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卡內基的挫折在內觀中心找到答案

卡內基的挫折在內觀中心找到答案
決定
決定報名內觀中心,是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心。
因為我知道它很辛苦,它不是度假,它是去把自己的痛苦看清楚!
人從一出生,眼睛自從有了視覺,就是教導我們往外看外面的世界,愈長大看得世界就愈多,
外面的世界看多了,就知道如何去調整自己的腳步配合著,與如何去符合期望達到期望,
如此的形塑著自己的形象 ,所以〝自我〞似乎很重要,當自我變得很重要,就會只看到自己,
就像看照片時,你會先找自己,找自己在哪裡,漂不漂亮,這樣的角度好不好看,
拍得不好看,就會隨口說出:「怎麼把我拍這樣!」
看事情的角度總從自己的角度去思考、想的都是我、我、我....。
年紀愈長愈大,但不見得長智慧。
當〝自我〞變得這麼清楚,就會產生許多的〝我執〞,
對別人或自己的貪求、對自己或別人的嗔恨....我想這就是人會痛苦的原因。
人的心裡會痛苦,身體就會產生不舒服,隱疾就這樣產生,
不管是心悸、頭痛、或心臟跳漏拍、或肩膀酸痛醫生是檢查不出來,
醫生說你健康,但你會覺得我就是不舒服,所以就只好像小朋友一樣吃吃所謂的安慰藥;
要不然就是莫名的焦慮與悲傷,然後就說是自律神經失調....結果仍一切無解!
這就是所謂的〝無名〞吧!
確定
到內觀中心,其實就是對自己進行一項全身的開刀手術一樣,
開刀不管是開大刀,開小刀總要將表皮劃破,血就會流出來,
膿皰或壞死的細胞就會被引流出來,傷口才會慢慢的瘉合,
創傷部分才會慢慢的復原,病才會好。但內觀中心沒有外科醫生,自己就是自己的醫生,
自己必須對進行開刀手術,期程就是10天-內觀中心十日課程。
下定決心報了名之後,就背著行李上了火車,到了台中之後,就找到豐原客運,
許許多多背著行囊的,似乎都是同行者,有幾個外國人,
很清楚的坐這一線的都是要去內觀中心報到的,心安了應該不會迷路了!
心裡有很多問號?會很痛苦嗎?會有多痛苦?吃什麼?睡哪裡?是一個怎麼樣的型態?
開始-觀息法第一二天
第一天在交代了生活事務事項之後,就開始10日的禁語,
沒有筆、沒有紙,手機3c產品都交出去了。
第一次要10天都不說話,也避免眼神的交接與示意,這是第一次的經驗,
剛開始可以接受,後來並不好玩,但必須遵守。
晚上第一次進禪堂坐著禪修,這真的是第一次安安靜靜的坐著眼睛要閉起來,兩腿要盤著。
耳朵播放著葛印卡老師的錄音帶,台前坐著兩個上了年紀的助理老師陪我們共修。
葛印卡老師說,坐著就只是觀察呼吸,觀察鼻孔以下上嘴唇以上這個三角地帶的氣息,
這就是所謂的〝觀息法〞,就只是觀察呼吸,要我們只是觀察與覺知呼吸的感受,
不管是氣息的進與出,它的過程就只是觀察著它,覺知著它,可能會癢,或其他感受,
你不要起習性反應,所謂習性反應就是養了你可能會去抓,怪怪的你也會去搓揉...這些都不要,
你就是只是做觀察,這令我難受,癢了不就是會去抓,以去除搔癢嗎?但後來沒那麼簡單,
除了有時癢得難受外,其他的感受會上來。
大約十分鐘後兩腳開始發麻,麻了之後就會痛,接著就伴隨著抽痛、堅硬、酸、麻....
坐著、坐著...心想大概有30分鐘了吧,但事實上只過了15分鐘,心裡開始吶喊,天啊!我何苦來哉!
老師要我們當這些感受上來時,你不要起習性反應,癢了就去抓,腳麻了你就會想要換姿勢,
或敲敲它,但不起習性反應,就好像是一個上癮的抽菸者、酒隱犯者一樣,渾身不對勁,
心想,不抓不動者才怪,眼睛偷偷張開看一下前面,前面幾排舊生好厲害都不動耶,
難道我過動嗎?怎麼我全身像蟲一樣騷動不安,再撐一陣子,
耳朵傳來葛印卡老師的唱誦聲,等唱頌完,就結束這一堂課的禪修,呼!太痛苦了!
像這樣子的禪修,這是第一堂課,接下來的隔天,算是十日課程的第一天!
每天清晨四點敲鐘,山上溫度低,我怕冷,但無法賴床,只好快點起身忍著寒冷去梳洗。
清晨四點半再敲一次鐘,表示要進禪堂,心裏有一點擔憂,
怎麼辦,又要坐了,該死〈造了口業〉...有一點咒罵....!
進去一樣眼睛閉起來禪修,10分鐘後又開始動來動去,一樣的想去抓想去拍,想換姿勢,
身體的酸、痛、麻...比昨天更痛,但這一次有一個較大的困難,就是閉起眼睛一陣子以後,就無法專心,
思緒亂亂飛,沒辦法專注於觀察呼吸,心裡想著老公、小孩、學校事務.....,但身體的痛提醒著我,
思緒就快點飛回來專注呼吸。就這樣持續觀察呼吸到唱誦聲起約1個半小時,
我大概換了八百種姿勢了吧。
就這樣每次進禪堂大約都1-1.5個小時,中間就是休息10分鐘,只有午餐時間稍微久一點,因為還要沐浴和洗衣。
1中午一點開始又進去禪堂如此循環的過程,痛苦似乎沒有減少,嗔恨倒是多出一籮筐。
中午持續到約5點就是茶點時間,6點一到再進去禪堂直到7點。
比較不一樣的一點是7點有一個葛印卡老師開示的時間,這開示很不錯,解答了一些疑惑點!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約兩天,第二天的課程心裡的體會,起了一點點的變化,雖然一樣痛苦!
心裡一樣嗔恨,嘲笑自己的愚蠢報名這什麼樣的課程!
第三天一樣是觀察呼吸,但我有一點點的進步,可以在身體有任何反應時,
比如癢的時候不去抓那個部位,腳的痠痛麻也可以稍微跳出來,
像外人一樣觀察自己的這隻毫無知覺的腳,
一直忍痛到唱誦聲起,有幾次還會發覺當我不起習性反應只是觀察它時,
那個酸痛麻竟然會在一段時間後自己消失,取而帶之的是暖暖的有血液流過是有知覺的腳。
這種愉悅感的感受與發現令我感動。但到了晚上開示,老師說當你不起習性反性時,
愉悅感上來時你也不要太高興,
我心想不要太高興,我只是個一般人,痛了難受,不痛了高興這很正常啊?
但老師說你要了知這只是無常,這一刻有愉悅感升上來 不代表這愉悅感會持續下去,
可能下一堂課你的艱痛粗硬的難受還會再上來,我想....是這樣嗎?
我現在坐得好好的,可舒服呢而且有一個小時呢!
結果,隔天我嘗到了更痛苦的感受,這感受還伴隨著心不能專注,
思緒總是亂飄不能好好觀察呼吸,常常打妄想、想家、寒冷的難受,甚至包含了沮喪、難過!
其實我也發現同寢室人的一些反應,但因為禁語所以只能如是的猜想。
到了第三天過後,其實真正的痛苦才到,那個叫做〝堅定精勤的禪坐〞。
老師開始就教內觀禪修,原來前幾天只是做內觀的前的預備練習而已,
先教小部分的觀察呼吸之後才能做內觀。
這個課程之痛苦,如果能開口說話大概咒罵聲四起吧!
觀息法時身體可以變換姿勢來解除一點痛苦,但這個內觀禪修,
老師要求,一個小時眼睛閉、手不要放開、不要變換姿勢。
耳朵聽著指令學習如何做內觀,但我思緒一樣亂飄,
打妄想,身體如萬馬奔騰,萬蟲聳動....腳痛到靈魂深處,心裏好想哭,
剛想著就聽到啜泣聲,隔壁一排的的一個男眾,竟然在這時啜泣了起來,這應該不是感動吧,
我確定他一定是痛了受不了而哭!完了,他以後一定懊惱在這時候沒有忍住男而淚而遺憾萬年。
每天都一點點的進度,我開始逐步進步著,但也開始學習理解不起習性反應是怎麼一回事,
不在痛苦的時候去弄它〈包含抓,拍,換姿勢以求得好受〉;
不在痛苦不見消失時產生愉悅時的貪愛,因為這都是〝無常〞。
後來的幾天日子 稍好過的情形常常起起落落,這其中的原因有諸多種,除了是精進練習的結果之外,
當然也有老師的開示,也有自己的領悟。但這無常真的就存在於每時每刻。
找到答案
接下來的領悟愈來愈清楚,這清楚不只包含禪坐時的體會,還包含了許許多多的平常中的不尋常。
思緒亂飛不能專注,原來是每個人都會的,5分鐘思緒就跑走你不用難過或質疑自己,
甚至是沮桑,要保持平等心。
心跑走了就不容易專注,叫做打妄想。
人會打妄想通常都只有兩種情況,一個想的是過去的記憶,過去的種種如何。
我過去怎麼對人,人怎麼對我,過去我做了哪些事?
一種是就是未來的想像,我以後要做什麼?什麼還沒做?
不是過去就是未來,這兩種情況都不切實際,因為這都不是現在,打妄想表示心跑走了,
心跑走了表示專注力也跑走了,人不是想過去就是想未來,這時只要知道心跑走了就好,
不用嗔恨,不用懊惱,馬上回來觀察呼吸、覺知感受,心就馬上回來了,
「心跑走了就覺知呼吸,心就回來了」原來這不難,這就是活在當下的能力,
過去不能幫助你什麼,未來你也還不能做到,所以活在現在最重要,
以前總知道,但沒這次這麼清楚,藉由身體的感受來覺知這麼的清楚,
所以活在當下的能力,其實就是生活的藝術。遇到事情難過沮桑沒有用,
回來觀察呼吸心就可以回來活在當下。
所以當人生氣時,我們會勸人不要生氣深呼吸,或許就是這樣的功能。
連結到工作,再講透澈一點,心其實就像一頭沒有經過訓練的野獸,心總是管理不好,
就像是一頭剛住進城市的野獸,所以這頭野獸就亂闖亂撞,所以〝心〞要接受訓練,
讓自己活在當下的訓練,內觀修行的觀察自己的呼吸,就是藉由觀察自己身體的實像,
來了解與管理自己的心,讓自己的專注力可以專注在當下。
進入到內觀的部份體會更是深刻。當已經可以如實的觀察呼吸,只是觀察與覺知,不起習性反應。
當練習的夠就表示已經做好準備,可以進入內觀修行的部份。
當然它一定的難度就是〝堅定精勤〞-一個小時閉眼,手不放開,不變換姿勢。
痠痛麻、堅硬重的感受,不斷的升上來,但老師告訴你,這些感受其實是一種升起滅去的反應,
人體就是一個次原子粒子的組合,就像是泡泡一般的升起滅去,所以當有粗重堅硬痛苦的感受升起,
其實一樣馬上就會再滅去的,但人會產生習性反應,
你會想要破除這些粗重會微細的感受所以你就昇起習性反應,
不斷的去反應身體所感受到的,不斷的抓或自起起一些反應〈換姿勢以減除痛苦,
或昇起愉悅貪愛的感受,或難受嗔恨的感受。
而這些昇起滅去以自然法則來看都只是一種昇起滅去的無常現象。
如果能藉由身體所經驗的這些感受-身體的實像,來了解自然的法則就是一個無常的真相。
所以,換句話說...這些身體實像所發生的反應,就像我們人在這個環境生活中所碰到的可能一切反應。
當有個人說了一句話你聽了不舒服,你會生氣,這就是你起了習性反應;
別人做了的一個動作你不舒服,你起了嗔恨厭惡的心;你聽了一句好聽的話,你產生了愉悅感受;
不管任何感受若是一個無常,它就不會停留太久,要保持平等心。因為這是一個生起又滅去的自然過程-無常。
所以那個人因為某事生氣,或跟你生氣,你就只要觀察這些反應,覺知這些感受而不起習性反應,
覺知這些感受就夠了,因為對方的生氣一樣會升起滅去,這個人的氣要停留多久,他就難受多久,
而你修習了內觀,你就像一個觀察者可以觀察自己的反應與感受不讓自己生起習性反應,它馬上就過去了。
最後第二天
痛苦了這麼多天,每天都數著日子,當有一點點的進步,就會稍稍有一點點的期待進到禪堂的靜坐,
當然,無常一樣發生在每一次的靜坐中,最後的幾次的靜坐,有了突破的進展。
老師的開示與課程中的指引,是進步的重點。當我真的覺知到無常的自然定律,
我開始可以保持平等心與身體的疼痛和平相處,並且就只是觀察它,觀察它的生滅,
所以雙腳的疼痛常常出現各種不同的反應,不管是酸、痛、麻、抽它都會在出現後,
然後就在整個麻到沒有知覺後,就漸漸消失,然後溫暖的感受與知覺就出現,
就能再繼續不動如山下去。
當然在修了內觀之後,從頭頂往下觀察到腳趾頭,或從腳趾頭一直往上觀察到頭頂,
觀察它微細感受,也是很難的一部份,因為常常在一個整個片掃全身後,
仍只是注意到腳的麻痛堅硬感,那些細微的感受是很難發現的。
但老師說那些微細的感受其實是在訓練自己細緻的心可以察覺這些細微的感受,
然後就只是去觀察它覺知他即可,這可是困難的部份。
但就在最後的一兩次的靜坐,我發現這些細微的振動出現了,從頭到腳腳的這些酸痛麻抽完全不在。
就是一股全身震動般的微細感受在流暢著,而我就只是觀察它,
在觀察它的同時我還能發現,長期背部肩胛骨後的那一點痛的範圍會持續以酸痛的點狀出現,
然後我聽從老師的只是我只是觀察它的痠痛,結果那個痛也是生滅般的出現消失、出現消失,
過了幾次的靜坐之後,我悄悄的發現,那個長期背痛的點好像就不再出現。
而那個全身微細震動的感受讓我可以持續坐滿一個小時,
最後葛印卡老師的唱誦聲就不在期待中突然出現,這令我不太習慣,但說實在的...很驚喜,
不過這時我已知道要保持無常的了知,而這所有的一切就是保持〝平等心〞。
活中發生的大大小小事,其實就如同在我們的身體所產生的感受一樣,要如何保持平等心的對待,
其實真的就是生活的藝術。
許許多多的領悟與體會也都在後來的幾天中不斷的出現。
什麼叫做休息
每天我都在吃完早餐或午餐或午茶後,到寮房外的小操場,走上個十來圈,
這個固定式走操場的動作,仍然禁語,所以你只能自己慢慢的走或快快的走,
我心想原來這就叫做休息,原來休息是這樣嗎?什麼事都不能做,
就是做靜坐、吃飯、散步、沐浴、洗衣。
以前我的休息的定義是只要我坐下來沒有事做就是休息,所以別人倒是說我很忙,我一直覺得還好啊!
原來這很樣不健康的,我總是快快的做事,連走路、吃飯都快,效率超好!
看到坐我旁邊的黃大姐吃飯,我就開始反省,每一次吃完我才反省我怎麼又吃那麼快了!
以前跟男生吃飯總是還要假裝一下自己吃得很慢,但其實還是快的,
所以,這壞習慣是多年累積下來的,積習難改大概就是像我這樣吧!
理解了為什麼要禁語!
禁語是守戒,但後來的理解是我自己的體會!
每個人在執行一樣事物,不管是企劃、或一個工作,或一個學習都有它一定必然發展的歷程,
但人總往往在到一半時就會下許許多多的定論。
比如說,這個活動不好、但到了結束又會覺得,其實還不錯;
或因為在中途不看好就中途離席;工作在遭遇了痛苦或困難就開始的批評,或自己先放棄,
然後就享受不到後來的果實,或影響了自己也影響了別人。
這次的十日課程想來也是,第二天我就想回家,第四天也想回家,到了第六天更痛苦就更想回家,
但沒人可說,沒人可討論,然後就自己在每一刻困難時,因為老師的開示,或自己精進的所得的感受來鼓勵自己繼續下去。
所以如果沒有禁語的這條戒律,我想....不出第二天每個人的嗔很語咒罵加起來,大概會讓一個人的意志消沉到撐不下去吧!
任何修行得自己來,沒有人可以幫助自己學習或修行,成果才能自己去得到,
這跟很多談領導與溝通的理論很像,不要太早下論,要持續的精進以獲得成果,我慶幸我完成了課程!
回來晚上與老公聊內觀,他說你看,或許蒲公英就是一個長期的十日課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其實看人與人相處也是,在還沒有完全了解一個人時就做了結論,有時會錯判會誤解而傷害對方。
在解除禁語之後,與同寢室的朋友相見恨晚,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夠我們相處,我真是好貪求!
內觀修行我終於完成,這是送給自己40歲生日的禮物。
其實,第二天我就對自己的愚蠢咒罵,什麼修行?我再也不來!
解除禁語後才知道,有一些人都曾經去告訴老師想回家的念頭,其實是出不去的,門禁森嚴啊!
1月3日那天,老公生日,一心想著我要打電話回去說生日快樂,
一整天心慌慌、意茫茫,問了事務長可不可以拿我的手機,
他說可能不行,這邊大大小小事情都要經過老師的同意,要我晚上開示完排隊去問老師,
當場酸楚上來,還真的哭了!
還有一個可笑的念頭就在第三天發生,在靜坐時,就想著...會不會學校發生什麼事要我回去解決,
然後我就可以回去了!真是瘋了!;更可惡的是,想像我拿到手機,一起聯合欺騙...我真是妄想到極點了!
我也質疑那些舊生真是瘋了!來了這麼多次,還來!
現在我的第一次內觀修行結束了,我告訴自己要向老師講的每天早晚靜坐禪修至少各一次,
然候盡量每年都讓自己到內觀中心倒一次垃圾,所以,我也瘋了。
那些同期的大姊們有些人誇獎我,你真是有福報,這麼年輕就懂得來修行,我心裡慢慢認同,
我真有福報,我認識了內觀,走進了內觀修行這條路。
回來老公聽了我的分享也說,我很幸運。
而我告訴他,我反省了許多,老公才是有智慧的人,有多事的看法與覺知,
都在內關中心時,就對自己說,這老公都說過,而我卻常常固執的衝衝衝...
我們約好,在孩子未長大大之前,我們輪流去,但等孩子外出讀書之後,我們一起去!
他竟點頭說好!我又開心了!
附註:
1.我也挑戰了寒冷,某天早上看了溫度計,是3度半,我驚喜...!
2.內觀中心的餐實在好到不得了,真是感恩!感恩!
3.水美媒在山上噴頭髮超好用,不是髮妝水美媒喔!是噴臉的水美媒...超滑溜的!
4.偷偷的在幾堂課上不下去時,魂飛四散到處飛時,我偷偷的做了的幾首歌,一首送給老朋友小
   鬼,一首送給蒲公英,一首送給老公....改天發表!
5.兩三天就偏頭的我,這十天頭兒輕輕不痛不痛!
分類:心靈

魔莉,是魔力,是魔女莉莉。 生活,存在,呼吸。愈來愈簡單的定義。但仍喜愛藝術、音樂⋯它們佔據了生命中的一大部分。每一個片段是故事,簡單平凡。希望可以持續的創作,不管是哪一種型態。都好,音樂,藝術....,好好生活就好。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