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流浪貓不是貓

橙黃的牆面配上方塊磚,
在咖啡店的早午餐。
如果要搭得上,那麼方塊磚最好是篇紅或橘紅。
那感覺穩定,也覺得完整。
就像茶杯下面,再加上一只茶盤。
穩定,有個依靠。
轉個神,想到幾天前上台北上課的片段。
那時,走在趕往高鐵的路上,是回程。
但因各種狀況而覺得遠。
那回程中的煎熬,形成一股強烈的衝突。
喉嚨裡的胃酸,到底是胃還是喉嚨?
腦袋裏的轟炸,加速胃的翻騰。
像是腳底下踩的裁縫機阿斯,突然故障。
是裡面針黹卡線,還是上面的軌道走偏?
總之,身體如臨大敵。
一股排山倒海的蜂擁,想要一吐而盡的痛快。
忍住。頭的劇痛,胃的翻騰。
接著,人生的嘲弄無需預測也即將展開。
但似乎,這是人生劇本的常態。
吸引的,永遠是最先的創造。
是導演更是編劇。
劇情一,
手裡握著的車票,怕丟了,所以握得牢緊。
但愈緊就愈容易發生不可預期的錯誤。
車票,放在左口袋;手機放在右口袋。牢牢記著。
胃翻騰、頭欲裂。進到廁所啪嗒,手機掉入馬桶。
快速拾起,擦拭中悼念手機豪情壯志準備說再見,
手機擱一旁,洗洗手,把手擦乾淨。
身體的不舒服,取代無暇顧及的心情,這一刻可以視為救贖。
幾秒鐘以後,待機模式結束,觸摸的手機突然亮起來,我知道它還活著。
傻傻的笑著。告訴它,你好棒👍。
劇情二,
想吐的當下經驗值分辨著可能是肚子餓,買了御飯糰。
下了月台,等候5:45的667列車。決定車未到先吃。
拆了三角型的包裝袋,囫圇吞棗消滅一整糰。
把包裝袋收一收,丟進稍有氣質的圓形黑色垃圾桶。
回到等候的排椅,望著列車即將進站的通知。
憶起車票在左邊口袋,摸一摸才安心。
但摸不到。
一陣懷疑⋯接著更是合理的懷疑。
會不會是包在御飯糰的塑膠袋一起丟進去了。
愈想愈對,愈想愈真實。
眼睛飄向那氣質瘦高的黑色垃圾桶,
一股勇氣和衝動決定,我要大撈一筆。
旁邊有沒有人我已忘了(應該有,也不可能沒有)。
但此時如入無人之境。忘了頭痛欲裂,和想吐的胃。
伸手大撈特撈,太高、太瘦的垃圾桶讓胳肢窩有點阻礙。
此時會想念那藍色大開口的垃圾桶,
那是高鐵站不可能有的。
翻了一遍兩遍,撈起來的都不是我想要的。
再回座位、翻翻口袋,開始懷疑人生。
想像著夾娃娃機那大鋼牙的移動技巧。
也準備好姿勢,喊著『預備起』。
我知道旁邊有人來來往往,此刻還有能力讓自己飄向遠方看自己。
想要車票的心,大過於丟臉。
覺得還好臉皮不算什麼的厚顏無恥,得勝呀!
第三次的翻攪,希望成功,還得計時,不想錯過667班次。
過了一下,背後有一段甜美的聲音揚起。
「小姐,妳是不是在找車票,手指著⋯⋯』
抬起狼狽的頭,轉身看她。
一陣感激道謝。
原來車票掉在椅子旁。
大概看到這樣的畫面,
這個不像流浪漢的女人翻著垃圾桶⋯的這些連結猜測。
她心裡不知怎麼想的。
車票,多麼寶貝,失而復得,喜悅流動全身。
順利上車,那些頭痛想吐再度回來。
劇情三
上車後忍著在車廂嘔吐的可能,實在是盡力了。
完整落地下了高鐵,拾了車。
還好摸得到三天前的停車票,和珍貴的鑰匙串。
上路回家,大概忍著一整路的高鐵,
獲得鬆懈,想吐的臨界點終於到了。
這時車內口袋有塑膠袋又是救贖。
抓著邊開邊吐,總共3包。
最後痠軟無力,終於下交流道,打給老賴,
請他快到門口接應,
一下車再次在門口最後一吐。痛快啊!
然後,大約在夜間10點劇終。
髒東西都被清理掉,
神清氣爽,穩定的狀態
就像杯子安穩的放在杯盤一樣。
假日的咖啡店早餐,談著這超好笑的狀態。
當天沒力氣說,
隔天覺得丟臉沒說,
現在吃早餐當成笑話說。
剛剛好。
老賴笑翻跟與女兒說著跟媽媽出門,
實在很難不碰到很可能丟臉的事。
咦!唉!呀!
趴在垃圾桶像流浪貓的經歷,
值得紀錄的搞笑人生啊!
分類:心靈

魔莉,是魔力,是魔女莉莉。 生活,存在,呼吸。愈來愈簡單的定義。但仍喜愛藝術、音樂⋯它們佔據了生命中的一大部分。每一個片段是故事,簡單平凡。希望可以持續的創作,不管是哪一種型態。都好,音樂,藝術....,好好生活就好。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信任,希望新的開始】《跨大步向前走的勇氣》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