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一章 機器人阿光

「請問你是誰?」我放聲喊了回去,並且開始四下找尋聲音的主人。
這附近並沒有街燈照明,周邊的景物全數被黑幕籠罩,在寂靜的氣氛中,夾帶鐵片聲響的冷風自耳邊呼嘯而過,金屬的清亮聲響讓人頗有種蕭瑟之感。
在這片黑暗中,即使是燭火般的光芒也格外引人注意,不用細尋,我們可以清楚看見兩個圓形發光體出現在半空中,它以一種規律的速度,忽明忽滅的閃爍著,銀白色的光芒並不是很耀眼,就跟星辰差不多的亮度。
「誰在那裡?」我好奇的朝光點走去,打算瞧個仔細。
瞳術的有效範圍大約是兩百公尺左右,在我逐步接近發光體時,一個龐大的身影逐漸清晰,只見對方窩在角落處,坐在兩堆廢鐵的中間空地。
好奇怪的外型,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從它的外觀輪廓判斷,我可以肯定絕對不是人類或獸族,那……既然它會說話,會不會是機器人呢?
在不清楚對方身分的情況下,我特意跟它保持距離,一些細節部分也就看的不是很清楚。
「路、過的旅人啊。」說話的聲音忽大忽小,還有點斷斷續續的情況。「我、我是、是AR機種……二代機型的機、機、器人,阿、阿光。」
「啊!糟糕,我忘記幫你買能源回來!」聽到它的名字,我這才猛然記起,我曾答應過阿光要幫它買潤滑油跟能源回來。
「你們是?」機器人阿光說出幾個字之後,便又陷入了沉默。
「阿光?你怎麼了?」發現它沒了聲息,我連忙往它的方向走去。
「轟隆隆隆、轟……」一陣馬達運轉的吵雜聲音突然響起,緊接著,原本漆黑的地方在瞬間大放光明,一道強烈的光柱從聲音的來源發出。
一時無法適應這亮光,我伸手遮擋光源,直到眼睛稍微適應之後才鬆下手。
在光源中心點,我見到了阿光,它的模樣比第一次見面時還要糟糕,鐵銹蔓延了將近一半的身體,四肢的彈簧更是出現被侵蝕的痕跡。
「原來是韃羅貓跟遙日。」藉由光源辨識出我們的身分,阿光朝我們打了聲招呼。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我訝異的問著。
「腐蝕的狀況比我預計的還要嚴重,我身上的能源已經快要耗盡了,再過不久我就會變成廢鐵。」阿光說話的語調雖然沒有任何溫度,但,卻隱隱透著一種悲悽。
「對不起,我竟然忘記了。」我愧疚的向它道歉。
「沒關係。」說話時,阿光發出了「呵呵呵」的空洞笑聲。「其實就算你們買了能源跟潤滑油回來,我也只能再撐上半個月,只是……如果可以,我想要在停止運作前,見到我主人一面。」
「你的主人在哪裡?我去找他。」
「不知道,我的記憶系統受損,部分的記憶我無法讀取。」
這……這該怎麼幫?這個難題讓我不由得皺眉苦思。
「還有多少時間?」身旁的遙日突然開口問道:「你現在身上的能源可以撐多久?」
「大概……再七個小時又十三分鐘吧。」阿光經過計算後說出了答案。
再七小時?不行!不能在這邊浪費時間了!
「阿光,我們現在先去買能源跟潤滑劑給你。」我拉著遙日的手,準備再次傳送回到城裡。
「不用了,就算買回來我也撐不了多久,」阿光語帶推辭的拒絕:「我的系統已經受損了,你們就……」
「應該可以找到人修復吧?」我截斷它的話,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先想辦法延長你的時間,然後我會再去找人來修復受損的系統,這樣你就能想起你主人的位置了,你等我!」
說完話,我立刻丟下符咒,跟遙日再次回到城裡。
由於時間已經是半夜,街道上除了玩家仍在活動之外,商店全部都關緊大門,沒有營業。
「還要等六小時三十分商店才會開門。」遙日看了下時間,對我說道。
扣除掉這些等待的時間,只剩半小時左右……聽到這麼緊迫的時間,我擔憂的詢問遙日。「要是我們沒有趕上,那個機器人會怎樣?」
「不清楚,我沒有參與這麼細部的設定。」遙日仰望著虛擬出來的美麗星空,思索了下,給了我一個最不想知道的答案。
「也許會像它說的一樣,變成廢鐵。」
「不行,不可以這樣!」我站起身,照著地圖往販賣能源的店家走去。
「妳要去哪裡?」遙日快步跟在我身後。
「去賣能源的店家啊!」我看著地圖上面的標示,嘴裡開始埋怨。「真是的,賣用品的商店竟然在城市的另一頭,會不會太遙遠了啊!」
「商店還沒開門。」遙日伴隨在我的身側,對我提醒道。
「我知道。」我頭也不回的說著,腳下趕路的速度依舊沒有減慢,「我們先到店家門口,等他一開門就立刻跟他買東西,然後再立刻傳送回去機器人那裡,這樣就可以趕的上了。」
「妳有沒有想過……」遙日用著略帶遲疑的語氣問道:「就算有了能源,可是卻沒有維修人員,那該怎麼辦?」
「為什麼會沒有人維修?」從沒想過會有這樣的問題存在,我停下腳步,愕然的望著遙日。
「我們進到這座城市,看的到全是高科技產品,沒見過一台跟阿光同樣形狀的機器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它說它待的那個地方是廢棄場,這就表示……」遙日沒有將話說明,但我已經知道他的意思。
「可是既然阿光會委託我們幫它找尋能源,」我用著期盼的語氣反駁他:「說不定它還有別的劇情,也許真的有維修人員……」
「如果說,它的任務就是幫它找尋續命的能源而已呢?」遙日用我說出的話反問回來。
「應該不只是這樣。」我不打算接受遙日的這個說法。「我找別人問問。」
隨即,我傳了密語給絕對殺戮,既然他已經解完中級的任務,對這件事情應該知道才對。
『絕對殺戮,你還在線上嗎?』
『什麼事?』他迅速答覆了我。
『我問你,你有解過機器人阿光的任務嗎?』
『有啊!它要我幫它找潤滑劑跟能源。』
聽到同樣的劇情,我興奮的追問:『然後呢?』
『然後?』絕對殺戮沉思般的停頓幾秒,而後才又繼續說下去。『然後它就說它只是靠能源勉強維持,再過不久它就會因為系統太過老舊死掉。』
『那你有幫它去找主人嗎?』
『有,不過沒找到,後來它就掛了。』絕對殺戮簡短的回答我。
『那……有人玩這個任務有成功的嗎?』我將希望放在絕對殺戮的答案上,心底出現忐忑不安的情緒。『有人找到阿光的主人嗎?』
『我後來有去找過討論區,到目前為止,好像還沒有人能找到它的主人,我還聽到一些玩家說,說不定根本就沒有主人這一項任務。』
『如果沒有主人,為什麼它會說他想要找到他?』我不死心的追問。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絕對殺戮用著不以為然的語氣笑道:『很多遊戲都會這樣啊,幫人物設計背景,讓它跟玩家說出一段故事,這只是為了讓玩家可以更加了解遊戲背景而已。』
『我知道了。』絕對殺戮給了我跟遙日相同的答案,這讓我感到沮喪至極。
「有解任務的方法嗎?」結束通話後,遙日好奇的等著我說出結果。
「沒有。」我對他搖搖頭,行走的步伐也變的沉重許多。
「那就別買能源了,不要浪費時間在這裡。」遙日果斷的建議道。
「不,我要買回去給它。」我不死心的搖頭回道:「沒有人解出來,不代表沒有這任務,我想要試著找找看。」
「可是……」
「就算真的沒這任務,至少,我有履行我對阿光的承諾。」
遙日似笑非笑的看了我好一會,似乎對我這樣的情緒感到有些不以為然。
「不過是個遊戲,妳用不著這麼認真吧?」
「……」遙日的話讓我發愣的沉默了會。
我知道這只是個遊戲,但,就算是遊戲,我現在身處在這個環境中,它代表的也是一種真實吧?
「你們設計出這些真實度很高的人物,為他刻劃上背景,不就是為了要創造出,讓玩家身歷其境的真實感嗎?」我抬頭望著遙日,直視他那雙漂亮的水藍色眼睛。「這樣的話,我想要試著幫助機器人,我將自己融入這樣的世界,有什麼不對?」
「這……」遙日因為我的問題而愣了下,臉上出現彷彿是思索又或是質疑的複雜情緒。
我知道我的問題無法從遙日那邊獲得答覆,別過頭,我逕自往店家的方向走去,他亦步亦趨的跟在我身旁,我們之間壟罩著一份靜默,時間彷彿也在我們身邊凍住了般……
緩步走到商店門口,寂靜的氣氛壟罩在我們之間,隨著時間的流逝,夜空開始出現變化,原先沉重的黑幕逐漸褪去,城市另一邊的天空逐漸出現色彩,耀眼的朝陽迅速躍升,再過十多分鐘,商家的大門便要開啟了。
「別再板著臉了,我有好消息要告訴妳。」一直不作聲的遙日,突兀的冒出這句話。
「什麼消息?」不明白他的意思,我困惑的反問。
遙日朝我笑了笑,清澈的藍眸閃耀著晶瑩彩光。「我剛剛問過設計劇情的工作小組,機器人真的有個尋找主人的任務。」
「真的嗎?」意外從他口中聽到新的發展,我興奮地抓住他的手。
「嗯,這個任務還是這座城市的主線任務,難度是A級。」遙日將他得到的資訊轉述給我。
「A級?這是什麼意思?」我記得網站上並沒有將任務分級呀!
「這是我們內部的分級制度。」發現我不明白,遙日開始為我解說道:「工作小組設計的任務劇情時,依照難度跟整個劇情的架構,分為A到G七種等級,E級是一個分界點,在它以下的任務是沒有劇情的單純任務,像是一般常見的獵殺怪物、蒐集物品、運送物品等等……」
「E級以上的任務便會開始出現劇情,要完成一個任務可能需要解出幾個小環節才行,而最困難的A級任務,其實就是關於整座城市的主線任務,要完成它需要花費更多時間。」
真沒想到我挑中的任務,竟是這樣的高難度挑戰呀!聽到遙日這般解說,我的情緒也跟著激動起來,心底更是燃起炙熱的挑戰慾望。
「可是,為什麼會有玩家說根本沒這項任務?」回想起絕對殺戮跟我說的話,我不解的追問:「官網不是都會將任務內容公告出來嗎?」
「為了增加遊戲的困難度,同時要滿足一些喜愛挑戰的玩家需求,」遙日解釋道:「A級跟B級的任務並不會公告在官方網站,要等到有玩家將它完成後,官網才會將這任務公告出來,解出任務的玩家,將會被列在這項任務的排行榜上第一名的位置。」
這設計有點像是在某種比賽獲得第一名時,將會受到主辦者的表揚一樣吧!念及此,我不禁開始想像,戰神成員見到我的名字出現在排行榜上的表情。
嘿嘿嘿,那一定很有趣!
「妳確定妳要現在解?」遙日的臉上出現遲疑神色,「要不要等妳跟戰神的……」
「不,我現在就想完成它。」我信誓旦旦的發出豪語。「我一定會幫阿光找到主人,我要成為第一個解出任務的人!」
「加油!我相信妳可以辦的到。」似乎是被我的情緒感染,遙日臉上的笑容加深不少。
「等等,什麼『我』可以辦的到?」聽到遙日這般將自己排除在外的說詞,我連忙出聲抗議著,「我們是同伴耶,你也要幫忙啊!」
「這是當然的。」發現自己說出的話有語病,遙日著急的搖手澄清道:「我當然會跟妳一起行動,並沒有要拋下妳單獨行動的意思,不過……」
話說一半,遙日欲言又止的停頓了下,臉上出現為難的神情。
「怎麼了?」不明白他的反應,我好奇的追問。
「這個任務到現在一直沒有人能解開,我對這點感到很好奇,也很想知道是不是有什麼過程出錯,」遙日用著非常委婉的辭句,叨叨絮絮的說著。「如果依靠內部人員輔助的話,就失去測試的正確性了,所以我希望我們可以靠自己完成。」
「當然是自己完成啊!不然呢?你想要怎麼完成?」我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回答道,完全無法理解他這一番話所要表達的意涵。
「不,沒、沒什麼。」遙日一臉尷尬的朝我笑笑。
發現他的態度不是很尋常,我將他剛剛的話反覆思索了下,最後,我總算約略會意他的想法。
「你該不會是在擔心……我會叫你跟工作人員要情報,好讓這個任務能快速解決?」我狐疑的問出這個假設。
「嗯。」沒有多做辯解,他坦白的點頭。
「為什麼你會這樣想?」我愕然的反問,句子的尾音因為太過驚訝,稍稍的提高了些。
老實說,在他說出這件事情之前,我完全沒想過要走這樣的捷徑,聽到他有這樣的想法,真是讓我十分訝異。
雖然我以前玩遊戲時,也經常在遊戲討論區尋找過關的技巧跟秘技,還會跟其他玩家交流討論。
但是現在的狀況不同,這任務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人破解,我相信不管是哪個玩家,都會希望是自己想辦法完成這任務,這是一個屬於玩家自尊的問題。
「因為我聽說妳曾經用VIP玩家的身分,要求自己設計人物,」遙日尷尬的朝我笑笑,「而且妳是立人的妹妹,現在又是GM,當、當然,我並不是說反對妳當GM,我很高興有妳這樣的夥伴……」
可能是因為覺得窘迫,遙日說出的話變得很含糊,甚至有點讓人摸不著頭緒。
努力將他所說的話理解、消化完畢,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顧慮,要是依照遙日所說的狀況看來,身為Deus成員的妹妹,而且是充當他夥伴的我,的確可以透過關係,獲得比其他玩家更多的資源。
不過,他未免把人看的太扁了吧?難道說,就因為我有這樣的優勢,我就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再說,我會來當這個「假GM」還不都是因為他,之前是誰將他從那些女生的手中救出來的?這個不知道感恩的傢伙!遙日對我的這種誤解,真是讓我氣的牙癢癢。
「我會要求設計人物,那是因為你們的廣告跟實際的遊戲內容不符,」我雙手交疊在胸前,沉著臉對他說道:「如果你們真的有那麼多人物配件可以讓人選擇,我也不會做出這種要求了,要是你不相信我說的話,你可以去問你們的服務人員。」
聽到我這麼說明,遙日臉上出現恍然大悟的神情。「也許是我誤會了,真的很抱歉。」
雖然遙日的態度非常誠懇,不過一想到他對我有這樣的猜忌,讓我心中不由得冒出一團火,覺得自己有種不被信任的感覺。
「如果你……」
「歡迎光臨!兩位客人起的真早啊!」突然出現的NPC商人,將我即將說出口的話給打斷了。
「請問你們想買些什麼呢?」商人親切的笑問著。
發現剩餘的時間不多,我忍下尚未說出的話,快速跟商人買了能源及潤滑油。
臨走時,回頭望了眼遙日,丟下最後要對他說的話。
「如果你對我有這樣的疑慮,那我們乾脆拆夥,各自行動吧!」
沒等他做出任何回應,我迅速丟下移動符咒傳送離開。
「妳回來了……」見到我出現,機器人阿光對我招呼道。
「幸好有趕上。」我朝它回了個笑,看了下剩餘時間,還有二十幾分,我連忙加緊手上的動作。
「能源要怎麼幫你添加?」在它身前找了好一會,卻沒見到任何像是開口的部份。
「我的背後有一個開口。」機器人阿光回答道:「可是我現在動不了。」
說話時,阿光還嘗試著轉動它的身體,缺乏潤滑劑的關節處,因為它的動作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響,但它的身體卻像是被凍住般,完全無法挪動半分。
「背後?」望著阿光龐大的身軀,我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能將它拉起。
放下手上的物品,我走上前,試著移動它的身體,花了好一番功夫,用盡全身的力氣,才將它移動了一點點。
糟糕,這樣根本看不到補充能源的地方。我苦惱的鬆開手,思考著該怎麼應付這情況。
瞧了下時間,發現再過幾分鐘,阿光的能源就要用完了,為此,我急出了一頭汗。
再試試吧!才想要再次推動它的身體,旁邊突然出現一個人影,幫著我將它挪成側身的模樣。
不用回頭查看,我也知道出手幫忙的人是遙日,餘氣未消的我,不打算開口跟他說話。
幫機器人側過身子,才轉身想要拿能源瓶,卻見到遙日手上已經準備好我要的東西。
沒有開口,他只是沉默的將能源瓶遞給我,水藍的眼眸充滿沮喪與無辜。
幹嘛一副好像被我欺負的模樣啊?望著他如同小孩一樣的神情,我真是感到好氣又好笑。
將能源瓶接過手,在我為機器人補充能源的時候,遙日依舊是呆愣愣的杵在一旁,有種不知所措的模樣。
「愣著做什麼?幫忙阿光上一點潤滑劑吧。」我對他示意道。
聽我這麼說,他才拿了一瓶潤滑劑,開始為阿光將各個關節注油潤滑。
「謝謝,這些能源可以讓我維持半個月的動力。」阿光起身跟我們道謝。
「你會自己加能源嗎?」我好奇的詢問它。
如果它可以自動補充,晚點我就多買一些能源過來,這樣它就不用擔心能源不足的問題。
「不行,我沒有設置這樣的功能。」
「這樣啊。」我沉吟了下。「沒關係,我以後半個月來幫你補充一次,一直到我找到維修人員為止。」
「謝謝。」機器人阿光再次對我鞠躬。「不過,這是沒用的。」
「為什麼?」我不解的追問它。
「我是AR機型第二代的機種,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被淘汰了,原本的維修工程師早已經不在了,現在我的系統也開始出現問題,再過一陣子,我恐怕就……」
「原本的維修師不在,也會有其他接手的學生或孩子啊!」我說出我的想法,並且安慰著它,「城裡的人那麼多,慢慢找,一定可以找到人修理你。」
「如果可以像妳說的這樣,那就太好了。」機器人阿光似乎是被我這番說詞說服了,整個說話的情緒也好很多。
跟機器人道別後,我轉身朝附近的村子走去,我想,既然機器人會出現在這裡,那麼村子裡應該會有人知道它的事情吧?
回村子的途中,遙日亦步亦趨的跟在我身側,似乎是有話想說卻又苦無機會開口。
這個笨蛋,我剛剛不是已經先跟他說話了嗎?他難道以為我還在生氣?察覺到這樣的情況,我真是不知該說他遲鈍還是……
常理來說,吵架的雙方只有一方先開口跟另一人說話,就表示那人有想要合好的意思,接下來只要像平常一樣聊天就行啦!像遙日這樣完全不敢再對話的態度,反而將整個氣氛弄得更僵、更尷尬。
雖然想要主動開口跟他閒聊,不過遙日這副苦惱的模樣,其實也挺可愛的。
乾脆故意不理他,看看他接下來會怎麼做吧!我心中起了一個這樣惡劣的念頭,打定主意,我逕自往前走著,表面上不搭理他,暗地裡卻是偷偷觀察著他。
因為遙日遲遲不敢主動攀談,我們兩人一路上就這樣保持沉默,直到進入村子,還是沒有跟對方說半句話。
進了村子,遙日照例被女生給包圍住,身陷女生群中的他,用著無奈、無辜的眼神向我求救。
不用看我,這次我不幫你了,自己想辦法解決!沒有理會,我丟下他快步離開。
沒想到我才走沒幾步,換我被人半路攔下了,這是所謂的報應嗎?
「哈囉,可愛的美女,我正要去解任務,妳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一名獸族的戰士擋在我面前邀約道。
攔路人有著一頭凌亂的深灰色頭髮,虎背熊腰的身型搭配上重型盔甲,讓他整個人顯得非常壯碩。
要是這個人的臉上再多條刀疤,他就很像是強盜、土匪了。
不想被這樣的麻煩纏住,我佯裝沒有聽見他的喊話,低著頭,快步自他身側繞過。
「欸,等一下啦!」粗厚的大手拉住了我的手腕,似乎不打算讓我離開。
「有什麼事?」我冷冷的望著他,並使勁抽回自己的手。
「我要去解任務,妳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對方重複著話,並以一種「我可以帶妳練功」的自傲臉孔笑著。
「不要。」簡短的回答,我準備離開,卻又被他再次抓住了手,這一次,他加強了手勁,讓我無從掙脫。
真是個沒禮貌的人!要是在狙擊手,他早就被我一槍作掉了!惡狠狠的瞪著對方一眼,我用生硬的口吻命令道:「放手。」
「欸,別生氣啦!」對方嘻皮笑臉的朝我笑笑,他故意朝附近的玩家望了眼,壓低聲音對我說道:「那群人是我的朋友,我剛剛跟他們打賭,如果我能說服妳跟我們一起去打怪,我就可以贏得一萬元,妳就幫我這個忙吧。」
去!這樣老舊的藉口竟敢拿出來用?雖然心底為此冷笑著,但表面上還是用禮貌性的態度回應。
「抱歉,我有急事要忙,請你找別人。」
「可是我只想要找妳。」說話時,對方連帶表現出「非妳莫屬」的深情模樣。
天啊!我今天還真是倒楣,先是被遙日惹的一肚子火,現在又遇上了這個無賴。
「放手,我不想再說第二次。」努力壓抑著脾氣,我做了最後警告。
「如果我說我不放呢?」對方一臉痞子模樣的咧嘴笑笑。
聽到這種回話,我笑了,學著他那吊兒郎當的語氣回答道:「那……我恐怕會剁了你的手喔。」
雖然語氣一派輕鬆,像是在跟他開玩笑,不過我可是認真的!
「嘖嘖,妳真是好兇悍啊。」那人故意慢條斯理的鬆手,但是眼神卻透著不懷好意,似乎正在算計著什麼。
果不其然,前一秒手才鬆開,下一秒他已經張開雙臂,像餓虎撲羊般朝我撲了過來,像是打算將我抱住。
早已經留心提防的我,身子迅速一閃,讓他撲了個空,整個人狼狽的跌在地上,他這副慘狀,同時引起附近玩家的嘲笑。
笨蛋。瞧著趴倒在地上的獸人,我突然很想一腳踩到他身上,將他當成踏腳墊,狠狠的踩他幾下。
不過要是我這麼做,對方可能就會跟我槓上了吧?現在沒時間跟他糾纏,還是少惹事為妙!
「你還好吧?」我佯裝出關心的模樣,隨口問道。
「沒事,我沒事。」雖然感到尷尬萬分,但他還是故作鎮定的模樣,站起身,隨手拍去身上的灰塵。
「那就好。」我才想轉身離開,沒想到他卻又拉住了我的手臂。
「欸,妳還沒回答我剛剛的問題,要不要跟我去打怪?」
「這個我剛剛不是已經回答過很多次了嗎?」我無奈的皺起眉頭。
「有嗎?我好像沒聽到妳答應耶。」
「我有事情要忙,請你放手。」我再次重複著先前的話,並試著扯回自己的手腕。
「唉呦!不要這樣啦!要不然,我等妳忙完?」對方像是完全沒聽到我所說的話,依舊拉著我的手不放。
真是個糾纏不清的傢伙,都已經叫他不要拉我的手了,他還是說不聽,以為我剛剛的警告是說好玩的嗎?
分類:親子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電腦椅、聊天、雜七雜八的感想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