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談一場有期限的戀愛,你要嗎?

放不下 傷口 戀愛 相遇
不經意中與你相遇,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放不下的過去。原本以為,我們便像這樣兩隻受傷的貓般,互相依偎舔舐,僅是調養傷口、相互陪伴。
你在人群中是一眼就能被指認出的存在,令周圍人群低聲微幅地躁動,有些按捺著的興奮與期待,我走進店內那天,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相遇。剛坐定,你緩步走來:「想喝點什麼?」我抬頭,你的微笑溫柔,不似店員招呼的客套,眼中有些好奇,身體語言又是得體的迎客者。我想,跟你多說些話。
「想喝茶,但不知道哪種好?」
後來你把茶的介紹講成了15分鐘的演講,也許我誇大了時間,但那樣精細地將茶的香氣、特性、產區、又各自適合怎樣的心境搭配一一數來,讓我有些大膽地想著,你是不是也想多跟我說說話呢?
******
認識的第二天晚上,你在晚風的路邊輕輕地吻我,禮貌地、如羽毛落在唇上那樣淡的親吻,你有非常柔軟的嘴唇,身上的香味澄淨如風,在身邊時令人舒適忘返,但稍拉開點距離就消散不留痕跡。這是我最靠近一見鍾情的經驗,即使以前總覺得這過於浮誇而不願相信,愛情對我從不是信仰,不是命定,所以看到了誰就感受到註定什麼的,對我來說簡直是喝神奇蘑菇的精神體驗。但是我看到了你,想要接近你,其實就這麼簡單而已。
開始記憶更多有關你的事情,例如你總不看簡訊,討厭接聽電話,在身邊一干女性友人對曖昧對象的已讀不回一小時大驚小怪時,我學習耐性,學習讓你做你自己,我從不催你回訊息,也習著讓自己不為片段消息、或者無消無息而情緒消長。當然也有惶恐片段,但我們倆每次見面時的感受安了我的心,那份悸動、小心地接近、以及熱切,讓我相信了你的喜歡,即使我們兩人從來不說喜歡。
那時候我的心裡還有另一人的鬼魂持續徘徊,而我第一次知道,原來天蠍座的自己還是能同時喜歡兩個人的,只是那時的排序,舊人畢竟還是排前;你也不在意,離開了那個人已經五年,但你沒有一天,在生活的慣常或不慣常作息中,在亞洲歐洲美洲歐洲的足跡間,沒有想到他。你溫馴而俊俏的外表下,其實藏著多不符社會常規的原廠設定,我開始一一辨認,但是在不經意間,好像就已經愛上了。
愛上誰的天蠍是被捆綁的獸,自己馴服自己,即使有什麼與過去不同的、與自己不同的、與社會不同的,都像是能雲淡風輕地適應。我還是能手指點點,講出你身上的離經叛道、你身上的不桀孤傲,但你對這亞洲式大都會式服從式社會的不適應,引發的只有心疼,而無不適。
大概就是那樣待著的舒適讓我們牽起了手,走到了哪個階段誰也沒有說過,但兩顆心都收了回來,放在對方懷中,因為彼此受過的傷,反讓我們都更加珍惜對方。如常的日常事實上多麼艱難,我們都知曉,所以一步步極輕極輕地落足,舉手投足都輕緩,就怕驚擾了枕著自己,終於在長久失眠後得以閉眼休憩的對方。
#放不下  #傷口  #戀愛  #相遇 
分類:藝文

偶爾在生活的各式夾擊中寫一點點字,好像就能夠繼續往下走。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