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塗鴉的佔據】

【那塗鴉的佔據】
喜歡隨手畫,那是從小就保持的習慣。但常常會覺得那不成樣,就只是隨手畫畫。課堂上,當講桌上的老師開始不吸引我,或者不應該說老師沒吸引力,我承認可能是我先渙散。課本上的空白處就開始從一條一條的線,開始變成小小的圖,這小小的圖會很吸引我,然後就會畫到不能停止,對著圖展開笑容,就進去畫裡頭了,很幸運的我從沒被抓。這玲瑯滿目的課本,並不會受到特別的珍藏,因為一有課本就會有圖,所以它就隨著學期結束一起進倒垃圾堆裡去了。我記得最滿的一本書是讀碩班一年級時的統計學吧!那一科怎麼過關的,也不復記憶。記得很清楚的是,整本,每一頁都精彩萬分。後來這厚厚的一本統計學還是進了資源回收站,只覺得這統計學對我一點意義都沒有,那些符號公式,最好都不要再相見。還好這研究所除了量性研究之外,還有一個質的研究,可以還我書寫自由,那國度才能讓我稍微安心繼續下去。不過比較誠實的說法是,數字、公式會讓我失去控制,陷入空白中。文字和繪畫給我一份安全感,讓我可以好好的掌握我自己。
後來,就開始會將圖畫進去塗鴉本裡頭,把這些有的、沒有的、或者根本毫無意義的線條收集起來。但就算是這樣。我還是覺得我沒辦法認真對待我的圖畫,去完成所謂的〝正經的畫〞。這正經就像是二專時老師所要求素描和水彩一般的正經。我總是很正經的開始,但幾分鐘後,想法就又開始飄浮,像流浪一般。我的腦子有的就是想像中的光線,想像中的物體、想像中的我的想像。所以我總認為這些都能只是我的...〝一種想像〞。無法登上大雅之堂的隨筆創作而已。
有一種滿足感會在想像中出現,就是突然的圖形飆進來,或色彩往我腦袋轟炸時,那種衝動感,常常讓我有一種掙扎。這掙扎會讓我想要停止現在所正在動作的一切事務,然後快點去完成這飆進來的畫面。不過,我通常都安撫自己,沒關係,再等一下...。等事情忙完就能去做這件事。這滿足感會一直持續到我完成它。這樣的現象出現在這一年更為明顯。不過想像不曾停止,但是記憶力受到考驗,有時一忙完,這些東西竟然不見了,怎麼想都想不起來,這令我懊惱。是年紀,我很確定年紀在搞破壞,搗亂我的大腦神經,也考驗著我的海馬迴能有多少能耐,但我常常輸給那悄悄擠進來的空白鍵。

沉思的等待.jpg 

分類:親子

魔莉,是魔力,是魔女莉莉。 生活,存在,呼吸。愈來愈簡單的定義。但仍喜愛藝術、音樂⋯它們佔據了生命中的一大部分。每一個片段是故事,簡單平凡。希望可以持續的創作,不管是哪一種型態。都好,音樂,藝術....,好好生活就好。

評論
上一篇
  • 【安靜的走著】
  • 下一篇
  • 【共鳴與震盪是個心底的發電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