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青峰著作權案

   
首先是合議終止契約的部分,在要終止契約的情況下,若有其中一方反對則須在合約屆滿期限前三個月向他方以書面之形式提出反對,但若是雙方合意終止合約則不須。
如法官心證中所提及:
(一)系爭合約固約定系爭合約雙方之任何一方,得提出書面表
示反對系爭契約自動延長,已如前述,但依系爭合約第二
條「以書面提出反對」之文義,應係指系爭合約一方向他
方以書面提出反對,故此係指「單方反對」之情形,因非
雙方合意,乃約定「於本合約期限屆滿前三個月前以書面
提出反對」,以「書面」表示慎重並予存證,復提供他方
就相關事宜之至少三個月準備期間,至於系爭合約如為合
意終止,則無此部分須於年底「三個月」前提出反對之約
定,況且,既係雙方合意終止而非單方面對續約之單方
終止系爭合約,則雙方於合意終止前,自反已先行充分評估
並預作充足準備,並於自認業已準備完畢後,始同意終止
(二)原告與吳青峰於107 年9 月20日,已經當面合意所有吳青
林暐哲聲明吳青峰並未在合約屆滿前三個月以書面提出反對,但根據法官心證中提到雙方合意終止合約:
峰創作之詞曲版權將由吳青峰自行處理。107 年10月26日
吳青峰寄發存證信函再次通知原告,只不過是保留通知原
告不續約之證據。原告法定代理人接獲吳青峰107 年10月
     26日存證信函後,也向吳青峰清楚表明,系爭合約之權利
將移轉予訴外人環球音樂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環
球音樂公司」),唱片專輯之權利,請被告吳青峰直接連
絡環球國際唱片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環球唱片公司」
),此有雙方107 年12月8 日Line對話截圖可證(對話中
「老林」即為林暐哲)。自前開對話可知,原告法定代理
人當時已同意將系爭合約之權利轉移予環球音樂公司。環
球音樂公司僅有詞曲版權之經紀業務,並未經營藝人經紀
或發行唱片等其他業務,對話中所稱「你即將自己做」即
指被告吳青峰即將自己處理詞曲版權。且環球音樂公司之
總經理馬○○,亦已經以電話與原告法定代理人林暐哲確
認,林暐哲表示「這些轉移的對象都會知道你即將自己做
」,同意將系爭合約之權利義務轉移到環球音樂公司。雖
然原告法定代理人林暐哲與被告吳青峰於107 年9 月20日
,已經當面合意所有被告吳青峰創作之詞曲版權將由被告
吳青峰自行處理,雙方間已合意終止系爭合約,原告法定
代理人林暐哲前開對話中的「移轉」之意旨,應指兩造間
終止系爭合約後,由被告吳青峰與環球音樂公司另簽新約
;被告吳青峰亦呼應其意,故允諾林暐哲先行告知環球音
樂公司總經理葉○○(英文名字○○○ ),且林暐哲表示:
「馬姐(按指環球音樂公司總經理馬○○)從你那邊收到
的資訊跟我這邊是一樣的」,即指雙方已合意終止系爭合
約之資訊,由此可知原告法定代理人林暐哲於107 年12月
     8 日,已自承系爭合約即將終止。
心證中說明雙方已於107年9月20日當面合意終止合約,故原告方林暐哲的陳述聲明(:專屬授權期限為:「97年10月1 日至103 年12月31日止。甲乙雙方如未於本合約期限屆滿前三個月以書面提出反對,即視同本合約繼續有效自動延長一年,嗣後亦同」。又因原告及被告吳青峰,均未依據上開約定以書面提出反對,故系爭契約因自動延長而有效存續當中。)不成立。
其次,合意的定義也不一定限定明示,引用法官在心證中所補充:
(三)按「意思表示之合致,非以明示為限,凡依表意人之舉動
或其他情事,足以間接推知其效果意思者,屬默示意思表
示,仍可成立債之關係」(最高法院105 年度臺上字第81
試自己當製作人」、「一年後,隨著合約到期,青峰思考
     12月31日共同聲明(如附件),記載:「一年前,因為暐
哲還有很多人的鼓勵,青峰決定自己出來唱歌了」、「嘗
了許久,那個被鼓勵,也被保護得很好的一個孩子,有種
依賴的心態,好像其實對自己不負責任,也好像把責任丟
到別人身上。所以,青峰覺得該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了,暐
哲也支持這個勇敢決定」、「接下來,青峰會自己處理自
己的工作事務。有一種孩子要成家的心情,父子面對這一
刻也都有點捨不得」、「青峰的音樂之路將有全新的狀態
;暐哲的音樂之路有女兒陪伴,將全心投入兒童音樂」(
見本案卷一第331 頁),其既為正式之共同對外聲明,即
屬系爭合約第十二條後段約定「本合約任何條款之修改,
均須由甲乙雙方共同以書面為之」所稱之「書面」,且難
認係原告所主張之「討論」而已,林暐哲與被告吳青峰於
該共同聲明,業已明確合意並表示被告吳青峰將自主獨立
決定行使著作財產權,即有毋庸經原告及林暐哲同意之意
思。
而共同聲明的部分引述法官之心證:
(四)上開林暐哲與吳青峰之共同聲明之後,倘依原告所述:系
爭合約仍屬有效而認原告始有系爭合約第二、三條所稱之
三公權利(公開演出、公開播送、公開傳輸)及三公以外
之權利,包括發行、重製、散布權等,均在於原告云云(
見本案卷四第4 頁);亦即,倘原告此部分主張屬實,原
告仍為專屬被授權人,依著作權法第37條第4 項後段規定
,被告吳青峰反而不得行使其著作財產權,則被告吳青峰
生命負責」、「自己處理自己的工作事務」、「全新的狀
須經原告之同意,則被告吳青峰究竟如何達成上開共同聲
明之「自己當製作人」、「自己出來唱歌」、「對自己的
態」?林暐哲又何以會有該共同聲明所稱之「鼓勵」、「
捨不得」、「支持也祝福」?又何以係被告吳青峰「勇敢
的決定」?又如何能使被告吳青峰自主獨立決定行使著作
財產權,而不受林暐哲支配?又如何達成原告自己所承認
之「吳青峰單飛」(見本案卷一第377 頁)?因此,上開
     107 年12月31日共同聲明,依表意人即原告法定代理人林
暐哲及被告吳青峰用字遣詞及該共同聲明前後連貫之整體
意思,明顯足以推知林暐哲有以原告公司法定代理人之身
分,代理原告公司與被告吳青峰合意終止系爭合約之效果
意思,故應認原告與被告吳青峰已以附件所示之共同聲明
合意終止系爭合約。
法官的意思是林偉哲與吳青峰在雙方共同對外聲明中用字遣詞如吳青峰明之「自己當製作人」、「自己出來唱歌」、「對自己的生命負責」、「自己處理自己的工作事務」、「全新的狀態」與林暐哲之「鼓勵」、「捨不得」、「支持也祝福」已足以判斷雙方合意終止合約。
結論:對於被告原告雙方法律訴訟過程中出現的問題足以警示我們在簽訂這種重要且正是的合約,在簽定前一再三確認自己是否切實理解條約內的內容,避免雙方之後因不理解或誤會法條內容而自成權益上的損失,簽訂合約時最好聘雇律師進行法條上的翻譯及確認。
分類:生活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