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分享

流轉於鎌倉古都的歲月韶光—海街日記 (海街diary)

流轉於鎌倉古都的歲月韶光—《海街日記 (海街diary)》

愛,可以包容心中的傷口,撫慰傷痕累累的心,也能淡化心頭的痛楚。
海街日記(海街diary)是日本漫畫家吉田秋生從2006年開始不定期連載至2018年完結的作品,故事主要是藉由鎌倉香田家四姊妹及周遭人之日常生活來闡述人世間的悲歡離合及無可奈何,撇開漫畫中一些讓人會心一笑的日常外,每個角色幾乎都得面對自己的人生課題,而有些課題對於當事人、甚至是我們來說都是不可承受之重,但隨著時間過去,心中的無奈及遺憾就逐漸轉為釋然後的平靜。
海街日記的一大看點就是描繪出古都鎌倉的四季風情。鎌倉位於日本神奈川縣,南邊與相模灣接壤,為三面環山的臨海城市,不同於日本千年古都京都的公家貴族文化,在日本第一個幕府政權—鎌倉幕府150多年的統治及建設下,鎌倉因而擁有許多與武家文化相關的歷史遺產。
電影版則是由導演是枝裕和於2015年搬上大螢幕,是枝裕和以一貫內斂的拍攝手法紀錄四姊妹在鎌倉的點點滴滴,礙於篇幅只能刪減掉不少配角支線劇情,電影整體來說有捕捉到漫畫原著的精神,至於漫畫還有哪些值得觀看的橋段就容後再述。

海街日記片頭香田家次女佳乃沐浴在鎌倉熹微的晨光下

故事一開始是居住在鎌倉的香田家三姊妹接到父親的訃告。三姊妹的父親外遇離家,生母承受不住壓力改嫁至北海道後,她們便由擔任老師的外婆撫養。7年前外婆離世,三姊妹便一直相依為命,長女幸對於替朋友作保欠債、外遇離家15年的軟弱父親無法釋懷,心結仍在的她以值夜班為由,要求次女佳乃和三女千佳出席葬禮,因父親在她們年紀尚小時便離家,佳乃和千佳的情緒起伏宛若小石子落入水中,泛起陣陣漣漪後便恢復平靜,兩人還在火車上一派輕鬆地大啖鐵路便當,到達溫泉旅館後,放鬆的放鬆,找酒的找酒,任誰都不會相信她們是來奔喪的。

奔喪 旅行 傻傻分不清楚的佳乃和千佳

姊妹倆在喪禮看見接待她們的同父異母之妹,同時也是父親與第三者的女兒 — 淺野鈴,不斷地安撫哭得相當失態的繼母 — 也就是父親的第三任妻子陽子,及兩個坐不住的年幼繼弟,早熟懂事的模樣令人心疼。在葬禮接近尾聲時,幸由朋友開車送至葬禮會場,或許只是想形式上盡一下送亡父最後一程的義務吧?但看見哭得肝腸寸斷的陽子及其叔叔意圖將向弔唁賓客致意的喪主責任丟給成熟的鈴時,她立刻跳出來維護鈴,間接教訓對方怎能將大人的責任丟給小孩?啞口無言的陽子只好悻悻然地接下原本屬於她的責任。

因在鈴身上看見自己小時候的影子,心疼鈴的幸跳出來替鈴回絕不屬於她的責任

葬禮結束後,正要回去的三姊妹們被鈴叫住,原來她是要將父親的遺物 — 三姊妹兒時相片交還給她們,知曉父親還保留她們兒時的相片,對父親心結頗深的幸感到些許心暖,佳乃及千佳對父親的模糊印象在此刻也鮮明起來。鈴帶著她們來到父親生前經常帶她爬的山,在山坡上眺望山腳下的城鎮,那景致像極了香田三姊妹在鎌倉山上所眺望的鎌倉市,只是鎌倉那兒還可以看見相模灣,三姊妹意識到父親從沒有忘了她們,礙於愧疚及罪惡感,他只能常常帶著鈴來到這緬懷在鎌倉的日子,一解對三姊妹的思念之情。

香田家三姊妹在山上感謝鈴對父親的照顧

意識到舉目無親的鈴今後的處境將會相當尷尬,捨不得鈴的幸便問鈴要不要到鎌倉來跟她們一起住?在佳乃和千佳一同邀請下,少失怙恃的鈴就像是抓住浮木般立刻答應三姊妹的邀請。
在秋高氣爽的日子,鈴搬到鎌倉,與三位姊姊一同生活。隨著時間流逝,鈴也逐漸適應在鎌倉的新生活,對足球頗有天份的她加入鎌倉的少年足球隊,也認識許多新朋友,然而在令人會心一笑的日常下,每個人的心中都有必須跨過的坎。
俗話說長姊如母,在父母相繼離家、外婆過世後,幸便一肩扛起照顧佳乃及千佳的責任,性格較為認真負責的她,看到鈴成熟的態度,便知曉鈴也是跟自己一樣被迫在一夕之間成長的女孩,不願鈴跟她一樣失去童年,幸便將鈴帶到鎌倉。儘管對於父親當年外遇拋家棄子的行徑無法釋懷,她清楚地知道鈴是無辜的,有問題的是大人,旁人無權對她收養鈴的事指手劃腳。外婆七年祭結束後,聽見離家多時的生母準備要把外婆留給她們這充滿回憶的古民家賣掉時,一向沉穩的幸罕見地發怒了。

因母親的話語而暴怒的幸

在大船姨婆的調停下,針鋒相對的幸和生母勉強休戰,在醫院工作多年看盡人性的她,早就知道鈴的繼母和自己母親都是會過度沉溺於情緒中、老是將責任義務外包、把過錯往別人身上推、無法承擔任何事的媽寶巨嬰。

幸責罵思想不成熟的母親

知女莫若母,或許外婆早就知道女兒無法承擔撫養小孩等重責大任的個性,才強硬地將三姊妹留在身邊。而幸知道孤苦無依的鈴若是留在繼母身邊,下場恐怕更糟,故主動收養鈴。
然而諷刺的是,對於父親外遇行徑無法諒解的幸,竟也成為插足別人家庭的第三者,對象是跟她在同一間醫院工作、妻子患有嚴重精神疾病的醫生。面對大人不成熟的行為和過錯,我們往往會期許自己長大決不要犯下同樣的錯,可悲的是在潛移默化之下,許多人反而成為他們當年最鄙視的大人。

被戳中痛處的幸為自己找藉口

背負著是第三者孩子之原罪,鈴認為自己根本不該出生,不論到哪裡只會帶給別人困擾和不幸,不斷地自問應該留在鎌倉嗎?母親死後,父親又帶著她和已有兩子的寡婦陽子再婚,爾後父親病逝,無依無靠的她跟著姊姊們來到鎌倉,足球球技受到肯定、交到許多好朋友、認識親切的叔叔阿姨們……,一切的一切都太美好,美好到太不真實,鈴開始害怕自己會再度被遺棄並失去這一切。
鈴到來後的第一個冬天,為了慶祝鈴在足球比賽中順利進球,千佳和佳乃給鈴喝較烈的梅酒,沒想到鈴不勝酒力,醉倒在桌上之餘,也開始埋怨將責任義務外包給自己的繼母陽子,責怪父親為什麼要離開她?幸因古民家的事與生母吵架,感到愧疚的鈴認為是自己與亡母的關係,才導致今天的局面,她代替亡母向幸道歉,幸對她說,那都是她們無法控制的事,不是誰的錯。是啊,她們無力阻止父親外遇再婚,無法阻止母親改嫁,鈴也無法決定自己要不要出生……。

酒後吐真言的鈴

鎌倉煙花大會前,鈴和足球隊隊友來到海貓食堂,當二宮阿姨說,真羨慕鈴的父母,把鈴這個寶貝留在世上,鈴反射性地回答自己才不是什麼寶貝呢,二宮阿姨心疼地說,不能這樣子說,這樣說是要遭天譴的。鈴這時才真正意識到自己也是值得被珍惜的人。

二宮阿姨的肺腑之言應該療癒了許多人的心

鈴第一個鎌倉煙花大會結束後,幸、佳乃、千佳決定在院子裡玩仙女棒,仙女棒爆出的小小煙花,襯托四人臉龐所漾起的微笑,在那一瞬間,幸、佳乃、千佳找回童年,而鈴除了擁有與姊姊們一起玩仙女棒的回憶外,與姊姊們的羈絆又更深了。

四姊妹愉快地玩著仙女棒

人際關係造成的傷害會衍伸出許多裂痕,有些還來得及慢慢修補,而有些裂痕卻永遠沒修補的機會,只能靠歲月去稀釋當年的傷痛。
七年祭結束後的隔天,霪雨霏霏,生母突然造訪,把大家的禮物交給幸,同時提出要去外婆墳前上香的請求,生母對外婆懺悔自己不是一個好女兒,想賣掉古民家也是因為在那裡發生的事情壓得她喘不過氣,但她沒想到正也是那幢古民家接住並支撐被她拋棄的三個女兒。在回程路上生母與幸聊起家中的梅酒,叨唸著釀完梅酒後,才感覺到夏天真的來了。
態度稍微軟化的幸奔回家中,將外婆生前最後一點梅酒通通給了生母,跟生母說有空多回來看看,生母悄然一笑,跟幸說有空也來北海道玩後,便搭上火車離去。在安倍夜郎的漫畫《深夜食堂》第44夜—烤鰻醬汁中,在烤鰻店十兵衛老爹的烤鰻醬汁即將告罄時,他離家多年的兒子十郎正好在日本人習慣吃鰻魚補身的土用丑日吃到最後一碗烤鰻醬汁飯。親子間來不及修補關係便陰陽相隔,但藉由醇厚的梅酒、濃郁的烤鰻醬汁,歲月的滋味纏繞在舌尖,一切盡不在言中。

幸將外婆最後的梅酒交給生母

十兵衛老爹兒子十郎吃到最後一碗烤鰻醬汁飯 (《深夜食堂》第44夜 — 烤鰻醬汁)

生母離開後,與幸有婚外情的醫生提出希望幸能夠陪伴他去美國的請求,興許是父親母親的事,還有妹妹們的支持,還有希望跟自己一樣被迫背負一切的鈴能再度被家人呵護關愛,幸回絕醫生的要求並徹底分手。
夏末,與父親擁有最多回憶的幸和鈴一同登上山坡,在幸小的時候,父親常帶著她來到山坡,父親離家後,她只能獨自一人登上山坡,望著鎌倉,反覆咀嚼心中的酸楚。恨得深,愛其實更深,幸對著遠方吶喊:「爸爸是笨蛋!」;鈴對於母親插足姊姊家一事,也對著遠方喊出:「媽媽是笨蛋!」。

「爸爸是笨蛋!」

「媽媽是笨蛋!」

鬱結多年的複雜情緒隨著那一聲中氣十足的吶喊,消散在鎌倉悠悠流轉的歲月中,傷痛會過去,愛會越加醇厚。

鈴終於找到自己真正的家

就算是再熟悉不過的日常風景,也有物事人非之日。海貓食堂乘載著許多鎌倉居民的成長回憶,美味的家常料理除了補充能量外,也撫慰許多人的心。然而,罹患癌症、時日無多的二宮阿姨有收掉食堂的打算,但她不想讓貪心的弟弟拿走食堂的所有權,於是找銀行商量。

二宮阿姨、真心替她想辦法的佳乃及上司

有道是:「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在利字當頭的社會,為了利益,許多人六親不認,但利字旁邊一把刀,在雙眼被貪欲蒙蔽、瘋狂追求不屬於自己的利益時,無形的刀刃便會劃傷、甚至刺傷周遭的人。
為二宮阿姨抱不平的佳乃和上司兩人苦思保住食堂的方法,佳乃問為何上天會如此地不公平,二宮阿姨身患癌症的同時還要面對弟弟的情緒勒索,佳乃的上司回答,既然老天爺不為二宮阿姨考慮,那就由他們來想辦法吧!

兩人打算盡人事聽天命

在生命盡頭時,往往會處之淡然。身心飽受折磨的二宮阿姨選擇放下,不只加入醫院的臨終關懷計劃,對於弟弟蠻橫的要求她也看淡了。不久,二宮阿姨往生,許多人前來弔唁,懷念親切溫暖的二宮阿姨,二宮阿姨希望大家記住自己最美好的樣子,不願大家為了自己的事情傷神,同樣地,她選擇記住自己一生中所有美好回憶,與其還要為身外之物和親情勒索傷神,倒不如直接放手,只要大家想起她時,雙頰會不自覺地漾起微笑,那就夠了。

二宮阿姨選擇讓自己記住美好的人事物

喪禮結束,四姊妹來到海灘漫步,海浪輕柔地拍打著沙灘,隨後又緩緩退去,宛如歲月靜靜地將所有傷痛一點一滴地撫平。幸看著不遠處的鈴,對著佳乃和千佳說,父親雖然軟弱、不負責任,但說不定是個很溫柔的人呢,因為他留給我們這樣一個妹妹啊。父親外遇離家導致三姊妹失去父母的疼愛,但也留下鈴,讓這個家再度圓滿。

幸有感而發,臉上掛著釋然的微笑

四姊妹繼續在海灘漫步著,伴隨著輕柔悠揚的背景音樂,電影結束,但餘韻猶存,因為我們知道,四姊妹的故事還會繼續下去。

香田家四姊妹在海灘上繼續漫步

感謝你點進來閱讀我的文章,如果喜歡我的文章,歡迎按愛心和幫我在likecoin按鈕拍5次手,你的回饋是我寫作的動力之一。   
分類:藝文

雜家型寫作者 我手寫我心 我寫故我在 文章同步發布在 https://medium.com/@tingyu023044、https://vocus.cc/user/@tingyu023044?page=1&tab=new

評論
上一篇
  • 時代巨輪下分崩離析的家族-《奇子(あやこ(ayako))》《中》
  • 下一篇
  • 貪求長生不老,反而被奪去性命-《名偵探柯南-人魚失蹤記》《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