑外,還有令人著迷的光芒伴隨。
好漂亮……不知不覺被這樣的景象吸引,我只有呆愣愣的站著。
「赤眼怪出現了。」遙日的警告聲在這片靜默中顯得更加響亮。
「在哪?」我連忙收心回神,警戒的往四下張望。
發現我們的身邊,除了月磷蟲的藍色光芒外,竟然不知不覺多出了一對對的紅眼睛,我們看不見赤眼怪的模樣,只能藉由那對紅瞳辨識牠的位置。
紅眼睛像浪潮一樣,由外往內將我們包圍,從原先的少數蔓延成跟藍光差不多的數量,像個網子般將我們牢牢困住。
「妳去拿蟲水蔓。」遙日開口對我說道。
在我轉身拿起藤蔓後,遙日將手槍轉成了魔法權杖,他喃喃唸了幾句咒文,半空出現一個發著銀光的圓形魔法陣,隨後,他揮動權杖,將權杖頂端的水晶體往魔法陣中心一敲,魔法陣化成了一陣挾帶巨大暴風的閃光,凡是接觸到暴風的赤眼怪全化成灰燼消失,順著通道,暴風為我們開出了一條路。
但,就像是劃不開的海面一般,新一批的赤眼怪從四面八方紛紛冒出,以我們為中心席捲而來,眼看著就要將我們淹沒。
看著這樣的情勢,遙日再度發動了魔法陣,也再次成功清出了一個空間,但,那些密密麻麻的紅光用一種極快的速度匯聚,宛如紅色海浪包圍住我們。
「嘖!這群東西還真是麻煩。」我不耐的咒了聲,打怪最怕的並不是遇到厲害的BOSS,而是遇到這種糾纏不清的怪物。
「我再擊出一發,將牠們逼退,當牠們退開時妳趕快丟下移動符咒。」遙日重新張出了魔法陣,在發動攻擊前對我說道。
「好。」
移動符咒是個很好用的東西,但,它有一個不算嚴重的缺點──如果身邊有怪物,它會帶著怪物一起移動。
這一點,遊戲官網並沒有說明,是我們有次想要藉著移動符咒逃命時,卻意外將身邊的怪物帶著跑,這才發現它還有這樣的功能。
「轟!轟!轟!」魔法陣再度發出,赤眼怪第三度被掃了開來,我們也趁這空檔轉移到博士的家。
由於在礦坑待了許久,在我們抵達博士家中時,天色又是昏黃一片,機器工人已經將康帕納博士的家修復完畢。
「博士,我們抓到了。」快步衝入屋內,我舉著手中的蟲水蔓喊著。
「你們回來了啊?」康帕納博士聽到我們的叫喚,從他的工作室中出現。
將蟲水蔓跟月磷蟲接過手,康帕納博士開心的點頭笑著。「太好了,這樣我也可以加快我的速度,差不多再過兩天就可以修好了。」
「博士,你該吃藥了。」蜜莉絲手上端著一杯水出現。
「啊?已經這麼晚了啊?」康帕納博士苦笑的抓抓頭髮。「抱歉,我沒辦法跟你們多聊了。」
「請兩位明天再過來找博士吧。」蜜莉絲很明顯的下了逐客令。
才走到屋外,一個綠色機器人出現在我們面前,機器人的上半身是類似阿光的形狀,下半身則是兩個大輪胎。
「日安,我是訊息郵差。」機器人朝我們點頭行禮。「凱莉醫生有訊息要給遙日先生跟韃羅貓小姐。」
說著,機器人的胸口出現一個螢幕,上面出現凱莉醫生的臉。
「根據我這邊的資料顯示,這十幾年來的確有一個人從來沒生病過,他的名字叫做卡特,是城外礦坑的管理者。」凱莉醫生說話時,螢幕跟著一分為二,另一半顯示出卡特的照片。
阿光的主人就是卡特,這個答案其實也不算出乎意料,畢竟這個任務中,我們接觸的就只有這些人,除非凱莉醫生突然說出另一個陌生人來,那樣才叫人訝異呢!
「凱莉醫生的訊息到此結束,祝兩位有個美好的晚上。」訊息郵差在傳達凱莉醫生的訊息後,隨即轉身離開。
「走吧,我們去找卡特。」我隨即準備衝去找卡特。
「我們就這樣直接去問他,他會承認嗎?」遙日攔住了我並提出質疑,「一開始卡特就知道我們要修理阿光,要認阿光的話,他早就認了,可是那時候他卻叫我們不要去修理它……」
聽了遙日的話,我低頭沉思了會。「要讓他承認,要先找到證據,可是目前我們只是知道醫療所的線索,沒有其他……」
說到這裡,我的腦中突然跳出一個東西來。「墜練,阿光給我們的墜鏈!」
雖然想出了這個物品,但遙日還是朝我搖頭。「鍊子上的照片跟現在的卡特完全不一樣,他要是想否認也是可以,我們必須找到更多證據。」
「那我們去問萊安吧!」我說出另一個人選。「他是卡特的朋友,一定知道他的事情。」
「但,既然卡特不想說,萊安應該也會為他保密吧?」遙日提出反駁。
「要是他不想說,那就想辦法拐他說囉!」我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我們好不容易有更近一步的線索,總不能被這點小麻煩困住吧?」
不過,雖然我是這麼想,但,事情也不是進行的那麼順利,當我們去請教萊安時,萊安並沒有隨隨便便讓我們套出話來,儘管我們說了一堆旁敲側擊的話,萊安始終還是三緘其口,要不就用一些奇怪的說詞敷衍我們。
「卡特沒去看醫生,是因為他身體好啊!」
「我認識卡特的時候,他就已經在礦區工作了。」
「機器人阿光?博士?這些事情我從沒聽說過,再說,卡特他看起來像是博士嗎?如果真要比較,我還比他像呢!」
談了近半小時,萊安的說詞依舊、態度依舊,沒有洩漏一絲一毫,這樣的情況,真是讓人感到無力又無奈。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們也不再追問了。」我索性以退為進,改用另一個方式跟他談。
「但,萊安,我想讓你知道,我們沒有直接去問卡特,先跑來跟你求證,是因為我們將你們兩個當朋友,因為卡特他好像很不想談這件事情,所以我們想要知道原因,再過幾天阿光就要修好了……」
「那個機器人要修好了?」萊安聽到這句話,臉色明顯變了。
「是的,再過兩天阿光就會修好,」察覺萊安的態度轉變,我一邊留意他的情緒反應,一邊不動聲色的繼續說下:「到時候阿光一定會跑去找卡特,雖然我不清楚卡特討厭機器人的原因,但,我猜這件事情應該跟阿光有關,也許卡特以前受過什麼傷害,又或許這是卡特拋棄阿光的原因……」
「我對卡特以前的事情知道的不多,」萊安打斷了我的話,自顧自的說著:「他很少提起他以前的事情,只有在喝醉的時候,他才會說起他的家人、說出他的過去……」
從萊安的口中,我們得知,卡特的確就是我們要找的人,阿光的主人──羅德曼博士。不知道什麼原因,羅德曼改名為卡特,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從當年意氣風發的博士變成礦區管理者,這一切,他全沒有告訴萊安。
萊安是卡特在路邊遇見的孤兒,他收養了當時年幼的他,將他扶養長大,讓他去學廚藝,在他學成後又出錢讓他開餐館,對萊安來說,卡特就跟他的父親沒啥兩樣。
在餐廳的營運穩定後,萊安本想將卡特接入城裡跟他們一起住,可是卡特卻以「我要待在礦區贖罪」的理由婉拒了。
贖什麼罪?為什麼贖罪?卡特沒說。
雖然萊安試著想要說服他,但,卡特卻對此有著異常的堅持,沒辦法,萊安只好打消這個念頭。
由於礦區距離城市有一大段距離,所有生活必需品必須在城裡才買的到,不想讓卡特辛苦的來回奔波,萊安便經常找人送東西去給卡特,其中也包含他用來維生的能源石。
「……我並不知道為什麼卡特會這麼討厭機器人,不過,我曾經聽他說過一句話,『阿光的存在代表這座城市的浩劫,只有讓它消失了,危機才會消失』。」
「為什麼他會這麼說?」遙日追問著理由。「阿光不過是個助理機器人。」
「不清楚。」萊安朝我們搖頭苦笑了下。「要是想知道更多,你們就直接去問他吧。」
雖然萊安將他所知道的事情全說出來了,但,我們卻像是被人拉入一個更深的謎團。
帶著一堆的問號,我們離開了萊安的辦公室,駕著服務生借我們的飛船,緩緩往門口飛去,卻在即將踏出門口時,被莉莉兒叫住了。
「遙日,韃羅貓,你們來的正好,我有點事情想拜託你們。」說話時,她的神情顯得有些憔悴,雙眼泛著血絲像是沒睡好。
「怎麼了?」
「我……」莉莉兒才想開口,卻又欲言又止的打住。「我們出去外面說吧。」
她將我們拉出了餐館,外頭街上的行人不多,月光將我們三個人的影子拉成兩倍長。
「發生什麼事情?」發現她的臉色不是很好,我關心的詢問道。
「我、我想請你們幫我跟蹤普立德先生。」低著頭,莉莉兒尷尬的說出這句話。
「跟蹤?」
「為什麼要我們跟蹤普立德?」遙日不解的追問。
「普立德先生最近變的有點奇怪,我有點擔心他,」話才說了這麼一句,莉莉兒隨即發現說詞不對,雙頰頓時染了紅暈,「你、你們不要誤會,我、我沒別的意思,我只是因為普立德先生常常叫店裡的外送餐點,對人又很客氣,我覺得他是個好人,我只是像朋友一樣的關心他而已……」
還沒說明清楚為什麼覺得普立德行為怪異,莉莉兒就像是怕我們誤解般的澄清著,但,這些話聽來頗有種「越描越黑」的意味。
「請問妳會什麼覺得普立德行為奇怪,又為什麼要我們跟蹤他呢?」遙日沒有理會莉莉兒失常的態度,直接切入重點詢問。
「那、那是……」莉莉兒先是猶豫的停頓了下,才緩緩將她的想法說出:「普立德先生以前很少請假,當他放假時,除了留在圖書館看書之外,他就只會跑去海邊運動,可是這兩天普立德先生經常跑出圖書館,不,應該說他根本沒有踏進圖書館過,所有的工作全都丟給機器人管理,下午我在街上遇到他,我本來想要向他詢問原因,他卻只說他在忙一項新計畫,完全不肯多說。」
我跟遙日互望了眼,從莉莉兒給的訊息聽來,我們實在是摸不清普立德的想法。
「我並不是要你們幫我查出普立德先生的計畫,」大概是怕我們拒絕,莉莉兒緊接著說道:「只是希望你們能幫我跑一趟墳場,看看普立德先生在做什麼。」
「他在墳場?他去那邊做什麼?」聽到他跑到這種奇怪的地方,我頭上的問號越冒越多了。
「不知道。」莉莉兒同樣也是一頭霧水。
「妳怎麼會知道他在墳場?」遙日問出了另個疑問。
「我、我……」聽到提問,莉莉兒再次羞紅了臉。「我有使用追蹤器跟蹤他,剛剛發現他往墓地的方向走,我覺得有點奇怪,也有點擔心……」
「妳怕他會去盜墓?」遙日用他一貫的直線邏輯,脫口問道。
「呃?」莉莉兒先像是定格般的一愣,而後才尷尬的笑笑。「這個問題我倒是沒有想過,我只是擔心他會遭到怪物攻擊,聽說晚上的墳墓區會有很多怪物出現。」
「所以妳只是要我們去確保他的安全,對吧?」我猜測著她的心思。
「是的。」莉莉兒重重的點了下頭,「我認識的人裡面,只有你們擅長打怪,我只能拜託你們。」
「放心交給我們吧!我們現在就過去墓園。」
「謝謝。」莉莉兒從口袋中拿出兩張Z卡。「我沒有什麼錢,這個卡片是一個客人給我的,他說這是很特殊的卡片,收集五十張後,可以跟一個『失落的種族』取得聯繫,我不太確定它的真實性啦!但是,我聽說很多人都在收集這個,要是你們也有在收集,我就將它當成謝禮送給你們。」
Z卡啊,見到那眼熟的卡片,我想起之前也有NPC送給我。
知道Z卡的用途,遙日上前將卡片接過手。「我們的確有在收集,謝謝妳。」
一人一張收下Z卡後,我跟遙日隨即前往墓園。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紀錄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