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七章 分割空間

一進入醫療所,我將手中的麻布袋遞給醫生,他接過手後就開始一隻隻端詳、檢查起來。
「哎呀呀,這隻的皮被切開一半了。」白醫生隨手將手中的白狼丟到一旁。
「嘖嘖!這隻的牙齒被打掉兩顆……」他將一顆狼頭丟到一個竹籃子裡。
「這隻怎麼……全是洞啊?」醫生將一隻被我捅成蜂窩狀的白狼高舉,光線隱隱約約從部分洞口中透出來。
「不行、不行!妳這些狼皮狀況太糟糕了!」白醫生十分不滿意的對我搖頭。「這樣的東西,我只能付妳一半的錢。」
「只有一半?」我不高興的大叫著。「這跟當初說的不一樣!」
「小姐啊!我肯收妳這些東西就已經夠好了。」白醫生順手抓起一隻白狼,指著上面的傷口給我看。「我要的是『完整的毛皮』,像這樣傷了一個洞,被砍一刀的,全都不行啊!」
「你又沒有說不能傷到毛皮。」我不甘心的反駁。
「這還要我說嗎?這是常識吧!」白醫生兩眼一翻,送我一記白眼。
「……」
「還有,我要的狼牙雖然不需要完整,」見我不答話,白醫生又繼續他的抱怨,「可是,妳抓來的白狼,有的牙齒被妳打掉一半,妳要我拿一顆頭做什麼?」
「好啦,我下次會注意……」我無奈的答應著。
將白狼賣給醫生之後,我另外跟他買了幾片藥布,這些藥布錢反而比我賣出的白狼獲價還高,可以說,這一筆生意我完全處於虧損的狀態。
算了,再接再厲吧!我在休息一陣子之後,又重新回到白狼那裡。
不能傷到毛皮,也不能打到牙齒……望著前方的狼群,我苦思獵殺的辦法。
「嘎啦啦!救命!」暴雷的叫喊聲從旁傳來,它的身後有一隻白狼追著它。
「暴雷,飛高一點!」我快速朝它衝了過去,暴雷也依著我的話立刻昇高。
「嗷嗚──」追它的白狼抬高了頭,朝著暴雷高聲吼叫,並且不時的往上跳躍,像是想將暴雷給咬下來一般。
「嘎啦啦、嘎啦啦,咬不到!啦啦啦!」見到白狼對自己沒輒,暴雷又開始捉弄起白狼來了。
我快步自白狼身後接近,趁它還專注在啃咬暴雷的空檔,抓緊它跳越的時機,朝它的脖子一刀砍去,眨眼間,白狼的頭跟身體就分家了。
「嘎啦啦,死掉了,白狼死翹翹!」暴雷開心的飛到白狼的身體上,大肆撞擊戲鬧著。
「暴雷,不要玩了,要是狼皮弄壞,可就賣不到錢了。」我叮嚀著暴雷。
一聽到我這麼說,暴雷立刻停下動作,讓我將白狼的頭跟屍體放入麻布袋中。
『叮!暴雷習得「誘敵」技能。』系統的聲音突然在我耳邊出現。
誘敵?聽到這項技能,我突然想到一個可以快速解決白狼,又不會傷到皮毛的方法。
「暴雷,你等一下飛過去白狼那邊,在它們頭上繞圈圈的飛,好嗎?」
「嘎?繞圈圈?好。」雖然不清楚我要作什麼,但它還是答應了我。
「不過,你要記住,要飛高一點,讓它們抓不到你。」我吩咐著。
「嘎啦啦,飛高高。」暴雷隨即朝附近的幾隻白狼飛去,在吸引住狼群的注意之後,它便開始在白狼的頭頂上空盤旋。
利用白狼的視線集中在暴雷身上的機會,我快速將它們的頭一一砍下,手起刀落,輕輕鬆鬆就解決了三隻。
嘿嘿,要是這個方法順利,我一下子就可以完成任務了!
「暴雷,再去找一群吧!」我笑著對暴雷說道。
「嘎啦啦!」暴雷立刻朝另一群白狼飛去,用同樣的手法纏住它們。
沒多久,我就達成周虎給的任務,也獵殺了一大袋的白狼了。
『叮!白狼任務達成,獲得賞金三萬元。』系統的提示聲音出現。
再去接任務好了!既然知道輕易打敗白狼的技巧,那當然是要多接些任務賺錢囉!
打定主意後,我先拖著一袋白狼回到醫療所,由於這次我是直接從頸部下刀,狼頭跟狼皮的狀況非常完整,白醫生開心的付給我應有的金額,並要我往後多獵一些給他。
跟著,我回到城門口的佈告欄找周虎教頭,可能是我已經有完成任務了吧,周虎對我說話的語氣較之前好一些。
「嘖嘖!沒想到妳可以這麼快就完成任務。」周虎的表情帶著些訝異與開心,「這次想要買幾個卷軸?」
評估了一下目前使用的戰術跟自身狀況,我決定試著多挑戰一些白狼。「我買兩個。」
「不錯!有志氣!」周虎笑著將卷軸遞給我,還順帶拍了拍我的肩膀,「加把勁,多殺一些白狼吧!」
「我會的。」接過卷軸,我轉身準備朝城外走去。
忽然,前方有一個熟悉的身影躍入我眼中。「咦?那個人好像是那個送我花的NPC……」
才想開口叫住他,卻想到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在我想追上前時,那個人已經轉入一個轉角不見蹤影了。
算了,還是快點去執行任務吧!打消追上前的念頭,我朝反方向離開。
殊不知,在韃羅貓離去之後,原本離開的遙日又從街角轉出,走到了佈告欄前。
「真奇怪,為什麼找來找去,就是沒再見到她?」遙日隨手抹去額上的汗水,喃喃自語道。
在狐仙的幫助下,遙日順利侵入金大少家裡,救出那些被抓走的少女,但,他卻沒見到藍衣舞孃的身影,原以為她可能是在自己沒注意到的時候,混在人群中逃離了,可是,當他回到噴水廣場找尋時,卻依舊沒見到那名舞孃。
她究竟是去了哪裡呢?遙日在這風城街上已經繞了好幾回,卻怎麼樣都找不到她。
原本遙日對這名舞孃並沒有很在意,可是,也許是因為一直找不到她吧!這反到勾起遙日的好奇,為了找尋這名藍衣舞孃,他甚至將原本的工作進度給擔擱了。
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為什麼這個人物會平白消失?遙日真是感到百般不解。
正當他想要檢測程式是不是出錯時,耳邊突然出現立人的傳訊聲音。
「遙日,你現在有沒有空?可以過來『分割空間』嗎?」
「好。」遙日立刻將自己傳送到立人說的分割空間裡頭。
一般而言,對遊戲進行檢測有兩種方式。
一種是檢測者不在遊戲中,透過網路直接檢測遊戲主機的程式系統,這種方式只能檢測是否有遭受入侵、程式錯誤或中毒等等。
另一種是直接進入遊戲中進行檢測,也就是實際玩過一次,而,分割空間就是架設在這種情況下的檢測。
「分割空間」就像它的名字一般,沒有任何物品,純粹只是一個遼闊的空間架構。
它是架構在遊戲中的另一個空間,測試人員可以在這個地方任意拉出遊戲的某個場景,觀看在這地方活動的玩家行動,但,玩家卻完全不知道檢測者的存在,甚至,這個分割空間還可以看到玩家過往的紀錄。
有時候,這個功能會被用來監控某些黑名單中的玩家,在這些惡劣玩家作惡時,管理者可以立刻出面制止。
當遙日進入分割空間時,其他Deus的成員也已經到達了。
見到他們都出現了,立人才開口說出他的發現。「雖然這麼說你們可能會覺得很訝異,可是……我在其中一個記錄檔中發現,遊戲中的確是有個玩家存在。」
「這怎麼可能!」其他人聽到立人這麼說,個個大感意外。
「能追蹤到那個人嗎?」浪人追問著。
「雖然我試過要循著帳號去追查,可是我查到的資料全是一堆亂碼,」立人無奈的擺擺手。「我打算直接將遊戲紀錄檔調出來查看,順便討論該如何解決。」
「啊?要直接線上檢查?」一聽到這檔麻煩的工作,非凡子第一個皺眉搖頭。「沒有其他方法了嗎?」
「就是沒有辦法,我才出此下策啊!」立人同樣也是一臉不樂意的表情。
「唉……這下子又不知道要花多久時間了。」格鬥天丸同樣垮下了臉。
從他們萬般不情願的反應可以得知,觀看記錄檔真是件很辛苦的工作,在畫面進行中,所有人都必須要緊盯著螢幕,要是一個沒留神,很可能就將問題點遺漏,整件工作就必須重來,一點也馬虎不得,這也是立人將其他人全找上來的原因,這份工作光憑他一人實在是太過吃力。
「我們開始工作吧。」相較於其他人的愁眉苦臉,向來將工作當成生活一部分的遙日,倒是沒有太多不滿的情緒。
對於他的反應,其他人只是無奈的互看一眼,在工作上,他們似乎從沒看過遙日有想偷懶的時候。
「嗯。」立人的手邊出現漂浮在空中的光學鍵盤,他快速輸入幾個指令,一個大型螢幕就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場景是在一間屋子內,屋子裡頭有兩個人,一個是烏龜大仙,另一個則是……
「呃?」為了確認自己沒有眼花,立人立刻將眼鏡拿下,用衣角擦亮再戴上。
「那個人……」浪人也跟著揉揉眼睛。
「她……好像是……」為了確認清楚,非凡子還特意將畫面停格,將螢幕焦距對準那名人物,並且將臉部放大數倍仔細看著。
「她不就是……」遙日這會也認出對方了,但,他臉上出現的納悶神情,有別於其他人的驚訝表情。
「立人的妹妹?」格鬥天丸一臉無法置信的說出對方身分。
「風城的藍衣舞孃?」遙日同時說出自己的答案。
「什麼?」耳邊聽到另一種答案,遙日跟其他人一致反問對方。
「她是立人的妹妹?」遙日臉上出現更為訝異的神情。
「她是藍衣舞孃?」這答案讓其他人頭上浮現大問號。
雖然髮型、穿著不同,但,立人十分確信那是自家妹妹,可是,為什麼遙日會說她是……舞孃?
依照立人對自家妹妹的認知,芥伶跟舞孃這種極具女人味稱呼,可是完全扯不上邊的啊!
「這是怎麼回事?遙日你……見過她?」立人無法置信的詢問道。
「嗯,我在風城見過,她那時候在噴水廣場跳舞,NPC都說她是藍衣舞孃,」說到這裡,遙日又仔細打量螢幕中的人幾眼,「可是,她那時候是穿著藍色的舞衣,不是穿這種衣服。」
「這就奇怪了……」其他人也被搞糊塗了,畢竟,這個女生的長相跟立人的妹妹真是很像。
「查一下暱稱不就知道了。」浪人手邊跟著出現鍵盤,他十指飛快的在上頭敲打著。
『查詢玩家暱稱中……』系統的執行聲音響起,等了兩秒之後,螢幕上出現了玩家的暱稱──「※☆★╬」
「……」看到這一堆亂碼,所有人的臉上出現三條黑線。
「怎麼會連暱稱都無法顯示?」遙日對目前的狀況感到萬分納悶。
「我試試看能不能從另一種方式找出名稱。」浪人嘗試了幾個指令,最後,人物的暱稱終於出現。
「韃、羅、貓?」望著畫面上出現的名字,遙日喃喃唸出口。
「果然是貓老大……」見到韃羅貓的名字出現,浪人唇邊浮現一個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沒想到我們在追查的bug竟然是她。」
「她……真的是立人的妹妹?」遙日至今還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嗯。」立人頭痛的揉揉太陽穴,他萬萬沒想到,出現在遊戲中的bug竟然是自家妹妹! 
「為什麼……她會跑到沒有開放的測試區?」格鬥天丸問出一個所有人都想問的問題。
「誰知道。」立人滿臉無奈的聳肩,當作是回答對這個無解的問題。
「她的電腦技巧很好嗎?」遙日問出他唯一能想到的原因。
「她不是駭客。」明白遙日所指的是什麼,立人搖頭否定。「我妹她雖然有些系統基礎,不過,她還不到能夠侵入遊戲的地步,再說,她也沒這必要。」
立人說的話自然取得其他人認同,畢竟,因為想玩遊戲而侵入遊戲,這個動機實在是太過薄弱。
既然這樣,那她為什麼會……所有人的視線集中到螢幕上。
雖然他們很想將影片往前,調查事情發生的最初原因,但是,記錄檔只有在玩家進入遊戲才會開始進行錄影,在遊戲以外所發生的事情完全無從得知。
「看看她接下來做了什麼好了。」格鬥天丸按下播放鍵,讓原本停格的畫面開始進行。
接下來進行的影像,讓所有人又是一陣驚呼。
「喂!你們看她身邊的那個東西。」非凡子指著韃羅貓身邊的解答精靈,「它竟然自動進化成寵物!」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眾人完全處於錯愕中,這樣詭異的情況,他們還是第一次遇見。
跟著,他們看到韃羅貓搶奪烏龜大仙手杖,收了烏龜大仙為師,而後看到她第一次見到蚊子軍團的蒼白臉色。
「真沒想到,貓老大竟然會出現這種表情。」同是她戰神夥伴的浪人無法置信的大笑,他開始敲打起鍵盤,將畫面存入自己的電腦系統中。
「你作什麼?」立人無法理解浪人的行為。
浪人回給立人一個燦爛的笑容。「這種珍貴的畫面,我當然要留下保存啊!」
「珍貴的畫面?」立人不清楚浪人的意思,雖然她這種害怕的表情真是不常看見,不過……也沒有重要到需要複製保存吧?
「貓她這模樣,我可是第一次見到,不,說不定整個狙擊手的玩家都沒人見過呢!」浪人興奮的說道。
「不可能吧……」立人臉上出現詫異神情。
見立人一臉不信的模樣,浪人索性將話給說個明白,「她在狙擊手跟我們一起對戰的時候,不管敵人的人數多我們幾倍,軍火比我們強上幾倍,她也從來沒有出現過害怕的表情,說真的,如果說將這張照片放到網路上拍賣,肯定能賣到高價!」
「拍賣?」聽到浪人這樣的動機,立人臉上浮現一個陰暗的冷笑。「你不怕被她知道,你會被她殺了嗎?」
「呃!」浪人臉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我、我說要賣只是隨口說說,我只是絕想要保存啦!絕對不會將這照片外流,拜託、拜託,千萬別跟她說……」
正當兩人談話時,記錄影像檔已經進行到韃羅貓接下任務,衝入魔王城堡的畫面。
這時候的她被大比克團團包圍,身上的衣服殘破不堪,身上的血量僅剩一點點,但,臉上卻還是掛著開心的笑容,彷彿無所畏懼的模樣……
「真帥!」格鬥天丸手邊同樣出現了鍵盤,也開始在上面敲敲打打,將畫面存入自己的電腦中。
「阿丸,你……」立人見到格鬥天丸的動作,臉上跟著出現三條黑線。「這樣的畫面值得保存嗎?」
在立人看來,韃羅貓她現在的狀況只能用「狼狽」、「悽慘」這類的形容詞形容,要再說的更狠一點,立人恐怕會說芥伶現在已經變身成「暴力女超人」。
他不懂,像這種「說美不算美,說酷不算酷」的畫面,為什麼格鬥天丸會想收存它。
「你不覺得,她這樣很有氣勢、很有活力,還有一種不肯屈服的運動家精神嗎?」格鬥天丸用著萬分激賞的表情回答道。
「……」他的話讓立人沉默了秒鐘,他認真的看了那畫面幾眼,而後才回答道:「我只有看到一個目露凶光的女屠夫。」
立人的話讓浪人哈哈大笑了起來,他拍拍立人的肩膀。「告訴你,狙擊手那邊,可是有很多人喜歡她戰鬥時的模樣喔!」
「嘖!」立人不以為然的挑了挑眉,擺出一副家中長輩的姿態說道:「女孩子還是不要太過暴力會比較好。」
「哇塞!真是帥呆了!」專注盯著影像的格鬥天丸,突然爆出一聲驚呼,這讓立人的目光再度回到畫面上。
這時的韃羅貓已經抵達魔王房間,跟拉克大魔王對峙著。
「妳是烏龜大仙派來奪取龍行珠的吧!它就在我的權杖上面,要拿它,就看妳的本事了!」拉克大魔王邊說邊得意的仰天大笑。「不過,這也要妳能打贏……」
但是,魔王的話還沒說完,韃羅貓就已經朝他的頭部踢了一記,連帶將將魔王手中的權杖搶去。
「手、手杖被奪走了?」拉克大魔王氣沖沖的對她罵道:「該死的入侵者,我要殺了妳!」
拉克大魔王舉起雙手,口中念念有詞,像是即將發動一場大型魔法,但是,韃羅貓並沒有乖乖等在原地,趁魔王的咒語唸到一半,她便朝他發動了攻擊,將魔王進行中的咒語打斷。
接下來,當魔王想要再度發動咒語時,在他唸到一半時候,又被韃羅貓的氣功彈給打斷了。
韃羅貓緊接在氣功彈攻擊之後,飛快衝向拉克大魔王將他擊倒,然後又對他進行了一連串的攻擊,直到魔王剩下最後一口氣。
「不可能,我不可能會輸給妳!」拉克大魔王發出不甘心的怒吼聲。
「你知道你輸的原因是什麼嗎?」韃羅貓冷眼瞧著魔王,語氣中透著冷漠。
是啊,為什麼中級的魔王會被一個新手擊倒?這個答案,Deus所有人都想知道。
「你的話太多。」影片中的她說出了讓眾人愕然的答案。
「好一句……話太多。」浪人這時真是不知該做什麼反應。
正當所有人都是一臉黑線,在旁的遙日卻反倒笑了出來。「真有趣的答案。」
「有趣,可是不好玩。」立人一臉沉悶的說道。
為了不讓這麼丟臉的事情再度重蹈覆轍,立人馬上著手針對魔王的程式修改,將魔王念咒語的時間縮短,同時也將他多餘的台詞刪去。
影片繼續播放,當他們看到韃羅貓在烏龜大仙家突然移轉到竹林時,眾人困惑的楞了下。
「為什麼她又跳到這個場景?」非凡子愕然的問。
「遙日,這時候你也是在這裡吧?」立人評估當時的時間,開口詢問他。「你當時有發現出現什麼狀況嗎?」
「不,當時我不在這裡。」遙日篤定的搖頭。「那時候你說要修改程式,要我先行退出。」
「是因為程式修改,所以她才跳到另個區域?」立人手支著下巴猜想道,這也是目前唯一可以解釋的理由。
影片繼續進行,當立人看到芥伶學舞的笨拙模樣,表情變得極為僵硬,頭上更是冒出數道黑線。
「這笨蛋在跳什麼啊?」立人帶點數落的罵道:「好醜。」
「不會啊。」非凡子倒是一臉欣賞。「她這模樣很可愛。」
「你……最近品味變很低喔。」立人冷著臉回道。
雖是這麼批評自家妹妹,但,在韃羅貓將舞蹈學會之後,望著身穿水藍色舞衣,在噴水池邊開心起舞的她,立人也不由得推翻自己先前的認定。
「天啊!這個人真的是貓老大嗎?」浪人隨即又將圖片截取回自己電腦裡。
不,不只浪人,就連向來只熱衷武術的格鬥天丸也是,兩個人擷取圖片的動作從沒有停下過。
「非凡子,你怎麼不抓圖?」望著向來最喜歡抓圖片的他,立人深感不解。
依照非凡子對自家老妹所表現出的好感,照理說他應該會動手收存一些畫面圖片才對。
「沒必要浪費力氣。」非凡子一副悠哉的回著,他似乎早已經計畫好了。「我等一下將影片檔複製一份回去不就得了?」
原來這小子不是不想要圖,而是想要全部吃下啊!立人這才明白他的用意。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