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時代巨輪下分崩離析的家族-《奇子(あやこ(ayako))》《中》

時代巨輪下沒落的地主家族-《奇子(あやこ(ayako))》《中》

四歲的奇子,就這樣被貪圖名譽的天外家犧牲了。

《奇子》第二集封面 https://taiwan.kinokuniya.com/bw/9784091183224?no_flag=true

天外家將奇子關起來後,對外宣稱奇子感染肺炎引發心臟衰竭病逝,前來盤查仁朗的警察田沼及部下要求檢視奇子的死亡證明,反而被天外作右衛門表兄弟山崎醫生技巧性地打發走。而伺朗取得的關鍵證物血跡襯衫被大哥市朗奪走、燒毀並調包,伺朗趁市朗熟睡時偷出被掉包的證物,拚命地踏著單車前去警局為奇子伸冤,卻被奸邪巧詐的市朗擺了一道。認知到自己強出頭只會讓想令奇子永遠消失的家人或親戚暗捅一刀,替奇子申冤不成的伺朗便收起鋒芒,開始低調行事。

無計可施的田沼及部下 (《奇子》第二卷 第九章 證言)

無計可施的警察田沼認知到全天外家的人都在隱瞞所有事情,且己方形勢遠比天外家落後,雪上加霜的是,原本讓淀山事件露出一絲曙光的證人—江野正的替身來不及在口供上簽名便傷重而死,儘管伺朗和江野正替身等人的證詞讓田沼決定立刻發布天外仁朗的拘捕令,無奈的是,連老天爺都不站在警方這邊,此時的天外仁朗早就和另一個特務遠走高飛,開始逃亡。
1949年7月15日,霜川事件發生後10天,一輛無人駕駛的火車從國鐵三鷹車站停車庫衝出並撞向市街,造成民眾傷亡,史稱三鷹事件。同年8月16日,國鐵東北本線松川至金谷川站間發生列車翻覆意外,三名服務員不幸喪生,是為松川事件,這兩個事件與下山事件合稱為國鐵三大疑案,日本政府認為是日本共產黨所為,因此更加激烈地鎮壓左翼組織。(漫畫中的霜川事件改編自下山事件。)
在漫畫中可以看出手塚治虫認為美國就是戰後混亂期的國鐵三大疑案,甚至社會諸多亂象的始作俑者。日本戰敗後被以美國為主的GHQ佔領,GHQ主導、干涉日本的內政,甚至修改憲法,剷除舊日軍及大財閥勢力,種種蠻橫作為使許多日本人敢怒不敢言,成王敗寇的鐵律令他們只能乖乖聽美國的話,然而美國為了防止共產勢力擴張卻間接導致日本經濟復甦,造成日本人對於美國懷抱著十分複雜的情緒。
被禁錮在黑暗中的奇子自然不會知曉外頭的腥風血雨,只能透過天花板的小窗感受四季更迭,跟外界連結的管道只有關心他的生母すえ和伺朗,再加上村民被天外家的權力箝制,沒有人敢提起奇子,關於奇子的一切就這樣從村人的記憶中逝去。
而仁朗呢?
被警方通緝、加上被CIC(美國陸軍防諜隊)追殺,落魄不堪的仁朗受到一位神祕男子金城的幫助,炸死跟他一起跑路的特務後,拿著金城給他的50萬日圓到郵局匯給奇子作為補償。
此時,朝鮮的軍隊越過北緯38度線,金日成突然揮兵南下,駐日美軍派兵前往韓國,歷時三年的韓戰就此開打。

愧疚的仁朗將50萬日圓匯給奇子 (《奇子》第二卷 第十一章 動亂後遺症)

因政府對左派組織的強力鎮壓,身為左派份子的志子自然也成為政府追捕的對象,志子偷偷跑回家探望奇子,鼓勵奇子要為自己奮戰,不要被天外家的牢籠囚禁一生。
在這頁仔細觀察的話,可以發現作者使用衣著和人物對話凸顯志子和すえ兩人之間的價值觀差異。穿著較為新潮的志子受到人權及平等觀等普世價值的影響,除了為自己的理想奮鬥外,甚至不惜冒著被抓的風險也要回老家,把要為自己努力奮戰的理念傳達給幼小的奇子;而身著傳統和服,囿於長媳身份、屈服在丈夫及公公淫威下的すえ只能最低限度地照顧奇子的起居。僅只一頁就可以傳遞出不少訊息,不得不說手塚治虫的功力確實了得。

志子鼓勵奇子 (《奇子》第二卷 第十一章 動亂後遺症)

時間若白駒之過隙,韓戰停戰,日本逐漸從戰後陰霾走出,受惠於韓戰的軍用物資商發了大財,經濟快速成長下造就許多暴發戶。昔日亡命天涯的仁朗得到金城這位得力助手,發大財翻身為東京銀座知名的黑社會頭子—櫻辰會的祐天寺富夫,唯一不變的是他依舊親自到郵局將幾十萬日圓的鉅款匯給奇子。

貨出去,錢進來,仁朗發大財,發大財的仁朗依舊親自匯款給奇子 (《奇子》第二卷 第十二章 蟲蛹)

在明治維新時戮力建設所奠定的基礎下,加上美軍為了確保韓戰後端補給,日本快速地走出戰後混亂期,但快速發展之下造成的物慾恆流、紙醉金迷帶來不少社會問題,許多人沉醉在燈紅酒綠的幻夢中,不願再想起戰後混亂期的種種,淀山事件、霜川事件、三鷹事件、松川事件早已蒙上厚厚的歷史塵埃。
奇子一天天長大,青春期的悸動使她嚮往外面的世界,由於賀爾蒙變化帶來的身心靈轉變,令奇子也開始渴望男女之間的情慾互動,甚至裸身誘惑前來探望她的伺朗,一開始伺朗的理智還能壓制自身的情慾,但在奇子苦苦哀求的情況下,男性原始慾望的海嘯衝破由理智所構築的防波堤。天外家又多一樁兄妹亂倫的慘劇。
到了奇子15歲當天,也就是市朗最關心的天外作右衛門遺囑宣讀日,中風癱瘓的天外作右衛門雖然臥病在床,身為大家長的威嚴可絲毫未減。天外家一切事務目前都由市朗做主,要是沒有財產繼承權,市朗就不是真正的天外家大家長。在眾多親戚面前,母親天外瑰子從天外作右衛門的枕頭中取出遺囑,原本預想父親遺囑內容應是如自己所料的市朗看到遺囑時臉都綠了,天外作右衛門竟把八成財產都給了奇子生母すえ。

機關算盡的市朗讓自己被父親戴綠帽還沒得到財產,可憐哪。 (《奇子》第二卷 第十三章 名存實亡的家)

想錢想到瘋的市朗威脅すえ將財產交給他,但すえ給他的只有離婚協議書,或許是志子當年的話語令她有了勇氣,她決定要帶著奇子離開,然而利慾薰心的市朗不可能任由她帶走財產和被視為天外家災星的奇子。被罪惡藤蔓纏繞的天外家多了一樁殺妻奪產命案。

好不容易堅強起來的すえ再也沒機會為自己奮鬥了 (《奇子》第二卷 第十三章 名存實亡的家)

處理完妻子すえ的遺體後,背負一條人命的市朗鎮日惶惶不安,以酒精麻痺自己。天外家早被經年累月的罪惡蛀蝕殆盡、搖搖欲墜,伺朗見時機成熟,想帶著奇子遠走高飛,但奇子因山崎醫生意圖性侵之事成了驚弓之鳥,寧可被黑暗隔絕也不願離開地窖半步,伺朗悲憤之餘,也只能將地窖入口封起,不讓任何人接近奇子。
癱瘓多年的天外作右衛門衰老而死,成為天外家罪惡歷史的一部份,奔喪的志子得知奇子已被伺朗徹底隔絕,盛怒之下掌摑伺朗,怒斥伺朗與天外家蛇鼠一窩。在原生家庭的影響下,伺朗也遺傳到天外家的劣根性,對於出身於離經叛道的禮義廉家族,無法扭轉命運的伺朗對此早已麻木,兒時強烈的正義感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讓自己變得跟那些對禮義廉恥嗤之以鼻,視人倫禮教為無物的天外家一樣恬不知恥。
身為無恥天外家的一份子,他認為自己沒資格審判天外家罄竹難書的罪行;既然自己也是垃圾天外家的一份子,他也沒必要當天外家唯一一個出淤泥而不染的聖人。

志子氣憤地掌摑伺朗 (《奇子》第二卷 第十四章 濁流)

天外家唯一良知尚存的志子質問市朗要如何處置奇子,要市朗把奇子的戶籍重新登記,事到如今為何還要顧慮到天外家的名譽?已成為天外家實際掌權者的市朗蠻橫地趕走志子,對於母親天外瑰子懇求志子回家的請求置若罔聞。大權在握的市朗,急切地想拋開被仁朗、志子、奇子、すえ攪亂的前半生,對於奇子也就不聞不問,眼不見為淨。奇子就在伺朗近乎獨佔地照顧下,逐漸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
時間來到昭和46年(1971年),現代化的觸角也伸到淀山區域,為了奧淀快線的建設,縣政府要徵收天外家的土地,由於奧淀快線原定路線會經過市朗埋前妻すえ屍體的地方,怕殺妻之事敗露的他將縣政府人員及工程負責人轟走。可悲的是,就算是在鄉下耀武揚威慣了的地主,也抵擋不了時代的巨輪,就算市朗再無理取鬧,也無疑是螳臂擋車。昭和47年(1972年),縣政府帶著工作人員準備強拆土地廟,市朗欲阻擋縣政府人馬,派出一眾村民試圖阻止公務執行,只以農具作為武器的村野莽夫怎敵得過裝備精良的警察?天外家的烏合之眾不一會就被訓練有素的警察以妨礙公務逮捕。

作賊心虛的市朗轟走縣政府人員 (《奇子》第二卷 第十五章 光陰)

站在土地廟屋頂的伺朗請求縣政府人員給他們兩小時收拾土地廟內的物品,當裡頭的物品全數撤出後,禁錮奇子二十二年的土地廟瞬間被縣政府夷為平地。
夜晚,伺朗打開從土地廟撤出的其中一個箱子,裡面正是蜷縮身體、驚魂未定的奇子,因許久未見到伺朗和生母すえ之外的人,看到養母天外瑰子的奇子躲在箱中不肯見人。無奈之下,天外瑰子請求伺朗將存摺交給奇子,裡頭是仁朗這20多年來為了補償奇子所匯的五千多萬日圓,伺朗開心地跟奇子解釋金錢的意義,準備使用這鉅款讓奇子重拾正常人生,但奇子卻不願意離開箱子,伺朗只得作罷,準備隔天再勸說奇子。
不知道是不是志子當年的話語在奇子心中起了化學變化,隔天一早,在山神廟換上亡母すえ死後被市朗褪下並藏在土地廟儲物箱的衣物,奇子帶著仁朗的連絡資訊躲到卡車貨物的空箱中,隨著卡車前往東京。

逃離黑暗的奇子將何去何從? (《奇子》第二卷 第十五章 光陰)

附註:
文中提到的三鷹事件及松川事件皆為戰後混亂期的懸案,因出事單位皆為日本國鐵,故與下山事件合稱國鐵三大懸案。
三鷹事件發生於1949年7月15日。下山事件發生後不久,一輛無人駕駛的火車衝出國鐵三鷹車站撞向市街,造成6人慘死輪下,21人受傷的慘劇。案子的爭議點在於有鐵路駕駛經驗的嫌疑犯竹內景助不斷翻供,以及司法審判程序正當性受到質疑,使案情剪不斷理更亂,最後竹內景助死刑定讞,但因其案件特殊性及敏感性,法務大臣遲遲未簽下竹內景助的死刑令。1967年,竹內景助因腦瘤死於獄中,就在2011年,他那年近古稀的長子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試圖替父親爭取清白。

三鷹事件事發現場 (国際文化情報社「画報現代史 第7集」より) https://zh.m.wikipedia.org/wiki/File:Mitaka_Incident.JPG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49年8月17日,一輛從福島站駛出的火車翻覆於金谷川至松川之間的彎道,造成數人死亡的悲劇,是為松川事件。政府的態度一如下山事件及三鷹事件般,認為全都是共產黨的陰謀,然而檢方最後卻逮捕一個跟共產黨及工會八竿子打不著工人赤間勝美,經歷一連串荒唐的問案及審理程序,赤間勝美最終被判無罪。

松川事件事發現場 ( 朝日新聞社「朝日クロニクル 20世紀 第4巻」より) https://zh.m.wikipedia.org/wiki/File:Matsukawa_Incident.JPG

戰後混亂期的日本正經歷著GHQ、日本政府及日本共產黨的三方角力,在詭譎多變的政治情勢下,國鐵三大疑案經過無意或是有意為之的辦案疏失,抑或是相關人士的掩蓋下,真相恐怕已消散在1949年的烈夏之中。
參考及引用自:
三鷹事件:脫軌的不只是火車,還有他的人生
松川事件:有一種殺人,叫「國家覺得你有殺人」
奇子相關文章連結:
被禁錮於黑暗中的亂倫惡果-《奇子(あやこ(ayako))》《上》
掙脫黑暗步入光明所在之處-《奇子(あやこ(ayako))》《下》
感謝你點進來閱讀我的文章,如果喜歡我的文章,歡迎按愛心和幫我在likecoin按鈕拍5次手,你的回饋是我寫作的動力之一。   
分類:藝文

雜家型寫作者 我手寫我心 我寫故我在 文章同步發布在 https://medium.com/@tingyu023044、https://vocus.cc/user/@tingyu023044?page=1&tab=new

評論
上一篇
  • 被禁錮於黑暗中的亂倫惡果-《奇子(あやこ(ayako))》閱後雜感<上>
  • 下一篇
  • 流轉於鎌倉古都的歲月韶光—海街日記 (海街diary)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