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來他這樣想-兒子的五四三

原來他這樣想-兒子的五四三
有一週星期日下午帶著兒子和小亮到中山公園下吃黑輪伯的黑輪,
這黑輪伯生意好得不得了,他說一早到現在才坐下來‧打開抽屜數著滿滿快溢出來的錢,
然後就跟我們閒聊,他說:「做這個好辛苦,早上水都還沒燒開,就有客人在催了」
邊擤鼻涕邊數錢的阿伯辛苦的抱怨著,我心想,客人多...多好的事,賣黑輪賣到停不下來!
兒子看著紅通通的鈔票,直說乾脆來賣黑輪好了....
不過這倒不是這篇記錄的重點,吃完黑輪,兒子說想進去國小打籃球,我看著時間還早,就陪著他進去。
小亮看到溜滑梯,就一溜煙的玩她的,我則坐在蹺蹺板上看著哥哥如何打入這打籃球的人群裡!
其實這對他來講不難,已經看過好幾次,不管是在旗山,或才一年一次回嘉義大林的籃球場上,
他總是走靠近,然後問一句:「我跟你們打好不好?」然後一分鐘內就開始打起來,
搶球、傳球、看起來很熟...
這一次這群打籃球的人也有兩個以前蒲公英的畢業生,
有四五個是今天外面熱鬧陣頭穿著紅T恤制服的青少年,
這幾個青少年和那兩個畢業生高頭大馬,兒子在裡面就像個剛長大的小孩,
看他很難搶到球,但整體而言看來滿頭大汗看似好玩...
小亮溜滑梯玩得高興,哥哥打球也打得熱絡,索性就跟老公傳起簡訊對話來,過了約半個小時,
看這個群體裡的成員又加入了幾個,仍是高頭大馬,也走了幾個,
我想也難得的機會又不熱,爸爸又不在,就讓他多玩一會兒吧!
不過天色漸漸發藍,有幾個小孩的媽媽已經來叫回家,我仍讓他多玩了一會兒,
但其實有發現,他時而站著時而跑來跑去...
後來真的晚了,球場上的也剩下兩三個,我就起身站起喊著:「我們回家吧!」
上車之後,我就問他們今天高興嗎?小亮說嗯!哥哥卻沒說話,我再問,哥哥打球累了還是不開心?
就這樣回家洗澡後要出門吃晚餐時,哥哥就跟我說:「媽媽,你剛剛怎麼都不叫我回家?」
我說:「我就想著讓你多打一會兒你一定很高興,你看別的小孩都被叫回家了,
只有你還可以一直打!」
他說:「你看他們那麼大,我根本搶不到球,跑得累死了還是搶不到球!」
我說:「那你不想打了,為什麼不跟我說你要回家,我們就可以直接走啦!」
他又說:「 ㄏㄡˋ直接走很丟臉耶!」
「我一直在想著你甚麼時候要喊我說要回家,你叫我回家,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回家,因為是你叫我,
結果別人的媽媽都來叫了,妳都不叫還讓我一直打....我實在打不下去,又走不開」
結果.......我大笑「原來你這麼想啊!我以為讓你打很久你會很高興呢!」
他說:「你還笑,還說你了解我!」我只好說,對不起...對不起,
後來還加上一句「誰叫你長不高!」...被他瞪了一眼!
這個事件之後,我想他是國中生了,有國中生的怪怪情節,想的、做的...都是怪怪的....我得小心應對,
要把他當個小大人,心思細密不能再像過去那樣...動不動就對他叫罵!
他總說在這家我最小,什麼事到最後都是我做...我說....你抱怨啊!
他說「反正我常常被罵,好像每個人愛罵我...好像我最好罵....」唉!爸爸媽媽會檢討的!
分類:親子

魔莉,是魔力,是魔女莉莉。 生活,存在,呼吸。愈來愈簡單的定義。但仍喜愛藝術、音樂⋯它們佔據了生命中的一大部分。每一個片段是故事,簡單平凡。希望可以持續的創作,不管是哪一種型態。都好,音樂,藝術....,好好生活就好。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