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分享

如果沒有放了自己,就沒有機會做自己

台灣 Satie 辦公桌 職場 碎念
Music: Gnossienne no.1 By Satie
Picture: 我的最後一個辦公桌
我一直很喜歡Erik Satie, 這種異常冷靜的配樂中卻又帶些激情,卻又迴盪在同樣的旋律當中。
那一天下午,我與P的爭吵就這樣開始了。在這一路上我很努力,或許大部分的人不看在眼中,或許我不是相關科系背景出身,但我不斷的學習,不斷的告訴自己要更快,要更高。
業務工作只是我的一個日常,但不代表我就什麼都不會,我也不是一個喜歡隨意向人畫大餅的人,然而可能是P的這句無心說出的言語,種下了我們兩個最深心結。
「我不是一個不懂工程落地有多麽困難的人」但我一直認為事前的準備跟了解,還有對於困難的突破會更重要,當然如果可以不用突破就不用突破,我也不是一個這麼鑽牛角尖的人。
對客人來說,我就是扮演好我的角色,安排進度,調解設計師與客人間的溝通問題及做好自己內帳的工作還有公司行銷的區塊。 講句實在話,就是上山下海全包了,因為後期P有的工地已經不想去面對,但對我來說我實在無法把事情丟著就好,我就自己把工地顧完。 
為什麼要這麼累?人家都否定你的價值了,說你不懂設計,不懂工程,你還這麼白痴幹嘛,你就擺爛就好了啊
其實每次我開一小時的路程往工地的路上,腦海中不免出現了幾百次這種聲音
但我只要想到每一個客人,從接觸時那種滿心期待新家,積極的從各地開車前來諮詢,討論設計然後因為信任我們而簽下了這幾百萬的合約。
「或許對公司來說幾百萬不多,但我知道這幾百萬可能是別人的一個新的希望」
我都告訴自己同理心很重要,自己花錢買東西時也是不想要成為冤大頭的那種人,相同的賣東西也是一樣的道理,別人花了錢跟你買東西講求的是信任,所以才肯付出那樣的費用,但如果已經失去了信任,那只有換來滿滿的抱怨跟指教。
在這種傳統型的公司來說,許多行為是看起來開放信任及明理的但其實只要是傳統型的公司幾乎都只是維持著和平的表象
我認為的傳統型的公司為:
1.財報不公開
所謂的財報並不是要讓員工怕錢有多好賺,而是讓員工知道大家賺了多少錢,共享利潤這件事情是公平的,說穿了所謂的老闆應該是要用「出資」來看這件事情,術業有專攻,老闆不可能什麼都萬能:而我所指的出資的這件事情,老闆出資所維持公司營運的資本可以用利息的方式回收,畢竟當老闆的前提就是要有錢跟風險,就像是投資或是賭注一樣。但非所有賺來的錢老闆都可以放進自己的口袋,去買豪宅買名車享受人生,然後那一點點的尾巴零頭再拿給員工吃個紅,然後虧損的時候就開始說公司沒賺錢,最後只有像無底洞一樣拿錢貸錢還錢,員工自己白忙了一堆,只有造就了老闆看起來富有的這個假象。這也是我這工作十幾年來看到台灣最多的企業類型。
2.職權不夠完整
「給你權限是因為相信你的能力」這句話千萬不要信,當老闆給你升遷或是權力時,要先搞清楚對老闆來說「何謂權力?」目前台灣大部分的公司就是 只要順著老闆的毛摸就是權力,逆著老闆的毛就是越權,那真正的權力是在哪裡?是在老闆身上!也就是說出事情的時候就是檢討你,做好事情的時候就是成就老闆,然後你可能換來的就是一個月多了五百元或是一千元的價值。
3.成就自我品牌
「這個獎項要報獎,要不要把參與的設計師也列進去呢」結果我得到的答案是,不要。
因為如果把別的設計師列進去了,他們就會被挖角挖走了
坦白說,我聽到這樣的回應時我有點嚇到,一個人的意志應該沒有如此薄弱才對,而且我一直認為適時的給予肯定(金錢以外)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也就因為這樣,其實那一座座看似美麗的獎牌,都不是他自己的作品,而是他一個月用兩三萬請來的設計師辛苦創作,沒有得到多少獎金也沒有被受肯定的作品。最後,這些作品都只有成就了老闆自己,而這些設計師離開後卻也說不出來自己做了什麼案件,其實我都覺得是一種悲哀。
然後,我給自己一個決定,如果沒有一個我覺得公平的職場環境,那我就自己去打造一個職場環境,我在千鬧萬鬧後終於得到了解脫。
我相信我會更好的,我相信我可以帶給自己跟自己親信的人更好的生活及工作環境
#台灣  #Satie  #辦公桌  #職場  #碎念 
分類:親子

同志生活|回憶|生活分享|昭和臭男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五人紅海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