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五章 金大少

一聽到對方怎麼樣都打不掛,我快速衝向門口準備脫逃,但,那金大少的動作竟然比我快!他搶先我一步擋在房門口,攔住了我的去路。
「女王大人要去哪裡呢?小奴也想跟……」金大少用一種近似羞怯的表情望著我。
噁……好想吐……接觸到他那「泛著愛心」的眼神時,我的胃起了一陣翻滾。
「龜仙氣功彈!」不假思索,我朝他轟出一記大型氣功彈,雖然知道沒辦法解決他,但,至少我可以爭取一些脫逃時間。
「真是太美妙了……」被我打趴在地上的金大少,用著激昂而又顫抖的音調說道:「女王大人這一擊,讓小奴感受到如同烈火灼身的痛楚,小奴很明確的感受到女王大人對小奴的疼愛……」
好你個變態……再不快點離開這裡,我就要瘋掉了!我拔腿逃出門口,完全不理會金大少在我身後的呼喊。
一直到快要接進大門時,我無預警的被人撲倒,金大少雙手緊緊將我的雙腿抱住,嘴裡不斷嚷著「不要走」、「請女王大人留下」之類的話語。
「放手!放開我!」我坐在地上,不斷用力的捶打他,用氣功彈轟他,腦中只有逃脫的念頭。
要是換成別人,恐怕早就痛的鬆手了,但,他卻將這些痛苦當成是享受,反而將我抓個老緊,嘴裡還說著「小奴對女王大人的愛猶如滔滔江水……」之類的噁心台詞。
「快放開啦!」第一次發現,原來被人纏上是這麼恐怖的事情,我真是急的快要哭出來了。
「嘎啦啦!放開!放手!」暴雷不斷攻擊金大少,叫喊的語氣中帶著著急。
「救、救命啊!有沒有人可以救我啊!」在焦躁、不安的情緒之下,我放聲大吼。
求救是人的本能,現在我也顧不得思考這裡有沒有玩家,只希望有哪個好心的NPC能夠解救我。
但,事實總是殘酷的,白馬王子畢竟沒有活在遊戲中,在經過十多分鐘的求救、掙扎之後,我認清這一點。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遇到這種事情?為什麼這個傢伙這麼變態……我無力的趴在地上,懶得再多做掙扎了。
光是拼命逃也不是辦法,要讓他不能追著我跑才行……苦思之下,我決定配合劇情給我的身分「女王大人」,想辦法脫身。
「放手。」我壓低起伏的情緒,語調轉成冰冷的命令道。
「不,小奴不放,只要小奴一放手,尊貴的女王大人就會跑掉了。」金大少用著委屈的語調嚷道,整個人更是像是章魚一樣,緊黏在我的腳下。
「你敢反抗我的命令?」我挑高眉頭,佯裝憤怒的質問道:「不過是個奴隸,竟敢違抗我?」
「嘎啦啦!大膽!」暴雷同樣斥責著他。「快放開!」
聽到我這樣說,金大少才鬆開了環住我的手臂,在我跟他雙雙站起身時,因為擔心我跑走,他怯怯的用拇指與食指捏住我一塊小衣角。
「抓我衣服做什麼?」我沒好氣的瞪他一眼,順手將衣服扯回。
「女、女王大人……」金大少的手停在半空中,像是想重新抓著我,又像是萬分畏懼。
「嘎啦啦,不准拉!」暴雷用著近似威嚇的語氣對金大少喊道:「嘎啦啦,沒禮貌!」
「我累了,進屋子去吧。」不等他回答,我逕自走回原先的房間,金大少則是尾隨在我身後。
進門之後,我大剌剌坐在金大少的專屬座位上,金大少則是非常「守本分」的跪在我腳邊的地上。
暴雷飛到我身旁,用著撒嬌的語氣嚷道:「嘎啦啦,肚子餓……」
「有吃的嗎?」我隨口問著。
「有,小奴立刻準備……」金大少拍了幾下手,幾名下人端著酒菜魚貫進入,將那些酒菜一一擺上桌。
「嘎啦啦!食物!」一見到食物出現,暴雷立刻衝上前,開心的吃著。
金大少將各式點心各夾了一樣,放在一個金色盤子中,端到我面前。
「女王大人,請享用。」
「嗯。」我隨手拿起一個小糕點品嚐,同時,心中開始思索下一步該怎麼做。
我本來想要直接將金大少綑綁起來,制住他的行動之後走人,可是,要是純粹捆住他,說不定他用爬的也要追上來,必須要找個地方將他固定住才行。
那個櫥櫃看起來好像很結實,綁在那邊應該就動不了,不過……要是他不斷掙扎,讓櫥櫃倒了下來,他會被壓死吧?這一個念頭讓我有點顧慮。
我擔心的當然不是他的死亡,我怕的是──他要是重生了,行動就會恢復自由,我也就又會被他捉住了,這真是讓人很頭痛。
「不曉得這裡有沒有柱子之類,可以將人綁住的地方?」我喃喃自語道。
「將人綁起來?」金大少用著無法理解的表情望著我。「請問女王大人要綁誰呢?」
「當然是要綁你啊……」我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話一出口,我就反悔了。
糟糕,我竟然說出來了,他應該會起了戒心了吧……我強裝鎮定,用眼尾的餘光偷偷打量他的反應。
「綁、綁小奴?」金大少停頓了兩秒,隨後雙頰出現羞紅的色澤。「女王大人想要『調教』小奴嗎?」
調教?聽到金大少說出這名詞,我困惑的皺起眉頭。
記得,以前玩老哥他們那款養成遊戲時,我會被封為「SM女王」也是因為一個叫做「調教」的隱藏性數值很高,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啊?
雖然不明白意思,但我還是隨口敷衍著他:「既然你是我的僕人,不管我想要對你做什麼事情……你應該都會接受吧?」
「是,小奴、小奴十分樂意。」金大少回答時,不像是不情願,反而像是十分期待的笑著。
要被綁起來還這麼高興?真是個怪人……我真是無法理解他的反應。
一道光芒乍現,金大少手上突然出現一條金色長鞭,他將鞭子遞上前。「尊貴的女王,唯有這種黃金打製的鞭子才符合您尊貴的身分,請您收下……」
用黃金做成的鞭子打人?這未免也太奢侈了吧!雖然在心裡咕嚷著,但我還是將物品接過手。
「那麼,你想要被綁在哪裡呢?」我順手托高金大少的下巴,望著他泛紅的臉,唇邊揚起一抹邪笑。
「請、請女王將小奴綁在柱子上吧……」金大少站起身,領我走向一個布幕。
原先觀察這個房間時,本以為布幕後面應該就是牆壁,但,當金大少揭開布幕時,我見到一間寬廣的臥室,臥室中央位置放了張大床,在臥室的四個角落,各立著一根黃金圓柱,那柱子足足有兩人牽手圍繞的寬。
雖然我很想立刻將金大少綁起來,不過,光我一個人就想將他綁緊……似乎有點困難,再說,我也不想靠他太近。
「叫你的手下過來將你綁起來。」我隨意靠在附近的牆邊,等著他動作。
「是。」金大少立刻傳喚了幾個下人出現。
下人們手上各自拿著一條粗麻繩,先用繩子在金大少身上繞了幾圈,然後再讓金大少背部貼著柱子,將他固定在柱子上。
「綁緊點啊,綁太鬆可就麻煩了……」我對他的手下命令道。
「是啊,綁緊點。」被綁住的金大少同聲附和著。
當下人們結束綑綁工作之後,隨即離開房間,我從附近的水果盤中拿了顆蘋果,走向被捆起的金大少。
「咬著。」我將蘋果遞到他嘴邊。
「這……」金大少不解的看著我。
「打你的時候,我不想聽到慘叫聲……」我隨口說出一個理由。
事實上,讓他咬住蘋果的用意,是要讓他無法開口找人幫他解開繩子。
聽到我這麼說,金大少很配合的咬住蘋果,並且用充滿期待的眼神望著我。
見到一切已經轉備妥當,我對他假意的笑笑。「糟糕,我剛好想起有件事情要辦,我先離開一下。」
被綁住的金大少錯愕的瞪大眼,被蘋果塞住嘴巴的他,發出一些含糊不清喊叫聲。
「暴雷,走啦!」我對暴雷喊了聲,隨即快步轉身離開。
「呼……終於解脫了。」當我步出金大少的屋子時,整個人鬆了口氣,臉上也掛起一個大大的笑容。
等一下要去哪裡呢?仰望著湛藍的天空,我思索了會,最後決定先到街上去逛逛。
「恩人,您終於出來了。」走沒兩步,我身後突然傳出了一名老者的聲音。回頭一看,原來是先前賣唱的那對父女。
「真是非常感謝您救了我。」女孩對我深深的行了一鞠躬。「要不是您見義勇為,我恐怕就……」
「我們父女倆也沒什麼錢,沒辦法贈送恩人什麼東西……」老人面有慚色的低下頭,手更是在身上掏掏摸摸,最後,他從懷中找出一個半舊的手環。
「這個雖然不值什麼錢,不過……還是請您收下。」老者將它遞到我面前。
見狀,我連忙搖手拒絕。「不用了啦,我只是剛好能幫上忙,我……」
「咕嚕咕嚕……」在我說話的同時,這對父女傳出了肚子餓的響聲。
「呃……」面對這樣的窘境,女孩害羞的躲到她父親身後。
「真是不好意思,讓您看笑話了。」老人同樣感到窘迫。「因為不知道恩人什麼時候出來,所以我們倆個一直守在這邊,不敢離開……」
「走吧!我們去吃飯。」我笑著對他們邀約道。
領著他們,我們走到街上的餐館,兜轉一會之後,我發現這風城裡只有一家餐館,就是先前我稱之為「黑店」的地方,雖然不是很樂意,但,為了填飽他們的肚子,我也只好硬著頭皮走進去了。
「歡迎光臨……」接待我們的服務生,還是之前接待我的那個女生。「請跟我來。」
她領著我們走到附近的餐桌坐下,一人遞給我們一份菜單,那對父女大概是餓壞了,他們立刻點了滿滿一桌子的菜,那位老者另外還點了幾瓶酒。
在他們大快朵頤的同時,我偷偷看了下銀行的存款,跳舞時所收到的賞金,扣除欠珞彤的錢之後,還剩下五千多元。
希望這些錢足夠付這些餐費……我無奈的苦笑了下。
「謝謝光臨。」在那對父女用餐完畢之後,服務生再度現身。「一共是三萬六千七百五十元。」
「什麼?」我們三個人錯愕的大叫。
「才一桌菜,為什麼要收費三萬多?」我記得我那時候叫了三桌菜,也不過才一萬多啊!
「酒。」服務生指著桌上的空酒瓶。「一瓶酒一萬元,你們一共點了三瓶酒。」
「……」無言。
「父親!你怎麼可以點這麼昂貴的東西啊!」一聽到酒的價錢,女孩立刻哭著責備老者。
「我、我、我不知道酒這麼貴……」老者用著顫抖的語調說道。
「我身上只有五千多元,你們呢?」我詢問著他們。
「一萬七千三百元……」老者難過的低下頭,嘴裡帶著不甘心的念道:「這一萬多元可是我們父女兩個月的生活費啊,要是全花光,我們該怎麼辦……」
能怎麼辦?就算再心疼,這些餐錢總是要付清啊,只是……不足的錢該怎麼辦?我苦惱的皺起眉頭,這真是讓人頭疼啊。
「怎麼?錢不夠?」服務生冷笑一聲。「要不然,你們就找找身上有沒有值錢的東西,賣給我換錢吧!」
耶?原來可以賣物品折現金啊?我立刻想到我從金大少那邊拿到的黃金鞭子。
「請問,這個黃金鞭子可以賣多少錢?」我將鞭子遞到服務生面前。
服務生將鞭子接過手看了幾眼。「這個鞭子……就算妳七萬元好了。」
耶?竟然可以賣到七萬元的高價?我真是大感意外,才想要點頭答應,身旁的老人開口說話了。
「怎麼會只值七萬元!」老人像是十分不認同的反駁。「依照我走遍各地,見識過各種物品的經驗看來,這鞭子至少值二十萬!」
服務生冷著臉沉默了下。「十萬。」
「十八萬!」老者配合對方稍稍調整了價錢。
「十二萬。」服務生也跟著稍微加了些價錢。
老者臉色嚴肅的搖搖頭。「十六萬!不然我們就去賣給別人!」
「十四萬!」服務生臉上出現咬牙切齒的神情,末了還加了句。「這是最底限!」
「不行!十四萬太便宜了!」雖然聽到服務生這麼說,但老者不肯退讓。
「你這個人到底懂不懂買賣啊?我從沒見過有人像你這樣的態度!」服務生氣呼呼的瞪著他。
「不懂買賣的人是妳!」老人同樣對她吼了回去。「我從沒見過像妳這種做生意的方式!別以為這小姑娘不懂價格,就想要坑她這麼多錢!」
「你!」
「好了、好了,別因為這樣就吵起來。」發現他們倆個喊價喊的一臉殺氣騰騰,我連忙上前笑著調解。「這樣吧,你們兩個各退一步,就算十五萬啦!」
「不行、不行!這樣妳太吃虧了。」老者不願接受我的建議。
「沒關係,當作大家交個朋友嘛!」我一副無所謂的笑笑。
服務生皺著眉頭沉吟了會,後來才開口答應。「好吧!就十五萬!」
『叮!賣出黃金鞭子,獲得十五萬元。』系統的聲音出現。
「嘎啦啦,交易成功,主人學得『討價還價』技巧。」暴雷在完成交易之後,開心的對我說道。
這樣說幾句話就算是懂討價還價?突然覺得,這遊戲要學習技能還真容易。
「嘖!妳實在是太好說話了,這種做生意方式肯定會吃虧!」老人見到這項交易達成,不滿的叨唸幾句。
「我賣東西主要是為了支付餐錢,並不是為了賺錢。」我笑嘻嘻的回答道:「能夠有現在的價錢我已經很高興了,這頓飯就當是我請你們的吧!」
「不行,怎麼可以讓恩人這樣破費呢!」老人開始推辭著。
「沒關係啦!」我逕自在付款機上蓋了手印。
「恩人啊,妳真是我們父女倆的大恩人。」老人感激的望著我。
「這個卡片給妳。」女孩從袖口中拿出一個約莫手掌長的卡片,遞給我。
我將那張卡片接過手看著,那是一張正反兩面不同花色的紙卡,紙卡的雙面邊上印有燙金花紋,正面的部份寫著一個英文字母「Z」。
「Z?」這該不會是收集英文字母遊戲吧? 
「這個卡片是我們在旅行途中拿到的,」老者在我收下卡片之後,接著介紹道:「聽說,要是收集卡片的人具有某種能力,那個人說不定能見到傳說中的『失落的種族』……」
「失落的種族?」我困惑的望向他們父女倆,期望他們能給我更多消息。
「是的。」老人像是在敘述過往一般,對我說道:「很久很久以前,聽說這個世界還存在著另一個種族,可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消失了……」
「據說,這紙卡可以跟那個失落的種族取得聯繫,」女孩接著說道:「所以有很多人都在收集這些紙卡……」
「嘎啦啦,主人取得一張『Z卡』,收集五十張之後,將會發生神奇的事情喔!」暴雷像是在賣關子一般,不肯對我直說事件的內容。
五十張?這就怪了,英文字母並不是五十個啊?還是說,它只有同一個樣式,我只要收集五十張相同的就行了?
「我該怎麼去收集這些卡片?」我好奇的追問道。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老者尷尬的笑笑。「我只知道,有些城鎮會貼出懸賞任務,任務裡面有些會贈送這種卡片。」
「嗯,我記得……」女孩側著頭思索了一下。「我們剛進城時,南邊城門口的公佈欄貼有『獵殺白狼』的公告,也許那邊會有贈送這種卡片。」
「謝謝,我這就去看看。」詢問清楚公佈欄方向之後,我立刻跟他們道別,朝城門口的方向跑去。
在我接近城門口時,一個大型木製公佈欄出現在眼前,上面張貼了數張告示,其中一份就是老者他們說的任務公告。
「風城公告:因為近來城外南方平原常有白狼群出沒,擾亂居民安危,要是有人能獵殺三十隻白狼,本城將會提供賞金三萬元……想接任務者,請找『周虎教頭』洽談。」
「這個叫做周虎的人在哪裡呢?」看完告示單之後,我有點想要接下這任務。
雖然任務上沒有說要給Z卡,不過,它給的賞金讓我很心動。
「喂!剛剛是妳說要找周虎嗎?」突然,如同雷鳴般洪亮、震耳的聲音傳入我耳中,讓我嚇了一跳。
回頭一看,我見到一個蓄著滿臉落腮鬍,身穿鎧甲,腰上配著大刀,身材壯碩如熊的中年男子。
「回話啊!剛剛是不是妳要找周虎?」對方再度對我大吼,表情凶惡的像是下一刻就要砍人一般。
「是,請問你知道他在哪裡嗎?」我客氣的問道。
「我就是周虎教頭,找我有什麼事?」對方說出身分時,還大力的拍了下自己的胸口,發出沉重的悶響。
「我想要接這個任務。」我指著公布欄上的告示。
「妳想要去殺白狼?」他用著質疑的眼神,將我從頭到腳掃視一遍。「妳看起來很弱,去了那邊,有一半以上的機率會死,妳確定妳要接?」
「不試試怎麼會知道?」我反駁道:「就算十次有七次會被殺死,我至少有三次會成功不是嗎?」
「好吧!反正死的人是妳又不是我。」周虎從腰間拿出一個卷軸遞給我。「這是任務卷軸,它會幫妳進行紀錄,等妳殺死三十隻之後,它就會自己飛回來我這裡,我會將錢直接轉進妳的帳戶,一份卷軸一千元。」
「啊?接任務還需要錢喔?」這讓我覺得訝異。
「當然要!我印製這些卷軸,在城裡貼公告,難道不用錢?」周虎沒好氣的回著我。
「……」
付過錢之後,我將卷軸接過手瞧著,卷軸的長度約莫三十公分,摸到手的觸感是類似獸皮的物品,將它攤開來,看到裡面條列著幾行字,分別是──
任務委託者:風城,周虎教頭。
任務內容:殺死風城外,南方平原三十頭白狼。
任務賞金:三萬元。
任務期限:十天內完成。
「新手第一次接任務,我都只給一個任務卷軸,往後要是熟練了,妳想要一次拿一百個也沒問題。」周虎說完話之後,催促似的對我揮揮手。「妳快點出發吧!」
就算你要給我一百個任務卷軸,我也沒有這麼多錢好接。我在心裡咕嚷著。
我開啟了倉庫,把任務卷軸收在裡頭,同時將原先的衣服取出,換下身上的舞衣,讓行動上更加方便些。
出了城門,再走上一小段路,就到了任務上說的「南方平原」,平原的右手邊有著茂密的森林,左手邊則是一條不知自何處蜿蜒而來的河流。
在藍天白雲的映襯下,草原那一望無盡的綠色調,鮮綠的像是要滴出水來,清風一吹過,草原上跟著興起一陣綠色的波浪。
緩步往草原的中央位置走去,腳下的綠草隨著我的步伐發出「沙沙」響聲,走了幾步路,我看到前方出現兩、三隻白狼,它們在草原上來回的走動,看上去像是悠閒的散步,但是,從其行走的規律動線看來,這幾隻狼比較像是在巡守四周。
視線越過眼前的狼群更往遠處望去,發現在這片草原上,白狼群分成幾個小群體棲息,但是,彼此的間隔並不算太遠,遇上突發狀況,足以有上前支援應付的時間。
「嘎啦啦,白狼群出現!」暴雷邊喊邊躲到我身旁。「白狼群為五到十隻為一個小群體,每隻白狼的血量為七十點,擅長啃咬、爪子攻擊……」
雖然血量聽起來不多,但是,這不表示這些白狼容易對付,怪物的強與弱,主要是看它攻擊的力道與防禦力而定,血量只是讓玩家知道這隻怪物可以撐多久而已。
「暴雷,你離我遠一點,要小心躲開那些狼。」我對暴雷叮嚀著。
「嘎啦啦!好。」暴雷隨即飛的高一些,讓那些狼無法攻擊到它。
不清楚白狼的實力如何,我決定先發出威力最強的氣功彈作測試,為了避免引起狼群圍剿,我特意挑了距離我最近的白狼攻擊。
當白狼被氣功彈擊中時,發出了一聲慘叫,原本進行的動作停頓了兩秒鐘。
『叮!白狼遭受攻擊,血量減少四十點。』系統報出了攻擊效果。
遭受攻擊的白狼,用著極快的速度朝我奔來,雖然早預料到它會反擊,但是,那迅速的動作讓我差點來不及反應,勉強對它踢出一個前踢,將它逼退,順手又轟了一枚氣功彈,這才打掛了這隻白狼。
速度真快,要小心應付才行……這情況讓我嚇出一身冷汗,要是剛剛我來不及將它踢開,我恐怕就會被它咬住了。
正當我還在思索要挑哪一匹白狼攻擊時,我身旁突然傳來狼嗥聲,兩隻白狼以交叉繞圈的方式,繞著我身邊打轉,盯著我的眼睛閃耀紅色光芒。
剛剛的騷動引起其他白狼的注意了?我知道這裡的怪物都有相互支援的功能,只是沒想到它們的警覺性竟然這麼高。
「嘎!被盯上了!」暴雷飛在我的頭頂上空,擔心的警告道:「嘎啦啦,主人,小心!」
如果只有一隻盯住我,那我還能應付,現在一來就來了兩隻,這可真讓人頭痛……我謹慎注意著這兩隻狼的行動。
如果怪物的攻擊模式是一隻打完再換另一隻,那倒也輕鬆,問題是,它們總是先由一隻發動攻擊,其他的接續在首波攻勢之後,這種連環似的攻擊模式,一個人單獨對付還真是吃不消。
在跟白狼對峙的同時,我暗地在手上聚起氣功彈,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攻擊。
「嗷嗚!」其中一隻白狼發出嗥聲,這表示它即將要對我展開攻擊。
我搶先對這隻白狼發出一擊,同時快速起腳將另一隻白狼踢飛,沒有停滯,我隨即回頭,對著遭受氣功彈攻擊,現在才要回過神來的白狼擊出連續幾記重擊,這匹白狼就在連番的拳頭攻勢下陣亡了。
正當我要聚氣射擊被我踢飛的白狼時,才一回頭,它便已經出現在我面前,先將我撞到在地,而後朝我左肩狠狠咬了一口。
「唔!」我的肩上瞬間傳來火辣的痛感。
「嘎啦啦!主人遭受白狼攻擊,血量減少三十五點……」暴雷一見到我被攻擊,立刻朝白狼撲來,拼命用身子撞擊它。
咬著我的白狼沒有因此鬆口,它伸出利爪朝暴雷揮去,暴雷立刻被打落在地。
「暴雷!」我右手快速集氣,朝白狼的肚子轟出一記氣功彈。
白狼的肚子被我轟出一個洞,雖然已經沒了命,可是它的嘴巴還咬在我肩上。
我使勁將它的嘴扳開,我左肩的衣服被狼尖銳的牙齒扯破,透過缺口往內望去,皮膚上出現一個紅色大牙印。
當然,要是實際上遇到這種狀況,肩頭肉恐怕會被扯一塊下來,可是,因為這是虛擬遊戲,在全球遊戲規範的法令之下,為了維護玩家身心健全,遊戲在設計上,需要避免過於血腥、暴力、噁心、恐怖的情況……
所以,在「擬真度」跟「法令」兩者的考量之下,在遊戲中雖然可以看到血花噴濺、肉塊四飛的畫面,但是,其他會讓人覺得不舒服的畫面,全都會做另外的處裡。
「暴雷,你還好吧?」解決白狼之後,我擔心的詢問它。
「嘎啦啦,沒事,暴雷沒事。」暴雷再度從地上飛起,回到我身邊。
「你別插手,不然你會受傷。」我再度對它叮嚀道:「在空中待著就可以了。」
「嘎……」暴雷似乎很不情願,但還是乖乖的聽從我的話,飛升至高空。
在我從地上站起來時,身旁陸續多出了幾個白色身影,四隻白狼將我團團包圍,像是在打量獵物一樣盯著我瞧。
與其要等它們發動攻擊,不如來個先發制人!我朝它們擊出散彈波,趁它們遭受攻擊動作停滯時,我快速轉身跑開,狼群們恢復行動之後,立刻朝我追來。
在它們逼近我時,我一個旋身朝他們發出光網,網子網住了其中兩隻白狼,另外沒被困住的兩隻白狼,一左一右的朝我撲來,我起腳朝其中一隻踢出側踢,但卻被它靈敏的躲過,趁我沒有防備,另一隻白狼撲上前咬住我的右手臂,在它牽制住我的空檔,另一隻狼也衝向我,直接咬上我的喉嚨。
「嘎啦啦!主人遭受致命的一擊!」
暴雷再度不管我的命令衝上前救我,雖然很想叫它退開,可是我被白狼咬住喉嚨,無法發出聲音。
暴雷衝至我面前時,身上突然發出一陣強烈白光,強光讓我看不清眼前的一切,視線轉成白茫茫的一片,耳邊的狼嗥聲也在瞬間消失……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