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時家小鬼(7)

 
第七章

躺在硬梆梆的木床上,雖然木床上鋪了好幾層方梁生昨天跟徐嶄買的棉被,但對嬌生慣養的酈桂而言床還是很硬,不過酈桂覺得他這只是認床的問題,過幾天就好了。
充滿期待的酈桂換上學校制服,藍黑色襯衫加上白色領帶,校規上寫明每一個種族的學生上課和校內活動期間都得穿上制服,還附上註解表示這都是為了避免種族歧視。
酈桂看到車上還有人影,還在想車子的空位應該塞不下他們十八個人時,林也亞已經先大聲嚷嚷著奔上車子,「快搶位置。」
酈桂走出房門就見時寒彎著臂膀整理鈕扣,藍黑色的衣領襯著漂亮線條的頸部讓酈桂著迷地盯著瞧,直到時寒轉過來看著他,酈桂才笑吟吟的迎上前。
兩人先到小食堂吃了早餐,接著隨著人群走空地,看到跟昨天很像的車子已經停在那邊等他們。
時寒看起來絲毫不緊張,於是酈桂也跟著放鬆心情,不過等到前面十六個人都上去後,車門卻關起了。
酈桂和時寒站在車門和司機對看一眼,司機對他們咧嘴一笑,用下巴示意他們看車後,這時酈桂才看到車子的後頭有兩根鐵製欄竿,還有一個可以站四至五個人的位置。
雖然司機提供另類的搭車方法,不過司機顯然沒打算等他們,車子轟隆隆直接往前開。
酈桂只來得及看到車窗裡面林也亞同樣驚訝的臉,還沒反應過來時就見車尾的鐵欄杆囂張地在他眼前閃過,接著手臂被時寒扯住,再回過神他已經站上車後的平台。
這種跟著大佬的感覺果然很好,車子移動的速度跟昨天徐嶄駕駛的小巴截然不同,如果在城市此車就是危險駕駛的代表,如果是電影裡絕對是某家豆腐店的外送小哥。
車子明明很大,司機的技術卻很硬,速度不僅快還開的特別會鑽,寬大的車體鑽在樹林小徑中還沒撞斷任何一棵樹。
剛上車尾沒幾分鐘,酈桂差點被甩下去,還是時寒把他拉回來,直到他習慣後才鬆手,酈桂抓著鐵欄杆適應,邊從後車窗往裡面看。裡面搶到座位的同學比他還慘,座椅沒有配備安全帶跟扶手的他們都臉色鐵青的在座位上東倒西歪。
酈桂頓時佩服地看著單手抓著欄杆很是淡定的時寒,想問他是不是早就知道司機是賽車選手這件事,才會不跟別人去搶,不過當酈桂的視線移到時寒的臉上時他就決定不問。他想時寒只是不爭而已,就算他們真的搶到座位,他覺得時寒也不會像車裡的人那樣狼狽。
反正時寒做什麼都帥。
校區應該是位處於各個宿舍區的中央,以司機時速破百的速度還得開上半個多小時,好不容易到了某個廣場把車上的人放下來。
司機用一種心滿意足的表情看著那群臉色發青的同學們,接著才離開。
廣場上早有幾個帶著臂章的工作人員貼心地準備好嘔吐袋讓他們使用。
「我、我、我寧可站車外,也不、不坐車了⋯⋯」一名同學臉色發白的邊吐邊立誓著。
工作人員面帶微笑地說出殘忍的話,「這位同學,幅司機不喜歡同學在他車上吵吵鬧鬧,規定同學第一天選妥位置坐定後就不能更改,否則在校期間只能走路。」
聽完工作人員的話,眾人慘白的臉瞬間變成鐵青,有人忍不住開口說道:「這是針對我們插班生的霸凌?」
「霸凌?」工作人員愣住,很少聽過的詞彙讓他得花時間才想起這個詞的解釋,接著他對發話的同學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說道:「的確是趕上流行的字彙。學校沒硬性規定你們得搭車上學,如果同學勤奮點花點時間走路,或跑的速度比幅司機開車還快,應該可以自己上下學,不用勉強被霸凌。」
「學校有義務提供⋯⋯」抗議的同學在工作人員的注視下安靜了。
其他幾個工作人員很鎮定的拿著本子一個一個核對姓名等資料,外圍都問完後才走近衝突現場,帶著專業笑容的確認完抗議同學的資料後,像是沒發現剛才發生什麼事,幾個人收好本子對剛剛回答抗議同學的那名工作人員行禮後異口同聲朗道:「報告會長,全員到齊。」
抗議同學本來還想強撐的氣場在聽到會長這兩個字,氣焰頓時全消,雙唇蒼白的抖著,破碎的聲音只隱約聽到他重複著兩個字,「會、會⋯⋯會、會⋯⋯會長⋯⋯」
噁心感過去的林也亞不知何時靠到一臉狀況外的酈桂後頭,壓低聲音解釋,「因為學校的老師都太自我太有個性,學校就推出學生會來管事,不收錢的事都歸學生會管,所以學生會擁有的權力甚至還可以懲處學生。」
被叫會長的人看著抗議同學的態度軟化,也沒打算追究,只是嘆了口氣,「進了大荒學園也算踏入修練之途,這條道路上弱肉強食是理所當然的事,學園保障同學不會受到死亡的威脅,其他的⋯⋯」會長頓了下,才繼續道:「同學們還是盡早習慣⋯⋯這裡畢竟不是只有人類的世界。」
會長發完言後,看了身旁的那人一眼,那人往前一站,對著眾人說:「現在先分組做測試,以下念名字的請跟我走,元淨、宋頌、司徒汶⋯⋯」
大部分的人聽到會長的話都不以為然,畢竟誰也沒親自遇到,當然都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情。不過初來乍到誰也不想得罪學生會,沒人敢出聲反駁。
被點到名的同學一一跟著學生會成員離開,林也亞是第三批離開的,直到最後一輪才叫到酈桂跟時寒兩人。
興奮的酈桂看向時寒,發現時寒仍是一派淡定的面無表情,也學著壓抑自己浮躁的心情,努力讓自己的表情跟時寒一樣面癱。
不過當他們這最後一團要出發時,廣場另一邊走來兩位學長,穿著校服且長相相同的兩兄弟,面色猙獰的迎向插班生們。
就見會長皺著眉往雙生子看去,低聲說道:「那對兄弟又想做什麼?」
酈桂一看到兩兄弟出現就知道他們是來尋仇的,雖說當天做的事他不後悔,不過這麼早就被仇家找上門還是覺得棘手。
兩兄弟很快就找到酈桂,俊俏的複製臉同時露出微笑向酈桂走來。
#BL  #耽美  #小說 
分類:藝文

歡迎入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