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07 旅遊 -- 12/01 台中亞錦賽棒球之旅(一)

終於到了這一天,規劃期待了兩個月之久的『台中亞錦賽之旅』,在今天開啟了序幕。早上搭上了繼斌開來的休旅車,我們就很興奮的出發囉。由於在出門前我查詢了一下兩條高速公路的路況,看來北二高是順暢一點,所以我們就選擇北二高走。 
約兩個小時的車程,我們抵達台中,然後開始陷入迷路的地獄之中Orz。一切都是太多的巧合造成的,其實從沙鹿下來,就走中清路,然後接上環中路即可。但是我這個沒有方向感的人(但我不是路痴),分不清楚下來後應該要往哪個方向。我們決定先去加油站,然後問問加油站的員工『洲際棒球場』該怎麼走。奇怪的是,台中人好像都不知道有這個棒球場的存在XD,所以乾脆問環中路在哪裡,結果他給了我們一個方向。但此時我的方向感好像突然覺醒,覺得他給的方向是錯的,所以我們決定不聽他的,然後往大雅方向。結果每個人都沒有信心,只好打電話討救兵,偏偏這時救兵一直誤會我們是從中山高下來,我說我們往大雅方向,他就以為我們走反了,就報反方向,所以我們就在兩個路口來回轉了三圈Orz,最後才跟他賭了。直到後來才發現我們走的的確是對的!哈哈~耗了大概有二十分鍾吧? 
走到正確的方向後,陳俊羽跟我們報路標,然後我們很順利的轉到環中路,然後….可怕的車陣出現了。辛辛苦苦的抵達球場之後,又要為了找停車位傷腦筋,最後只好不甘不願的墮入投機客的陷阱—去停一個一小時一百元的修車廠停車場,沒辦法啊….。
趕快進入球場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買到最後一區的最後一排去了XD。之前都沒注意到耶,沒辦法,誰叫訂票當天實在太亂了,哈哈~不過能進場就是一項很不得了的成就。很久沒有沉浸在這種為自己國家加油的氣氛當中,很棒~第一次現場觀看國家隊比賽的繼斌與子誼我想感受會更深,因為在這種情況下,為場上隊伍加油喝采會顯得更有意義,也會更投入比賽當中。
人山人海 =.=
先發投手是林恩宇,第一個人記得好像是觸身球保送,然後開始了他不可思議的三振之旅。我想現場觀眾應該看的很爽,因為這表面上似乎一場一面倒的比賽—因為南韓打不到林恩宇的球嘛!--而我們也在第一局攻下一分。林恩宇投五局10K,看起來似乎高下立判,是嗎?才不是呢!大概第二、第三局我就在暗自叫苦了,原因是因為我很少看到有投手在前幾局表現這麼威猛,但能延續到比賽後半段的。結果第四局第一個危機出現了,但是中華隊憑藉著優異的守備製造雙殺化解危機,在當時我還想,應該也是化解了我的擔心吧。但沒想到….第五局,兩人出局後兩個不起眼的安打上壘,緊接著的居然就是一隻致命的三分砲,而且是我們座位可以看到最清楚的角度,看小白球飛起….看小白球落到全壘打牆外(當時只能期待是界外,但….)。當時除了南韓啦啦隊的聲音之外,現場一片沈寂….唉~~~~~~。後面局數中華隊扳回一分,但卻無法阻止後兩分的再失去,七局南韓又轟出的陽春全壘打幾乎是宣告了這場比賽的結局底定,而南韓隊具有大聯盟經歷的朴贊浩的壓陣,又確保了南韓後半段比賽的勝果。
這場比賽給我的感想是:難道教練團都沒去提醒林恩宇不要追求三振嗎?這是其一。其二是面對南韓先發投手柳賢振不穩定的控球,為啥打者不能多一點耐心去等待,去想辦法拖垮柳賢振的上場時間?第三點就是這系列比賽最常被提及的問題—投手調度。曹錦輝在這系列比賽第一次成了敗戰處理投手。我的看法是於這場落後的比賽中應該不需要小曹上場壓陣,以日本隊精密的作戰情蒐,會錯過小曹這五個人次的投球嗎?
散場後球場的原貌,不錯看~  
無論如何,比賽是輸了。傷心難過也沒用,只能安慰自己這還不失為一場好比賽。
下午出場後,我們把車從那個坑人的停車場移到球場的停車場中,然後我們就繼續接著觀賞晚間的日本VS B組冠軍菲律賓隊。
這場比賽坦白說就是『追星』,沒辦法~畢竟日本職棒球星的身價實在太誘人了。不過觀看日本隊的比賽有另一個好處就是,日本隊永遠不會自滿於自己的身價,即使是面對菲律賓這樣等級的球隊,仍舊可以看到他們全力以赴的球風。這場比賽的投手是湧井秀章,今年在太平洋聯盟是勝投王(17勝),是後松阪時代的西武王牌投手。不過這場比賽倒是看到他輕鬆投球的一面,畢竟面對的對手是支大概 135+ km/hr 就打不到的球隊,不過我還是看到他利用這場比賽練習了許多超慢球XD
其實日本隊選手的表現無須多作介紹,因為對手等級不強,他們的好身手相對的也會打點折扣。倒是菲律賓讓我們驚奇了一陣又一陣。先發投手是一個左投,第一局就因為種種的原因狂掉五分。我們當時還在想:這場比賽不會就這樣被打的亂七八糟吧?結果不是,第二局開始他改變投球策略,開始使用慢、慢、更慢的配球來迷惑了日本隊打者,一度還造成日本隊連續三局沒得分。而且捕手居然有個牽制一壘出局(苦主:大村三郎)。中外野手的兩次精彩守備:一個滑壘接殺平飛球,一個外野長傳三壘出局,都讓當時在三壘第一層看台的我們驚呼不斷。(後來想想,這就是棒球最原始的魅力吧)直到後來七局菲律賓隊被 0:10 call game 為止。但這場比賽也讓我們看到許多平常難以獲得的觀念與想法。當時大家一致的想法是:明天中華隊vs菲律賓要是輕敵了,恐怕就糟了。
結束比賽後約八點,本來規劃是要住在台中的,只是因為隔天球隊有比賽,主要是因為人數不足所以我們犧牲了這個應該輕鬆的晚上,返回泰山,明天好好進行板聯季後賽。
小插曲:賽前練習時,繼斌在看台旁居然被菲律賓教練所擊出的飛球打傷臉頰。原本以為這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傷害(棒球場上常見),但一想到是被教練擊出的飛球?ㄟ!你老兄應該往外野打吧?打到看台幹嘛?從那球以後我們都隨時注意場上情況Orz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