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台北市六張犁


古井 台北市 六張犁 老四照相館
民國60年前後,
父親馬祖退伍之後,在舅舅的介紹下,和母親結婚,也像很多當時的少年仔一樣,和母親一起從雲林北上創業。
選定租賃店面的地點,是當時還有很多田地的台北市六張犁。
印象中,從店面出來,是一條長長的斜坡,斜坡上面是間麵攤,依稀記得照相館忙碌時,母親讓大哥帶著我一起去麵攤吃一碗5元的陽春麵。
斜坡過去,再往前走就是一個大水溝,父親也跟很多爸爸一樣,會帶著自製魚竿去釣魚回來加菜。
每個月的初2跟16,母親也會準備三牲去附近的土地公廟拜拜,土地公廟再往山裡走,先是榮民伯伯的聚落,再往上走就會走進去六張犁公墓。
當時的店面有個小閣樓,後方還有個小庭院,讓父母親可以種些簡單的蔬菜跟水果,更特別的是還有口古井。
所以,父母親千交代萬交代,絕對不能靠近那口井,當然,當時還小,每次在店門口或攝影場玩耍的時候,總會覺得如果可以在小庭院玩遊戲的話,不知道有多好!
幾次半夜睡覺時,父親偶爾會幹譙罵髒話,有一次還生氣的起身,衝到小閣樓去。
過了幾年,爸爸在附近買了新店面後,
父親才對我們說,
他那幾年為什麼會半夜幹譙⋯⋯
原來父親的八字比較輕,每次到了夜晚,古井裡總是會有些清朝時期的原住民羅漢腳,會出來跟父親聊聊理想、談談人生。
常常會讓父親不勝其擾,有一次父親下午去釣魚時,遇到土地公廟裡的廟祝萬福伯,萬福伯才跟父親說了一段緣由......
原來,是跟古井有關。
在很久很久以前,可能是清朝,也可能是日據時代,很多當時的年輕人,在農忙或者一天工作之後,總是會在廟口小酌或者小賭。
既然喝了酒,難免就會發酒瘋。
既然賭了錢,就一定會有輸贏。
有輸贏就會有爭執,
在酒精的助長之下,
打打架、械械鬥也是無法避免。
年輕人嘛,總是不輕狂枉少年。
只是打著打著,一不小心就失去了生命。
那怎麼辦?官府會追究的!
於是就讓他以喝醉酒不小心跌落井理溺斃結案吧!
父母官嘛,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技巧是有的,畢竟羅漢腳都是孤家寡人無人聞問。
只是活人死屍好處理,
冤死孤魂就留在井中過日子了。
萬福伯對父親說:
「大概有七位先人喔⋯⋯」
「要怎麼處理才好?」父親問。
「有錢能使鬼推磨⋯⋯」萬福伯回。
於是,每到初二、十六,父親總會請母親買很多很多的金紙,燒給這七位好兄弟,讓他們口袋滿滿,可以去外面漂泊、約約會、裝大爺,演演七個小矮人......
就會比較少稍擾父親了。
而且,正所謂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為了可以繼續裝大爺,就必須要讓父親的「老四照相館」生意火熱。
母親說當時照相館的生意,
真的是好到同業都眼紅。
有一次白天,父親抓時間小睡一下,結果很久沒鬧他的好兄弟又出來鬧他,父親可能太累了,一時火大,想說每個月都交那麼多保護費了,還來鬧,於是就拿著酒、米、鹽混著,沿著模糊人影一路撒鹽米到小閣樓。
父親說一打開閣樓夾板,一撒鹽,突然一隻黑貓「喵」的全身黑毛都豎了起來,兇狠的望著父親,父親愣了一下,心想:「閣樓都鎖住,怎麼會有貓?」再一想,可能是好兄弟化的,於是譙了一聲,再撒鹽米,黑貓側身閃過,趁機衝下閣樓,往古井跑去,然後消失不見。
從那天開始,一如以往,生意依舊火熱,只是父親的坐骨神經開始痠痛,只好每週去醫生打針(類固醇),一直到搬遷至新店面才不藥而癒。
母親說:「也要人,也要神,常存敬畏感恩心總是好的。」
後記:後來舊店面頂讓給爸爸的師兄繼續開照相館,但是可能是初二、十六的金額比較少,他太太開店後就罹患紅斑性狼瘡症,時好時壞,但後來搬回高雄開店後,竟然也是不藥而癒。
#古井  #台北市  #六張犁  #老四照相館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溫暖
  • 下一篇
  • 光陰的.....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