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轉載」 英文課聊柏拉圖 地理課計畫環遊世界


本篇文章摘自: 商業周刊第 1028 期
作者:林宏達 
在這裡,不是專家告訴學生上什麼課,而是如果有一群學生想學什麼,學校就會請老師來上課。 
如果,不只給學生主動解決問題的機會,連學習的方向都可以自己決定,在這開放的力量下,學生能得到什麼樣的收穫?  
答案,從苗栗採訪全人中學可略窺一、二。這個學校成立的目的,就是要移除傳統教育裡的任何框架與權威,給學生充分的自由去探索。  
全人中學的校園,地點很像武俠小說中的練武秘境。車子穿過一個又一個的果園,轉進參天竹林中的小路,出現在眼前的是在山坡上的水泥校舍。一下車,校舍牆上一幅紐約布魯克林風格的噴漆塗鴉吸引我們的目光,空地上,一位穿著嘻哈褲,頭戴棒球帽的男子正在練習揮棒。正想問路,卻驚訝發現那人是校長黃政雄。  
指著牆上的噴漆,他的說明也很勁爆:「這是我們塗鴉課的作品。」  
上課,更有趣! 
漫畫課、搖滾樂都在課表上 
在這裡,不是專家告訴學生上什麼課,而是如果有一群學生想學什麼,學校就會請老師來上課。打開課表,除了教育部規定的基本課目外,還有:漫畫、搖滾樂、滑板、塗鴉、經營餐廳的吧台課,也有嚴肅的數學研討、社會學、日本電影。即便是必修的英文課,上課方式卻是幾個孩子圍著外籍老師,用英語討論柏拉圖的生死觀!  
其中最有趣的一門課,是星期四晚上的「環球旅行」課,這門課,其實是地理課的「變身」,由黃政雄帶領學生在課堂上討論環遊世界的計畫細節,「環遊世界可以是旅遊,只負責消費,也可以是旅行,甚至冒險,旅行在拉丁文裡,就是苦功的意思,」黃政雄說。學生閱讀英國人從帝國時代留下的旅行文學,在大量的網路資料裡遊覽各地的人文和建築風貌。最近談到南美洲,這群學生被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的風光迷住,他們發現這片土地,從大草原、高原一路延伸到接近南極的冰原區,「這裡幾乎不像在地球上!」學生驚呼。上這一年的地理課,從規畫環球旅遊路線的過程裡,他們會對全世界開始有自己的想像,明年八月,旅行團就要上路環遊世界了。 
全人中學的自由度之廣,學生甚至可以決定全校應該什麼時候開始上課。有趣的是,學生卻曾提議把上課時間提早到早上八點,甚至七點半,「多留一點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黃政雄說,即使給學生自由,這裡還是有些明確的規矩,「如果你賴床蹺課,就不會拿到學分,」黃政雄說。  
探索,更快樂! 
有人學拍電影,有人挑戰高峰  
從學生的發展看,這個學校最大的特色就是多元。他們有畢業生因為熱愛數學,考進國立大學數學系,接著卻考進舞蹈研究所;也有學生原本在國中時中文錯字連篇,到高中卻突然對寫作有了熱情,開始整天查字典、寫文章,結果不但在台灣得到文學獎的名次,畢業後也只花了一年時間,就自修法文,考進了法國的大學就讀;甚至有學生畢業開大卡車,「過得很快樂,」黃政雄說。  
去年在加拿大卑詩省高中影展裡得到第四名的黃宇平,是這裡高二的學生。我們問他:「你怎麼能自己學會拍一部電影?」他也瞪大了眼睛反問:「為什麼辦不到?」習慣了自己主動學習,黃宇平和另外九個朋友,分工合作,負責剪接的人到台北跟朋友學用電腦剪接,其他人負責勘景、燈光、劇本,拿著DV和簡陋的器材,一邊做、一邊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只拍了兩個星期,他們就完成了這部名為「十二萬天堂」(編按:全人中學學費每學期十二萬元,這部是介紹全人中學生活的電影)的得獎作品。  
前陣子因為登上阿空加瓜峰出名的高三學生黃紹庭,永遠忘不了征服一個新高點的刺激和快樂,登山的熱情帶給他自信,「我相信,如果有一天我對讀書有興趣,我也可以讀得很好,」黃紹庭說。為了登上南美第一高峰的挑戰,他進行六年的自我訓練,從攀岩、合作訓練,到韓國進行雪地訓練、高山訓練,練習如何面對危險狀況緊急露營、野地求生,如何在狂風中架起營帳,一點一滴的累積,最後終於登上六千九百公尺高的峰頂,他說:「實在太爽了!」被登山的熱情驅使,他決定畢業後繼續念登山學校。 
成立十二年,全人中學已經培養一個又一個快樂走自己路的多元學生。  
不過,學生家長之一,中研院研究員余海禮認為,給學生最大的自由學習,聽起來容易,卻不適合心理上還沒準備好的家長。他解釋,放手讓小孩自由成長,一定會看到孩子經過各式各樣的摸索和挫折,「每一次他回家,我都要壓住自己的手,不去干預他的成長過程,」余海禮說,讓他自己摸索答案,目的不是為了解決知識上的難題,而是要解決人生的難題,「我相信,沒有壓抑的教育,學生會比較瞭解自己,也比較快樂,」余海禮說。 
分類:親子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