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38.單純的革命軍與教會(中)

弘耀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的時候,她就右手食指觸摸著自己嘴唇,一邊開始輕巧的繞著弘耀走了一圈,明明沒有露出眼睛,卻令弘耀卻感覺全身上下在被仔細的查看著。
回過了神的弘耀開口說著:「那個...請問我身體有什麼問題嗎?」
她的手輕輕碰了碰自己的嘴唇說:「不用擔心,只是你很有趣呢!而且很少有人像你這樣,見到神像卻沒有太多反應。」
「老實說,其實一開始,有些微的被嚇到。」
聽聞弘耀的話語,露出了美艷的微笑:「誠實的孩子,可是很招神靈的喜愛喔!」
「是嗎?真是感謝稱讚,請問女士該如何稱呼呢?。」
「我嗎?叫我靈就可以了。」
弘耀試探性的說著:「靈女士。」
靈的手在嘴唇輕輕轉動,使人不自覺的注視著「靈,就可以了,不用緊張,你可是小天介紹過來的,我們可是被好好警告了一番,不用擔心會對你做什麼事情。」
「畢竟說到底,我是第一次來到這裡,你們穿著又是如此有特色,緊張還是難免的。」
聽著弘耀的話語,查看般的拉了拉自己的衣服:「是嗎?我到是沒什麼感覺,可能是習慣了吧。」
「是這樣阿!那麼能跟我介紹一下,主要工作範圍有什麼嗎?」
「當然,對外主要說是負責宣傳、情報,實際上只要跟口的形象有關的都有所接觸,不論是煽動亦或是...。」靈說著說著突然伸出舌頭舔了下嘴唇「『進食』。」
看著靈的動作,弘耀不知不覺吞了下口水
「呵呵!看來你也是有一般的反應的。」
前傾舒展身體的弘耀說著:「不然是要不一般的反應,是要怎麼樣呢?不過對我的態度是不是有點特殊。」
「特殊嘛!也是,畢竟我們想招攬你嘛!」靈雙手攤開,感覺有著莫名的神聖籠罩著。
弘耀頓時滿頭問號,而且們,是指…?
就在思緒準備飛揚的時候,靈像看出什麼般的打斷了思緒說:「放心,這裡指的只有教會跟其他勢力、任何人都沒有關聯。」
被看出心思的弘耀稍微有點害羞「不過,為什麼。」
「你最特殊的能力,給個提示,動物、運用。」
弘耀聽完後,臉色變了變,聲音也隨之低沉了下來說:「妳是意思是說,是想要我使役動物?」
在看著弘耀明顯變激動的態度,靈雙手合十,輕笑了幾下「哼哼!」隨後頭抬高像在不知在仰望著什麼,一邊用著高興的難以自止的聲音說著:「阿~~!如此的微小、不確定,但也確確實實的如同那主的聖經裡所提到過的-德魯伊阿!」
「…。」看著眼前的靈,渾身微微的抖動,唯一能確定的是,靈她沒有惡意。
在搞不清楚情況的狀況下,弘耀只能默默觀看著,並把身體再度往前傾。
……
………
此時靈與弘耀兩人已經坐到了圓桌旁,靈喝著茶說著:「我還真是失態了阿!儘管有點預料,但真的見識到聖經上所描述的東西,我這還是第一次。」
「雖然我不太能理解,不過大概可以清楚,就如同夢不再是夢般,不可能的事物變為可能,無比渴望之事出現再眼前的感覺。」
「就如同弘耀閣下所說,從了無痕跡的情況下,到達了遵循足印,這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情阿!」
「閣下就…,沒事,靈妳請繼續。」聽著這種稱呼,弘耀下意識的想要勸說,但看著靈剛剛的表現,暫時收起了無用功,轉為仔細查看著。
「那就那我來慢慢解釋吧!作為代價,弘耀閣下想問的情報,我們這邊都會提供的。」
「首先先稍微介紹一下德魯伊,在我們搜索到的資料裡,德魯伊是在凱爾特人一個宗教職位,詳情再這份文件上。」隨手拿起旁邊修士給的文件,動作毫不遲疑的完全不像是一個把眼睛所遮住的人。
「不過在聖經裡,把與自然的一部分放大了,通常有著醫者、魔法師、占卜者等等眾多技術的一部分,不過這一些都要與自然扯上關係,自然之癒、自然之力、自然之聲等等。」
「而最為基本的是自然的傳道人,具有使動物跟自己產生友好,但自己遭受危險的時候主動為己而戰,非常敬重、愛惜動物的人,把動物看成對等的型態。」
「而弘耀閣下本身的行為就有著教義存在著,雖然微小,但確確實實趨進於聖經裡所描寫的德魯伊。」
再聽完介紹後,弘耀提出了疑問說:「雖然這時候才說,為何如此明確的肯定,我不是訓獸師去單純使役動物。」
「訓獸師可不會如此憤怒,而且弘耀閣下不是藉助著自然之力,保持清醒後傳遞訊息給門前的鳥兒們,看看窗戶,現在不也還再徘徊。」
「這種程度,訓獸師可以做到。」
靈的食指又摸上了嘴唇,輕輕的親了一下。
「呵呵,這可是我們口不能外傳的看家本領,不過弘耀閣下如果想知道,也是可以告訴弘耀閣下喔。」
「那…就不必了。」弘耀敏銳的查覺到了危險,連忙的轉移話題「咳咳!那機會難得,問問有關妳們口的事情,之前我來過教會一趟,雖然沒踏入這裡,但那時看起來近來的人都有經歷過篩選,是為什麼呢?」
「恩…。」靈輕輕豎起了一隻手指輕碰著自己嘴唇「這就要從我們的行動準則開始說起了,除了問情報跟交易等等與信仰比較無關的事務外,我們這邊主要負責兩種人,只需要聖經,讓自己尋找到心靈綠洲給予一點寧靜的人,他們可能信可能不信,可他們終歸讓自己信,以讓自己尋找那最後一片淨土,而這種人我便會跟他們宣揚教義,他們能讓自己認同便會自己前來。」
在弘耀還在思索著內容時,緊接著豎起第二隻手指話不停歇的接著說
「另一種是需要寄託,簡單來說就是需要一種目標,就算是一種被別人認為虛幻的存在也可以。」
分類:心靈

業餘寫手,目前在把以前的黑歷史(小說)拿出來寫,寫的很糟糕呢~~!抱持著這樣的念頭在努力寫著,當然!真的很糟糕,只有想法的東西是不能拿出來賣的,但我還是花時間、精力後,還沒完善的前提下,就把它擺出來給人看,實在很糟糕呢~~我!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