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35.軍中

“啪”的ㄧ聲,弘耀偷偷的跑回寢室趴在床上。  
「阿!!!來軍隊裡到底要做什麼,莫名其妙的把我丟進軍隊裡。」抓了抓頭髮在床上翻滾著哀鳴「小天要我好好看看軍隊,軍隊到底有什麼好看的。」  
旁邊路過的同梯,一臉看向神經病的樣子看向弘耀,這時有一個踩著輕快腳步穿著軍服的人跑了近來。  
「你神經病阿!那麼開心的跑進來幹嘛!」虎背熊腰的43號怒氣沖沖的吼。  
那人歪了歪頭「恩?為什麼不能開心。」  
「…算了算了,反正你開心就好。」  
「好的~~你們有記得帶口罩嗎?」  
「廢話嗎!誰會沒帶阿!」  
「阿啊阿!」  
43號忍不住嘴角抽搐說:「32號!你又幹什麼了。」  
「我忘記帶口罩拉拉拉!」  
「區區處罰有必要這樣大吼大叫嗎?」  
43號揉了揉眉頭,一臉露出不耐煩,這時候小天走了出來擺了擺手制止了43號,走過去32號身邊,用著溫和的聲音說:「放心吧!我陪你去找班長。」  
「不!我才不要,為什麼我要為了口罩被處罰阿!」  
「沒事的,我會幫你跟班長求情的,讓他罰你少一點。」  
「說到底為什麼要有口罩阿。」
「畢竟發生過那種事情呢!我想你也知道的,對吧!32號。」  
「恩…。」
「放心吧!先跟我去找班長說吧!」小天一邊說著一邊把人給拉遠了。  
聽到他們的對話,在床上躺著不動的弘耀開始冷汗直流,翻起身來,不好意思的扭捏問著:「那個,我想請問下,會有什麼處罰」  
「怎麼,你也開始32號起來了?」旁邊看熱鬧的不由得挑了挑眉毛。  
一個賊眉鼠眼的人,走過來拍拍弘耀肩膀露著他那黑牙說:「自言自語兄,我這邊有辦法可以幫助你。」  
「什麼鬼稱號阿!」  
「開心點阿!你可是這一屆三大人物呢!快樂男孩、每日一鬧32號還有你。」  
弘耀看著旁邊隔離出來的一行真空帶,踩著快樂的步伐,在地板踩著舞步(?)的人,說著:「我可不覺得跟他們兩個並列有什麼好開心的。」  
「誰叫你沒事就自言自語呢?對吧!壯漢。」  
壯漢43號一副不想理會的樣子,聳聳肩頭也不回的離開,弘耀只好開口打破沉默說:「你說吧!是什麼方法。」  
「我知道有一個人在營區裡賣口罩,我帶你去見他。」  
「…賣喔!那我不必了。」  
「沒事沒事,交個朋友,鼠哥先借你,等有錢在還我就行。」  
弘耀摸摸鼻子就跟上了鼠哥。
「跟好我喔!只要出門直走後在經歷九減八個轉角,便聽到那叫賣聲。」
「那不就是一嗎?」
「哈哈小事,不要在意。」  
這時候熟悉的叫賣聲傳了過來。
「來喔來喔!只要區區20元,就不用擔心受怕挨罵被罰,如何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數量有限現在就來。」  
「阿…。」  
” 碰碰”拍了拍胸前的號碼牌。「認明29號正字標籤,這是你唯一的選擇。」  
弘耀硬深深的把剛剛要吐出的猴字,給縮了回去說「真是個奇特的人阿!可以給我賒帳嗎?」  
「小本生意,恕不賒帳。」  
………………
…………
……  
月黑風高之際,今天那在廁所自言自語的聲音不再響起,不遠處的樹木下,兩個蒙面男子在此私會著,到了地點後弘耀解脫般的把口罩給脫了下來。  
「這小塊布蓋在臉上到底做什麼,拿去做衣服不是更好。」  
「軍隊有時候會挺浪費的,不過這件事情可不是浪費,這可是一個必要的預防手段。」  
弘耀摸摸鼻子說:「好吧好吧!你們把我丟到這種地方到底要做什麼,我可沒忘記是要跟你們一起旅行。」  
「轉換環境轉換下心情嘛!偶而體驗下軍隊生活,就覺得外面一切美好了,對吧!」  
「…那你在外面做什麼,那麼久才看到你。」  
「才不久呢!明明昨天才在外面看到,你還在台下看我賣東西呢!」  
「哈哈哈。」弘耀開始笑了起來,突然拉住了阿猴瘋狂搖盪著。「你這王八蛋阿啊阿!在外面過這麼爽。」  
「痾阿!別搖了別搖了。」  
「呼呼!你為什麼要賺怎麼多錢,!」  
阿猴張開雙手拿出了兩疊厚厚的錢幣:「當然是我愛錢阿!我為了錢可以出賣一切,沒聽過東國有一句話——沒錢萬萬不能。」  
弘耀一臉淡定的聳聳肩說:「你是挺愛錢啦!但還沒到出賣一切,畢竟阿猴你每次賺錢都有目的的,而且賺太多錢在任務時很難活動。」  
「好啦好啦不鬧你,主要是東國要用到。」  
「我們馬上就要闖東國?不然手頭上這麼多錢怎麼活動?」  
「不不不,不用阿!只要存在這邊銀行,到那邊就可以直接去取出來,而且這邊東國的錢幣也可以使用挺方便的。」  
「不過…那麼早就要準備去東國?算算旅途應該是去西魔吧!」  
「是這樣沒錯阿!但要早點做準備,總不會毫無準備就去見魔王吧。」  
「…。」。  
看著弘耀那躲避的眼神,阿猴吃驚的追問。
「等等該不會你毫無準備就去看魔王了。」  
「…。」  
阿猴扶頭搖了搖嘆了口氣說:「我看你總有一天會被害死,魔之所以被稱為魔你到底知道不知道。」  
「…不太清楚,能告訴我嗎?」弘耀抓了抓頭,遲疑了一陣。  
「答案是…我也不太清楚。」阿猴雙手一攤。  
「阿啊阿!阿猴你搞我。」弘耀又抓起了阿猴開始搖盪。  
「我可沒再跟你開玩笑,就是不清楚所以才該弄清楚。」阿猴一臉嚴肅的撥開了弘耀的手。  
「…那我來這裡到底要做什麼。」  
「不是要你寫經歷了嗎?」  
「我只覺得我如果寫這種東西,根本沒人會來看,每天每天都在做重複的事情,跑步、拉弓跟揮武器,。」  
「一知半解也不好呢?」  
「不不不,重點這種軍營有可能出現嗎?這根本就只是參觀營,漏洞百出,要不是你們還在這我早就從這裡逃出去了。」弘耀伸手比著四周那毫無警戒的大門跟四周,甚至還有著樹枝從牆上越了近來。  
「不用在意我們,快逃吧!」阿猴對著弘耀親切的揮手。  
「阿啊!誰知道你們要停留多久,我可不想邊在外面被追殺,一邊等待著你們阿!」  
「沒關係沒關係,我想你的天賦會讓你好好活下去的。」  
「別扯拉!快點交代完事情吧!你來這不只是為了賺錢吧!」弘耀用盡了力氣把氣給壓制了下來。  
「這倒是沒問題,我來這裡是為了傳達梅魯的話。」  
「傳達?他不會自己來喔!而且除了叫你來,我想他應該也有其他方式連絡我吧?」弘耀一臉懷疑。  
突然”叮”的ㄧ聲,梅魯的聲音從附近傳了出來:「哼哼哼~~,那當然,不過我現在被困在監獄裡挨寒受凍。」  
愣了一下後,弘耀很快的回過神來對著印記喊:「我怎麼聽不出來你很慘阿!」  
「嗚嗚嗚我好慘阿!沒辦法只好請阿猴出去找你了,那就這樣,我要去美美的吃個早餐拉!」  
“叮”
「阿啊嗚嗚嗚!」弘耀一臉火大,嘴巴忍不住開始要大罵起來,被阿猴一個手起摀住了口。  
「你在做什麼,冷靜點,這可不是住所。」  
聽阿猴這麼一說弘耀洩氣了一般說著:「好吧!」  
阿猴一臉疑惑的問著:「不過,你剛剛為什麼要對手臂大喊。」  
弘耀把從梅魯手中收到的東西說給了阿猴聽。
「……。」阿猴一陣無言「你還敢收世外村的東西。」  
弘耀聳聳肩說:「反正他要搞我,我能反抗嗎?」  
「…不能。」  
「那不就得了。」  
……阿猴再度的沉默,過了一會阿猴才轉達了梅魯希望弘耀做的事情。       
分類:心靈

業餘寫手,目前在把以前的黑歷史(小說)拿出來寫,寫的很糟糕呢~~!抱持著這樣的念頭在努力寫著,當然!真的很糟糕,只有想法的東西是不能拿出來賣的,但我還是花時間、精力後,還沒完善的前提下,就把它擺出來給人看,實在很糟糕呢~~我!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