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想說

AM 4:00  
凌晨的房間裡  
被妳充斥著  
臉龐 就像那不斷的不斷的迴響的旋律  
那天 下了整夜的雨  
在那夜 開始糾結  
他開始了認真的一面  
他卻還在躊躇  
他慢慢的築起他的王國  
他卻還在猶豫  
他不斷的朝著目標前進  
他卻還在原地  
就像被混淆的白日夢跟夢想  
它存在著一種精神  
他們說要務實的腳踏實地  
他們說要現實的向錢看期  
他們說別再痴人說夢話  
假如不往前 再怎麼都是抬頭看天  
享受著逆風而上的過程 不也是種美  
假如跌倒了就什麼都是屁了 那成功的人怎麼辦?  
失眠好幾天  
被操好幾天  
晃點了柚子  
晃點了潘仔輔  
沒唱到歌  
沒打到牌  
就這樣 那又是一天  
搞哥還是上班偷懶  
老文還是熬夜晚睡  
這是生活 就在畢業後的好多天開始感慨  
你畢業要幹麻  
你退伍要幹麻  
你以後要幹麻  
嗯啊 我想到了  
大家一起往前嗎?還是只能往錢?  
潘仔輔說  
退伍就考志願役簽進去啊  
走過了妳離開的足跡  
看著妳留下遠遠的步伐  
他說我知道 這種感覺叫做傷心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