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給孩子的第二封信:陽光下的守望

 親愛的小老闆:
 光陰的流轉
媽媽今天在醫院的大門口值勤防疫班, 我小跑步到達值勤定點,穿戴起防護衣、護目鏡、髮帽手套。 什麼時候,行政人員比醫護更先一步接觸到民眾?什麼時候,二線人員站到第一線?就是現在,防疫正當時。自2020農曆年後,醫院為防疫超前部屬,除了病人分流、限制陪病與訪客人數,且加插健保卡防疫作業,一直到現在趨緩但仍不能鬆懈,至今2020年已剩一季。 
防疫 醫護行政 2020

百手人生
今天輪值大門乾洗手,平日下午民眾一波波像沙丁魚般湧流而入;迎來每張臉龐,趕忙著為一雙雙伸出向上的手噴灑酒精。每雙手,都是一個人生縮影。
佈滿滄桑山河的手背,翻轉出蒼白乾裂掌心,是插著鼻管爺爺一生辛勞;又一雙黝黑粗實辛勞的手,是穿著工地制服先生做工的痕跡;抱住嬰兒搖搖溫暖的手,是媽媽無盡的呵護、幫父母擦拭口水的手;小嬰兒嫩嫩的手、提著營養補品餐點的手、還有更多更多雙離鄉背井外傭的手……
留不住的故事
一個阿姨吃力推著輪椅走過來,上面坐著目測約莫80公斤的女性,或許為了好整理將頭髮理成平頭,一隻腳沒有踩在輪椅踏板上,在地上拖行。引起我注意的是她偏著頭微微抽搐,蒙上口罩還狂吃手,導致口罩凹濕了一塊。
「阿姨,我幫她噴噴手好嗎?看她一直吃。」
這位阿姨把她的手拉下來,無奈低聲叮嚀:「不要再吃了。」噴完酒精搓搓手後,我對著這位阿姨說:「您辛苦了!」要照顧這樣的家人,若沒有極其強韌的心智勇氣,斷是無法長久忍受。
又一會兒,一位先生紅濕著眼眶向我詢問病房樓層方向,他接到醫院「爸爸病危」通知,飛車急趕至醫院。
後來一對夫妻經過,我噴完太太,太太隨即回頭幫先生拉戴好口罩掩至鼻子,然後對著我說:「口罩要這樣戴才對!不然鼻子露在外面就沒有防護了。」我對太太比了個「讚」的大拇指手勢,稱讚她好有概念。
時間逼近傍晚,已經過了3個小時左右,我站得有點暈頭轉向之際,一位大姊拿著手機靠近我劈頭就問:「22週是幾個月?」我和旁邊的夥伴互看一眼之後回答大姊,一個月有4周,22週就除以4,大概5個半月。
「歐歐歐,謝謝謝謝,偶女兒懷孕了啦!唉唷~都5個半月了才跟偶說,什麼22周……」原來是個年輕阿嬤,喜孜孜的向我展示手機上的Line對話,眼睛都笑彎彎。「恭喜恭喜內!順走喔!」她一邊開心的跟我揮手說再見,一邊樂呵呵的回覆Line。
當我年老時,妳有妳的人生
有些坐輪椅的老人在大廳等待著,我們互不相識卻相望許久,我讀不出他們眼睛裡的訊息,只看到旁邊蒙著臉的外庸拿著手機忙自拍聊天著。領藥櫃檯的人來人往,批價櫃檯的叫號聲,周圍熙來攘往,繁忙好像都與輪椅上的他們無關。
一時之間,彷彿看到自己七老八十歲時候的樣子,當我滿臉蒼白歲月刻痕時,我是否記得自己曾是一個醫學圖書館員,是否記得是一個妻子,是妳的媽媽,是誰的女兒?
保持健康是我能給妳最好的禮物,不希望因為年老的病體而拖住妳的人生。

祈願祝福每一雙手
短短一個午後時光,接觸數百雙手,那一雙雙留不住的故事從我身邊匆匆流過,與那些雙手的緣分只有點滴數秒,媽媽能做的是為大眾噴灑保護酒精。這些大眾是你我的家人,「我用我的雙手保護你們」這也是防疫前線心底最真心誠意的告白。

下班時天色已暗,日子還是要繼續,祈願祝福每一雙手「健康‧平安」。
我們下次再聊囉!
#防疫  #醫護行政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給孩子的一封信:每個行業都該有座金鐘獎
  • 下一篇
  • 簡單正念讓爸媽輕鬆面對小賴皮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