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老子不玩了

昨天的比賽,真是有史以來讓我最火的一次。起火點有很多,引爆點卻只有一個:我看到一些人的自私,踐踏了我對球隊的努力。 
這場比賽我們來了很多人,但是最主要的三個人卻遲到了:分別是我安牌的先發投手、先發捕手與我要討論調度的對象領隊安主。比賽對手是日促會。他們派出來的先發投手看起來不錯,有球速,但是我們第一局卻發揮我們最近的火力,利用保送、安打與幾次的推進,打下五分。看起來頗有贏球的架勢~之後,第二局我們也守住了滿壘的危機,只讓對方得到一分。第三局開始我們就開始亂了~ 
首先是安主把我跟范凱鈞換下,原因是因為我第一局的失誤與第三局上的滿壘被三振,OK~我接受。范凱鈞則是因為跑壘的失誤,沒人叫他往三壘跑他偏往三壘跑,回來說他聽到每個人都叫他往三壘跑....大哥,打球打這麼久,你也該知道繞過二壘要看三壘指導員的手勢吧?我看得很清楚三壘指導員是叫他停在二壘的,怪誰?而這不是第一次他跑壘有問題了。回休息區他又開始摔帽子然後大放厥詞說有人叫他跑怎樣怎樣,讓我聽不下去了~在打擊預備區就向休息是裡面的他罵:『結果就是你出局啊,你還有什麼好不爽的,不爽的是我們吧!』 
換人的事情,因為沒按照我的方向走,開始影響到整個球隊的平衡,而安主做調度決定時又犯了沒跟我討論的壞毛病,我心裡一火,就不管場上的狀況了,反正有人覺得他可以掌控局面,那就讓他去操作吧。我就跑去投補練習區跟阿志練投補。就從這一刻開始風雲變色,對手單局狂下八分。我也不想去注意比賽狀況,但當我結束練球回休息區時,我看到我們的守備陣容是一個破碎不堪的陣容:投補還算正常,一壘手是原來的游擊手駱駝,原因是他腳拉傷;二壘手是原來的一壘手;三壘手是在之後失誤累累的傳恩;游擊手是接替我守二壘,但有將近半年沒打球且之前守備位置固定在外野的紀況。外野手方面沒啥大問題,但是右外野則是原來的 DH 金剛轉守。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這一天可是來了高達 17 個人,可以把一個陣容搞成這副德行,我非常的不爽。也把這場比賽的勝負賠掉~這也是我意料中事。 
比賽結束,安主大概是想自圓其說,開會檢討這場比賽,要大家對這場有什麼看法的表達一下。我默默不語....這有什麼好表達的,這種事應該是我跟安主的事情吧?問大家有什麼用?然後,開始變成比賽是為了什麼之爭:是要大家都玩到,好玩就好;還是要贏球。我的天~我們都打了快三年,為了打板聯交了快十幾萬,還在給我討論這個問題。當下我真的想掉頭就離開。最後,林繼斌出來打圓場,說這種事情不該是球隊討論決定,而是要我跟領隊兩人決定才對。才草草結束這場亂七八糟沒有主題的會議。 
回到洗車場,又剛好看到安主在等我。反正人數已經少了,也單純了,那我就跟他好好的說說我心裡的看法。這一天的問題根本就是一開始他們的遲到開始,而且我在開賽前安排好的一切,卻因為安主自己本身突然的想法,整個變調,這應該要怪誰?再者,比賽後半段到底為什麼會亂成這樣,安主到底在換人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之後的調度問題,這都是很直接的影響。結果就是大家把難得的好狀況,好天氣,好必賽,全給賠上去,也難怪我會這麼不高興。 
我心裡的想法是,別場比賽不談,這場比賽我從早上搬球具、規劃、聯絡、安排先發名單、想之後的調度,一直到後來自己要準備比賽,我相信整場比賽沒有人比我更忙碌,開賽後我忙著安排紀錄、準備攝影機,也要調整自己的狀況到比賽程度,賽前練習我沒辦法熱身,沒辦法打擊練習,結果換來安主一個換人的指令,情何以堪。原本一個充滿熱誠的安排被其他人隨性的搞掉,我活該嗎? 
所以,老子不玩了。如果可以,到十月底的比賽我都不再參加,讓我休息吧!球隊若沒有我不能進行下去,要走的就走,要倒的就倒,我也不會說什麼。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