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每一個孩子都渴望被愛....與被肯定

不適任的老師仍存在校園中....嗎?
要孩子乖乖地聽話,用強悍壓制是沒有效果的,這一點老師如果能夠認知到的話,或許就能看見希望。
一踏進教室,感覺開心,問候孩子們好久不見囉!
孩子也熱情地回應我。大家爭著拿琴來讓我調音。我一邊調音一邊跟他們聊天,像許久不見的朋友。
問問他們還記得怎麼彈嗎?他們就彈了起來,看來記憶沒有消失太多。
一個學期只有幾堂課,但幾個學期下來,孩子們也累積了一些曲子,彈彈唱唱好開心。
講解了上課規則後,就進到基本練習與新的進度裡。跟他們其實已經有了基本的上課默契,孩子普遍還滿守規矩,算是聽話。
但一班之中仍會有幾個比較特殊的,嘻嘻嘻鬧鬧愛穿插聊天的一定有。
但是,只要我說「預備」,他們就自動會停止聊天,然後就配合著進入歌曲。歌曲中繼續嬉鬧的其實很少。
等唱完一首,孩子按弦的手一定會痛,我會請他們休息一下,然後讓他們為自己的手指頭按摩一下,這時聊天的聲音一定會再出現。
而我呢?也趁著時間稍稍喘口氣,喝喝水,當然也聽著他們的聊天。
這課程不嚴肅,是輕鬆的,該唱歌時大聲唱歌,可以休息時就輕鬆一下,約莫2分鐘吧!
我們都有著這樣的默契。所以這些愛說話也嘻嘻鬧鬧的孩子也懂這樣的默契,配合我的節奏。
這學期有一兩個孩子進步滿多的,以前跟不上的和絃,這一次想辦法跟上,那要擠著手指頭才能按出來的G7,
他也盡力的掰著手指頭擠進那琴格裡,我看著心裡很感動。
雖然他仍在休息時間嘻嘻鬧鬧的聊天開玩笑,但這次我有告訴他的進步,以及我心裡真的有開心。
當然被我稱讚的兩個人,頭也低了一下微微地笑著,有著不好意思的神情。
那神情出現在高頭大馬又雄壯的身軀中其實頂可愛的。
第一堂結束後孩子又來找我聊天,接著第二堂開始。
然後出現了一個人,我以為是老師,但他進到圖書館(我們在圖書館上課)挑著書,但我猜或許是來借書的家長。
不過,一會兒她借完書就走到我上課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來看孩子們上課。這時,我想是我猜錯了,應該是這一堂的老師陪她們來上課。
一樣的,我一首歌之後照樣請孩子按摩一下手指頭。這琴一放下鬆下來的時候,聊天就開始了。
但是,這老師的眼神開始凶狠了起來,眉頭緊縮,用眼神喝斥了這聊天中的小孩。我想這樣她是不能接受的。
所以一分鐘之後,我盡速回到歌曲。喊著「預備」有的孩子馬上可以回來,但有的稍慢,不過也約莫5-10秒可以全部回來。
但這老師應該還是不能接受。所以她開始氣得咬牙切齒,且生氣地走了出去。
孩子們知道老師生氣了,所以一臉暗沉了下來。
我問他們她是誰「他們說...英文老師」,然後我們繼續唱歌。
過了2分鐘,她請另一名老師進來,心裡正想著要快點去告訴這老師說,孩子們很認真...沒事的。
但來不及了,老師走到孩子身旁處置了他們。而那老師就在一旁加油添醋了一番。
被處置的孩子安靜下來。而我們繼續唱歌,直到課程結束。這之後的時間孩子仍努力的按著弦,跟著唱歌,但心裡不開心,不再聊天。
下課了,孩子琴收一收。我把他叫過來。
我跟他說,『我知道你很努力,而且你進步了。但是有一點你一定要記得,不要讓自己被誤會,你很聰明,會辨別老師的接受度,不要跟自己開玩笑要不然很可惜,你知道我在說什麼!雖然剛剛被處罰,但我一直知道你是很棒的....說了很多』他點點頭心裡有懂。
我的問題是,要一個本來就安靜守規則的孩子不嘻鬧,真的很簡單,他們就是乖孩子。
但要一個原本就不在秩序內,常常在規則之外的孩子要重新學會聽話守規矩,
要在課堂上能夠符合上課規則也願意學習,這就不是壓制或喝斥做得到的。就像北風和太陽的故事。
要讓旅人自然而然地脫下外套,靠的是有熱度且溫暖的太陽。
心疼的是孩子真的不壞,上課也沒脫軌,他們懂禮貌與老師有默契,也符合上課要求,為何要用這般面容來讓孩子遠離一顆心?
我該用什麼來形容什麼叫做適任的老師?或許我不懂吧?或許老師的學習成效良好吧?
至少在我的學校裡,我就定義它為不適任!但這是我的學校!其他.....。
但哪一個孩子不渴望被愛和被肯定呢?
遇到這種事?我似乎也不能如何了!
但我能做的就是,告訴我的學生們,以後要當老師的學生們....!
你們每一個...都要好好小心的教學,別傷孩子的心。
分類:親子

魔莉,是魔力,是魔女莉莉。 生活,存在,呼吸。愈來愈簡單的定義。但仍喜愛藝術、音樂⋯它們佔據了生命中的一大部分。每一個片段是故事,簡單平凡。希望可以持續的創作,不管是哪一種型態。都好,音樂,藝術....,好好生活就好。

評論
上一篇
  • 看見自己...更亮了。
  • 下一篇
  • 【信任】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