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一章 熟悉的面孔

「這是本仙的住所,妳來這裡做什麼?」珞彤微微瞇起眼,態度驕傲且不客氣的質問道。
「我……」被她這麼一問,我才想起我原先的目地。
要問她該怎麼離開這裡嗎?可是,她那樣的態度真是……我在心中掙扎猶豫著。
「看妳這副模樣應該是有事相求吧?」沒等到我的答案,珞彤又自顧自的接下話,下巴也跟著得意的抬高。「說吧!要是本仙心情好,說不定會答應幫妳。」
雖然珞彤臉上的笑容很美,可是她那眼神卻高傲的像在鄙視人,這叫我怎麼問的出口啊!
「沒,我只是隨便逛逛,並不是要來找妳。」說完話之後,我丟下表情轉為錯愕的她,快步轉身準備離開。
「站住!」珞彤不甚高興的叫住我。「本仙的住所可是妳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
這話怎麼聽起來,有點像是強盜半路攔人行搶的語氣?「難不成妳還要收過路費嗎?」
「庸俗!」珞彤不置可否的哼了聲。「本仙豈會在意那些金錢俗物?」
「要不然,妳叫住我做什麼?」我反問道。
「這……」珞彤遲疑的楞了下,原本趾高氣揚的態度突然轉成笑臉:「本仙只是看妳好像需要幫助,所以才好心的叫住妳呀!」
「……」她這轉變未免也太大了吧?真是個個性怪異的傢伙。
「妳迷路了對吧?想出去嗎?」見我不答腔,珞彤以為說中了我的想法,臉上添了幾分開心的神情。「想要離開這裡的話,就請本仙指點妳吧!」
根本就是妳自己要告訴我出路,可是卻又想要我求妳吧?面對珞彤這副顯而易見的態度,我真是感到有點啼笑皆非。
「可以請妳告訴我該怎麼離開這裡嗎?」懶的跟她抬槓,我直接順著她的意思接下。
聽到我的詢問,珞彤的臉上出現一抹促狹的笑,她張著口,用著緩慢的唇型一字一字的說:「我、不、要。」
「……」剛剛是誰說要我求她的?我冷冷的瞪向珞彤。
「要求本仙總該帶點禮物過來。」她往我空著的雙手瞄了眼。「妳這樣兩手空空也想要求本仙相助?嘖嘖,真是不懂禮貌……」
吼!這個女人怎麼這麼欠揍啊!
被珞彤這樣的態度激怒的我,立刻決定轉身離開,不再搭理她在我身後的叫喊聲。
分不清楚位置,那我就朝著太陽的方向一直線前進,我就不相信我走不出去!我賭氣的想著。
在竹林裡追著太陽走了一陣子,我逐漸感到有些疲倦,才想坐下來休息一會,耳邊突然傳來奇怪的沙沙聲響,順著聲音來源望去,左方不遠處的竹子群出現不規律的搖晃,像是被無名的外力搖動一般。
「嘎啦啦,主人,小心。」暴雷在我身旁提醒著。
是怪物嗎?一聽暴雷這麼說,我立刻起了警戒,同時在手邊慢慢聚起一顆氣功彈。
「吼吼吼……」低沉震耳的獸吼傳來,地面因為對方的行動微微起了震動,一個巨大的身影現身在我面前。
那隻龐然大物全身的毛色由黑與白構成,臉上充滿憤怒的表情,喉嚨不斷發出低吼聲,銳利的獸爪高舉在空中,像是挑釁般對我揮動著。
「熊、熊貓?」我錯愕的望著出現的龐然大物,它的身形可是比我還要大上兩倍啊!
「嘎啦啦,暴力熊貓,主動攻擊型怪物,血量為一百點,擅長爆拳攻擊……」暴雷盡忠職守的開始它的介紹。
血量一百?才不過是隻普通怪物就一百,那要是遇上BOSS級的,我不就慘了?
「碰!」暴雷的話還沒說完,我就被熊貓給一拳打飛。
痛死了!當我摔在地上時,整個人有一種眼冒金星的發暈感。
「嘎啦啦!主人遭受暴力熊貓攻擊!」暴雷快速飛到我身邊,擔心的對我說道:「血量減少七十點,血量剩餘一百三十點。」
哇咧!一拳就少七十點?那我再被它打幾下不就掛了?我掙扎的爬起身,朝著熊貓發出一枚氣功彈。
『叮!暴力熊貓遭受攻擊,血量減少三十點。』
才減少三十?看來不能跟它硬碰硬對打了。發現我跟熊貓的實力懸殊之後,我快速在腦中想著計策。
「吼吼吼……」暴力熊貓再度發出大吼。
遭受我的攻擊,似乎更加生氣了,它飛快的朝我衝來,我來不及躲避,又中了它一拳,整個人再度摔飛在地。
「吼吼吼……」暴力熊貓緊接著朝我衝來,絲毫不給我喘息的時間。
死定了!我腦中瞬間閃過這念頭。
「嘎啦啦!主人!」危急之際,暴雷快速衝向熊貓,拼命用它那小小的身體攻擊對方。
「吼吼吼……」暴力熊貓被暴雷引開注意力,反過來攻擊暴雷,一個閃避不及,暴雷被熊掌擦身擊中。
『叮!暴雷遭受暴力熊貓攻擊,血量減少五十點。』
系統報出的這個數字讓我心頭一驚,那熊掌才擦過暴雷的身體就讓它減少五十的血量,要是直接被正面擊中……
「暴雷!快躲開!」
見到熊貓舉起厚大的獸掌,打算再度發動攻擊,我快速起身衝上前想要解救暴雷,但,我還是晚了一步,暴雷正面被熊掌擊中,身上的光芒瞬間閃了幾下,隨後暴雷便倒地不起。
『叮!暴雷遭受暴力熊貓攻擊,狀態,死亡。』
死……亡?望著倒在地上的暴雷,我心裡突然湧出一股怒火。
「該死的!」我手上快速聚集起氣功彈,朝熊貓轟了過去。
「吼吼吼!」暴力熊貓遭受我這一擊,往後退了兩步。
趁這時機,我一個箭步衝上前,朝著熊貓的頭部給了一記飛踢,跟著又給了連續兩個旋踢以及後旋踢。
『叮!韃羅貓使出連環攻擊,獲得「連續技」技能。』
暴雷死了,技能提示就改由系統來通知嗎?聽著原本應該由暴雷說出的話,卻被系統取代,我突然有種不適應感。
「吼吼吼!」暴力熊貓趁我停下動作之際,又朝我揍了一拳進行反擊。
這一拳,讓我僅剩的血量變成零,眼前一陣白光閃過,跟著就陷入了一片漆黑……
「系統提醒,您已經結束了遊戲,離開遊戲蛋之後,為了您的健康……」呆板的電腦語音在我耳邊響起,這讓原本等待重生的我回過神來。
怪了,我怎麼會直接登出遊戲?在遊戲蛋的透明上蓋打開之後,我緩緩坐了起來,望了下遊戲蛋的計時器,發現我已經在遊戲中待了六小時。
原來是強制下線系統啟動了,難怪我會被直接登出……被強制登出之後,短時間不能再進入遊戲,我走出了遊戲蛋活動筋骨。
要怎麼樣才能打倒熊貓呢?腦中邊想著這個問題邊走下樓,來到了位於一樓的練習室門口。
這裡是一個十五坪左右的空間,門口的牆面是以特殊強化玻璃製成,站在外面可以清楚看見練習室裡頭的情況。
練習室的地上鋪著防撞擊軟墊,牆壁也貼上有同樣有保護作用的墊子,另外,這裡還設置了隔音設備,用來杜絕練習時發出的聲響,但,因為玻璃牆面的關係,隔音的效果有點不完善,站在房間附近還是可以聽到一些聲音。
入口斜對面的牆角處擺著防護用具,旁邊還立著一具人型練習機。
這具人型練習機是我獲得區域跆拳道大賽冠軍時,大會所贈送的獎品,雖然是個機器人,但,為了不讓練習的人受傷,也為了讓它更具有擬真感,它的外皮包覆了一層近似人體觸感的保護層。
那隻熊貓那麼巨大,用蠻力一定不行,試試看柔道的方法吧……
我先做好事前的暖身操之後,對人型練習機下達了語音命令。「指令,柔道對練,柔道等級三段,重量設定,六十五公斤。」
平常我的練習是從柔道四段開始,不過,今天我將練習的重量加重了,剛開始還是先挑戰簡單點,然後再循序漸近。
機器人額前的紅燈亮起,這表示已經進入對練準備,它緩緩移動到我面前,等待我下達更近一步的指令。
「對練開始!」我一聲令下,練習機立刻有了動作。
它快速逼近我身側,揪住我的衣領,練習機的右側及腰部後側跟我胸口緊貼著,這是即將展開「掃腰」的預備動作,掃腰是一種從側邊將人摔倒的技巧。
發現這情況,我連忙做出防禦動作,先是屈膝將自己重心壓低,再用左手抱著練習機的左側腰部,右手將練習機原本的重心轉移,並且趁隙快步移到它的身前,反扣住練習機的手,後腰緊貼在它的腹部,雙腳蹬直,身一彎,練習機被我順勢向上拋起,重重摔倒在地。
「受擊力道,二級。傷害程度為輕度疼痛,傷勢:瘀青。」練習機報出了剛剛的攻擊會造成的效果。
機器人的各部位裝置了感應點,當對練結束之後,機器人會藉由承受的重力告訴練習者,先前的攻擊會造成對手什麼樣的傷害。受擊力道分為十級,一級最輕微、十級最重。
不管是哪種武術,學習的目的就是防身、健身,並不是為了殺戮或逞凶鬥狠,所以,比賽場上的規則也以不危及性命為條件限制,不過……現在我可是要在遊戲中跟熊貓展開生死對決,當然不能用這麼「輕柔」的手段囉!
跟練習機過招幾次,增加熟練度之後,我要開始玩真的啦!
走到牆角處將頭、手、膝蓋等部位的護具戴上,我重新對練習機下令。
「指令,自由混合對練,重量設定,七十五公斤。」
練習機命令更改完成之後,它再度朝我發動攻擊,一記正拳朝我臉部擊來,我連忙側身閃過,反過來勾住它擊來的手,整個人順勢蹲低往後一躺,雙腳踢上了它的腹部,將它整個騰空摔飛。
「碰!」練習機結實的摔在牆角邊。
練習機再度起身,重新擺好架勢朝我衝來,在它接近時,我連續使出飛踢、旋踢、後旋踢將它逼退,正當我揪住它的手,準備使出過肩摔時,它反過來將我壓制住,並且趁我不備時將我摔倒。
「碰!」我整個人成大字型倒在軟墊上。
練習機沒有就此停住,它衝上前想要對我進行下一波攻擊,我抬腿往它的腳一掃,練習機狼狽的跌倒在地,快速上前扣住練習機的右手,準備對它使出十字固定技,但卻被它給掙脫了。
因為自由混合對練並沒有時間限制,我跟練習機反覆纏鬥了近十分鐘,最後,我將它狠狠摔在牆面上,才停止這場練習。
「練習結束。」我對練習機下達終止練習的命令,整個人累出一身汗。
「受擊力道,七級。傷害程度為重度傷害,預估可能會讓對手造成的傷勢:骨折、內傷、腦震盪……」練習機用平板的語調,報出一連串的傷害名稱。
這樣的程度,應該能夠對付那隻熊了吧?我在心底評估著。
「現在要進行身體掃描,請躺平。」練習機緩緩移動到我身邊,對我說道。
在我平躺在地上後,它的臉部打開了一個開口,一道水藍色的光芒自那開口射出,平整掃視我的身體一遍。
「掃視完畢,右手手臂有兩處瘀青,左腳腳踝有一道五公分長的輕微擦傷,請擦藥治療。」
「好。」我隨即起身離開練習室,回房間洗去一身汗水。
正當我從浴室走出來,準備再度進入遊戲蛋時,房間外傳來老哥的叫喚聲。
「芥伶,我這邊有滷味跟炸雞,餓的話就過來吃!」
「好!」剛結束激烈的運動,肚子正餓的發慌,我連忙回應了聲,三步併兩步的跑上三樓。
老哥工作室的門一開,裡頭竟意外出現兩個陌生男生,沒料到會有這種情形,我愣愣的停住腳。
這是怎麼回事?家裡什麼時候有客人,老哥怎沒有跟我說一聲?
見到我出現,其中一個棕髮男生向我走來,那人身穿深色牛仔布質套裝,頸上帶著銀製項鍊,修長的手指上戴了數個造型特殊的銀戒,整體裝扮非常時尚,跟雜誌裡的模特兒沒什麼兩樣。
「妳就是立人的妹妹,對吧?我叫非凡子,是妳哥哥的工作夥伴兼朋友。」那男生興沖沖的跟我打招呼,臉上連帶露出燦爛的微笑。
原來是Deus的人啊!聽到對方報出名字,我這才會意過來。
雖然說,他們這些人也曾經到過我家幾次,不過,因為那時候我忙著上學跟練習柔道、跆拳道等等,恰巧與他們的來訪錯開,完全沒跟他們見過面。
根據先前老哥的形容,這個非凡子是一個周旋在女生間的花花公子,他的「豐功偉業」我聽過不下十回。
雖是如此,非凡子到現在卻連一個「正式女朋友」都沒有,也就是說,他雖然身邊圍繞著眾多「女性友人」,但是,他並沒有跟某個女生特別好,也沒有公開跟某人交往,是以一種非常巧妙的關係腳踏多條船。
本來我還不是很相信這些話,哪有女生會願意跟一個花花公子相處?尤其是對方還不肯給自己一個「女友」的頭銜,不過,現在見到本人……我相信了。
像這樣長的帥、會打扮,個性又開朗、親切的男生,應該很少有女生會排斥吧?
「來來來,我們買了好多東西,一起過來吃吧!」不等我回應,非凡子就將我半推半拉,帶到放置食物的桌子旁。
「嗯。」面對他近乎熱情的舉動,我實在有點不適應,只好尷尬的對他笑笑。
「這個烤肉串很好吃。」才剛坐定,非凡子就將一串烤肉串遞到我面前,順帶還放了瓶飲料在我手邊。
「妳好,我叫作格鬥天丸。」坐在我對面的男生自我介紹道,他的聲音十分渾厚、洪亮,聽來很有朝氣:「妳叫我阿丸就可以了。」
格鬥天丸留著平頭,額上綁著條頭巾,身上穿著一件暗色休閒服,衣服不算緊身,但還是可以隱約看出他那結實的身材。
「妳那招十字固定技沒有使出來真是可惜!」格鬥天丸的語氣中帶著惋惜。
「你有看到我的練習?」我皺著眉頭反問。
練習室設置在屋子的後方,要到練習室要經過客廳跟通往樓上的樓梯,客人進到我家裡時,除非特別走到後面,要不然,不可能會看到練習室的情況。
「抱歉,」見到我皺起眉頭,格鬥天丸不好意思的搔搔頭髮,帶點歉意的回答道:「我們走到樓梯口的時候,聽到旁邊的房間出現一些聲音,立人說那裡是妳的練習室,我就請他帶我們過去看看。」
「原來是這樣……」我理解的點點頭。
「看完之後,你們應該知道她有多暴力了吧?」老哥順著這句話諷刺了句。
「哥!」我惡狠狠的瞪他一眼。哪有人會當著外人面前數落自家妹妹的?真是可惡!
「女孩子本來就該學點防身術,」身旁的非凡子立刻為我辯駁道:「我倒覺得她是個很獨立、很有活力的女生,我個人蠻欣賞這樣的女孩子。」
話一說完,他還用一種認真的神情望著我,但,非凡子這種態度卻讓我微微皺起眉頭。
記得老哥曾跟我說過,非凡子的把妹絕技之一就是「刻意表現出欣賞對方的模樣」,現在這情況,似乎好像跟老哥說過的招數不謀而合。
這傢伙該不會將我也列為他的「獵物」了吧?往老哥那裡望了眼,他對我報以無奈的苦笑。
「其實,我剛剛看她練習的樣子,」格鬥天丸跟著開口了。「我覺得她應該有手下留情……」
喲?真不錯,他竟然可以看出來我有放水?看來,格鬥天丸的實力也是不容小覷……
「我聽我哥說,你也有在學習武術,以後要是有機會,也許我們可以過兩招、切磋一下。」我笑著對他邀約道。
「好!當然好!」聽到可以對試,格鬥天丸興奮的臉都泛紅了。
「不可以。」坐在磁浮椅上的老哥,堅定的否決這項提議。「我可不希望你們兩個其中一人,將對方打的住院。」
「才不會!」我跟老哥抗議著。
「武術是用來防身、健體,並不是用來打架!」同樣愛好武術的格鬥天丸跟我站同一陣線。「我們只是互相切磋武技而已。」
「真不愧是習武之人,」老哥裝模作樣的對我們拱手行禮。「兩位高手說的話還真像。」
「好說、好說。」順著老哥的動作,我也同樣回了個禮。
正當我們幾個正在嘻哈笑鬧時,房間門突然被人打開,一個男生走了進來。
「立人,你這幾本書借我回去看……」進來的男生晃了晃手中的書本。
對方帶著一副無框眼鏡,染著一頭金髮,身穿白色翻領的襯衫,外搭一件黑色休閒款薄外套,整體看來,頗有種斯文、優雅的氣質。
我一直很不喜歡東方人染金色的頭髮,因為跟膚色不搭配,而且也總覺得不好看,可是,眼前的男生……卻非常適合金髮,好像那是他天生的髮色。
當我仔細看清楚他的模樣時,我訝異的愣住了。
這個人跟焰星好像!除了髮色跟現在戴著的眼鏡之外,他們兩個簡直像同個模子印出來的!
「焰……」在我即將脫口說出焰星的名字時,我又打住了。
會是焰星嗎?我認識的是狙擊手裡的他,可是,說不定他在人物設定上有變更過一些外表,光憑長相去判斷,實在不太可靠……
對方見我直盯著他打量,他臉上出現一抹古怪的笑。「妳好,我叫作浪人。」
「你……」當我想再度詢問他其他事情時,我手上的「環型通訊器」傳來呼叫聲。
環型通訊器的外型就像個手環一樣,數百年前,環型通訊器叫作「手機」又名「行動電話」,以前的環型通訊器只有遊戲、通話、影音功能,現在的通訊器則更添加了網路、消費扣款、衛星定位等等功能,環型通訊器發行至今,已經算是一種每個人都有的固定配備。
「視訊通訊要求,連線人:紫玥。」在系統報出對方的名字時,通訊器上的圓珠按鈕不斷閃耀著綠光。
紫玥?她怎麼會知道我的通訊帳號……訝異的楞了下,接著我才後知後覺的想到,我們幾個當初在組隊伍時,曾經互相留給對方聯絡資料。
「視訊通訊要求,連線人:紫……」等候幾秒鐘得不到回應,系統再次重複著。
不等系統說完,我連忙按下了同意通訊按鍵。
一個光學螢幕出現在我面前,紫玥傳輸了一個影像檔案給我,在接收檔案的同時,紫玥的聲音透過通訊器傳來。
「貓,幫我看一下!」紫玥的聲音聽起來非常著急。
「怎麼了?」檔案傳輸完畢之後,我開啟了那個影像檔案。
「我今天遇到痞子,跟他打了一場,結果我竟然打輸他!」紫玥說到這裡,語氣中帶著驚訝與怒意,「我將遊戲的影像檔傳給妳,幫我看看有沒有破解辦法!」
零度領域是採用「影像檔」當作紀錄檔,用影像紀錄玩家在遊戲中的種種事情,這種方式可以在日後發生糾紛時,直接將影片調出來觀看,就可以明白誰對誰錯,除此之外,這些遊戲記錄檔也會另存一份玩家的專屬檔案中,玩家可以自行剪輯喜歡的片段保存,當作是一種遊戲紀錄與回憶。
紫玥說完話之後,面前的光學螢幕也開始播放影像,場地是在一處樹林,畫面由遠處拉近,並且從中分割成兩個畫面,左面是紫玥的臉部近照,右面是痞子殺手。
兩人的頭頂上方出現一條紅色物體,那是用來顯示兩人目前的血量情況,一般玩家稱之為「血條」,兩人頭頂上還標示著各自的名字,紫玥的暱稱為「戰神˙紫玥」,而痞子殺手的暱稱則是「戰神正牌的痞子殺手」。
「你們的名字……」望著兩人的暱稱,我才開口提問,紫玥就快速接下話。
「登入遊戲時,發現有人用了同樣的名字,本來想改,又怕你們不好找人,所以就用這樣的暱稱。」紫玥簡潔的回答道,順便反問了句:「妳呢?妳的暱稱有改嗎?」
「沒,我的名字沒有人用。」我簡短的回答道,視線仍直盯著眼前的畫面,鏡頭由整張臉逐漸拉開,他們兩個的人物完整呈現在我眼前。
當我看到紫玥的人物時,我驚艷的稱讚了聲,「這個人物好漂亮!」
晨曦的陽光如同一層薄紗般,照耀在她那漂亮立體的臉蛋上,彎俏睫毛下的棕色雙眼,閃耀著盈盈水光,頗有種天真燦爛、楚楚動人之美,深栗子色的頭髮長至背部,風吹過時,那直細的髮絲迎風飄逸,在薄霧中更顯靈秀美麗。
視線再往下走,接下來的畫面真是會叫人血脈噴張、口水直流……
紫玥穿著一件高領的緊身襯衫,胸口的位置開了個水滴型開口,豐滿的胸部呼之欲出,白皙的胸部上刺著一枚蝴蝶刺青,隨著她呼吸的起伏,那美麗的彩蝶似乎也跟著動了起來,極短的兩片裙包覆住臀部,修長白皙的美腿下蹬著一雙銀色高統靴,整個人的線條比例近乎完美。
原以為那個叫做珞彤的狐仙,在穿著打扮上已經算是非常性感了,沒想到紫玥的打扮更為火辣!見到這樣的紫玥,真是讓我感到非常驚艷。
零度領域中的紫玥跟在狙擊手裡裝扮簡單的她,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
看完了紫玥,我望向痞子殺手,發現……痞子真不愧是痞子,穿著打扮就是異於常人!
由痞子那顯露在外的尖毛耳朵,以及他身後搖晃的尾巴,我可以肯定他選的是獸族,至於是哪種動物……光由這樣的外表,我實在是很難判斷。
痞子殺手的髮色是咖啡色調,額頭綁著一個鑲上半圓形玻璃的頭帶,白色過腰的無袖上衣搭著一件深咖啡色的短背心,腰部的方形寬腰帶似乎是石頭材質,下身的長褲像是由拼裝布組合縫製而成,腳上穿著一雙……很像是涼鞋的靴子?
不能怪我說明不清楚,那雙鞋真是讓人不知該如何介紹啊!
那鞋子的鞋面是用軟皮製成,鞋面跟鞋底間使用皮繩交叉纏繞固定,一直綁至小腿處,從這個部分看,它是一雙靴子沒錯,但是,在鞋子前端卻有十根腳趾頭顯露在外,鞋子的側邊也可以看到腳,這、這究竟該說是靴子還是涼鞋呢?
他這身裝扮就好像是……從路邊撿來的一樣!沒有一件衣服是完好如新,全都是破破爛爛,到處都有車逢痕跡。
「哥,你們遊戲的商店……有賣這種衣服喔?」我真是難以想像。
我的問題,老哥並沒有回答我,他跟非凡子、格鬥天丸此時都瞪大雙眼、張著嘴巴,呆愣愣的望著紫玥,就只差沒有留下口水而已。
「……」見他們一副色瞇瞇的模樣,我真想一人送他們一記過肩摔!
「可能是他打怪打太多,將衣服弄破、弄舊了吧。」浪人代替老哥回答了我,他也是唯一還保持清醒的人。
痞子選的是獸族,那麼……紫玥呢?望著紫玥的人物,我思考著。
原以為她會選精靈族,可是,精靈族的特色就是尖尖、長長的耳朵,紫玥的耳朵很正常,沒有精靈的特色,另外,她也沒有獸族的模樣,那麼,她該不會……
「紫玥,妳選的是人族?」我用著不確定的語氣詢問她。
「是啊。」紫玥非常乾脆的回答我。
聽到她這樣的答案,我真是完全無法置信。「為什麼不選精靈?」
紫玥聽我這麼問,沉默了幾秒鐘,而後才用著無奈的語氣回答道:「因為精靈的我太美了。」
「這、這是什麼理由啊!」我無法置信的大吼。竟然會有人嫌自己長的太美?這真是……
「要是我選精靈,一定會有一堆色狼跟著我跑,他們會妨礙我練功。」紫玥用著非常果決的語氣說道。
「……」現在的我除了無言,還是無言。
就因為色狼的關係,遊戲中少了一位美美的精靈,多了一位性感的人族,這算是好還是不好呢?
「鏘!」畫面中傳出一聲清脆的兵器聲,這聲音將我發愣的思緒拉回。
紫玥從腰間抽出一把長劍跟痞子對峙著,劍柄末端繫著條銀色鍊子,鍊子的另一頭抓在紫玥手上。
見到紫玥拿出武器,痞子殺手臉上露出信心滿滿的笑容,毛耳朵隨著他的笑容動了幾下,臀部的長尾巴也大幅度搖晃著。
痞子殺手起手將肩上揹著的大傘拿下,那傘面類似某種布料,傘骨狀似竹竿,跟傘面同材質的流蘇點綴在傘的邊緣……
痞子的武器是傘?這可激起我的好奇心了。我們幾個人之中,就屬他最不按牌理出牌,他所構思的東西經常出乎我們意料之外。
戰鬥開始之後。原本分割的兩個畫面又合而為一,詳細記錄著兩人的動作。
紫玥快速揮劍衝向痞子,痞子舉起那把大傘左檔右閃,兩人的敏捷程度不相上下,兩人相互攻防十幾招之後,紫玥縱身一躍,跳至高空,準備從空中進行攻擊,痞子的眼中閃過一抹笑容,手上的大傘朝紫玥的方向一張,那傘面竟然射出了無數顆冰塊攻擊她,紫玥頓時措手不及被打落至地面。
「妳輸定了。」痞子殺手將傘收起,傘頂處突然出現十字型尖刃,痞子舉著尖刀快步朝紫玥攻去。
紫玥將手上的長劍擲出,以劍柄的鏈子控制長劍的方向,像是甩鞭一般,朝痞子殺手作出反擊,將他逼退數步。
痞子殺手在退至安全距離之後,再度高舉大傘、打開傘面,當痞子旋轉傘面時,傘面發出一陣藍光,如雨一般的冰塊自傘面擊出,如同機關槍一樣大肆攻擊紫玥,在無力反擊之下,紫玥便在這樣的攻勢下陣亡了,畫面也在她倒地時停止。
「為什麼痞子的傘可以發出冰塊?」我不解的發問。這傘的架構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他應該是在傘上面加裝了冰系魔法石。」浪人替我解答著。
原來武器上面還可以加裝魔法啊……尚未使用過武器的我,對這點感到驚奇。
「貓,妳有沒有辦法可以治他?」等影片播放完畢之後,紫玥再度詢問我。
「好像沒看到有破綻……」我手支著下巴沉思,同時,我讓那影片重新播放,反覆觀看著。
「痞子這種方法,根本就像是躲在屏障後面偷襲別人!」紫玥氣呼呼的罵道:「就這樣輸給他,我真是很不甘心!」
「嗯……」我附和的應了聲,眼睛仍直盯著痞子的動作,反覆思考著對策。
咦?等等,他開傘的時候……反覆觀看幾次之後,我察覺到一個細微的地方。
「紫玥,我發現痞子在準備開傘,一直到傘面完全開啟,這中間的動作差不多需要三秒鐘。」
「然後呢?」紫玥有點不明白我想要表達的意思。
「痞子在開傘的時候,需要將傘面對準妳,這時候的他沒辦法注意妳的動作,」我說出了我的構想。「我建議的這個方法有點危險,不過,如果妳可以趁他開傘的時候衝到他背後,妳就可以避開他的攻擊,還可以反制住他。」
「貓!妳真是太帥了!」紫玥一聽我這麼說,她開心而又激動的叫著。「我現在就再去找他打一場!」
不等我跟她道別,紫玥立刻結束了通話。
沒想到他們兩個已經提升到這個地步了,我的進度好像有點落後。回想著影片的內容,心底也開始感到擔憂。
「真不愧是貓老大,竟然能找出這樣的破綻。」身旁傳出的熟悉語氣,讓我驚恐的倒抽一口氣。
分類:娛樂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賈思潘王子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