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混亂學園口袋版第三集,10月22日出書~


封面人物:麗莎&希傑 
◎內容介紹:
輸了、我竟然輸了。
哼哼,咕吶魔!你們別得意!我是讓你們的
對付你們,只需要派我家寵物上場就行了!
狂,我們來進行靈魂轉換,你幫我好好教訓他們!
(狂:大爺我可不是你的寵物!)
欸?歐羅他不是平凡人物?
唉呦,會來這所學校唸書的,本來就不是一般人
啊?歐羅他、他不是人?那、那他到底是……
◎下集預告:
嗚啊!我竟然聽到了歐羅的秘密
他該不會殺我滅口吧?
怎麼辦?怎麼辦?我該逃到哪邊去躲?
我、我不想死在XXX手裡,也不想因為○○○○而死啊!
耶?有新的八卦?
夜、夜伢有喜歡的人了!誰?那個人是誰?
嘿嘿,不告訴你……
(狂:真是一個欠揍的傢伙。)
================================== 
試閱文:第一章 狂的豋場    
咕納魔的決鬥場擠滿了學生,眾人興奮等待著第二場友誼賽展開。
一名綁著長辮子的男子緩步走到台上。伊洛,這場比賽的裁判,站在場中的他,笑望台下雙方的人馬。
「這場友誼賽雙方可以自由決定參加人數,比賽規則跟第一場一樣,最後留在場上的人就算獲勝。」
「夜伢同學,請問我們要派誰上場?」領隊老師抓住夜伢,緊張兮兮的問。  
「我跟希杰上場就好了。」夜伢毫不猶豫的做出決定。  
夜伢的這項決定讓在場的人起了一陣驚呼。
「為什麼只有你們兩個人?」擔任領隊的幾名高年級學生,不平的抗議:「難道你以為我們不敢上去嗎?」
「無論如何,我方不可能只讓你們兩個上場!」
「你們能打嗎?」夜伢語調平淡的望著他們。
被他這麼一反問,高年級學生立刻起了激烈反應,其中一人上前揪住了他的衣領。「你這是在瞧不起我們嗎?」
面對對方的怒火,夜伢依舊保持平靜的態度,說道:「你們受傷了,不是嗎?」
「呃?」這句話一說出口,揪住他衣服的人錯愕的鬆開手。「你、你怎麼知道?」
「是你們說的嗎?」有人開口質問知情的新生。
「沒,我們沒有說。」新生們慌張的搖頭否認。
「雖然你們已經將自己整理過了,但衣服上不自然的縐褶、髒污,全都可以看出你們之前的情況。」夜伢說出了原因。
「是咕吶魔那些人做的!」新生們這才說出了實情:「剛剛他們來了好多人,然後就……」
「原本我也想找你們一起上場。」夜伢說出了他原先的打算。「但是,你們身上的傷應該有一大半是內傷,治療術沒辦法治療這樣的傷害,為了不讓傷勢加重,這場比賽還是由我跟希杰上場就好。」
「只有你們兩個怎麼行?這傷勢不礙事,我們可以!」  
「不要逞強。」夜伢臉色轉為嚴肅。「我們現在的目標是減少傷害、安全的離開,不是跟對方拼個你死我活。」
「……好吧,比賽就麻煩你們了。」堅持上場的他們,最後終於妥協了。    
「貴校只派你們兩個出賽嗎?」見到只有夜伢跟希杰走上台,伊洛笑著提問。
「伊洛老師,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他們那些人一定是太害怕,所以不敢上來了。」  
「哎呀,剛剛被我們修理的那麼慘,也難怪他們會怕了。」
咕納魔學生的諷刺聲此起彼落的響起。
「對付你們何必那麼多人上來?」夜伢回給他們毫不在意的輕笑。「由我們兩個上場就綽綽有餘了。」
就在夜伢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門口傳來另一名男子的聲音。 
「要打架怎麼可以少了大爺我?」
說話的男子揚著一抹淺笑,眼神閃耀著自信十足的光彩,一股凌人的狂氣充斥在他四周,在眾人的注視下,他邁開步伐走到台上。
「迪亞哥哥?你怎麼跑來了?」希杰訝異而開心的跑向他。
「有架可以打,本大爺當然要來。」
「本大爺?迪亞哥哥你……說話怎麼怪怪的?」感覺迪亞的言詞似乎跟平常不同,希杰臉上出現困惑。
「呃,哈哈,剛睡醒的時候,我的腦袋都會昏沉沉,說話方式也會跟平常不一樣,等一下就沒事了。」回話的人尷尬的笑著。
「原來是這樣啊。」希杰理解的點頭。
好險,差點就穿幫了。狂暗自捏了把冷汗。
由於靈魂轉換,迪亞的靈魂正在身體裡沉睡著,現在這個身體交由最強的武者,狂,全權掌控。
「迪亞,你……可以嗎?」夜伢不太放心的詢問。
小鬼,大爺我跟人決戰的時候你都還沒出生呢!狂不甚高興的瞄他一眼。「沒問題!」
「殺──」
三個人才剛站定,一百多名的敵人氣勢浩大的朝他們撲來。
這麼急著送死嗎?狂慢條斯理的抽出刀,這些草包他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絃之一字刀!」白色的刀光閃過,一個人立刻被切成兩半。
「空龍斬!」在乍現的數道光影下,又有幾個人成了刀下亡魂。
真不錯,現在這個身體使起來很順手。狂滿意的活動了下筋骨,順手又剁了幾個。
照這情況看來,說不定能使出那一招……評估著身體的狀況,狂暗暗猜想著。「喂!那邊的幾個草包,全部過來送死吧!」他笑著向前方的幾個人招手。
「什麼?說我們是草包?」
「可惡的傢伙!我一定要殺了你!」
被狂這麼一挑釁,一群人咬牙切齒的朝他衝來。
來吧!來吧!來越多個人越好!大爺我一次就要把你們全清掉!狂的眼中出現燦爛的神采,他握緊了刀,站定雙腳。
「螣蛇!」
長刀快速的揮斬,刀光的餘影連成了一道軌跡,看上去就如同一條銀色巨蛇游走在人群之間。
十幾個包圍住他的人一動也不動的站著,下一秒間,那群人像是崩塌的高塔散成了碎塊,這景象讓全場的觀眾頓時鴉雀無聲。
真是不錯,現在這個身體連螣蛇都能使出來。看著遍地的屍首殘堆,狂臉上的笑容更深了。
「好厲害!剛剛那一招是什麼?」
「不知道,我好像看到一條蛇?」
「他好棒喔!又帥又厲害!我愛上他了!」
「加油!帝華納科的三個帥哥,你們要加油喔!」
「迪亞哥哥好厲害!」同樣身在場上的希杰,也為這樣的情況興奮歡呼著。
「希杰!小心!」夜伢著急的提醒他,此刻正有一群人拿著長劍往他殺去。  
希杰驚慌的後退幾步,還未來的及出招防禦,那鋒利的劍就已經衝至他面前。
「鏗!」
原以為可以成功的攻勢卻被人硬生生擋下,一個人影現身在希杰與那群人之間,那迅速又不著痕跡的動作,就像來去無形的風一般。
「迪亞哥哥!」瞧著救兵,希杰高興的笑著。
「在場上最好專心一點,死在這群草包手下,可不是件光榮的事。」狂告誡著他。
雖然說本大爺跟這小鬼沒什麼交情,可是迪亞在調換靈魂前,要大爺我幫她照顧這小鬼,沒辦法,既然答應了她本大爺當然要信守承諾。  
回過頭,他朝對手喊道:「喂!那邊那幾個!本大爺沒時間跟你們一個個耗,你們全部上來受死吧!」  
「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十幾個人一擁而上,那咬牙切齒的表情像是要把他們給啃了一樣。  
在他們往前踏出第二步時,他們的腦袋跟身體就搬了家,手跟腳也全各自散開。
「他、他什麼時候出手的?你有看到嗎?」
「他好像揮了兩刀吧?」說話的人語氣非常不確定。
「不、不,我看到三刀。」另一個人反駁著。
一群蠢蛋,大爺我一共砍了三十七刀,連這也看不出來,程度真是太糟糕了。狂不悅的搖搖頭。
「迪亞哥哥的速度好快,我差點看不清楚呢!你揮了三十七刀對吧?」
呦?這小鬼的眼力不錯。發現希杰能跟上自己的速度,狂朝他回了個笑。
「我砍在哪些部位,你知道嗎?」他反問著。
「有十三刀砍在腿上,十六刀在手上,八刀在頭上,對不對?」希杰屈指數著。
「完全正確,你的程度比那些蠢蛋好很多。」
這小鬼雖然目前還不成氣候,但是只要加以磨練,他絕對能成為一個很不錯的對手。狂在心中評估著。
同在場上的夜伢看著迪亞所發出的招式,心中溢滿了驚訝與困惑。
 沒想到迪亞竟然變的這麼厲害,依我目前的程度跟他相比,是否能跟他平分秋色?想到這裡,夜伢的心裡不由得沉悶了起來。
一直以來,他努力學習的理由就是為了迪亞,他多麼希望當他再次與她相遇時,自己能具有跟他一樣的實力,甚至是超越他。
當他先前見到迪亞與其他人的對決時,他曾認為自己已經達到這個目標,但是今天的這場決鬥,卻又讓他開始質疑自己原先的認定……  
難道我現在的程度還不行?可惡!夜伢緊握著刀,心中竄出了怒火。
「天狼百殺!」在吶喊聲過後,場上剩下的人全被夜伢解決了。
出手如狼一般兇狠,刀刀致命,真不愧是本大爺看中的傢伙。看著夜伢,狂真想當場跟他一較高下。
「比賽結束!帝華納科學院獲勝!」裁判伊洛宣佈對決結果。
「你們幾個別囂張!這場比賽你們只是僥倖獲勝!要是季斯卡、蘭格……他們幾個在這裡的話,你們根本就贏不了!」  
「沒錯!要是他們上場,只用一隻手就可以將你們給擺平了!」
「你們幾個給我記住!我們絕不會就這樣放過你們!」藉由魔法陣復活的幾個人,不服氣的大吼大罵著。  
輸了就只會亂吼、亂叫,真是吵死了!夜伢努力克制煩躁的情緒。
「空龍斬!」一旁的狂回手給了他們幾刀,讓他們重溫一下死亡的感覺。
呃?他竟然……夜伢不可置信的看著迪亞,他的舉動也正是夜伢想做,卻沒有付諸行動的事。
「喂!你做什麼?比賽明明結束了!」觀眾不滿的叫罵著。
「太過分了吧!怎麼可以趁人之危?實在是太卑鄙了!」
「全給我閉嘴!」狂將長刀的刀鋒對準觀眾席的人群。「要是現場有人認為可以打贏我,那就下來打一場!我絕對接受你們的挑戰!不管你們來幾個,大爺我絕對可以將你們一個個斬掉!」  
「雖然說決鬥已經結束了,不過我們不介意再進行一場。」夜伢也跟著接話。
「……」看了剛剛他們在場上的表現,以及迪亞那充滿殺氣的眼神,場上鴉雀無聲沒人敢再多說話。
全都不敢吭聲了?一群沒用的傢伙!決鬥結束後,狂的怒火也跟著上升。
那場決鬥根本滿足不了他對決的慾望,他想要的是一場真正的生死鬥!一場難分高下的激戰!站在台上揮個幾刀可不是他要的!
「要是沒人想上場,那就全給我安靜點!別只會在那邊耍嘴皮!」收起了刀,他掉頭就走。  
真不愧是迪亞啊,雖然說個性變的暴躁了點,但那處處引人注意的作風還是一樣。夜伢的臉上掠過一絲笑意。 
不知為何,夜伢此刻的心情突然好轉起來,當初他也是因為迪亞這種獨具一格的個性而深受吸引,現在的這一幕,更是讓他想起他們初次見面的時候……
「好了,所有的事情就到此為止吧!」伊洛笑著上場緩和氣氛。「進行友誼賽耽誤了你們不少時間,現在我們趕快開始參觀學校吧!」
『狂,迪亞她還好吧?』參觀校園時,麗莎跟在狂身邊擔心的問。
『不知道,她應該還在睡吧。』
『那你就先代替她,讓她多休息一會,等她醒了你再回到兔子裡。』
回到兔子裡?聽著這話,狂不悅的皺眉。
本大爺還有很多的事情想做,大爺我要跟其他高手決鬥、要成為天下第一!要是回到那該死的兔子裡……
不!不行!大爺我絕不回到兔子裡。狂握緊了拳頭,佔有這個身體的慾望,強烈衝擊著他。  
在咕納摩的校外參觀結束後,西學院的學生一回到學校,立刻跟其他同學說出他們的遭遇。
整個事件中最受矚目的三人,在回到學校後,全都回到各自的房間休息。
要怎麼才能完全擁有這個身體?到底大爺我該怎麼做?
站在迪亞的房間中,狂的思緒陷入了焦急與忙亂,他在房裡胡亂的走來走去,想破了腦袋卻還是想不到辦法,畢竟他只是個武士,他對符咒、法術那些全一竅不通啊。  
對了!迪亞她不是有很多關於符咒法術的書?說不定書裡有教這方面的法術!
想到這裡,狂連忙跑到書架前找書,在翻過好幾本書之後終於讓他找到了。 
靈魂攻擊之術:人醒著的時候,靈魂與身體屬於共生共存的一體狀態,但是當人進入昏迷或沉睡時,靈魂將會與身體脫離,它將會回歸到意識的最深處,我們稱之為「心宿」的地方,它是靈魂的棲息所,位於心宿的靈魂沒有任何外界武裝,是進行攻擊的最好時機,使用此招必須先讓自己的靈魂脫離進入對方的身體裡進行攻擊……  
她現在不就正在這個身體的內部沉睡嗎?我只要找到她然後……才想行動,狂卻又猶豫了。
她曾經幫我從邪靈手中脫困,我這麼做……不!就算她救了本大爺又怎麼樣?她平常將本大爺當成僕人一樣使喚來、使喚去,她的救命恩情大爺我早就還完了!奪取身體的慾望勝過理智,狂發狠的下定決心。
照著書上所寫的方法行動,狂進入了迪亞的意識深處,在無盡的黑暗中,只有一扇高不見頂的紅色大門聳立在他面前。
應該是這裡吧?我該怎麼進去?……不知道能不能將它踹開?當狂舉起腳正準備踢開那扇門時,一個聲音阻止了他。
「你是誰?怎麼會來到這裡?」聲音細細的,像是個孩子的聲音。
怎麼會有人說話?狂驚愕的找尋聲音的來源。「誰?是誰?快給本大爺滾出來!」
「我叫做心宿,你又是誰?」一個像是拳頭般大小的發光體飛到他眼前。
心宿不是靈魂棲息地的名字嗎?怎麼會是個……光球?狂狐疑的看著它。「大爺我叫做狂。」
「狂?這名字好像聽過?」發光體在狂的四周轉了幾圈。「我想起來了!你是迪亞的那隻寵物兔子對吧!」
寵物?聽到對方對自己的稱呼,狂的怒氣頓時上升。「你給本大爺搞清楚!本大爺才不是她的寵物!」
「說的也是,」心宿像是認同的點點頭,而後才又接著說道:「嚴格說來,你不能算是她的寵物……你應該算是她的僕人,我差點忘了你們之間有契約協定。」
僕人?去她個大頭鬼!要大爺我當她的僕人?她還早的很!
狂發狠的一把抓住光球。「我要找迪亞,她在哪裡?」  
「唉呀呀,要找她,你只要說一聲我就帶你去了啊,幹嘛抓著我呢?」被狂抓在掌心的心宿突然分解成數十個小光點,離開狂的手心後它們重新聚合。
「真是的,沒見過這麼沒禮貌的人,迪亞真該好好教你一些禮儀才對。」心宿邊抱怨邊飛到大門前,門緩緩的打開了。      
分類:親子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