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37.單純的革命軍與教會(上)

炎炎日頭下,許多人站立在集合場上,手持著長槍,眼神專注貫徹。
教頭來回巡視,嘴上片刻不停。
「我可是全國刺槍術第五名,教出你們這樣子還像話嗎」
「說的就是你,像毛毛蟲般動來動去,是怎樣阿!貴族公子阿!」
「笑!笑什麼,要想像,別只抄動作,還抄的扭扭捏捏的。」
「給我好好學阿!走在路上沒被人砍過,總被豬拱過吧!」
「給我看好,視線跟隨槍尖,斜面,同時左臂能護住心臟。防刺,想像對面有人刺過來,把武器撥開,接著刺下去。」
「還不給我專心點,是還想要繼續待在這裡是不是。」
教頭教導課程完畢後,被陳班拉了出去,說了一些招募的話。
陳班一路把弘耀送到軍營外,一路走走聊聊。
「真的不考慮下嗎?如果有再外面闖蕩過,能適應軍中的,來到我們威爾斯國,那我們軍隊求之不得。」
「別這麼說阿!陳班,軍中的待遇真的算不錯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給予較高的待遇。」陳班露出滄傷的微笑「但很可惜呢?祝你在外面闖蕩順利。」
離開營區,看著營區內的操練,有一點道不清說不明的味道,環繞在弘耀心中。
頂著一頭飄逸不羈的頭髮,瀟灑外型的男子走了過來
「如何,是不是覺得很奇怪,他為何要說這句話。」
「…你們是誰?」
「哈哈,都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們是叛亂軍
由革命家所帶領的。」
「等等,為什麼直接自稱叛亂軍啦!」
「^_^我也想自稱好聽些阿!不過很可惜都被潑黑到無比顯眼。」
「那麼...你們找我何事阿?」
「叫叛亂軍就行,比較我們所作的事情就是叛亂,要做的事情顯而易見阿!那當然是要招收你阿!」
抬頭一看那大太陽懸掛在高空,軍營還聳立在一旁,弘耀往上比了比:「你是在逗我吧!這種情形下來招募我。」
搖了搖手指
「哼哼!你會知道的,為何會有革命軍,只要你來我這。」
弘耀不自覺的翻了翻白眼「你們該不會是每個從軍營出來的都拉吧!」
「只有我們認為有價值的『對象』,我們才會主動去拉攏。」
「對象?」
「時間快到啦!那麼想了解更多的話,只要去北方的市集之外的市集,跟裡面的人說找飄頭,就可以找到我了,那麼再見。」
說完甩著頭髮離去了,一轉眼間那人已經離開營區有了一段距離。
看著這人弘耀心思雷動,此時應該要找梅魯討論,但腦海裡不知不覺得閃過小天溫和的笑容,伸手招來小鳥後,繼續努力的思索著……。
……或許找找小天也是不錯的行為,對,畢竟小天也說過,神之口是個情報組織,想必很多很多情報,尤其本國的有很多。
…呆站著也沒有情報收入,只要遇到不管是阿猴、梅魯、小天,只要遇到就問就好了。
帶著這種思緒,弘耀走向了教會。
熟門熟路的走到了教會,這一次小天很快就出來迎接了,原本要露出那溫和的笑容的小天,在看到弘耀在跟鳥兒說話時,應該說察覺弘耀的狀態時,那笑容收斂了起來。
「啊啊啊!這可真是有點慘阿!」
「恩,什麼有點慘。」
「沒什麼事情,總之來這邊很冷吧!跟我來這邊喝一杯茶。」
「喔!」
隨著小天走進了教會裡的小房間,手捧著一杯溫熱的茶,緩緩的喝了一口,緩緩的產生一道暖流,全身抖了一下。
看著弘耀喝了下去,小天露出微笑的問著:「那麼弘耀,你來這邊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喔!也沒什麼啦!就是想來這邊詢問下一些情報,就想到之前小天你說的口了。」
「喔!是這樣阿!可以跟我透露是在何時遇到誰,才會使你想來到這邊詢問。」
「也沒什麼不能說的,就是之前太陽還高掛著的...太陽...高掛著?」弘耀轉頭看了一下外面,月牙彎彎可愛的微笑著。
「不用在意,不用遲疑,繼續說吧!」
「喔!好,就是太陽還高掛著,出了營區後,我遇到一位看起來很瀟灑的人,招攬完我後就離開了,也沒說稱呼,不過有說在市集,除北方外的市集叫飄頭就能找到他了。」
「恩...。」小天默默的搖晃著杯子,似是在想事情是的,心事重重的,連臉上的笑容也不像以往那樣溫和,過了好一會說:「弘耀你還打算去問口嗎?他們應該有涉入其中。」
「是還想要詢問嗎?當然是想問,小天也不會坐視我不管吧!」
「恩,我是會請他們收斂點,不過主要還是會看他們要做什麼。」
「嗯哼!我相信你的,小天帶我過去吧!」
小天點頭示意後,弘耀便循著小天的步伐來到了之前沒去過的右廳,那便是神之口。
越過門簾,進入大廳,顯眼的石像轟然座落在眼前,裡面的神像是一張張嘴,有張有開有閉有合有輕靦。
該怎麼說呢?似乎一看到就要進行san判定般的奇特,也能理解為何要有著門簾跟門隔開區間。
裡面的修士的裝扮也與小天有點不太一樣,除了細節上的花紋外,最為特殊的就是每個人臉上都帶有著面具,唯獨露出了嘴巴。
小天走了過去跟裡面的修士點點頭,稍微說了幾句話後,便跟弘耀說:「我已經打好招呼了,接下來會有人來跟你介紹,我要先去忙了。」
「等等,小天你不在旁邊嗎?」
「不,我也有一些事情要忙,如果弘耀你有擔心的話,...直接從門,現在離開。」
能確保自身安全的話,到是留下來還算可以接受。
雖然不能期望小天在出問題的時候馬上出來,但能確保有個底線存在著,不過也不是那種把希望全寄託在小天身上就是了。
「......。」考慮良久後,弘耀還是選擇留了下來。
「...。」目送著小天離去,過了一會兒,一位有著明顯的女性特徵,帶著面具穿著教服,紋路襯托著身材,遮住面容的人走了過來,一到弘耀面前便停了下來。
面具的遮掩使得外露的部分無比顯眼,粉嫩的嘴唇輕輕的發出空靈般的聲音:「呵呵!你真有趣呢!」
分類:旅遊

業餘寫手,目前在把以前的黑歷史(小說)拿出來寫,寫的很糟糕呢~~!抱持著這樣的念頭在努力寫著,當然!真的很糟糕,只有想法的東西是不能拿出來賣的,但我還是花時間、精力後,還沒完善的前提下,就把它擺出來給人看,實在很糟糕呢~~我!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