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六章 身份曝光

「等等。」距離我最近的天神樂突然攔住我,同時遞上一把長刀。「沒有武器,我可以提供給妳,一起打吧!」
「啊哩?」我愕然的望著他,遲遲不想接下刀。「可是小櫻跟我說,通常都是由鐵色狂想跟你負責打怪,女生不用出手。」
雖然已經知道沙獸的弱點,但是,要跟這麼一大群沙獸打,這可是很累人的!我想要在旁邊看戲就好了啦!
「沒有戰力的女生當然要遠離戰場啦!不過……」天神樂臉上笑的詭異,一副不想輕易讓我脫身的模樣。「像妳這樣的高手,不下來一起打就太說不過去了。」
「說的好!」鐵色狂想立刻應聲答腔,「貓,難道妳要讓我們三個對付這一大群沙獸嗎?妳應該沒有這麼狠心吧?」
哼哼!錯了!我戰神的夥伴可都是叫我惡魔啊!落井下石是我最喜歡幹的勾當!
「貓,快點拿武器。」就在我還想拒絕的時候,遙日開口對我提醒道:「沙獸衝過去了。」
遙日的話音剛落,身旁隨即出現一隻沙獸惡狠狠的撲向我。
糟了!逃不了!沙獸的動作之快,讓我連出手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幸好,天神樂早有警覺,在沙獸朝我撲來的同時,他迅速揮出了野太刀,一刀將沙獸砍成兩半。
「遙日,你這個警告會不會太慢了?」被沙獸嚇了一大跳,驚魂未定的我,皺眉向他埋怨著。「哪有人在怪物跑到身邊才開口警告的?」
「嘎!太慢了,要快一點……」暴雷也是一副指責模樣的唸著。
正在跟沙獸打鬥的遙日往我瞧了眼,臉上添了幾分無辜。「快拿刀吧,不然妳又要被追殺了。」
「知道了啦!」既然已經陷在沙獸群裡沒辦法脫身,我也只好認命的從天神樂手中接過長刀。
像是算準了時機,刀子才剛接過手,左右兩旁的地面突然各衝出一隻沙獸,我立刻回手一揮,狠狠的朝沙獸砍去,天神樂也在同一時間對另隻沙獸發動攻擊。
本來只是想要先止住它的攻勢,沒想到這刀一砍下,刀口竟然能砍入沙獸一半的身體。
「嘩!這刀還真帥!」抽刀之後,我又朝奄奄一息的沙獸補了一刀,結束它的生命。
「嘎啦啦,刀好帥?」不明白我稱讚的由來,暴雷眼睛眨了幾下,一副困惑模樣。
將刀翻來覆去觀看,發現這刀跟我之前用的刀是一樣的,可是它的攻擊力卻好很多。
「真奇怪,為什麼它能砍沙獸,我之前那把就不行?」我納悶的自語著。
「因為我有另外附加魔法在上面,」天神樂解決完沙獸後,開口對我說明道:「武器要是有加上魔法,攻擊力就會提高。」
「原來如此……」我理解的點頭。
「你們兩個別只顧著聊天!」正跟沙獸糾纏不清的鐵色狂想朝我們喊道:「快點將這群沙獸解決!」
「嘎啦啦!戰鬥!加油、加油!」暴雷的左右兩旁突然變出兩顆小彩球,開始為我們打氣。
真是的,別人的寵物都會跟著主人一起打怪,我家這隻卻是只會替主人加油?
唉……算了,暴雷又沒什麼戰鬥能力,如果硬要它跟著一起打,它說不定會反過來被沙獸吃掉呢!
「暴雷,你飛高一點,不要被打中了。」丟下這句話之後,我快步衝向沙獸展開攻擊。
因為沙獸數量眾多,這場仗打的其實很辛苦,它們利用數量上的優勢,數隻為一個團體將我們各個包圍住。
「啊!」正當我跟兩隻沙獸奮戰時,背後突然被另一隻沙獸偷襲,血量因此歸零,我就這麼陣亡,成了飄浮著的一個灰白色幽靈。
原來這就是死亡啊……第一次在正常遊戲區中陣亡,我終於見識到死亡的畫面了。
「嘎!主人死翹翹了,死翹翹了啦!」如瀑布般的水流從暴雷的大眼睛流下,淚水穿過了我的身體,被乾枯的大地迅速吸收。
「暴雷,別哭了啦……」我無奈的抓抓頭髮。
「嘎,嗚嗚嗚……嘎,嗚嗚嗚……」暴雷的淚水完全沒有止住,頭上還飄出一朵夾帶雷電的烏雲,整個模樣非常悲悽。
唉……又不是沒死過,幹嘛哭成這樣呢?既然它聽不進我的話,我也只好任由它哭的稀里嘩啦,反正,哭累了它應該就會停下了吧?
「很不幸的,您已經死亡……」系統的聲音傳來,開始對我說明可以選擇的復活方式。「死亡時,您有三種復活的方式,原地復活、在附近的墓地復活、進入地獄,您要選擇哪一種?」
這還用說嗎?當然是選擇原地復活囉!鐵色狂想他們一定會來搭救我,我幹嘛這麼大費周章,跑到別的地方去。
答覆系統的問題之後,我一邊等待著救援,一邊觀察死後的種種狀態。
望著身旁飄著的五顆鬼火,我好奇的伸手想要摸火球,手卻直接穿過了火焰,碰觸不到任何實體物。
縮回手,低頭打量我的屍體,它維持著之前戰鬥的模樣,臉上沾滿塵土以及血漬,胸口還被沙獸刺穿了一個洞,傷口附近的衣服被鮮血染個殷紅。
這種模樣還真糟糕……望著這副慘狀,我不由得皺起眉頭。
可惡的是,我都已經陣亡了,那幾隻圍攻我的沙獸竟然還不肯離開,不斷在我的屍體上面踩來踩去、爬來爬去,好像將我當成腳踏墊一樣!
「你們這些可惡的沙獸!等我復活之後我要將你們剁成生魚片!」我氣呼呼的朝它們大罵,當然,它們不可能聽懂我說的話。
「嘎啦啦!臭沙獸!揍扁扁!」暴雷也跟著開始大罵沙獸。
「喲!真難得,妳終於掛了。」見到我陣亡,鐵色狂想解決完自己的對手之後,快步衝到我身邊。
他拿著闊刀大力揮砍幾下,先將附近的沙獸先清除,而後才將我救活。
「謝啦!」跟他道謝後,我抓著長刀快速朝其它沙獸群衝去。
在激烈的奮戰之下,我們幾個陣亡了數次,數十分鐘之後才將沙獸全部消滅掉。
「好累……」結束這場仗,我顧不得地上到處都是沙獸的屍體及血漬,起腳將附近幾塊沙獸肉踢開,清出一塊空地後,我整個人成大字型倒在地上。
「妳還好嗎?」遙日笑著走到我身旁,關心的問道。相較之下,他身上雖然也是傷痕累累,可是精神狀態卻比我好很多。
「我現在全身痠痛,快累死了。」我用著軟弱無力的語氣答覆他,並質疑的問:「為什麼你都沒事?你剛剛不也是殺了很多沙獸嗎?」
「打怪的時候,有些沙獸會掉出回氣果實,那個可以讓人恢復體力,妳都沒有撿起來吃嗎?」遙日困惑的反問我。
「我光是應付沙獸就已經非常吃力了,哪還有閒工夫去撿它們掉出來的東西啊!」我無奈的嚷著。
「我這邊還剩下一顆,給妳吧!」他將一顆像是玻璃珠的黃色果實遞給我。
吃下它之後,我的體力隨即恢復了不少,疲憊感也消除了不少,但,身上的傷口依舊存在。因為一挪動身體傷口就會痛,我索性維持原來的姿勢,繼續躺在地上。
「喂,貓……」鐵色狂想全身是傷、一臉疲憊的走到我身旁,用著虛弱至極的語氣說道:「給我一個地方趴倒吧。」
我本來想叫他自己去清個空地,但是在看到他的狀態比我慘之後,我只好應著他的話,往旁邊滾了一圈,讓出一塊空地給他。
鐵色狂想在我挪開之後,隨即趴在地上,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
「嘎啦啦?趴倒?」暴雷看到鐵色狂想趴在地上,像是想要跟他玩耍般,竟然在它身上滾動了起來。
被當作玩具的鐵色狂想大概是因為耗盡了體力,所以並沒有阻止它,完全任由它在他身上玩耍。
「我從沒打怪打的這麼累……」天神樂拿附近一顆人頭形狀的骨頭當椅子,一屁股坐下。
仔細瞧了下,那顆人頭標示著「鐵色狂想的遺骸,被沙獸牙刺穿的人頭骨。」
「竟然被沙獸的牙齒刺穿頭部?這一定很痛吧!」見到那標示,我心驚的說道:「阿鐵,你死的還真慘。」
「耶!竟然還有這樣的名稱?」遺骸的主人,鐵色狂想見到那標示,精神又重新振作了些,他強撐著身體緩緩站起身,原本膩在他身上的暴雷這才飛回到我身邊。
「你這傢伙懂不懂尊重死者啊?竟然坐在我的頭上!」鐵色狂想起腳將坐在上頭的天神樂踢開。
被踢倒的天神樂索性坐在地上休息,臉上沒有絲毫怒氣,唇邊更是勾起一抹懶洋洋的淡笑。
「你的骨頭也不過值個三、五千元,有什麼好尊重的?我隨便一樣武器都比你貴多了。」
本來,聽到這樣的話,鐵色狂想應該會反駁他才是,但是當鐵色狂想拿起自己的人頭骨後,他只是一逕對著上頭的圓洞左右端詳,完全沒有理會天神樂。
一會,他像是想到什麼點子般的笑著,隨即叫出了他的倉庫,從中取出一條標示有受到魔法祝福的細繩,將繩子穿過頭骨上的洞後,他將人頭骨掛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用自己的頭當裝飾品?」我真是無法理解他這舉動。
「酷吧?」鐵色狂想一臉驕傲的挺著胸膛展示著。
「……」面對這像是問句的語調,遙日只是沉默而困惑的望著他。
「笨蛋。」天神樂對他這舉動下了一個還蠻直接的評語。
「去!」鐵色狂想朝他哼了聲,隨即又躺回地上,用悽慘的語氣喊:「小櫻!快過來幫我們治療,我們快掛了啦!」
等了一會,鐵色狂想的話卻沒有得到小櫻的任何回應。
「小櫻!月雪櫻!妳是睡著了喔!」鐵色狂想用著更大的音量喊道。
「……」依舊是一陣寂靜。
「奇怪?她該不會也被打掛了吧?」天神樂站起身,往四周打量並呼喊著。「小櫻,妳在哪裡?快回答!」
這時,我們聽到一個女生冷冷的說了句。「你們的同伴剛剛跑掉了啦!」
「千麗子?」聽到熟悉的聲音,我跟著坐起身找尋她的蹤影。剛剛只顧著打沙獸,完全忘記她的存在。
「你們終於想到我了啊?」她語帶埋怨的回道:「人家剛剛那麼努力跑向你們,結果你們竟然沒有一個人理我!」
呃?聽她這語氣……她該不會是掛了吧?「妳在哪裡?」
「在你們旁邊。」她回答道,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距離。
旁邊?旁邊指的是哪邊啊?聽到這樣的答案,我真是有點啼笑皆非。
「她在那裡。」一同跟著找尋的遙日,指著不遠處的仙人掌說道。仙人掌旁邊飄浮著千麗子的幽靈,屍體在幽靈腳下安靜的躺著。
「遙日,麻煩你去幫她復活。」懶得走動,我索性拿出還魂符遞給遙日,請他前去搭救。
遙日答應了聲,跟我拿過符咒後,緩步走向千麗子幫她復活,然後再領她來到我們身邊。
「妳怎麼會引出那麼多沙獸啊?」見到她,鐵色狂想率先發問。
千麗子一臉無奈的聳肩。「我本來只是想來找任務要用的仙人掌花,結果不小心踩到一隻沙獸,然後它就開始追我,我本來想要跟它打,可是又想說要是我死掉了,沒有人會來救我,所以我只好逃跑啊!結果……」
說到這裡,她面露難色的止了口。
「結果?」她的遲疑引發我們所有人的好奇。
「在逃跑的時候,我不小心跑到沙獸群裡面,誤打誤撞的踢中幾隻,還有踩到幾隻……」千麗子一臉苦悶的嘟著嘴。「然後就變成一堆沙獸追著我跑了。」
「……」她的答案讓我們幾個人互看了眼,臉上有著驚訝、愕然的複雜情緒。
像這樣一連串的不小心跟誤打誤撞,竟然可以引發這麼龐大的追殺,這該說千麗子具有某種引怪的特異功能嗎?
「妳很厲害,這真是我聽過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了。」遙日說出的這句話,真不知道是讚美還是在損她。
「討厭!」千麗子似笑非笑的瞟了他一眼,語氣轉為嬌嗲。「人家嚇的要死,現在一回想起來都還會發抖呢!你不但沒有安慰我,竟然還說出這種話,真是沒良心。」
「抱歉,我以為妳的情緒已經平復了,並不是故意要讓妳回想。」聽不出千麗子話中的撒嬌意味,遙日歉然的解釋道:「妳還好吧?」
「不好。」遙日這樣的回話,讓千麗子的態度更加得寸進尺。「我被追殺的時候還特別跑到你身邊,以為你會出手救我,結果你竟然只顧著打怪,害我被沙獸殺死,你要負責啦!」
「負責?妳要我怎麼負責?」遙日順著她的話問道。
「嗯……」千麗子將頭側向一邊,眼睛溜溜的轉了幾下,而後才說出了她的要求。「我現在手上有幾個任務,你陪我一起去解!」
「這……」遙日怔了下,視線跟著飄向我,似乎想徵求我的同意。
「怎麼了?幹嘛突然不說話?」千麗子順著他的視線望向我。
「因為我跟貓是一起行動的,所以我想先問她的意見。」遙日說出他的想法。
這句話讓千麗子臉色微微一變,我想,她應該只是想要跟遙日獨處吧!
「問我做什麼?」不想被捲入這個麻煩,我急著想要將問題丟回遙日。「你想跟她去解任務就去吧!不用管我。」
殊不知,我這番脫身、澄清的話竟引起其他人的誤會。
「貓,妳這些話說的很酸喔!」鐵色狂想取笑的說道。
酸?有嗎?我只是要遙日自己去答覆她,別將我牽扯進去,也不用顧慮我而已啊……
將說出口的話回頭想了遍,這才發現,我的這番說詞似乎真的會引起誤解。
「不是這樣的,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尷尬的搖手澄清,但我的話卻被千麗子突兀的打斷了。
「既然貓不介意,那你就陪我去解任務吧!」千麗子似乎是不打算給遙日拒絕的機會,直接挽住他的手臂,想要拉他離開。
「等、等等……」遙日縮回手,眉頭也跟著微微皺起。
「怎麼了?你剛剛不是已經答應我了嗎?」千麗子嘟著嘴,臉上盡是埋怨。
「不,我……」
就在兩人拉扯間,一道光柱突然出現,月雪櫻從光芒中現身。
「各位,我回來啦!」她開心的朝我們喊道。
「小櫻,妳跑到哪裡去了?」鐵色狂想一臉不滿的數落道:「要找妳治療都找不到人,剛剛不是要妳在旁邊好好待著嗎?」
「對不起啦!剛剛下線去查一些事情……」說話時,月雪櫻突然轉頭望著我,眼中閃爍著奇異的神采。
「嘖!下線也不說一聲,我們剛剛還以為妳被打掛了。」天神樂同樣責備著她。
「唉喲!不過才離開一下咩!」月雪櫻無奈的扁扁嘴,並且施放大型治療術為全部的人療傷。
在治療完成後,月雪應立刻跑到我身旁,臉上出現按耐不住的興奮。
「貓,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她試探性的詢問道。
「可以啊。」雖然不明白她為什麼會突然這麼說,但我還是爽快的答應了。
「妳……妳是不是戰神的韃羅貓?」她雙眼發亮的朝我笑著,臉上更是寫滿了期待。
這問題一出口,立刻引來鐵色狂想跟天神樂的驚呼聲。
「戰神的貓?真的嗎?」鐵色狂想立刻湊上前打量我。
「不會吧?真的是那個韃羅貓?」天神樂雖然存著質疑,但,眼神卻又流露出一絲的認同。
「嘎?戰神?貓?喵喵喵?」暴雷完全聽不懂我們談話的內容,只是一逕在我們身邊飛轉。
「妳怎麼會覺得我是戰神的人?」沒有回答,我先反問她的猜測由來。
畢竟我跟她從沒見過面,她是從哪裡斷定出我的身分?就算她是戰神迷的一員,我向來都是帶著遮面的面罩出現,她不可能知道我的長相啊!
「我本來也不是很確定,」月雪櫻紅著臉笑笑。「那天我幫妳拍完照之後,我立刻找出妳以前在戰神的影片檔查對,找了很久,才找到幾張妳沒有戴面具的照片,雖然妳的髮型、眼睛顏色有更動,不過,基本的臉型、五官還是一樣呀!」
「小櫻,長得相像的人有很多,」聽到月雪櫻的認定理由,鐵色狂想的激動情緒隨即冷卻下來,並提出了他的質疑。「說不定她只是跟她……」
「我才不會因為這樣就說她是戰神的韃羅貓!」月雪櫻嘟著嘴反駁道:「在貓第一次跟巨蜥蜴的打鬥之後,我就開始在觀察她的戰鬥方式,還偷偷將她跟沙獸戰鬥的情況錄製下來,為了更加求證,我還特別跑去買了十字弓……」
「原來,妳給我十字弓是要測試我?」沒料到會有這情況,我的臉色跟著沉了下來。
原以為這是月雪櫻對我的一種友好表現,沒想到竟是一種測試手段?這真相讓我的心微微冷了些。
「對、對不起!」察覺我臉色不對,月雪櫻急忙跟我道歉,臉上浮現擔憂與不安的神情,「我知道我這麼做很失禮,可是我真的很想確定妳的身分……」
「算了。」她一臉誠摯的道歉模樣,讓我想生氣也氣不起來。「妳是因為我射擊的準確度,所以才認為我是戰神的人?」
「不,不只這樣。」月雪櫻接續說出她觀察的成果,「我將妳射擊時候的模樣錄了下來,然後用電腦分析妳的戰鬥模式,電腦給我的判斷是,妳的行為模式跟戰神的韃羅貓相近度有九成吻合!」
「妳剛剛下線,就是跑去分析她的動作模式?」天神樂猜出她剛剛離線的舉動。
「是啊!」
沒想到她竟然連電腦分析都用上了,這會不會太誇張了?聽到小櫻為了確認我的身分,做出了這一連串的舉動,我真是有點哭笑不得。
「貓,妳還沒回答我。」月雪櫻再次詢問道,目光中更是泛著盼望。
「嘎啦啦,主人,回答。」暴雷雖然不明白整個情況,但也是異口同聲的問著。
在等待我給予答案的同時,不只是月雪櫻,其他人也瞪大眼,屏息凝神的盯著我瞧,週遭充斥著寂靜,時間就好像突然停止了般……
早就知道我身份的遙日,只是滿臉困惑與好奇的站在一旁,似乎不明白為什麼月雪櫻他們會有這樣的反應。
真是的,在這樣的氣氛下,就算我要坦白回答,我也說不出口啊!感覺真是好尷尬。
「難道是真的嗎?」見我不出聲,天神樂約略猜出答案,他自言自語的呢喃道:「我有個朋友跟黑戰士認識,前幾天他跟我提過,他曾經在湛藍天域見到黑戰士,還跟他一起去解任務……」
「耶?黑戰士在湛藍天域?」聽到這話,我脫口問道:「他有改暱稱嗎?還是維持原來的名字?」
這話一出口,月雪櫻的問題也立刻得到了肯定,現場又是一片譁然。
「貓!妳真的是貓?」月雪櫻激動的抓住我的手。「妳、妳還記得我嗎?我從那次之後就想要跟妳道謝,現在我終於又見到妳了。」
「啊?」我跟她見過嗎?怎麼我對她完全沒印象?
「妳不記得了嗎?」發現我茫然的模樣,月雪櫻的臉上掠過一絲沮喪。
見她這失望模樣,天神樂取笑的說道:「小櫻,妳跟她見面是兩年前的事情了,誰有那麼好的記性可以記得住啊?」
「說的也是。」月雪櫻這才又恢復了精神與笑容,並開始為我說起那段見面的經過。
原來,月雪櫻曾經跟她哥哥玩過狙擊手,不過,她只是在旁邊當觀眾而已,有一次,狙擊手官方舉行了一場「新年大混戰」的活動,那是一場大型的比賽活動,只要組隊人數達二十人就可以參加,參加的隊伍可以得到不錯的武器跟獎品,鐵色狂想他們當然報名參加了。
在他們即將跟別的隊伍進行比賽的時候,突然有幾名隊友發生狀況,無法趕上這比賽,於是,鐵色狂想只好找來月雪櫻以及一些朋友補貼人數,剛好那天我正好上線打算觀看比賽,聽到他們急著找人補貼人數,便答應幫他們這個忙。
那時候的我,還沒有跟其他人組成戰神這個隊伍,只是在各個隊伍間充當救援人手。
隊伍中,只有我跟月雪櫻兩人是女生,知道她是臨時被叫上場的新手,基於同是女生的關係,在戰場上對她當然是特別留心照應,沒想到我這樣的舉動,竟讓她記在心上,這真是我始料未及的狀況。
「……那次對戰之後,我就再也沒有遇過妳,後來聽到你跟其他人組成戰神這個隊伍,我也跟著成為戰神迷喔!你們真的好厲害!」月雪櫻說到這裡,眼光中泛著不知是高興還是難過的淚水。「前陣子聽到你們離開狙擊手的消息,我真的很難過,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了呢!」
「她還以為你們跑到其他線上對戰的遊戲去,所以一口氣註冊了所有對戰遊戲的會員,不斷找尋你們的消息,」鐵色狂想揶揄的取笑道:「我從沒見過她這麼瘋狂的樣子,還以為她神經錯亂了咧!」
「哥!」自己的糗事被抖出,月雪櫻的臉登時紅的像蕃茄。
「不過,我們真的以為你們會去其他跟狙擊手同類型的遊戲,」天神樂問出了所有人的困惑。「為什麼你們會選擇零度領域?還有,你們留言板上的『戰神另創傳說』又是怎麼回事?」
「這是因為他們說想要換遊戲玩,還約定要一個月之後比上一場……」我簡短的將我們的賭注說出,不過,我將痞子要在這裡創造神話的提案給省略了,畢竟這種話實在是太過囂張。
聽到我說的約定,天神樂的臉上出現猶豫,沉吟一會後才說出他的看法,「貓,雖然我沒見過其他人的情況,不過,我聽我朋友說,黑戰士他已經可以應付中級區的怪物了,那時候他才進入遊戲沒幾天,現在的實力應該是更好了,妳現在才在新手區,程度跟他差了一大截。」
「嗯,我知道。」我苦笑了下。
要不是之前浪費一些時間在未開放的測試區,我現在也不會從頭來過啊!
「貓,雖然妳殺怪的能力不錯,不過妳的攻擊力並不強,」鐵色狂想開口建議我。「最好先到城裡找老師,將一些基本技能學到,這才能增加妳的力量……」
「嘎啦啦,去城裡!」一直安靜聆聽我們談話的暴雷,在話題即將結束時,才再度開口插話。
「好,那我就先過去那邊吧!」我隨即站起身,準備離開。
「我送妳過去城裡。」月雪櫻自告奮勇的道。
「小櫻,妳送貓過去之後要立刻回來,」鐵色狂想叮矚著她,「不要纏著貓,這樣反而會妨礙她。」
「知道了啦!」月雪櫻一臉不滿的嘟起嘴。
「遙日,我們也走吧!」千麗子拉著遙日的手準備離開。
「抱歉,我想要跟貓一起行動。」遙日回頭對千麗子歉然的笑笑,跟著走到我身邊。
「可是你已經答應我,要陪我去解任務了!」千麗子氣呼呼的嚷著。
「我並沒有答應妳,是妳誤會了。」遙日對她這項指控不同意的反駁。「我之前就已經說過,我要看貓的決定再回答妳,不是嗎?」
「她說隨便你呀!我不管啦,我要你陪我去解任務……」千麗子任性的嚷著,她這副模樣就連鐵色狂想他們看了也直搖頭。
『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這個女生一直纏著遙日啊?』不明白整個狀況,月雪櫻私下傳來密語問我。
『剛剛她……』我大致將經過跟月雪櫻做了說明。
『這女生怎麼這樣!她不知道遙日是妳男朋友嗎?』月雪櫻氣呼呼的大罵。
『好像不知道吧。』我尷尬的笑了笑。
記得,遙日說出我是他的女朋友這件事情時,千麗子並不在場。
『貓!妳不可以這樣啦!』月雪櫻一副為我抱不平的嚷著,『她根本是來追遙日的,要是妳就這樣放任她,她會一直纏著遙日不放耶!要是遙日真的被她拐走了,那妳該怎麼辦?』
怎麼辦?當然是祝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囉!我跟他本來就不是真的男女朋友,只是他的保鏢罷了,如果他能找到一個女朋友陪在身邊,我也正好可以從這份工作脫身,這不是一舉兩得嗎?
當然,這一番話我不能對千麗子說明,只能無奈的保持沉默。
見我不作聲,月雪櫻焦急再次出聲勸道:『貓,妳既然是他女朋友,妳就必須拿出女朋友的魄力呀!不可以這麼……』
『好、好……』不想再聽她叨唸下去,我只好連連點頭允諾,並且上前去處理千麗子這個燙手山芋。
「請問妳有哪些任務要解?」我開口問道。
「啊?呃……」千麗子先是愣了下,而後才說出她的任務名稱。「要打十五隻巨蜥蜴、幫礦坑的老人送貨、收集十根沙獸的牙齒……」
盤算了下,完成這些任務用不了半天的時間,隨即回頭對遙日說道:「遙日,我們先陪她去解任務吧!」
「可是妳不是要趕去城裡?」遙日反問我。
「沒關係,晚個一天無所謂。」
「等、等等,妳也要去?」千麗子一副不願意讓我隨行的發問:「妳之前不是說妳不想去?」
「我本來是真的不想去,不過……」我回她一個甜美的笑容,隨手挽住遙日的手臂,「沒辦法,我家親愛的想要跟我在一起,為了不讓他對妳食言,我也只好先跟妳一起去解任務了。」
「嘎啦啦,遙日,親愛的。」暴雷也學著我的動作,窩在遙日肩膀上。
「親愛的?」聽到我對遙日的暱稱,除了月雪櫻之外,其他在場的人全訝異的瞪大眼,千麗子原先囂張的氣焰頓消,眼神流露出難過的模樣。
真糟糕,她好像真的很喜歡遙日,抱歉,要怪妳就去怪我老哥吧……我在心中暗暗對她道歉。
「哥,你們幹嘛那麼訝異?」月雪櫻也適時從旁附和著。「遙日是韃羅貓的男朋友,我沒有跟你們說嗎?」
「沒,妳沒說。」天神樂拼命搖頭,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真是令人難以相信,戰神的韃羅貓竟然有男朋友?」鐵色狂想從錯愕的表情恢復之後,表情有些不自然的笑著。「這消息要是傳出去,一定會造成大轟動……」
是啊,而且我還當眾叫他親愛的,這種事情要是傳到戰神夥伴的耳中,他們一定會笑破肚皮……越想,我的頭就越痛了。
「那些韃羅貓的擁護者,一定會對著螢幕痛哭。」月雪櫻臉上出現竊笑的神情,同時更往天神樂瞄了幾眼。「阿神,你的內心是不是正在滴血呀?」
「滴血?」我困惑的望向天神樂,接觸到我的視線,他的雙頰出現微微的紅暈。
「嘎啦啦,血?主人?」暴雷以為我受傷了,開始繞著我打量。
「妳、妳別聽她胡說!我才沒有……」他尷尬的別過頭去,假裝在眺望遠方的景色。
『阿神也是妳的擁護者之一喲!』為了不讓天神樂聽見,月雪櫻私下傳了密語給我。『他之前還說,他喜歡的女生就是妳這類型的呢!』
呃……這真是尷尬了。我強裝若無其事的回了個微笑,並且立刻扯開這個話題。
「千麗子,走吧,我們先去解巨蜥蜴的任務,然後再……」
「不用了。」壓抑下情緒的千麗子,冷著臉瞪了我一眼。「我自己去解就行了。」
說完話,她隨手扔出一張移動符咒,人就化為光束消失了。
「她終於離開了。」在她走後,鐵色狂想這才大大的呼了口氣。「沒見過這麼會黏人的女生。」
「嘎啦啦,好黏的女生。」暴雷同聲的數落著。
唉唉,保鑣這個工作真是吃力不討好,就因為要替遙日擋那些女生,我必須要裝出這種奇怪的樣子,不僅破壞我的形象,還會被人莫名奇妙的討厭,真是悶……
「遙日,以後你遇到像她這樣的女生,你要立刻拒絕她!」月雪櫻板著臉,一臉嚴肅的對他警告道:「你是貓的男朋友耶!怎麼還可以這樣拈花惹草?」
「就是說啊!」一肚子悶氣的我,順著小櫻的話接下。「以後這種事情你自己解決,不要將問題丟給我。」
「抱歉,我只是想要問問妳的意見。」遙日歉然的對我笑笑,深邃的眼神透著真誠。「我以後會注意的。」
道歉的話語再搭配上溫柔的說話語調,聽入耳中,就好像要將我的不滿融化了一般,讓人心底暖烘烘的。
「真是的,幹嘛要一副無辜的模樣啊!」我心虛的咕嚷著。
說到底,幫他驅除哪些女生,本來就是我哥跟我談定的工作內容,是我自己因為身分曝光,再加上我對於跟遙日以男女朋友相稱的身分感到彆扭,一時無法適應才會遷怒於他……沒料到他會用這麼溫和的態度回應,我突然為自己失禮的態度感到不好意思。
「那個……我們該走了。」迴避遙日的視線,我回頭請月雪櫻使用傳送咒語,送我們到雷普卡特一號城。
分類:親子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