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六章 白狼任務

雖然看不見、聽不見的情況只有短短幾秒鐘,但是在我的感覺中,這像是長達數分鐘之久。
怎麼回事?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在我感到納悶時,系統的聲音在一片靜默中響起。
『叮!暴雷習得「瞬間轉移」技能。』
原來是暴雷剛剛發動瞬間轉移技能啊!我這才理解了整個狀況,我曾經從遊戲討論區見過這個技能的介紹。
如果寵物對主人的忠誠度很高的話,在主人遭遇生命危險時,它會引發出這樣的技能就主人脫困,不過,因為寵物的忠誠度是屬於隱藏數值,所以,要引發寵物這樣的技能,其實有點困難。
當我恢復視力時,我首先見到的是湛藍清澈的天空,白雲朵朵從我眼前飄過,我知道我正「躺」在某個地方,但是,身體的疼痛跟疲憊感讓我不想起身。
「嘎啦啦,主人,還好吧?」暴雷的淚水大滴大滴的掉下,慌張的朝四周大喊:「救命啊,救主人……」
「暴雷,我沒事。」我閉上眼睛,用虛弱的語調對暴雷說道:「讓我再休息一下。」
可能是因為受傷的地方是喉嚨,所以,此刻我的聲音被模擬成有些沙啞的音調。
「嘖嘖嘖!妳傷的還真慘。」一個渾厚的男生聲音在附近響起。
這聲音好耳熟……循著聲音方向側頭一瞧,滿臉落腮鬍的周虎,雙手環抱胸前,站在公佈欄旁邊。
「還活著吧?快起來,別躺在路中間擋路。」說出這話的周虎,臉上是幸災樂禍的笑容。
真是個沒有同情心的傢伙,看到我傷成這樣竟然還說出這種話。依著對方的話,我緩緩自地上坐起身,但,我也只能坐著,完全沒有多餘的力氣站起來。
「發什麼呆?還不快去找醫生治療?」周虎順手指出了一個方向。「往哪邊走去,看到第一個巷子左轉,走到巷子底再右轉,然後走過兩個巷口,妳就會看到一間醫療所,那裡有一個白醫生,他會幫妳治療。」
好複雜的路線……聽到他說的一長串左彎右拐,雖然我很想快點將傷口治好,可是……
「我沒力氣走路,可以請你帶我過去嗎?」
「說這什麼話?」周虎不以為然的哼了聲。「妳以為我很閒嗎?我可是很忙的啊!」
「忙?」我冷眼瞧著他,他從頭自尾都是站在公佈欄附近,雙手插腰,臉呈四十五度仰角望著天空,實在是看不出來他哪裡忙。
「站不起來,妳就用爬的爬過去。」周虎見我依舊不願起身,又開始催促我。
「真是個冷血的傢伙。」我生氣的罵了句,隨即重新躺在地上,半耍賴的說:「我真的沒力氣走路了,讓我在這邊休息一會。」
「不行、不行!妳會擋到別人的路!」周虎見我又躺回地上,連忙走上前想要驅趕我。「快起來,要不然妳等一下被路過的馬車壓死,我可不管……」
他劈哩啪啦說了一堆,我則是用懶洋洋的語氣回應道:「與其跟我說這麼一堆話,你還不如直接送我過去醫療所,這樣不是比較快嗎?」
「……」周虎聽我這麼說,像是在評估似的沉默了會。
「嘎啦啦,治療,拜託……」暴雷飛到周虎身旁,淚水像瀑布一樣流下。「拜託、拜託……」
經不起暴雷的請求,周虎無奈的答應道:「好吧!算我做一次善事!」
周虎彎身將我一把拉起,讓我的一隻手環過他的肩膀,這姿勢讓我可以將身體倚靠在他身上,走路時完全不用使太多力,因為顧及我是傷患,周虎用著緩慢的步調將我拖向醫療所。
走沒多久,我們來到一個木頭製成的房屋,房屋的招牌寫著「醫療所」,進屋之後,裡頭站著一位滿頭白髮,身穿一件灰色袍子的老人,一件像是圍裙的白色布料罩在袍子外面,上面還沾了些沒有清洗掉的綠色藥汁。
「老白,我這裡有個傷患要請你治療。」周虎一進門就對那個男生喊道。
「哎呀,怎麼傷的這麼嚴重?」被稱作老白的白醫生一見到我的模樣,立刻將我扶到一旁的竹床坐下。
「嘎啦啦,白醫生,救主人。」暴雷一見到醫生,立刻飛到他身邊,著急的繞著他打轉。
「好好,你別吵,讓我先看看她的傷……」醫生從懷中拿出一副眼鏡戴上,瞇起眼睛,仔細審查著我的傷口。
檢查完畢之後,他轉身走到一個佔了整面牆壁的大木櫃前,這個巨型櫃子是由數不清的小抽屜組成,抽屜上頭還用毛筆寫著小小的墨字,似乎是標示著抽屜內容物的名稱。
白醫生從不同抽屜中拿出一把把藥材,雖然他看起來已經年過半百,但是他的動作非常俐落、熟練,看不出一絲老態。
將需要的藥材選好之後,他從櫃檯裡頭取出一個陶壺,將藥材全數丟入,往陶壺裡頭加了些水,之後便將陶壺放到牆角的火爐上頭,開始熬煮起來。
煮藥?這方法會不會太慢了啊?我原以為他會用些藥丸或藥粉給我吃,沒想到他竟然是要現場熬藥?
要是那個人生命危在旦夕,恐怕就撐不到他將藥給煮好了吧?
正當我才這樣想的時候,那個白醫生突然喊了聲「煮好了」,隨即,我面前就出現一個盛了湯藥的小碗,上頭還冒著熱蒸氣呢!
耶?才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就將藥湯煮好了?這裡煮藥的速度還真快……
「喝下這碗藥,妳就會覺得舒服一點。」他將那瓷碗遞到我手中。
「嘎啦啦!舒服點。」見到湯藥熬好,暴雷極為開心的朝我笑著。
接過手一瞧,湯藥的顏色呈現墨黑色,竄入鼻尖的蒸氣中,有著濃濃的中藥味,透過光線的照射,我可以從那墨色的藥汁中看見我的臉。
「好像很苦……」我皺緊了眉頭,身上連帶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以前哥哥也曾經購買網路上的中藥湯給我吃,那時候嚐到的苦藥味,我到現在都還是忘不了。
「良藥苦口,這是不變的真理。」白醫生笑著對我說道。
「快喝吧!別在這邊拖拖拉拉浪費時間。」周虎不耐煩的催促我。「妳不是接了任務要執行?」
我苦著臉,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捏起鼻子,努力將湯藥灌入口中,一次喝完。
喝下湯藥之後,我身上的傷口立刻痊癒,精神跟體力也全恢復了,但,留在嘴裡的苦味讓我整個臉都皺了起來,那感覺就像是十個苦瓜濃縮起來的味道。
「嘎?主人?很苦呦?」暴雷見我這模樣,自己也跑去沾了下碗底殘餘的藥汁。
「嘎嘎嘎嘎嘎!苦苦苦苦苦!」暴雷像是完全無法認受般,在房間裡衝上衝下的亂飛,途中還不小心將一些東西撞倒,最後,它像是虛弱無力般趴在我腿上發抖。
「來,吃顆糖。」白醫生見我一臉痛苦的模樣,笑著將幾顆糖果遞給我。
我向他道聲謝,隨即將糖果丟入口中,一顆餵給暴雷,糖一入口,嘴裏的苦味立刻被淡化不少。
「就說妳的能力不足吧!竟然妄想要接這任務。」周虎斥之以鼻的取笑道:「那些狼群可是團體活動的野獸,找一群人一起過去圍剿才有勝算啊!」
「我找不到人。」我無奈的嘆口氣,要是能有人我早就找了。
「嘎……沒有人……」暴雷感染了我失落的情緒,頭上飄出一朵小烏雲。
「那妳就自求多福吧!要不然,放棄這個任務也行!」周虎丟下這句話之後,便離開了醫療所。
「這些給妳,當作是初次見面的禮物。」白醫生拿了幾片藥布遞給我,另外還有一張移動符咒。「這些藥布可以醫治外傷,但是沒辦法恢復妳的體力,要是覺得撐不住了,就使用移動符咒飛回我這裡。」
「謝謝。」我感激的收下那些物品。
「不客氣。」白醫生對我溫和的笑笑,順手將付款機遞到我面前,「治療費用一共是五萬元,謝謝惠顧。」
「……」健康的代價還真是昂貴。
「對了!」白醫生拍了下手,笑著對我說道:「既然妳要去獵殺白狼,那就順便幫我將它們的牙齒跟皮毛拿回來,我跟妳買。」
「白狼的牙齒跟毛?你要這個要做什麼?」我不解的反問。
「牙齒可以作藥引,皮毛可以做圍巾、衣服,」白醫生順手拿一個麻布袋給我。「這兩樣東西大家可都是搶著要,只是白狼太過凶狠,沒人敢冒這個險,妳在宰殺它們之後,就順便裝進袋子裡帶回來賣我吧!」
「你想用多少跟我買?」
雖然很高興殺白狼還可以順便賺錢,不過,總是要問一下價錢才行。
「一隻白狼算妳……五百吧!」白醫生遲疑了一下,才對我說出這個價錢。
「才五百元?好像有點少……」既然他說這東西很搶手,我想,應該可以有更好的價錢吧?
「怎麼會少呢?反正妳是要執行任務,我只是請妳『順便』帶回來而已。」白醫生一臉不想增加價錢的模樣。
「扛那些東西回來也是很累的啊!」我放下手中的麻袋,佯裝不滿意價格,打算取消合作的模樣:「至少要加一些搬運費吧?」
「這……」白醫生皺起眉頭,猶豫了下。「好吧!一隻算妳一千!」
「成交!」我笑著一口允諾,醫生給的這些價錢,其實已經跟任務的價錢一樣了!
離開醫療所之後,我決定先去街上找尋武器店。
雖然我會氣功彈這個招式,可是,它在使用上沒辦法快速連續使用,總是需要花上幾秒鐘的時間集氣,這幾秒鐘的時間,就足以決定我跟白狼之間的勝負。
使用武器總比赤手空拳來的有傷害力,況且,面對那一大群白狼,手上沒有拿個防身用具,心裡總是有點不踏實,整個人的氣勢也就少了一點。
在街上走走繞繞,終於讓我看到一間標示著「高級武器舖」的店家,我快步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這位美麗的小姐想要買什麼?」一名身著華美衣服的武器商人笑著招呼道,他的前額微禿,雙頰豐腴紅潤,下巴蓄著山羊鬍子,手上還拿著一個算盤撥弄著。
「你這裡有什麼武器?」我詢問道。
「我們這邊什麼都有。」武器商人瞇起眼睛對我笑著,他的手一揮,一排武器就出現在我面前。
「別的地方我不敢說,不過,風城這裡,我所賣的武器可是最齊全的。」武器商人望著出現的武器為我介紹道:「刀、劍、匕首、戰鎚、大斧、長矛、叉、弓箭、鐮刀、飛鏢等等,應有盡有。」
在他說明的同時,那些武器一個接著一個在我面前移動,讓我能看清楚武器的樣貌。
真是讓人眼花撩亂……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選擇。「可以請你跟我推薦幾樣武器嗎?」
「要我推薦武器?」商人摸摸下巴的鬍子,想了想,「這樣吧!妳先跟我說妳的用途,我也才好跟妳做推薦。」
「我要去打白狼。」
「嘎啦啦,白狼,兇白狼。」暴雷說話時,身體還不自覺抖了一下。
「妳要殺白狼?它們可不好對付啊!」武器商人用著不可置信的表情望著我,「不過,能夠為我們風城除去這些恐怖的野獸,這也算是大功勞一件……」
武器商人隨手揮了幾下,幾樣武器被撤了回去。
「雖然說對付白狼使用遠程的武器會比較好,不過,這種武器段時間無法熟練,需要學習一陣子才行。」武器商人對我說明道:「一般來說,最容易上手的就是刀、劍、斧頭這類近身型武器,不想要進行近身戰的話,長棍、長矛、鞭子等等也是不錯的選擇。」
「這把刀看起來不錯,多少錢?」我看上了一把刀身為藍色,上頭有精緻雕花,刀刃部分則是銀白色的長刀,它的刀柄部分還鑲著發亮的寶石呢!
「您真有眼光,這刀可是由名人製作的上等武器,」武器商人將手上的木製算盤晃了晃,胖胖的手指飛快在上面撥算幾下。「看在妳是要為我們風城除害,我給妳打個折扣……」
在他計算完畢之後,圓圓的臉上堆滿了笑容。「這把刀算妳七十三萬就好了。」
「七十……」天啊,這武器竟然這麼貴!我連忙將這刀給放了回去。
聽到這價錢,暴雷同樣激動萬分的大喊。「嘎!好貴!貴貴貴貴!」
視線巡視了會,我又改選了一把刀柄部分鑲著紅線,刀身只有少許雕刻裝飾,看起來很普通的長刀。「這把呢?」
「這把刀就便宜多了……」可能是因為我改成廉價的長刀吧,武器商人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些。「這刀只需要二十七萬五千元。」
「……」還是好貴。
隨後,我又連續問了幾樣武器,價格同樣都是貴的令人訝異,到最後,武器商人開始出現不耐煩神情了。
「這位小姐,妳到底想要買什麼樣的武器?」
「你們店裡最便宜是哪一樣?」我硬著頭皮詢問。
「嘖!原來是個窮冒險者啊!」武器商人從角落邊拿出一把長刀,將它遞給我。「這把算妳三萬就好。」
看了一下那刀,我不滿的皺起眉頭,刀刃部分看上去並不是很鋒利,刀身好像還有點生鏽。
這種刀竟然要收我三萬?有沒有搞錯!
「這刀的狀況很糟糕。」我不甚高興的對他說道。
「三萬塊的刀能有多好?」武器商人聽我這麼說,自然也沒給我什麼好臉色,臉上擺著一副「妳這窮酸傢伙,竟然還想拿好刀」的表情。
「生鏽的武器要怎麼跟白狼打?」瞧他這副市儈的態度,我也火了。「要拿這個不如不要拿!」
「嘎啦啦!不要拿!」暴雷在應話的同時,身邊也跟著冒出一團怒火。
見我生氣怒罵的模樣,武器商人被我嚇了一跳,他用悻悻然的表情低聲埋怨了幾句,隨後才對我擺擺手。
「好啦、好啦!我就少算一點,算妳兩萬五,扣下的錢就當成讓妳修刀的費用。」武器商人說的一臉無奈,彷如做了筆虧損生意。
「這刀值兩萬五?」我惡狠狠的瞪著他,「這刀看起來很鈍耶!」
「嘎啦啦,好鈍耶!」暴雷衝到商人耳邊對他大吼。
「這位小姐,請妳別胡說,這刀哪裡鈍啊!我怎麼可能會賣鈍的刀給人。」武器商人不高興的嚷著。
「是嗎?」我冷笑了下並朝他走近幾步,「要不要我拿你的身體來試驗一下,看看這刀是鋒利還是鈍?」
「呃!」武器商人驚慌的退了兩步,「別、別這樣,有話好說啊!」
「說?你還想說什麼?」我假裝要真的要拿他試刀,故意一步步逼近他,嚇唬他。
「我、我、我算妳便宜!這刀我算妳兩萬……」武器商人緊張的口吃了,他掏出手帕拼命擦著額上的汗水。「不、不!一萬五就好,我不賺妳的,這已經是成本價了!這刀只要再去修理一下就跟新的一樣,妳絕不吃虧!」
「嘎啦啦,不吃虧?」暴雷的頭上冒出個大大的問號,似乎對這句話感到質疑。
這建議聽起來還不錯……我考慮了下,決定將它買下。
「修刀要去哪裡修?」付過錢之後,我順口追問他。
「前面街口轉角就有一間打鐵舖,去那邊修就可以。」武器商人在完成交易後,就立刻跑回櫃檯,沒再搭理我。
循著武器商人說的路線,我找到了他介紹的打鐵舖。
打鐵舖的擺設很簡單,兩張陳列販售物品的桌子、鎔爐、煤炭堆、鑄煉用具……除了打鐵用的設備之外,其他多餘的擺設都沒有。
一個穿著汗衫、膚色黝黑的中年男子,正專心敲打著發紅的鐵塊,那火爐的熱度就連站在外頭的我也能感受到。
「做什麼?」沒等我發問,那個打鐵匠率先開口問我,問話時,他沒有停下手邊敲打的工作,連看也沒看我一眼。
「我想請你幫我修刀。」我將剛剛買到的刀子揚了揚。
聽到我這麼說,打鐵匠抬頭瞄了眼我手上的刀,隨即又轉過頭去。「這種爛刀也要修?我看妳還是再去買把新的吧!」
「……」這話還真是讓人無言啊!「這把刀是我剛剛買的。」
聽到我這麼說,那個打鐵匠哈哈哈的大笑起來。「妳肯定是跟前面那間高級武器舖買的吧!那傢伙老是喜歡賺這種小便宜!」
「你的意思是說……」打鐵匠的這話讓我的心涼了一半,「那個人做生意不誠實?他店裡的武器不好?」
「對一半。」打鐵匠說話的同時,他正在鑄造的鐵塊也趨近完成了,「他賣的武器真的是上等品,不過……價格上總是會定的稍微高一點!」
「不只是『高一點』吧!」一想到他之前說出的天價,我到現在都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嘎啦啦!好貴、好貴!」暴雷同聲的嚷著。
「畢竟他是我們這裡的奸商啊!當然要多坑妳一些錢啊!」打鐵匠說到這裡時,又哈哈的笑了幾聲。「有時候,他也會賣一些瑕疵品給沒什麼錢的人,雖然他都說可以維修,不過,維修費用有時候比買刀的錢還多!」
「沒想到那傢伙死到臨頭還想賺錢!」聽了打鐵匠的這一番話,我心裡的火又冒出來了。
「嘎!奸商!傳說中的奸商!」生氣的暴雷,身邊又開始冒出火焰了。「被騙了!嘎啦啦!」
「不用氣成這樣。」打鐵匠笑著安撫我跟暴雷的情緒,「上一次當、學一次乖,也不是每個買賣商人都這副德性,以後買東西要先打聽一下店家的為人跟作風。」
「嗯。」我點頭答允道,心中更是同時想著,我接下來該怎麼辦?
還是先用龜仙氣功彈打打看,要是不行……我就再另外想辦法吧!現在已經不想再浪費時間在武器上面了。
決定放棄使用武器之後,手上拿著這把刀也是累贅,我將長刀擺在打鐵舖的桌子上。
「雖然這把刀沒什麼用處,不過,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將它送給你。」我朝打鐵匠喊著。
「我不喜歡平白收別人的東西。」談話到這裡,打鐵匠手邊的工作也告一段落。
他抓起肩上披著的毛巾,朝臉上胡亂的抹了幾下,隨即走到我面前,將我放在桌上的長刀拿起來瞧了瞧。
「妳花了多少錢買它?」
「一萬五千元。」
「呦?那個奸商竟然沒賺妳多少錢?真不像他的作風。」打鐵匠像是對此大感意外。
沒賺多少錢?這句話聽起來……他還是有賺啊?「他跟我說成本價是一萬五千元。」
「不、不、不。」打鐵匠一連對我搖著頭,「照我估算,這刀差不多就值一萬左右。」
好你個奸商,竟然死到臨頭還騙我!我這下真的見識到,傳說中「要錢不要命」是怎樣的人了。
「我用西瓜刀跟妳換這把刀好了。」打鐵匠抓起桌上的一把西瓜刀遞給我。
「呃?」我愣愣的將那刀接過手,西瓜刀的刀長約莫是我的指尖到手肘的長度,整個刀身是細細的長條形,刀尖位置微微往上勾起,木製的手把是扁圓形,上頭還用鐵線繞了幾圈。
給我西瓜刀做什麼?我是要去砍狼耶!又不是去切西瓜……
「嘎?西瓜刀?西瓜?好吃!」暴雷一聽到食物名稱,身邊又開始飄出小愛心。
大概是看出我的心思,打鐵匠一臉自豪的說道:「妳可別小看這把西瓜刀,它可是比妳買的這刀銳利多了,不信的話,妳去砍幾隻狼試試。」
說的也是,這西瓜刀看起來比那把長刀銳利多了。
我向打鐵匠道謝之後,隨即走回南方平原的白狼區,準備開始進行任務。
小心翼翼接近一隻落單的白狼,為了不讓它發現,我還特意放輕了腳步,但是,當我距離白狼十多步遠的地方時,白狼立刻警覺到我的存在,它立刻轉為警戒狀態,壓低前身,齜牙咧嘴的對我低吼著。
見到白狼即將向我衝來,我立刻聚起氣功彈朝它擊去,趁它遭受攻擊,行動暫時停頓的空檔,我握緊手中的西瓜刀飛奔上前,以右上左下的角度斜劈了一刀,白狼哀鳴一聲,傷口噴濺出一灘鮮血,搖晃的走了幾下,隨後便倒地不起。
「嘎啦啦,帥!主人,好帥!」暴雷見我成功打贏白狼,高興的對我拋來幾個小愛心。
「呼……好險。」剛剛的突發狀況,讓我嚇出一身冷汗。
彎身將白狼的屍體丟入麻布袋中,繼續朝著下一隻前進。
就這樣,一枚氣功彈外加一刀,我很快就累積到殺死十多隻白狼的戰績,但,期中的過程也不是這麼順利,我也被白狼傷了好幾個傷口,身上的衣服殘破不堪。
「嗷嗚!」正當我將一隻白狼的肚子刺穿時,我的後頸冷不防被咬住了。
「嘎!主人!」暴雷見到我趴倒,也跟著衝上前不停撞擊白狼。
該死……竟然偷襲我!我痛的趴倒在地上。
因為白狼是從我背後偷襲,我沒辦法有效的攻擊它,只能拿著刀子朝背後亂捅一通,而白狼也沒停下它的攻擊,拼命對我的背部抓著、咬著,我們雙方互相攻擊幾分鐘之後,白狼才敗下陣來,自我身上滾落,沒了氣息。
「嘎嘎!主人,血量剩餘十點……」暴雷說出我目前的生命值。
還好,差一點點我就沒命了……我從倉庫中拿出醫生送我的藥布,往傷的比較嚴重的幾處貼上。
當藥布一貼上傷口處時,藥布立刻變成透明而後消失不見,當它消失時,我身上的傷口也痊癒了。
「嘎啦啦,主人進行療傷,血量回升至一百一十點。」暴雷飛到我懷中嚷著。
雖然傷口好了,不過我也沒力氣再打了,將地上的白狼丟入袋中後,我使用移動符咒飛回醫療所。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