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茗》下

  
我有一個好消息以及一個壞消息。
好消息是茶茶終於不會在半夜企圖用她的體重讓我親身體驗泰山之重的苦難。不過靈魂有重量嗎?這是一個涉及物理以及哲學的問題,等我哪天擁有愛因斯坦的智商再來煩惱好了。
壞消息是自從我開始用名字來稱呼茶茶之後,常常會在一些陰暗的角落發現一般人看不見的陰影。我的第六感暗示我不該去承認那些東西,雖然我知道當我決定跟茶茶對話的那一刻起,已經半個腳步踏入那個薄紗遮掩的世界。  
說真的我甚至不理解茶茶是一個怎麼樣的存在。說她是鬼嗎?也許是吧,但茶茶比較像是一個靈體,而且是沒有皮膚表層的幼小靈體。白天比較難看見她,偶爾陰天的時候可以在我房間那個照不到太陽的角落看見她縮在那邊。晚上基本都找得到她,狀況好的時候,茶茶會跟在我後面打掃家裡,或吃飯看電視之類的。
我們會聊天,更細節來說是用一種情感渲染的方式溝通。我也不知道怎麼做到的,茶茶不會說話,但我知道她想表達的意思,有點像心電感應,又不完全是。很難描述……
我不知道,只是一種直覺跟我說茶茶不是壞人?鬼?
每當茶茶靠在我身上跟我一起看那些沒營養的電視八點檔,我都有一種錯覺,非常熟悉的錯覺,好像我們曾經也是這樣互相依偎,互相倚靠。
只因為她是茶茶,我的茶茶。
縱然她長得有些可怕,關於沒有皮膚的那些部分。就權當家裡多放了一具人體模型吧,會動的那種。


有天晚飯過後難得窩在小窗台上的茶茶問我,為何不直呼她的真名?這樣說不定我會更加安全,能夠駕馭她,成為她的主人。
「因為是妳,所以我願意。」茶茶推開窗戶,米白的窗簾像浪花翻滾穿透她,「而且妳做得到。」
我抓著遙控器有些不知所措。我們茶茶總是過於直白。
是,我知道茶茶的真名。不是生前使用的本名,是指代表這個人存在的靈魂的姓名。像生辰八字,厲害的道士或是魔法師可以用真名去掌握一個人的生殺大權。
「不,茶茶。我是一個普通人。也只願當個普通人。」且我不願豢養茶茶。我們的關係不應該是主從,上對下的驅使關係。
我朝茶茶招招手,拍拍沙發上給她留的空位。她溫馴的換地方窩著,像隻無害的小動物,有點渴望溫暖。
「妳的皮膚有可能長回來嗎?」我打開電視,茶茶熟門熟路躺到我的腿上。她輕輕哼起偶像劇的主題曲,一直到看完這集才回答我。
「或許吧。」茶茶神秘顏色的雙眸染了些電視藍光,一閃一閃。她的聲音淹沒在綜藝節目誇張的罐頭笑聲,「但這樣就很好了。普普通通的。」
#小說  #靈異 
分類:藝文

這樣一名女子,與其名呼應,她可能柔情似水,但柔亦能克剛,眼底藏的是瀲灧山水。 偶爾衣衫隱入寒鴉暮色,很多時候她喜歡提筆紀錄一些值得被記憶的生活碎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