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43.擂台賽

  
床前許多的人聚集在了一起,看著依然踩踏的輕快腳步近來的快樂男孩,其中一位笑了笑說:「該怎麼說呢!軍中有很多很多可以說的,但實際要說,卻什麼也說不太上來,可能很多很多的事情。」
「可能都被搓揉掉了,哈哈!」
「例如,像廚房的老黑牙說的ㄧ頓話,班長所說對於現況的不滿,抑或是同期的ㄧ些未來打算。」
「不過這些都到此為止了。」
就像是接力賽般,一個話題接一個話題的接了下去,說到最後其中一位直接一腳踏在床前歡呼:「各位阿!你各位阿!歡呼吧!!!」
「靠妖阿!別吵。」43號這次直接扔了枕頭過來。
「嗚呼!」
「啊啊啊!我這還要再呆幾天阿!」
看著此情此景,就算是弘耀也臉上帶上了微笑。
「安靜!」一陣大喝,早有準備的陳班走了過來,鬼哭神嚎的聲響頓時便被壓了下來,累積下來的威壓頓時讓大家稍為畏縮了點。
過了一會,鼠哥走了出來說:「班長阿!都最後一周了,別這麼嚴肅嘛!」
一個狠瞪過去:「就是最後一周了,你們才給我乖乖聽話,這邊可是還有辦法把你們資料刪除後,再扔出城牆。」
「……是!班長請儘管吩咐!」
「實際上也沒要你們做什麼,主要就是帶你們參觀下特殊的活動──擂台賽,想參與這邊也歡迎報名。」
「然後最後一篇大兵,我想前一周就有提示了:介紹家鄉最喜歡的地方,離開前跟自己想介紹的人介紹,各位好好休息,明天就是正戲了。」
「我們這邊也不會太過限制你們,就寢前別太過分就行,你尊重班長,那班長當然尊重你們。」
看著陳班便離去,頓時聲響再次響起,不過比起之前有所收斂,就這樣持續到了就寢都還有著稀稀疏疏的聲音響起。

隔日陳班把弘耀叫到了小房間。
「怎了陳班,我應該沒犯什麼事吧?」
「是沒犯事,這邊跟你再次確認一下是否參賽擂台賽,不用擔心被人知道,這裡就你我二人。」
「那當然,上禮拜我就說過了,既然來到這邊怎麼可能不參賽。」
「就算武器拿出去修了?刀劍無眼,雖然這邊有著完善的救護資源,但還是不如南邊精靈族那般神奇,每年依然有著很多小夥子重傷到留下無法復原的傷口,甚至死亡,在明確知道這個的情況,參賽者弘耀,依然決定參賽,是嗎?」
「是的,我確認參賽」
「很好!」
依序談完後,整個大隊伍分別分為兩隊,不參賽只觀看的另一邊由著教頭帶領著走了。
眾多班長帶領著要參賽的人,其中陳班帶領著弘耀這一批人一起行動,眾人很快被來到了等候區,四周零零散散的只有兩、三個人。
原本只是一個人表露出不舒服之色,只見白眼下去,直接一整片的乾嘔聲傳出。
「陳班…你這樣有點噁心啊!」
陳班白了一眼那個兵後說:「提前適應吧!在路上遇到我,我都是這個態度的。」
「…那我這就繼續講解,另一個特色賽評,實際上帶你們體驗一遍。」
陳班隨口張嘴就來:「賽播出名的都有著特色,比較出名的像是說書人,會把一些選手取招式名,並套入了現場當中,有著很強的隨機應變跟戰局遇判,聽起來就像是一場故事,叫官是早年選手,受傷後開始賽播,喜歡解說著招式,像我最喜歡的是一言不發,靜靜的認真的看比賽,看完後便開始喝著茶。」
「舉個實例來說:這個開場賽播就中規中矩的。」
等不了多久,前面高台上走出了一個小姑娘,看著她吸氣、吐氣再吸氣好一會,才開始講評,跟前面略顯慌張的舉動相比還算不錯,話語不算好聽,但足夠清晰,連在距離好一段距離的賽者也聽的清楚。
「……令擂台賽不惜延遲也要等待的人物,西國的霸主、絕對的強者、冠有少將之名的威爾斯王──蒞臨現場,究竟是哪個勇士能再最後站在王的面前受勛呢!」
「感謝大家的聆聽,我是陳佩靜,歡迎大家在正式比賽的時候再來找我。」
陳班在認真聽完後,嚴肅的轉頭說:「該怎麼說呢!其實你們很不幸,也很幸運,因為如上原因,比往常的比賽更激烈,你們是否抱持著可能喪命的覺悟參賽,這邊陳班再次跟各位確定。」
「是 否 參 賽!!!」
「是!」
在陳班一聲喝聲下,回應的是更勝的一道聲響,就連旁人也被嚇到忍不住看了過來。
「很好!看來在各位當中沒有出現勇士,那麼開場白結束,各位各自暖身準備參賽了,有什麼疑惑都可以來問我,對了,弘耀你在跟我來一趟。」
遠離眾人後,弘耀抓了抓頭問:「陳班有什麼事情嗎?」
陳班把一對爪子遞了過來:「你是拿去給澎澎頭修理對嗎?」
弘耀愣了一下:「阿哈哈!陳班你知道阿!是阿,沒錯。」
「不用在意,我不也說了幾句軍中的壞話,只要沒付出實行,也沒大肆宣揚違反法律,在我眼裡就都是平民。」
「是這樣阿!」
「那好!這邊有人送過來武器,順帶留了話說,這是替代品,成品大概在三天後完成,那時可要記得報酬阿!」
「這還真不錯阿!」接過爪子後,套入手上意外的合手,純黑色的外觀,金屬的質感,互相對碰還有著敲擊聲,戴起來並沒有金屬冰冷的感覺,也沒有生硬的磨擦感,而是一種涼涼的皮包裹著手。
陳班笑了笑說:「那當然,蓬蓬頭可是很厲害的,比起一般的武器,打造起這些武器更起勁,不如說她就是喜歡這種奇形怪狀的武器了。」
「那我就更期待我原本的武器了,謝拉陳班。」
#弘耀  #小說 
分類:日記

業餘寫手,目前在把以前的黑歷史(小說)拿出來寫,寫的很糟糕呢~~!抱持著這樣的念頭在努力寫著,當然!真的很糟糕,只有想法的東西是不能拿出來賣的,但我還是花時間、精力後,還沒完善的前提下,就把它擺出來給人看,實在很糟糕呢~~我!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