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遲到 03

  命運好幽默 讓愛的人都沉默
  一整個宇宙 換一顆紅豆
  「結果我姐趕你出門,那也是你最後一次見到我姐。」梁右丞說。
  「一星期後接到你母親的電話,已經發生公車車禍了。」黃凱淳邊鏟土邊回。
  「我記得你來的時候,她已經在殯儀館淨好身了。」
  「是啊。」他越鏟越用力。

  國高中時期
  黃凱淳沒哭,不知道要怎麼表達情緒。
  那個是梁左君嗎?不會再對他笑,不會再對他生氣。
  真的是她嗎?上次不是還在哭而已,怎麼現在會是這樣冷冰冰?
  他衝出門時忘了戴眼鏡,甚至連她的五官都看不清。
  喪禮之後,他征征的看著她遺照上的笑容,聽著她的父母和弟弟泣不成聲。

  已經不能再靠近了。
  他看不見她。

  「看來這兒也沒有,還有哪兒呢?」梁右丞想著,一轉頭黃凱淳已經又鏟出了十幾步遠。「你是在幹嘛?別亂鏟啊?」
  黃凱淳不回答,繼續著他的動作。

  夜二專
  黃凱淳已經是夜二專的學生了。
  「淳仔,我們要去聚餐,你去不去?」同學問。
  「好啊。」
  「那搭公車吧,可以邊聊天。」
  「……我騎機車,你們搭公車吧。」
  「幹嘛這樣?大家一起搭公車比較好玩啊?」
  「不了,我不想搭公車,我直接到目的地和你們會合。」他騎上機車先行一步。
  有那麼些年,他對公車恨之入骨。

  「去死啦!」
  聚餐後回家洗澡睡覺的黃凱淳醒來,坐在床上。
  矇矓中,好像聽見梁左君最常講的口頭禪。
  明天要上課,他卻了無睡意的下了床,開燈拿出國小的畢業紀念冊,看著她的相片發呆。
  他討厭拍照,唯一一張和她的合照也不曉得去了哪。
  他伸出手去摸,除了紙張什麼也感覺不到。
  感覺不到她的體溫,感覺不到她的存在。

  只感覺自己的淚潰堤。

  回憶如困獸 寂寞太久而漸漸溫柔
  「他媽的!」黃凱淳舉起鐵鍬就要往下戳。
  「喂!那邊是PU跑道!別亂來!」梁右丞大叫。
  「小君!妳到底把東西埋在哪!我為什麼一點印象也沒有!操場這麼大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在哪個角落啊!」黃凱淳也大叫,嚇到了梁右丞。
  角落
  突然想到什麼,他急急的往操場最左邊的角落走去,梁右丞跟了上來。
  那兒確實有一棵樹,不假思索的挖了起來,看他似乎有什麼發現,梁右丞也開始幫忙,不久,有鐵器碰撞的聲音。
  等完全挖出來一看,是個被鏽蝕到全黑的鐵盒。
  兩人登時鬆了口氣,頹坐在地。

  Corner
  第二次搬家,他打了電話給她。
  「角落的英文單字是 Corner 記得了沒?」講完地址,梁左君在電話那頭問。
  「可樂。」
  「是 Corner 角落,再唸一次。」
  「可樂。」
  「Corner 才對。」
  「可樂。」
  「……你是想喝可樂想瘋了是不是?」
  「記這有啥意義?」
  「你記不記得你每次不高興,就會窩在角落?」
  「是啊。」
  「而且你很龜毛,一定窩在左邊。」
  「這……」
  「記得這個,如果有一天我忘了,你要提醒我。」
  「提醒妳什麼?」
  「不管,你要記得這個單字,再唸一次。」
  「可樂。」
  「再唸一次這兩個字我扁你。」
  「可……」
  「可你去死啦!」

  塑膠的密封袋有三層,最裡面那層沒有被侵蝕到。
  打開來,黃凱淳認得裡面的一條帶子,那是練習兩人三腳時綁的。
  一本作業簿,梁左君竟然將他被扣分的那本留了下來。
  一堆被退回的有他名字的信,都是他在幾次搬家聯絡她之前寄送的,還有那幾封他的回信。
  一張泛黃合照,是要搬到北部前那幾個週末拍的,笑的很開心的兩人。
  「原來被小君拿走了這張照片。」黃凱淳躺在樹蔭下看著照片中的她。
  「總算今天沒白來。」梁右丞嘆了口氣。
  「難怪我一點印象也沒有,根本不是我和她來埋的,是她自己。」
  「她有留提示給你,就是怕自己忘,或怕自己不在。」
  「她沒想過我可能比她早走嗎?」
  「你現在三十多歲了。」
  「哈。」
  「這聲笑,是今天最好的回報。」
  「嗯,謝謝你。」
  「裡面好像還有東西?」
  「我看看,有一張信紙。」
  「寫啥?」
  「這是我和你姐的秘密,你沒資格看,我不希望你看,你姐也是。」
  「幹……」

   信紙上,大大的寫著「我喜歡你」四個字…… 

  長鏡頭越拉越遠 越來越遠 事隔好幾年

  對不起,我遲到了,一直沒跟妳說我喜歡妳。
  對不起,我忘了屬於妳和我的角落。

  妳知道嗎?到現在我還是會將門寫寬。
  我好怕一關上,忘了妳……

  輕輕的輕輕哼著 哭著笑著
  我的 天長地久
#短篇小說  #遲到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