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呼救

經過昨晚一夜的崩潰後,生命完全沒有改變。眼淚像腦裡一絲絲的線,抓不到,完全無法好好整理,就像是電視機的雜訊一般,令人崩潰。
感覺像是找不到自己,除了媽媽、妻子、女兒、媳婦,我開始質疑我到底是誰。以前擁有的美好憧憬,像是枷鎖一般一層層的把我綁在原地,開始墜落,不停地墜下,然後咚一聲,突然驚醒,原來我已經成為了最陌生的自己。
這幾年的婚姻家庭生活,心裡越來越孤單。一整晚的哭泣,丈夫除了說不要哭不要再哭了,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的妻子,只會站在原地保持的原樣說著聽起來無所謂的話,就跟他已經忘了如何讓妻子開心一般,丈夫想不起來妻子原來喜愛什麼,在乎什麼。
其實,妻子整晚發洩的哭泣,只是等著他的擁抱及摸摸頭的安慰而已,只是等著他說,哭完有我在。但是她還是什麼都沒等到。
難過失眠的情緒,在黑暗裡張著眼睛,陷入了一種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清醒的狀態,開始開始害怕天亮,害怕明天又得勉強打起精神開始一整天的流程,不停的扮演其他人。
我不是不滿足於現況,也不是不喜愛我的家人孩子。
但就是有一種負面的情緒一直像黑夜般不停擴散纏繞進我的腦子我的心裡,原本的那個自己開始不停的呼救,無聲的呼救。沒有人聽到,連自己也聽不到。就這樣,那個自己漸漸被自己淹死,就像是淹死的人是不會有聲音的一般。
想寫一些東西試著找到心裡那一絲絲的光線。很抱歉,寫完了還是沒有改變。
分類:心靈

我說我的,你聽你的。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